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印度教

印度教

Rate this post

印度教,源于古印度韦陀教及婆罗门教,是世界主要宗教之一。它拥有10.5亿信徒(1993年统计数),仅次于拥有15亿信徒的基督教和11亿信徒的伊斯兰教。所谓“印度教”是存在于印度本土上的宗教、哲学、文化和社会习俗的综合称谓,它的信仰、哲学、伦理观点等复杂多样,甚至相互矛盾。印度的社会等级、集团和不同的文化阶层有着各自相异的信仰和实践。这种综合性、多样性使人们很难对印度教的信仰和特征作出公认、明确的定义。

编辑摘要

印度教 – 说法

印度教

应该指出:“印度”一词不但在古代著作中找不到,在梵语或泰米尔语那样的印度古代语言中也找不到任何踪迹。事实上,“印度教”一词根本不是起源于印度本土。但尽管如此,人们还是执意用它,把湿婆教耆那教、沙克蒂教及外士纳瓦传统等多种多样的传统说成是“印度教”。这样说可能很方便,但最终是不正确的。
现代哈瑞—奎师那运动的创始人、灵性导师——圣恩A.C.巴克提韦丹塔.斯瓦米.帕布帕德,认为“印度教”这个词是错误的用法。他说:
“有时,无论是印度国内的印度人,还是旅居国外的印度人,都认为我们传播的是印度教,但这不是事实。‘印度’一词不在《薄伽梵歌》中。实际上,所有的吠陀文献中都没有’印度’这个词。这个词是由与印度毗邻的阿富汗、俻路支和波斯等省的穆斯林叫起来的。在印度西北部边界上,有一条叫辛度的河,穆斯林因为发不准辛度这个音,所以便把这条河叫做印度河,把住在这一带的居民叫做印度人。”
就有关这个概念,历史学家C.J.福勒也发表了他的看法。他强调说,“印度”一词原本只是用在地理方面的,与文化或宗教无关。
考虑到当今印度存在着外士纳瓦传统和湿婆传统等许多不同的宗教传统,因此只用“印度教”一个词来说明是极不恰当的。 印度教,婆罗门教综合了其他宗教重新诞生的一个宗教。佛陀在未出家以前,曾是婆罗门教的遵行者,有深入的学习和领会。然而佛陀并非毫无选择的全盘接受,而是以批评的态度,透过个人的修证体验,对于婆罗门教的主张,提出了不少新的看法。例如:印度教说有“我”,佛教则说“无我”;印度教说“梵”为宇宙之体,佛教则说诸法因缘生灭的本体是空;印度教严格区分阶级制度,佛教则提倡一切众生平等;后期印度教的派别中出现以苦行或乐行的修持,佛教则主张“中道”为修行原则等。
尽管在学说上彼此各成体系,但两千五百多年来,佛教与印度教在印度本土相互消融,也丰富了印度的哲学思想。尤其是当古印度中的四姓阶级转信佛教,悟道证果,乃至在印度中期,印度教藉佛教壮大自宗,都显而易见佛教的出现为印度教的过去提供了深刻的反省,也为印度教的未来指出了宽阔的走向。
印度教形成于8世纪,它是综合各种宗教,主要是婆罗门教和佛教信仰产生出来的一个新教,得到了当时印度上层人物王孙贵族的支持。印度教继承婆罗门教的教义,仍信仰梵,并对存在着造业、果报和轮回的观点,赞成和积极发挥。但并不同于婆罗门教的教义、教规等。首先,婆罗门教原是一个多神教,而印度教是一个具有相当特殊性的神教。印度教也信仰多神,但在多神中应以梵天、毗湿拏、湿婆三神为主神。认为,梵天是主管创造世界之神;毗湿拏是主管维持世界之神;湿婆是主管破坏世界之神。在三个主神中,又往往把毗湿拏或湿婆立为一个主神,其他神都在其下,并都是这两个神之一的化身,所以是具有特殊性的神教。其次,印度教吸收了佛教禁欲的主张,并把释迦牟尼吸收为其主神的化身之一。再次,印度教也普遍建立起僧团和寺庙。婆罗门教初无寺庙,公元一世纪左右才开始有点零星庙宇。印度教自建立起,它的祭祀活动在寺庙举行,有些庆典祭祀还有专门的舞蹈者跳祭神舞,吸引了成千上万的人,形成了盛大、热烈的场面。因此,产生的影响也就越来越大。最后,在哲学上,是以一个更完整的客观唯心主义体系为基础。提出这一体系的是8世纪吠檀多哲学大师商羯罗。他创立了不二论,即一元论学说,认为除宇宙精神梵以外没有任何真实的物,梵和个人精神是同一的、“不二”的。为人们指出了如何摆脱虚妄,达到真实的道路。在他看来,物质、个人灵魂、具有人性的神又都是存在的,但从总的真理的意义上来说,这一切都是幻觉,是梵以幻力进行了神秘而不可喻解的作用的结果。他认为,把幻象当成真有,是以人自身的无知无明为条件的。并强调指出:“只有智者可以透过它看到它背后除了唯一实在的梵以外无它物。”在商羯罗的眼里,人的本我,也即他的不死的灵魂,他的精神,在本性上是与最高实在梵完全相同,人生的目的,就是摒虚幻不实的物质世界,使人的本我与梵合一。至此便可以摆脱痛苦的世世轮回,进入神妙而又销魂的纯粹极乐状态。鼓吹解脱之道是在心智上进行多方面的修养,逐步做到能区分永恒的东西和无常的东西,控制自己的感官,放弃对于世间物质的执著,热心向往与梵的结合,通过冥想梵我如一的真理获得坚定的信仰。商羯罗就是以这一客观唯心论的哲学理论,引导人们崇尚印度教。他还亲自组织了一些重要的宗教活动。并在印度建立了四个圣地和仿照佛教僧团成立了“十名教团”印度教组织。这在最终击败佛教起了很大作用。

印度教 – 简介

(图)黑风洞是印度教的朝拜黑风洞是印度教的朝拜圣地

西元前十六世纪,雅利安人进入印度,开始了印度本土的古老文明。就像其他原始部落对自然山川的敬畏与崇拜,雅利安人为了保障自己的生存,也必须膜拜、礼赞、歌颂一切自然神只,且将赞歌编为圣典,相互传颂。到了后期,与人们生活关系较为密切的只,受到最多的崇拜,雅利安人便由“多神信仰”逐渐转向“主神信仰”的模式。

为了与神沟通,祭祀便成为一件大事,司祭者拥有无上权威,能为自己祭祀、为他人祭祀及教授圣典。于是,在阶级制度严格划分的社会里,司祭者被尊为最高阶级的婆罗门,他们依着“祭祀万能”的神圣职权,开启了神权色彩浓厚的婆罗门思想。

婆罗门教的基本主张为三条,“《吠陀》天启”(婆罗门教的经典为神的语言)、“婆罗门至上”(婆罗门在所有种姓之中具有最高的地位)和“祭祀万能”。此思想弥漫在当时的印度社会,直到西元前六世纪,出现了反婆罗门教的思想家,他们反对祭祀,主张透过禅定、苦行或享乐来完成解脱。鉴于当时修苦、修乐思想的充斥,佛陀提出了不偏于苦,不偏于乐的中道观,做为修行的根本原则。

