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加入伊斯兰的美籍主教

加入伊斯兰的美籍主教

Rate this post

我是一名爱尔兰青年,生长于一个虔诚的天主教环境,那儿的大人们都渴望自己的孩子中有一个为基督教服务的牧师,因为这是对家族无上的荣耀。为此,我在宗教高中上学,然后加入了萨特?巴茨勒克大学专门培养牧师的一个学院,花了六年的时间学习哲学、神学,学习期间没有听说过有关伊斯兰的一句话。

 

1971年刚刚毕业两个月的我前往美国宣传福音。(即宣传基督教)学院每年要毕业二百多个牧师,美国主教把大部分毕业生带到美国,

 

让他们在各地传播福音。我做了新泽西州的主教,负责筹备每个阶层的宗教指导工作和培训从事这个行业的人。除此之外,我还是天主教高中的宗教课教师,另外还忙着查资料、搞研究,以便我有能够完成指导人们的这份工作。

 

每当我深入研究、查询资料,我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我开始怀疑我的信仰。我无法掩藏内心的怀疑,于是决定告诉大主教,我对他说:“我对自己的工作有些怀疑,不仅如此,更据我们的信仰,我还怀疑对安拉的相信。”他忠告我:多思索,慢慢来。他给了我一年的时间让我静心去思考这些问题。

 

寻找定信却让他更加怀疑自己的信仰

 

经过这一年专心致志的研究,我提交了两篇硕士论文,一片是宗教教育方面的;另一篇是神学和福音书方面的。但是这些研究增加了我对信仰和工作的怀疑,于是我带着辞职书又去见大主教,他同意了,直到那一刻我对伊斯兰还是一无所知。

 

移居美国

 

当然这样做的原因很多,因为那里的农村都倾向美国,任何事情都有西化的倾向。比如说:基督教的派别差不多有三百多个,每个派别都说只要自己是正确的,这一切都让我怀疑那些人的诚实。

 

健全的天性否认不理智的信仰

 

同样,还有一些事情我也有所怀疑,如:教皇对人们的绝对权力,霸道、独断的解决问题的行为。如曾经长时间的讨论过教皇对计划生育的立场,但他们都拒绝计划生育,可是四大福音书中没有禁止计划生育的话语。

 

同样,我没有折服出家的思想,基督教的许多宗教人士都服从教皇的命令,拒绝结婚,这是一件与人类天性相反的事情。

 

是这些原因增加了我的疑惑,让我感到彷徨。如何去劝告他人,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说的话。于是在对伊斯兰一无所知的情况下我决定辞职。

 

知识是走向定信的第一步

 

我想增加对伊斯兰的了解,开始学习伊斯兰史和伊斯兰文明,我还尽力而为的出席一些有关伊斯兰的讲座,都是穆斯林学者讲古兰、圣训、伊斯兰的支柱等方面的知识,而这些知识又促使我去大量的阅读相关书籍。

 

我记得在那时我听说了埃及、艾资哈尔大学、伊斯兰的重要角色,让我奇怪的是,每当我重温旧事,我是通过艾资哈尔大学两位谢赫的讲座才知道了艾资哈尔,当时两位谢赫为了表示对艾大的敬意,都穿着有宗教特色的服饰,因为艾大是世界上最早的大学之一,这是在哈佛大学建校三百周年校庆期间,世界上年代悠久的各个大学的代表都出席了这次校庆,这张照片被纳入了哈佛大学的史册。因此我决定了博士论文的题目:伊斯兰学者——从谢赫:阿布杜?迈吉德?塞利姆时代至今——他们在埃及社会中的重要性和角色。

 

他前往埃及如何受到穆斯林社会的影响

 

我是在斋月到的埃及,亲眼目睹了埃及社会。这个将生活建立在宗教基础之上的社会显得那么有条不紊。人们听到邦克声就自动地朝清真寺走去,洗完小净,然后整整齐齐的站好班子。开斋时间街上没有行人。刚开始我以为埃及有一项制度:日落之后禁止出门。但后来我知道了原因。我还看到穆斯林作霄礼和间歇拜,然后去各自的工作岗位,一直到吃斋饭的时间,吃完封斋饭,作完晨礼就回去睡觉。

 

穆斯林社会的安全是无法感谢的恩典

 

建立在宗教基础上的社会很有秩序。开罗的每条大街上显示出来的安全是我在任何地方从未看见过的,夜晚人们可以放心大胆的出门,可是在纽约每天几乎有八人在街上被杀,尽管美国人晚上不敢上街,担心自己的性命。这不仅在纽约,美国其它各州亦是如此。虽然有宪法存在,但犯罪活动相当泛滥,肆无忌惮。但是穆斯林社会的情况就不一样,比如:埃及。人们对宗教的信仰督促他们执行宗教的教导,而不是因为害怕法律,那是因为他们尊重他们的原则和他们的信仰。这就是穆斯林社会和西方社会的区别。

 

得到定信

 

尽管我心服口服的信奉了伊斯兰-它是最后的宗教所有人都应该信奉这个宗教-但在我宣示加入伊斯兰之前的四个多月,我仍然犹豫不定,因为我希望能慢慢的了解伊斯兰的各个方面,因为让一个人改变自己的宗教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后来安拉襄助我我加入了安拉的教门,取名叫“穆斯托发?茂俩尼。”

 

宣示加入伊斯兰

 

信仰伊斯兰的那一刻,我感觉到自己进入了一个光明的世界;我领取了加入伊斯兰的证明书,我感觉到自己拿到了世界上最高的文凭,就在那一刻,我感觉到从肩膀上卸去了忧愁、不安、疑惑、倒霉的重担。是的我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幸福。

 

加入伊斯兰后在他的眼中使者愿主福安之的形象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我完全相信穆罕默德是最后的使者,我对他的圣行和教法律列毫无怀疑。西方的有些人将他的律列作为攻击他的使命的突破口,现在的我完全折服多妻制,这基于它所蕴含的哲理。我还去麦加作了副朝,参观了圣寺,在使者-愿主福安之-的墓前,我的眼中充满了泪水,我自言自语;我是谁?我站在了人类史上最伟大的人的坟前…感谢安拉引导我加入了伊斯兰教。

 

http://www.yisilanzhilu.com/%E5%BD%92%E4%BF%A1%E4%BC%8A%E6%96%AF%E5%85%B0/%E7%94%B7%E4%BA%BA%E4%BB%AC%E5%BD%92%E4%BF%A1%E4%BC%8A%E6%96%AF%E5%85%B0/105-2010-12-25-20-38-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