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内贾德在纽约演讲 容忍异己才能创造和平

内贾德在纽约演讲 容忍异己才能创造和平

Rate this post

尽管招致多方反对,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还是邀请伊朗总统内贾德于9月25日在学校发表演讲。之所以如此“冒天下之大不韪”,哥大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院长科茨沃思的解释是:在当今危险的世界上,有机会聆听、挑战和学习持不同观点的有争议演讲者的演讲,对于教育和培养学生的公民意识很重要,哥大校长博林格同样坚持为激烈辩论提供论坛是哥大传统。

对此,美国政坛重量级人物此前纷纷表示反对。纽约市议会议长奎因致信哥大校长,称“纽约市任何地方邀请内贾德作为嘉宾都是对全体纽约人的冒犯”。共和党总统竞选人麦凯恩也发表声明抗议。然而,在美国,知识精英毕竟不是(至少不全是)政治精英的传声筒,甚至在政治精英的内部也不必一个鼻孔出气,比如纽约市长布隆伯格便对哥大投了赞成票,而民主党热门总统竞选人奥巴马亦表示,“内贾德有权说出自己的想法”。

哥伦比亚大学不愧是一所孕育美国精神的大学。没有谁会相信这所比美国还古老的大学会像世贸大厦一样被外力摧毁,因为在这里“大学不是大楼”,而是一种精神气质,除非甘于投降,否则它只能是愈挫愈勇。哥伦比亚大学公开和政府的主流意见唱反调,坚持邀请反对派上台演讲,至少说明两点:其一如伏尔泰所说:“虽然我不同意你说的每一个字,但是我将誓死保卫你说话的权利。”其二则是在冠冕堂皇的“国家利益”面前该校应该保持精神自治,没有兴高采烈地“爬上政府利益的贼船”而迷失自己思考的方向。

当说,哥大邀请内贾德演讲不仅是出于对“异端”的尊重,更是对自由精神与知识传统的一种弘扬。就像斯蒂芬·茨威格在《异端的权利》一书中所揭示,加尔文当年倡议改革,反对天主教的黑暗统治,但是当他在日内瓦取得权力之后,却以救世主自居,垄断解释圣经的最高决定权,残酷镇压宗教和政治上的反对派。他当政之时,监狱人满为患,特务横行,罗织酷虐,人人自危。而卡斯特利奥在400多年前的发问——“为什么在如此灿烂的黎明之后,我们还会退化回到昔米莱人的黑暗之中”,也已一次次应验。在刚刚过去的世纪里,对异己的“零容忍”几乎摧毁了整个人类文明。

无论内贾德在美国作什么演讲,封杀持不同政见者的演讲至少封杀了两种权利:一种是演讲者演说的权利,另一种则是受众倾听的权利。就像封杀一本书,其结果并非只是封杀了一个人的出版权,而且封杀了所有人的阅读权;正如抢走台上一个人的麦克风,同时意味着堵上了台下所有人的耳朵。

进一步说,美国政府可以在一定程度影响或者抵制内贾德的演讲,却不能剥夺国民接受其他信息的权利。当两者发生冲突时,只能是政府听从民意,相信民众有自己的判断,而不是以真理监护人的姿态包办一切,因为真理是比较出来的,因为国民有思想自由的权利,而思想自由必须以选择自由为前提。如卡斯特利奥所说,“发生在内心世界的事是无需对政府负责的”。

美国高级情报和防务官员近日表示,美国总统布什和他的核心圈人士正在制订有关“美国与伊朗冲突逐步升级”的计划。此时,美国民众更有必要从多方面了解他们的“敌人”。不可否认,政治冲突与文化隔阂的产生,很多情况下多是源于“半吊子交流”。除了缺乏耐心,人们还习惯在成见里讨生活、讨思想,听不进相反的意见。

正如华盛顿当年告诫美国国民不要受制于自己对他国的爱憎,否则将被自己的爱憎所奴役。政治生活与社会生活中这种自我奴役其实便是从拒绝倾听开始的。对于今日美国公民来说,认真倾听反对派国家的刺耳的意见,显然要比政府和风细雨的长篇大论重要得多。更重要的是,这种倾听必将着眼于和解,寄希望于和解。历史证明,没有和解精神,就不可能有真正的人道;正如没有诚心实意的倾听,就不可能有人类的和平相处。

http://www.musilin.net.cn/2007/0926/27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