阿育王及迦腻色迦王时期,佛教成为印度的主要宗教,婆罗门教便相形式微;公元四世纪时,婆罗门教受到笈多王朝的大力支持,又进一步杂糅了佛教及其他学派的思想,于是发生了较大的转变,而以“新婆罗门教”自居,企图恢复旧有地位,这就是今日所说的“印度教”。在印度教的许多流派中,又以毗湿奴派、湿婆派及性力派(湿婆派的左道)为主。八世纪以后,印度教的主要思想家商羯罗,依据婆罗门教的根本教义,又吸取耆那教及佛教的优点,使印度教宗教实践的成份加大,原有繁琐的理论淡化,印度教遂一跃而成为当时思想界的主流。直到伊斯兰教入侵印度以后,佛教遭受严重迫害,印度教却因为与伊斯兰教的思想有所交融,而在某些区域仍旧保持着很大的势力。

到了近代,随着西方殖民主义的入侵和西方文化的传入,印度教掀起了广泛的宗教改革,反对古印度教中存在的种姓制度、偶像崇拜、繁琐宗教仪式、寡妇殉葬等愚昧现象。印度教仍是印度最有影响力的宗教,大多数人多信奉此教,其种族阶级的不平等待遇及寡妇殉葬等诸多民间陋习仍然未能完全被革除。

印度教 – 起源

印度教能起源于哈拉帕的转世及灵魂不死之说,在吠陀时代晚期重新出现,并成为印度教更深一层的基本组成部分。凡人一生中产生的业,决定了他的灵魂下次转世重生时,究竟是成为更高等或更低等的人,还是变成一头兽,或甚至一只昆虫。特殊的虔诚、默想、禁欲和对永恒真理的理解,可避免转世的生命轮回;这样境界的灵魂避开了这种轮回而达到超脱,这并非有形的升入天国,而是精神上与神或天地万物重聚的极乐。借助凡人肉体的不死灵魂,凡人的生命可以包含一个具有神的不朽创造力的永生幽灵,而灵魂则能够再生或转世。
转世的信念加强了印度教尊重一切生命的情感。一个人的亲戚或祖先也许已经再生为一匹马或一只蜘蛛。从哈拉帕时代以来,牛得到特别的尊敬,这是由于它们的基本用途及母牛产奶造成的创造和母性象征。公牛自然象征着耐力和男子汉气魄(与地中海文化一样),母牛则以其有光彩的大眼睛而象征温柔。但对印度教来说,一切生命都是神圣的,任何生物都是显示神的存在的伟大生命链条上的一环。因此,虔诚的印度教徒都是素食者,除最低等种姓外,所有人都特别要避免吃牛肉。牛奶、凝乳、酥油、酸奶等等,都只用于宗教献祭仪式上。
进入吠陀时代晚期(约公元前600年)之前,印度教的万神殿已由三位一体的毗湿奴、湿婆和梵天统治,他们都是至高神,都是造物主。随着印度教继续合并地区性及民间宗教神祇和传统,出现了五花八门、有各自的信仰和信徒的神祇配偶、神祇肉化身和小神祇的令人为难的局面,包括:仁慈的象头神,是湿婆和他妻子雪山神女之子,有象形头;象征忠心和力量的猴神哈奴曼;智慧和学识女神娑罗室伐底;黑天;毗湿奴之妻吉祥天女,兼财富及世俗功绩女神;还有始祖女神迦梨(又叫时母)或杜尔迦(又叫难近母),都是湿婆配偶的形象或其较阴森外表的女性等同物,有时称为死亡及疾病女神,但同湿婆一样,人们,尤其是妇女,也祈求她的帮助。
湿婆成了最广受崇拜的大神。在人们心目中,他既是创造之神,又是毁灭之、收获之神、丰饶之神、宇宙舞神以及瑜伽信徒(瑜伽功及苦修的实行者)的主神。他还主宰人的生和死及天才的繁衍,被人们与其他宗教的类似神祇并列,包括代表苦难(钉死在十字架上)和永恒生命的基督。在其他一些宗教中,用人做祭品作为祈求生命复活的手段;献祭的遭难者将生命让给他人,或献出生命为他人祈福。印度教承认这一观念,因为它把死亡看成生命的一个当然部分,并通过湿婆和迦梨女神的形象庆祝它。

印度教 – 传说

与佛教和琐罗亚斯德教琐罗亚斯德教,伊斯兰教出现之前古代伊朗的主要宗教,传说为伊朗人先知琐罗亚斯德所创,流行于古伊朗和中亚细亚一带,现存于伊朗偏僻地区并盛行于印度境内帕西人中间。该教教义认为,宇宙间有善与恶、光明与黑暗两种力量在斗争,善和光明终将战胜恶和黑暗,而火是善和光明的化身。其主要仪式是礼拜“圣火”,一切重大的祭奠祈祷都要燃起圣火。南北朝时传入中国,称袄教、火袄教或拜火教。——译者一样,印度教接受邪恶的存在,愿意忍受比其他宗教更多的世俗痛苦,承认人——它们自己就是善与恶、爱与恨、悲与喜、低贱与高贵、自私与利他的混合——必须服从自己的本性和宇宙的本质。因而,印度教的主要男女神祇同时代表着毁灭者和创造者两个方面,既制造痛苦,又带来福祉,是本来面目的宇宙的真正代表。因此,大多数虔诚的、尤其是有文化的印度教徒,基本上都是一神论者,强调宇宙万物的统一性和超乎类人神灵之上的惟一创造本原的尊严。即使没有宗教信仰,没有通过信仰、默想和对永恒真理神秘理解的各种中间媒介,也可能找到通向创造力和宇宙真理之门。正如印度教箴言所说,“神虽惟一,名号繁多,惟智者知之。”印度教的改良主义流派耆那教和锡克教(分别在公元前6世纪和公元14世纪后期)都崇奉一神论,就像出身于印度教的佛陀从印度教导出的佛教教义的万能真理未被赋予人格化身份一样,也与纯印度教的情形一致。与圣徒崇拜或其他崇拜的民间基督教不同的是,这一情形也适用于纯基督教。

印度教 – 教义

印度教

1.信仰多神崇拜的主神论。这是印度教的主要特征之一。表面上印度教号称有3300万个神灵,但多数印度教徒只崇拜一个天神。印度教有三大主神:梵天、毗湿努和湿婆。梵天是第一位的主神,是创造万物的始祖;毗湿努是第二位的主神,是宇宙的维持者,能创造和降服魔鬼,被奉为保护神;湿婆是第三位的主神,是世界的破坏者,以男性生殖器为象征,并不断变化着不同的形象,也被奉为毁灭之神。
2.四种姓分立。教徒要严格遵守种姓制度,婆罗门享有至上的权威,这充分体现了印度教宗教生活社会化的特征。
3.强调因果报应及生死轮回。认为每一种生命都有灵魂,会再生或转世,善恶将得到报应,这种轮回周而复始,无始无终。要得解脱必须达到梵我如一的境界,即灵魂与神合而为一。解脱的道路有三种:一是行为的道路,严格奉行各种戒律、例行祭祀;二是知识的道路,通过学习、修行、亲证等;三是虔信的道路,靠信仰神而得到恩宠。
4.祭祀万能与崇尚苦行。由于印度教认为婆罗门地位至上,因而祭祀万能影响了印度人两千多年的历史,教徒崇拜各种类型的神,且礼仪繁琐,有时甚至将活人作牺牲。此外,印度教认为克制情绪及苦行是一种非常重要的修炼方法,它可以使人达到梵我如一的境界,摆脱轮回之苦。
5.承认吠陀的权威。吠陀经典被认为是印度历史上一切文化的渊源,被称为「天启的经典」。这部印度最早的宗教经典是印度古老宗教与历史文献的总集,对印度后世的宗教与哲学思想影响深远。[1]

印度教 – 神谱

阿迦修罗(Aghasure、Aghashura):阿迦修罗乃名为「阿迦」的阿修罗(Asura、Ashura)之意,据说他乃恶王庚斯(Kansa)手下败将。
阿哥拉(Aghora):此为湿婆(Siva、Shiva)的别名,意思是「无足畏惧者」。这是希望他收敛他破坏与杀戮的能力之名。
阿悉(Ahi):此名意思是「蛇」。为旱魔弗栗多(Vritra)之别名。冬天的拟人化。
阿克刹(Aksa):楞伽(罗刹之都)的魔王拉瓦那(Ravana)的长子。为猴王哈奴曼所杀。
阿罗乞什密(Alaksmi):与司掌福德的女神罗乞什密(Laksmi,即吉祥天)相对的女神,为罗乞什密之姐(不吉祥天),形象为一骑驴丑陋老太婆。
阿罗母毗娑(Alambusa):罗刹娑(Raksasa,罗刹)之一。在婆罗多(Bharata)之战中加入俱卢族阵营。在第一天时为迦多铎卡伽(Ghatotkacha)所败。
阿拉优达(Alayudha):罗刹娑(Raksasa,罗刹)之一。他在婆罗多(Bharata)之战中选择俱卢族阵营的婆迦修罗的兄弟。为迦多铎卡伽(Ghatotkacha)所败。
安陀加(Andhaka):印度的暗黑神湿婆(Siva、Shiva)神之子。在一片黑暗中随着如雷巨响安陀加(黑暗)诞生于世。
阿普陀(Arbuda):婆罗门圣典『梨俱吠陀』中,与因陀螺(Indra)对抗的邪蛇。与弗栗多(Vritra)同族。
阿修罗(Asura、Ashura):印度神话中的魔族,众神之敌。佛教中汉字写为阿修罗(Asyura)。阿修罗乃是总称拥有变身能力与法力的神格。在琐罗亚斯德教中阿修罗乃是善神。
拔迦(Baka):为一高强的罗刹娑(Raksasa,罗刹),侵袭村庄要村民献出贡品与人肉。後来被怖军(Bhima)所杀。
伯利(Bali):他是以善良著称的达伊提耶(Daitya)之王。毗楼遮那(Virocana)的儿子,钵罗诃罗陀(Pralahda)的孙子。
波诺(Bana):他是达伊提耶(Daitya)王伯利(Bali)的长男。拥有100只手臂,是破坏神湿婆(Siva、Shiva)之友,同时也是全能神毗湿奴(Visnu、Vishnu)的敌人。 跋伊罗婆(Bhirava):湿婆(Siva、Shiva)神众多称号之一,强调其最恐怖的一面。意思是「恐怖的杀戮者」。
浮陀(Bhuta):聚集在坟墓的幽鬼。为四天王底下的八部鬼众之一。
婆罗门罗刹(Brahmaraksasa):印度神话中有一种叫做罗刹娑(Raksasa,罗刹)的妖怪种族。在这些罗刹之中有一种叫做婆罗门罗刹的特殊罗刹,如他们的名字所示,他们的前世是个婆罗门。
菩提商波罗(Buuteeshuvara):湿婆(Siva、Shiva)神众多别名之一。意思是「恶魔之王」。
查伐伽(Carvaka):难敌(Duryodhana)的好友,为一罗刹娑(Raksasa,罗刹)之一。为了帮朋友报仇,他变身成为一婆罗门(Brahman)接近坚战王(Yudhisthira),但被识破而身亡。
达伊提耶(Daitya):巨人族。与众神对抗的恶魔。在历史上象徵著南印的原著民。
檀那婆(Danava):迦叶波(Kasyapa,生主之首,有21名妻子,为众神、动物、人类、魔族之父)与妻子之一的陀奴生下的33个恶名昭彰的恶魔。
陀罗˙卡达伐罗(Dara kadavara):印度辛哈罗族(Singhalese)的象之女神。陀罗是牙的意思。在佛教的影响下,他的形象转变为会带来疾病与衰运的恶神(而而且连性别也转变成男性神),人们举行戴面具跳舞的仪式来驱散他。
达沙(Dasa):又称「达湿由」(Dasyu)。达沙婆罗门教圣典『梨俱吠陀』中的众神的敌人,也就是恶魔。达沙是「黑」的意思。
达湿由(Dasyu):达沙(Dasa)的别名。众神与人类的敌人,一邪恶种族。
达奴卡(Dhenuka):体型庞大的罗刹娑(Rashasa),有著驴子的外貌。
突迦(Durga):突迦乃湿婆(Siva、Shiva)之妻「提毗」(Devi)众多别名的其中一个,此名字原本是一个欲打倒诸神征服世界的恶魔之名。
毒刹那(Dusana):楞伽(Lanka,罗刹之都)的魔王拉瓦那(Ravana)底下的将军。为罗刹之一。与罗摩(Rama)交战被杀而亡。
荼毗维陀(Dvivida):外型为一巨猿,是一阿修罗(Asura、Ashura)。因为其友那罗伽(Naraka)为神所杀而怀恨在心,因此阻扰圣仙的修行,或者扰乱人民的收获。结果被巴拉德瓦(Balarama)所杀。
耶迦凯卡那(Ekacakra):仙人迦叶波(Kasyapa)与妻子陀奴(Danu)生的檀那婆(Danava,一种恶魔)。
伽陀(Gada):毗湿奴神(Visnu、Vishnu)所杀之恶魔。技艺之神维娑瓦迦摩(Viswa-karman)以其骨制为棍棒献与毗湿奴。
伽那婆提(Ganapati):伽尼萨(Ganesa)之别名。原本是印度原住民之灾厄神与瘟神。 伽尼萨(Ganesa):本为印度原住民之灾厄神与瘟神。在佛教中又被叫做「大圣欢喜天」或「欢喜天」。别名「伽那婆提」(Ganapati)。
欢喜天(Ganesa):伽尼萨(Ganesa)在佛教中的名字。 大圣欢喜天(Ganesa):伽尼萨(Ganesa)在佛教中的名字。
迦帕提娑婆(Gopatirsabha):黑天(Krsna)所杀之恶魔。也是湿婆(Siva、Shiva)的别名。
诃耶羯哩婆(Ganesa):名字意思是「长有马颈者」。为一达伊提耶(Daitya,恶鬼)偷取婆罗摩(Brahma)口中滑落的『吠陀』(Veda)。
诃罗(Hara):湿婆(Siva、Shiva)的众多称号之一。意思是于世界的终焉时之「毁灭万物者」。
鬼母(Hariti):在日本以「鬼子母神」之名而广为人知的神格。在原本的印度神话中被称为「诃利底」,尽管诃利底的孩子如此众多,但她却是会攫取他人孩童而食的鬼魔。
迦剌(Hayagriva):拉瓦那(Ravana)之弟。率兵攻打罗摩(Rama),第一次率14名罗刹娑(Raksasa,罗刹),第二次率1万4千名罗刹娑;但皆尽失败。
希罗尼耶格西布(Hiranyakasipu):为一达伊提耶(Daitya),名字意思是「金衣人」。为希罗尼亚克夏(Hiranyaksa)的兄弟。
希罗尼亚克夏(Hiranyaksa):印度教经典之一『伐由往世书(Vayu Purana)』中描写到的达伊提耶(daitiya,一种恶鬼),名字的意思是「金眼人」(也有别的说法说他是阿修罗(Asura、Ashura)而不是达伊提耶)。 因陀罗(Indra):某一时期曾是印度神话中的主神,而在琐罗亚斯德教中则是恶魔的名字,据说是六大恶魔之一。
因陀罗耆特(Indrajit):印度的妖魔。楞迦(Lanka罗刹之都)魔王哈瓦那(Ravana)之子。别名「弥迦那陀」(Megha-nada)。因陀罗耆特一字乃「战胜因陀罗(Indra)者」之意。
吉婆(Jambha):与因陀罗(Indra)战斗而失败被杀的恶魔。因陀罗因此功绩而被叫做「吉婆毗底」(Jambha-bhedin)。
贾拉(Jara):身形巨大的罗刹女(Raksasi)。在家中挂上贾拉的图画并予以祭拜,可防止其他恶鬼出没家中。
迦盘陀(Kabandha):居於丹达卡森林中的罗刹娑(Raksasa罗刹)。体大如山而无头,腹中生有大口内有齿无数。胸生双目两臂极长。
吉陀婆(Kaitabha):毗湿奴神(Visnu、Vishnu)於劫沉睡不起时,从他耳中生出的恶魔。为一阿修罗(Asura、Ashura),又说是达伊提耶(Daitya)或坛那婆(Danavas)。
伽罗(Kala):此名意思是「时间」,为死神阎魔(Yama)之别名。 伽罗(Kala):湿婆神众多别名之一。表示司掌死亡的「时刻」。
伽罗尼弥(Kalanemi):楞伽(罗刹之都)罗刹娑(Raksasa,罗刹)王拉瓦那(Ravana)的伯父。 伽梨女神(Kali):为湿婆神(Siva、Shiva)之妻的最高女神「提毗」(Devi)拥有诸多别名,迦梨女神即是别名之一。提毗又被称为「黑地母神」,迦梨女神则表现出她的性格中最恐怖的部分。
伽剌(Khara):拉瓦那(Ravana)之弟。率兵攻打罗摩(Rama),第一次率14名罗刹娑(Raksasa,罗刹),第二次率1万4千名罗刹娑;但皆尽失败。
科密罗(Kirmira):一巨大罗刹娑(Raksasa,罗刹)之名。因妨碍般度(Pandu)的五王子而被五王子之一的怖军(Bhima)所杀。
底提(Kotavi):是众达伊提耶的守护女神。为达伊提耶王子波诺(Bana)之母,其名意为「裸女」。
迦娑那陀切罗(Ksanadacara):恶灵。其名为「夜中蠢动者」之意。
鸠姆婆迦哩纳(Kumbhakarna):楞伽(罗刹之都)的罗刹王拉瓦那(Ravana)的弟弟。是罗刹(Raksasa)毗湿罗婆(Visravas)与妻子罗刹女(Raksasi)吉私尼(kesiní)之子。
库瓦罗叶毗陀(Kuvalayapida):形为巨大象只的恶魔。为摩图罗的恶王庚斯(Kansa)所饲养。想踏死英雄黑天(Krsna)却反遭其所杀。
摩陀(Mada):吉耶婆那(Chyavana)仙人藉由苦修所生出的阿修罗。其意思是「酩酊大醉者」。
曼度陀哩(Mandodari):阿修罗的建筑师玛耶之女。与魔王拉瓦那生下因陀罗耆特(Indrajit)。
玛尼钵陀罗(Manibhadra):财神俱毗罗(Kubera)的兄弟。为一夜乞叉(Yaksa)。
『杂阿含经』的恶魔(Mara):于初期佛典经常登场之恶魔(魔罗Mara),妨碍释迦牟尼修行但终究失败。
魔罗(Mara):这是佛教中妨害悉达多(Gautama Siddhartha)修行的恶魔。
摩哩(Mari):印度南部原住民达罗毗荼族(Dravida)的女神。当地视之为天花的女神,深深畏戒她。但其他地方则信奉她为雨之女神。
玛耶(Maya):阿修罗世界的建筑师。拉瓦那(Ravana)之妻曼度陀哩(Mandodari)之父。为了人类建设了般度(Pandavas)之城。
弥迦那陀(Mrgha-nada):也就是因陀罗耆特(Indrajit),「弥迦那陀」的意思是「雷鸣」。
穆伽(Muka):乌普孙陀(Upasunda)之子,为檀那婆(Danava,恶魔)。原本想杀了般度第三王子阿周那(Arjuna),却反被湿婆(Siva、Shiva)所杀。
穆恩陀(Munda):为突迦(Durga)所杀之恶魔。意思是「秃头者」。
迦婆罗摩林(Mundamaaraa):这是湿婆(Siva、Shiva)众多别名之一。住在坟地以骨灰涂抹在身上,名字意思是「带有一串颅骨者」。
穆罗(mura):拥有五个头的达伊提耶(Daitya),其下有7000个儿子。最後为黑天(Krsna)所杀。
那迦(Naga):在亚利安人入侵以前,印度原住民所崇拜的蛇神。 那牟质(Namuci):檀那婆(Danava,一种恶魔)之一。
那罗伽(Naraka):印度教圣典『伐由往世书』(Vayu Purana)中登场的阿修罗,为希罗尼亚克夏(Hiranyaksa)之子。
尼迦娑(Nikasa):拉瓦那之母,为罗刹女(Raksasi)。不过另有一说拉瓦那之母为普苏婆提迦达(Puspotkata)。
尼空波(Nikumbha):叙事诗『罗摩衍那』(Ramayana)中,楞伽(罗刹的都城)的魔王鸠姆婆迦哩纳(Kumbhakarna)的儿子就叫作尼空波,他是罗刹娑。罗刹王拉瓦那的弟弟。
尼空波(Nikumbha):在『摩诃婆罗多』中绑架了亚达瓦族(Yadavas)的公主婆奴摩提的恶魔。
尼昆毗罗(Nikumbhila):楞伽(Lanka,罗刹之都)的罗刹娑守护女神。据说是以人肉来祭拜此女神。
尼苏姆婆(Nisumbha):苏姆婆之兄弟。其名意为「杀戮者」。
盘伽遮那(Nivatakavaca):外型为贝壳的恶魔。毗湿奴神(Visnu、Vishnu)由此恶魔之骨做出法螺贝。
婆哩(Pani):一种吃人魔。四天王之下的八部众之一。
毗舍遮(Pisaca):在『摩诃婆罗多』中绑架了亚达瓦族(Yadavas)的公主婆奴摩提的恶魔。
婆罗昆巴(Prakamba):与黑天(Krsna)、罗摩(Rama)作战的阿修罗,身材极为高大。后来被罗摩所杀。
薛荔多(Preta):已是死者但尚未成为祖灵者。也叫做「饿鬼」。栖息于屍体之上,出没于坟地周边的邪灵。据说只要与种姓制度(caste)最低阶的女性交合会变成薛荔多。
补卢曼(Puloman):因陀罗之妻舍质(Sachi)之父。为一檀那婆(Danava,恶魔)。
普苏婆提迦达(Puspotkata):住在楞伽(罗刹之都)的罗刹女(Raksasi)。为拉瓦那(Ravan)与其弟鸠姆婆迦哩纳(Kumbhakarna)之母。
布陀那(Putana):魔王伯利(Bali)之女。欲吞下年幼时期黑天(Krsna),却反被黑天杀死。
罗刹娑(Raka):印度神话中的鬼神。梵文「Raksasa」的音译。传入佛教后写作「罗刹」(Raksasa)。印尼的爪哇则发音为「罗刹娑娑」。
罗刹(Raksasa):就是罗刹娑(Raksasa)。传入佛教后以此名称之。 罗刹女(Raksasi):罗刹族的女性。
罗波那(Ravana):他是印度长篇叙事诗『罗摩衍那』中,住在楞伽的魔王。
楼陀罗尼(Rudrani):楼陀罗(Rudra,为暴风神)之妻。出现于森林深处,会带来疾病、死亡、与恐怖的残酷女神。
商波罗(Sambara):阿修罗之王,然而,古代印度婆罗门教圣典『梨俱吠陀』中,商波罗并非阿波罗,而是掌管100多个都市的达湿由(Dasyu)(恶魔)之王。
商波罗(Sambara):阿修罗之一。希罗尼亚克夏之子(然而,希罗尼亚克夏却是达伊提耶(恶鬼)),擅长魔法。
娑尼(Sani):土星神,太阳神苏利耶(Surya)之子。因他为凶星,故有「库罗那楼切那」(Krura-lochana,有邪恶眼睛者)之别名。
辛悉迦(Simhika):为一罗刹女(Raksasi),猴王哈奴曼与她战斗时,故意让她吞入腹中,后破其肚而出。
湿陀罗(Sitala):印度南部的天花女神。名字有「颤抖」或「发寒」的意思。
湿婆(Siva、Shiva):印度教的至高神之一,佛教中称为大自在天,与毗湿奴(Visnu,佛教中称为妙毗天)、婆罗摩(Brahma,佛教中称为大梵天或梵天)齐名。司掌破坏。
苏优那(Sthuna):夜乞叉(Yaksa)。因他与图婆陀王(Drupada)之女悉迦帝尼(Sikhandini)交换性别而成为女性。
苏姆婆(Sumbha):苏姆婆与尼苏姆婆都是阿修罗的兄弟。其名皆意为「杀戮者」,兄弟俩非常的富有、拥有地上所有的财富。
首哩薄那迦(Surpanakha):楞伽(罗刹之都)魔王拉瓦那之妹,为一罗刹女。其名意为「爪如扇子般的女人」。
陀罗迦(Taraka):达伊提耶之王。历经艰苦的修行后,获得婆罗摩(Brahma)的恩惠。为了打倒他,室犍陀(Skanda)因此出生。
陀罗迦(Taraka):达伊提耶之女。也有人说她是恶魔孙陀(Sunda)之女,或是又乞叉须吉图(Suketu)之女。 提哩遮陀(Trijata):当罗摩之妻悉多被抓到楞伽岛时,罗刹女提哩遮陀成为她的朋友来安慰她。
陀哩那婆哩陀(Trinavartha):变身成旋风,想要将还是婴孩的黑天抓走的恶魔,结果反而被黑天所杀。
吞陀(Tunda):被纳夫夏(Nahusha)杀掉的恶魔。
乌普孙陀(Upasunda):达伊提耶(Daitya,恶鬼)之一。为孙陀(Sunda)的兄弟尼孙陀(Nisunda)之子。
维羯罗尼婆(Vajranabha):阿修罗之一。其女婆罗帕瓦提与黑天之子婆罗提优母纳成亲。
伐罗(Vala):婆罗门圣典『梨俱吠陀』中登场的恶魔,名字为「洞窟」之意。隐藏在水中。
伐陀毗(Vatapi):罗刹娑之一。毗婆罗吉提(Vipracitti)与辛悉迦(Simhika)之子。欲谋害名为投山仙人之圣仙(rishi)但反被他吞噬。
维毗沙纳(Vibhisana):楞伽的罗刹娑之王—-拉瓦那的弟弟。
毗婆罗吉提(Vipracitti):仙人迦叶波(Kasyapa)与妻子陀奴(Danu)生的檀那婆之首长。
毗楼遮那(Virocana):钵罗诃罗陀(Pralahda)之子,伯利之父,为达伊提耶之一。
毗楼勒(Virudhaka):守护世界南方的夜乞叉(Yaksa),佛教中称作增长天。
毗卢跋迦娑(Virupaksa):守护西方的「夜乞叉」(Yaksa)。于佛教中被称作「广目天」,居于须弥山第4层,以净天眼观望世界,专职守护西方。
毗卢跋迦娑(Virupaksa):那罗伽(Naraka,阿修罗之一)的随从,亦为阿修罗。
毗卢跋迦娑(Virupaksa):迦叶波与妻子之一的陀奴生下了33名恶名昭彰的檀那婆(Danavas)之其中一名。
毗吞陀(Vitunda):突迦所杀之恶魔。为吞陀(Tunda)之子。
毗敏达耶(Vivindhaya):古代印度叙事诗『摩诃婆罗多』中登场之阿修罗,与查卢底修那(Charudeshna)相搏,失败被杀。
弗栗多(Vritra):古代印度的强悍魔怪。照婆罗门教圣典『梨俱吠陀』所载,她乃是阻塞河川带来干旱的邪恶大蛇,或说是龙。被因陀罗击退。
夜乞叉(Yaksa):原本是印度神话中之有能神族,在佛教中变成了夜叉(Yaksa)与罗刹(Raksasa)同为护法的鬼道。
夜叉(Yaksa):就是夜乞叉(Yaksa),传入佛教后以此为名。
夜叉女(Yaksi):夜乞叉族的女性。有时也被视为财神俱毗罗(Kubera)之妻。
阎魔(Yama):原本是印度的死神,后来随著时代演进,变成了地狱之王,在佛教中则成了属于天部的神。传到中国翻译作「阎魔」,再传到日本时则念作「enma」。

印度教 – 世界主要宗教之一

19世纪英国殖民地曾用了20年时间对印度教作了系统的调查,当年英国外交部曾宣布:无法对印度教作出一个准确的定义,它既是有神论的宗教,又是无神论的宗教,既是多元论的宗教,又是一元论的宗教;既是禁欲主义的宗教,又是纵欲主义的宗教;既是宗教信仰,也是生活方式等等。
“印度教”(Hinduism)一词并非印度人民对自有宗教的称谓,而是外来人强加的。在印度所有经典中都没有这个词的出现。”Hindu”实为”Sindhu”一字的讹传。此字本指自古以来就被西方国家称为”India”(印度)的国度,是由希腊人从波斯人借用的字。后来由于印度周边地区的穆斯林无法念清楚”Sindhu River”(印度河)中的第一个字母”S”,因此把该字念成了”Hindu”。这个字后来就被外国人用来代指生长在由印度河及恒河浇灌的土地上的人民所具有的宗教信仰和传统文化。因此,确切地说,印度教是由存在于印度本土上的不同信仰组织集合而成的。
不过,尽管有那么多的信仰,但大多数的根源都来自一个,即成书于公元前5000年前的《韦陀经》(又译“吠陀”)。《韦陀经》有四部:娑摩(Sama Veda)、耶柔(Yajur Veda)、梨俱(Rig Veda)、阿闼婆(Atharva Veda)。这四部《韦陀经》教义主要分两个部分:祈求世间福报及达到灵性解脱。每一部分又各自分出不同的目标和不同的层次。正是这些林林总总的不同目标及不同层次才构成了印度教各种信仰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印度教中所崇拜的神有很多,但主要的神有:至尊神奎师那和他的扩展罗摩神、创造之神大梵天、破坏之神湿婆、维系之神毗湿奴。
印度教认为善恶有因果,灵魂有轮回。善行能让人死后升天,恶行则让人死后堕为畜牲。印度教主张禁欲和苦行,以达到灵魂的净化。印度教还主张非暴力,不杀生,即使踩死一只蚂蚁也是不仁。因而印度教教徒一般是吃素,最保守的印度教教徒甚至连鸡蛋都不吃。
印度教有严格的种姓制度,即人分为从高贵到低贱的四个等级:婆罗门、刹帝利、吠舍和首陀罗。各种姓间界限分明,不通婚,不往来,不变更。印度教还有形形色色的教律,诸如:重男轻女、寡妇不能再嫁、已婚妇女不能在大庭广众下抛头露面以及童婚等等。
印度教的经典主要是四部《韦陀经》,此外还有作为韦檀陀哲学来源的《奥义书》和《森林书》、历史文献《往世书》、两大史诗《罗摩衍那》和《摩诃婆罗多》以及《博伽梵歌》和一些宗教圣人传记等。

印度教中的梵天

梵天: 印度教三大主神之一。在《往事书》中被称作是世界的创造者。据说他有四只手四个头。曾创造娑罗室伐底为妻;娑罗室伐女在神话中是智慧、文艺和科学的保护神。手持乐器、贝叶书、念珠和莲花,常骑天鹅或孔雀。印度教徒认为,梵天创造世界之后已经尽了他的天职。他以自己的女儿为妻是犯了忤逆的大罪。因此对梵天很不重视。目前,只在普希伽尔有一所供奉梵天的神庙。但对娑罗室伐底的崇拜则很流行。

印度教 – 纵欲主义与苦行主义并行

印度教有显密两乘之分。在密教中盛行着轮座,对性力女神“五M”的祭仪等。另外,在民间信仰中,还流行着宰杀动物甚至活人等作为祭祀的牺牲。在另一些教派中又严格实行素食主义。提倡梵行( 清净的行为)。特别信奉非暴力或“不害”的理想。“不害”被《奥义书》列为再生族断灭轮回五种修行方法之一。《侏儒往事书》还将其作为一种人格化的女神加以崇拜。甘地继承了这种思想,使“不害”构成他的非暴力主义的基本原则之一。

印度教 – 四时段

在传统的印度思想中,有一个叫做 Yuga 的时间单位。 世界的一个周期分为四个 Yuga : Satya Yuga (或 Krita Yuga),Treta Yuga,Dvapar Yuga,Kali Yuga。 在 Satya Yuga,神的力量为众生所感知,人们相互之间通过心灵沟通,物质世界与精神世界没有隔阂,世界上没有痛苦也没有悲哀,没有战争,没有宗教,也感受不到时间的流动,可以说这是人类的黄金时代。
Treta Yuga 是一个精神的时代,人类发现了时间,发明了工具,用自己的心智占据了世界的主导地位。人类的心灵交流受到了阻碍,也出现了战争。《罗摩衍那》的故事据说就发生在这个时代。
到了 Dvapar Yuga,人类开始研究科学,发明了更多的工具,在精神与物质之间开始作出选择。他们意识到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而人与人的交流也要依赖文字。在这个时代,权力掌握在女人手里。据说 Krishna 的死亡就是这个时代的终结,而《摩诃婆罗多》里就描述了这一段。在《摩诃婆罗多》的最后,人类迎来了 Kali Yuga。 Kali Yuga 是一个物质的时代,男人代替女人掌握了世界的权力。人们追求物质胜过追求精神。权力和迷信开始统治人们的精神,神的存在只为少数人所感知,而使得人类了解神的方法只剩下宗教。

印度教 – 历史发展

(图)Shiva 印度教三大主神之一Shiva 印度教三大主神之一

印度教形成于8世纪,它是综合各种宗教,主要是婆罗门教和佛教信仰产生出来的一个新教,得到了当时印度上层人物王孙贵族的支持。印度教继承婆罗门教的教义,仍信仰梵,并对存在着造业、果报和轮回的观点,赞成和积极发挥。但并不同于婆罗门教的教义教规等。首先,婆罗门教原是一个多神教,而印度教是一个具有相当特殊性的神教。印度教也信仰多神,但在多神中应以梵天、毗湿拏、湿婆三神为主神。认为,梵天是主管创造世界之神;毗湿拏是主管维持世界之神;湿婆是主管破坏世界之神。在三个主神中,又往往把毗湿拏或湿婆立为一个主神,其他神都在其下,并都是这两个神之一的化身,所以是具有特殊性的神教。其次,印度教吸收了佛教禁欲的主张,并把释迦牟尼吸收为其主神的化身之一。再次,印度教也普遍建立起僧团和寺庙。婆罗门教初无寺庙,公元一世纪左右才开始有点零星庙宇。印度教自建立起,它的祭祀活动在寺庙举行,有些庆典祭祀还有专门的舞蹈者跳祭神舞,吸引了成千上万的人,形成了盛大、热烈的场面。因此,产生的影响也就越来越大。最后,在哲学上,是以一个更完整的客观唯心主义体系为基础。提出这一体系的是8世纪吠檀多哲学大师商羯罗。他创立了不二论,即一元论学说,认为除宇宙精神梵以外没有任何真实的物,梵和个人精神是同一的、“不二”的。为人们指出了如何摆脱虚妄,达到真实的道路。在他看来,物质、个人灵魂、具有人性的神又都是存在的,但从总的真理的意义上来说,这一切都是幻觉,是梵以幻力进行了神秘而不可喻解的作用的结果。他认为,把幻象当成真有,是以人自身的无知无明为条件的。并强调指出:“只有智者可以透过它看到它背后除了唯一实在的梵以外无它物。”在商羯罗的眼里,人的本我,也即他的不死的灵魂,他的精神,在本性上是与最高实在梵完全相同,人生的目的,就是摒虚幻不实的物质世界,使人的本我与梵合一。至此便可以摆脱痛苦的世世轮回,进入神妙而又销魂的纯粹极乐状态。鼓吹解脱之道是在心智上进行多方面的修养,逐步做到能区分永恒的东西和无常的东西,控制自己的感官,放弃对于世间物质的执著,热心向往与梵的结合,通过冥想梵我如一的真理获得坚定的信仰。商羯罗就是以这一客观唯心论的哲学理论,引导人们崇尚印度教。他还亲自组织了一些重要的宗教活动。并在印度建立了四个圣地和仿照佛教僧团成立了“十名教团”印度教组织。这在最终击败佛教起了很大作用。

印度教 – 神的化身

(图)绘画描绘的印度教传说绘画描绘的印度教传说

牛被印度人看作是神的化身,受到人们的保护不被宰杀。牛被称作“如意牛”,也代表幸福吉祥;印度人使用牛粪来治疗皮肤病和一般的外伤,疗效非常好。恒河是印度的圣河,她孕育了印度的文明,人们称天河,每年的许多节日和祭典都在恒河河畔举行,小孩子的成人礼也需要恒河水来淋浴。我们经常可以看到人们在恒河中洗浴身体,人们希望通过圣水消除疲劳、驱除疾病、洗净身体的罪恶。

人们还通过制作护身符来建立自己与神和神力之间的联系,几乎每一个人身上都有不止一个的饰物。这些物品大都是懂得祭祀的人精心制作的,是老师给弟子的礼物,也是朋友之间的信物或是来自施法的祝福。不管怎样,那都是代表生命亲近另一生命的善意的行为。

印度教的前身乃印度的婆罗门教。以四《吠陀》文献为主要的经典,由此延伸出《往世书》、《梵书》、《森林书》、《奥义书》等宗教经典。经过公元后数百年,商羯罗等人的全新阐释,而形成了后来的印度教。

印度教 – 学说阐述

(图)殿,是印度教朝圣圣地殿,是印度教朝圣圣地

印度教对于灵魂和肉体的关系是这样认为的:生命不是以生为始,以死而终,而是无穷无尽的一系列生命之中的 一个环节,每一段生命都是由前世造作的行为(业)所决定。动物、人和神的存在都是这个连锁中的环节。一个人的善良品行,可以使他升天,邪恶则能令他来世堕为畜类。一切生命,即使在天上,都必有终期,不能在天上或人间求得快乐。虔诚的印度人的愿望是获得解脱, 在那种不变的状态之中获得安息,这称为梵和涅。

尽管在学说上彼此各成体系,但两千五百多年来,佛教与印度教在印度本土相互消融,也丰富了印度的哲学思想。尤其是当古印度中的四姓阶级转信佛教,悟道证果,乃至在印度中期,印度教藉佛教壮大自宗,都显而易见佛教的出现为印度教的过去提供了深刻的反省,也为印度教的未来指出了宽阔的走向。

印度教 – 世界地位

(图)8月11日,印度教的传统节8月11日,印度教的传统节

印度教源于古印度韦陀教及婆罗门教,是世界主要宗教之一。它拥有10.5亿信徒(1993年统计数),仅次于拥有15亿信徒的基督教和11亿信徒的伊斯兰教。所谓“印度教”是存在于印度本土上的宗教、哲学、文化和社会习俗的综合称谓,它的信仰、哲学、伦理观点等复杂多样,甚至相互矛盾。印度的社会等级、集团和不同的文化阶层有着各自相异的信仰和实践。这种综合性、多样性使人们很难对印度教的信仰和特征作出公认、明确的定义。马克思曾说:“这个宗教既是纵欲享乐的宗教,又是自我折磨的禁欲主义的宗教;既是林加崇拜的宗教,又是佳格纳特的宗教;既是和尚的宗教,又是舞女的宗教。”可以说“印度教”囊括了一神论、多神论、泛神论和无神论。19世纪英国殖民地曾用了20年时间对印度教作了系统的调查,当年英国外交部曾宣布:无法对印度教作出一个准确的定义,它既是有神论的宗教,又是无神论的宗教,既是多元论的宗教,又是一元论的宗教;既是禁欲主义的宗教,又是纵欲主义的宗教;既是宗教信仰,也是生活方式等等。 “印度教”(Hinduism)一词并非印度人民对自有宗教的称谓,而是外来人强加的。在印度所有经典中都没有这个词的出现。”Hindu”实为”Sindhu”一字的讹传。此字本指自古以来就被西方国家称为”India”(印度)的国度,是由希腊人波斯人借用的字。后来由于印度周边地区的穆斯林无法念清楚”Sindhu River”(印度河)中的第一个字母”S”,因此把该字念成了”Hindu”。这个字后来就被外国人用来代指生长在由印度河及恒河浇灌的土地上的人民所具有的宗教信仰和传统文化。因此,确切地说,印度教是由存在于印度本土上的不同信仰组织集合而成的。

不过,尽管有那么多的信仰,但大多数的根源都来自一个,即成书于公元前5000年前的《韦陀经》(又译“吠陀”)。《韦陀经》有四部:娑摩(Sama Veda)、耶柔(Yajur Veda)、梨俱(Rig Veda)、阿闼婆(Atharva Veda)。这四部《韦陀经》教义主要分两个部分:祈求世间福报及达到灵性解脱。每一部分又各自分出不同的目标和不同的层次。正是这些林林总总的不同目标及不同层次才构成了印度教各种信仰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印度教中所崇拜的神有很多,但主要的神有:至尊神奎师那和他的扩展罗摩神、创造之神大梵天、破坏之神湿婆、维系之神毗湿奴。印度教认为善恶有因果,灵魂有轮回。善行能让人死后升天,恶行则让人死后堕为畜牲。印度教主张禁欲和苦行,以达到灵魂的净化。印度教还主张非暴力,不杀生,即使踩死一只蚂蚁也是不仁。因而印度教教徒一般是吃素,最保守的印度教教徒甚至连鸡蛋都不吃。印度教有严格的种姓制度,即人分为从高贵到低贱的四个等级:婆罗门、刹帝利、吠舍和首陀罗。各种姓间界限分明,不通婚,不往来,不变更。印度教还有形形色色的教律,诸如:重男轻女、寡妇不能再嫁、已婚妇女不能在大庭广众下抛头露面以及童婚等等。印度教的经典主要是四部《韦陀经》,此外还有作为韦檀陀哲学来源的《奥义书》和《森林书》、历史文献《往世书》、两大史诗《罗摩衍那》和《摩诃婆罗多》以及《博伽梵歌》和一些宗教圣人传记等。

印度教 – 礼拜仪式及节日

印度教从未规定过一成不变的与基督教或犹太教相当的统一礼拜仪式。虔诚的印度教徒天天在每个印度教家庭都备有的简陋祭坛前背诵规定的祈祷文,他们可能频频到印度无处不在的由叫做祭司的人照管的某个寺庙中祈祷或捐赠食物和鲜花。但不存在固定的刻板的仪式,没有固定的圣职委任或教士职务,也没有专门的类似基督教的星期日、犹太教的安息日或穆斯林的礼拜五那样的宗教节日供人礼拜。在宗教仪式中,担任专职书记员,和主要由梵文写成的吠陀经及叙事诗的朗诵员的人,都是最高等级婆罗门种姓成员,他们也是丧礼、婚礼、成年礼和代人向神祈祷的惟一执行者。这些无疑都是祭司的职能,然而并不要求执行人必为俗人与神灵之间的中间媒介。所有印度教婆罗门成员都不是祭司,虽然印度教祭司管理寺庙并接受供品,但他们远非基督教或犹太教那样正式任命的职务。
印度教的节日也不少,其中大多数的文化色彩与宗教色彩一样浓厚,比如秋季的排灯节排灯节,印度重大宗教节日之一,为期五天,相当于现在通用日历的10月下旬。此节供奉财富女神吉祥天女,在孟加拉则供奉女神迦梨。——译者和春季的好利节好利节,印度教的春节,即公历2、3月间的望日。该节富于纵情狂欢的特征,届时人们不分种姓、性别、社会地位和年龄,力求尽欢。——译者。还存在到著名寺庙和圣地朝觐的古老传统。看一看现代印度节日和朝觐,就会对乔叟乔叟(Geoffrey Chaucer,约1342~1400),英国莎士比亚时代以前最杰出的作家和最伟大的诗人之一。他在晚年所写的长诗《坎特伯雷故事集》中,叙述了朝圣者骑马从伦敦前往坎特伯雷城朝拜殉教圣人的圣祠的情景。——译者时代英国和中世纪欧洲的西方大多数人满脑子宗教观念的情形有所了解。2001年,在恒河中游阿拉哈巴德举行的12年一次的无遮大会无遮大会,印度最盛大的河边法会,每三年在四个地方轮流举行,故同一地方每12年举行一次。据说在大会期间,人们沐浴于河中,可以净身、涤心、洁口。——译者,就吸引了3000万人参与。不过,文艺复兴时期开始时遍及欧洲的还俗浪潮,已在受到城市化、工业化、技术革命和民族国家兴起等冲击的今日印度出现。对于数量日渐增加的城市职业印度人来说,宗教已经不如其他更世俗的机会重要。虽然这些人仍只占总人口的少数,但他们多半就是那些抛弃了种姓或对种姓抱无所谓态度的群体。现代印度很多领导人已经采纳了非宗教观念,甚至甘地也曾声言反对种姓歧视,并公开反对苛刻对待不可接触者。

印度教 – 教义经籍

(图)印度宗教印度宗教

这是一位现代的萨图(或圣人),他已经退隐,靠乞讨食物为生。他站在印度南部一座寺庙的雕带前。(Stella Snead, New York)印度教常被说成是一种生活方式,此话不假,但无助于人们了解它。印度教没有创立者,也无类似古兰经、新约或佛学经籍那样惟一的教义经书。印度教部分地由印度河文明诸宗教演变而来,其中包括了对现在仍为印度教主神湿婆的崇拜。雅利安人带来了他们自己的部落之神,其中有战神因陀罗和火神阿耆尼。几个世纪后,到撰写出最早经籍《吠陀经》之前,吠陀教已经是哈拉帕、雅利安和达罗毗荼(印度南部)等多种成分的混合。达罗印度教创世观毗荼成分可能包含了主神毗湿奴的主要人形化身之一的黑天神;黑天代表温顺和同情,他出现时总是身涂蓝色或甚至黑色,被人称为“那个黑人”——因而猜想他出身于达罗毗荼达罗毗荼人,印度地理人种的一个亚群,主要由印度南部讲达罗毗荼语的居民所组成,其显著体征之一是皮肤色素比较浓重,因而猜想体色较黑的黑天神出身于达罗毗荼。——译者。

《吠陀经》是世界最古老的宗教经籍,至今仍用于礼拜仪式中。它们是在约公元前1500年到前600年间次第编成的,起初口头传讲,后编写成一套用于献祭的圣歌咒语仪式神秘诗。《奥义书》是年代最晚的《吠陀经》,成书于公元前7世纪,主要探讨宇宙的本质和人类在宇宙中的地位,其中包含了微妙的具有印度特征、却与古雅利安人格化的诸神相去甚远的玄学成分。在《奥义书》中,禁欲主义和神秘主义被视为领悟贤哲和通向永恒真理的主要途径。《奥义书》还论述了善良与邪恶、法律、道德和人类的责任,常被当成经典印度教的核心。但印度教的主要伦理经籍则是晚得多的《薄伽梵歌》(公元2世纪),它讲的是阿周那王子面对由他曾经爱戴和尊敬过的朋友、亲属和老师们领导的叛乱时的故事。阿周那的事业是正义的,但他不愿意同那些与他关系如此亲密的人战斗并杀死他们。他站在战车里,与充当他的驭手的黑天大神交谈。黑天晓之以理,谓肉体之死不代表灵魂之死,因而无关紧要。任何个人的一生,重要的是责任和依责任采取行动,而不考虑个人得失。每个人有他或她自己的社会责任和角色,德行就在忠实履行这一规定的责任之中。

这就是法的观念,就是要无私地履行自己的世俗责任,包括对种姓制度的遵守。阿周那是统治者,因而要遵守统治者的法,包括为提高自己正当权力而战斗的责任。其他社会角色各有其自己的法,包括较低种姓者服务于并服从于较高种姓者,以及适用于学生、妻子、父母等等的规则。业是人的行为的结果;忠诚于自己的法,就产生好的业。因此,德行带来奖赏,恶行必遭恶报。这里包含了很多人类的普遍智慧,但它也明确地维护现状,同时又在某些情况下宽容暴力。因此它受到甚至印度教领导人物的严厉批评,并在很多方面同印度教的其他教义不一致,尤其是不害,或非暴力和尊重一切生命。圣雄甘地认为《薄伽梵歌》与不害没有冲突,并把阿周那的故事看成不过是对责任的强调而已。印度教渐次吸收了各种不同的思想、经籍和习惯,将它们合并成某种过分强调赋予祭奠仪式以真正灵性的东西。但法和业的学说,就像默想和禁欲主义传统那样,一直是印度教的根本,曾经促进了印度教著名教义——宽容——的创立。一切信仰和一切禁欲戒律——一切宗教和一切对神界真理的追求——都有着同一目的,而神界真理是普遍适用的;通向它的道路当然多种多样,就像各人的法各不相同。甘地在谈到基督教传教士时说过,他对他们的布道并无异议,但他确实希望他们对于他们公开宣称的法更加诚实些,即要成为真正的基督教徒

http://www.baike.com/wiki/%E5%8D%B0%E5%BA%A6%E6%95%99?prd=citiao_right_xiangguanciti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