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只求真主的庇護

只求真主的庇護

Rate this post

穆斯林由於深受古萊氏族人的折磨和迫害,被迫從麥加遷往衣索比亞,他們日夜都盼望著從麥加傳來好的消息。儘管他們和信仰真主的人們相對那些多神教徒來說非常少,力量也非常薄弱,但是他們堅信,穆斯林的隊伍會一天天地壯大起來,而敵人的隊伍只會一天天地縮小。總有一天古萊氏人將放棄偶像崇拜,而加入穆斯林的隊伍,共同崇拜獨一的真主。

居住在衣索比亞的信士們聽到有謠言說,所有的古萊氏人都改變了自己的信仰,皈信了伊斯蘭教。儘管這個消息還沒有得到充分的證實。但有一部分穆斯林抱著喜悅的心情返回了麥加。其中有一位名叫奧斯曼·本·麥祖歐的聖門弟子,他非常熱愛先知,也受到了穆斯林熱烈愛戴。當奧斯曼快要到達麥加時,才知道這是個謠傳,事實上古萊氏人更加殘酷地鎮壓和迫害穆斯林。當時,他感到進退兩難,因爲衣索比亞途遙遠,再返回那裏非常困難;如果進入麥加,將遭到古萊氏的百般折磨。忽然間他有了一個主意,他利用當時阿拉伯盛行的習俗,向一個在古萊氏族人中有威望和影響的人請求庇護,免遭古萊氏族人的迫害。

按照當時阿拉伯的習俗,如果一個人向另外一個人請求庇護,那麽,一般來說是會受到保護的。如果他不給予庇護,或者給予庇護但不保護他的生命安全,那麽他將遭到人們的唾棄。

深夜,奧斯曼悄悄地進入了麥加城,他直接來到瓦利德·本·穆甘葉爾的家中請求他的庇護。因爲他是古萊氏族中一位有名的富翁,在人們中間享有很高的威望。瓦利德接受了奧斯曼的請求,便讓他住在了自己的家中。

第二天,古萊氏族的頭領都聚集在禁寺,瓦利德帶著奧斯曼來到了禁寺,當衆宣佈:奧斯曼已經在我的保護之下,從現在起,如果有人欺壓他,就等於欺壓我。古萊氏人特別尊重向瓦利德求庇護的人,所以沒人敢欺壓奧斯曼。奧斯曼自從有了瓦利德的保護,來去就自由多了,他象一個古萊氏人一樣能出入各種場合。

與此同時,古萊氏人並沒有中止對其他穆斯林的欺壓和迫害。這一切讓奧斯曼感到萬分痛苦,因爲他不是那種只顧自己而不管他人死活的卑鄙小人。有一天他自言自語道:我現在在一個多神教徒的庇護下而沒有遭受古萊氏人的折磨,但是與我同宗教、同信仰的穆斯林兄弟卻正在遭受萬分痛苦和折磨,這不是君子所爲。於是,他來到瓦利德的面前對他說:“非常感謝你能接受我的請求,保護了我。但從今天起,我不需要你的庇護了,我要回到我的朋友那裏去,與他們同甘苦共患難。”

“親愛的侄子啊!是不是我對你不好,沒有給予你很好的保護?”

“並不是這樣,你對我夠關心的了,只是從今以後,我只祈求真主的庇護。”

“現在既然你已決定了,那麽就象我第一次帶你去禁寺向古萊氏人宣佈保護你一樣,今天也請你隨我一起去禁寺當衆宣佈你自願放棄我的保護。”

“很好,沒什麽問題。”

瓦利德和奧斯曼一起來到了禁寺,當古萊氏族的首領都到齊後,他說道:“你們都聽著,奧斯曼將要宣佈他自願放棄我的保護。”

“他說得很對,我就是爲此而來的。另外,我還要補充的是,在瓦利德保護我的期間,他給了我很好的幫助和保護,我對他的保護沒有感到什麽不滿意的,我之所以要放棄他的保護的原因是從今以後我不再向除真主之外的任何一人祈求庇護。”

就這樣,奧斯曼放棄了瓦利德的保護,免遭古萊氏人折磨的日子也就到此結束了。但是奧斯曼仍然象往常一樣出入古萊氏族人的各種場合。

有一天,阿拉伯著名大詩人魯拜德·本·拉比爾來到了麥加,他來的目的是在古萊氏的集會上朗誦他最近吟的一首優美詩歌,魯拜德這首詩的一開頭是這樣寫的:“除真主外,世間的一切都是虛假的。”

先知關於這句詩曾說過:“這是阿拉伯人所創作的最正確的一句詩。”

魯拜德來到了古萊氏人的聚會上,準備朗誦自己的詩歌,所有的人都全神貫注地等待著傾聽魯拜德最近吟的新詩。於是,魯拜德開始朗誦自己的詩,他朗誦道:“除真主外,世間的一切都是虛假的。”

坐在一旁的奧斯曼沒等魯拜德朗誦第二句詩歌,就站起來讚揚道:”你說得太正確了,事實就是這樣,除真主外,世間的一切都是虛假的。”

魯拜德接著念第二句詩:

“所有的恩惠都將消失。”

奧斯曼立刻站了起來反駁道:“這一句詩是錯誤的,並非所有的恩惠都將消失,針對今世的恩惠來說,的確如此。但是,後世的恩惠確是永存的。”

所有在場的人對奧斯曼的大膽感到萬分的驚奇,他們萬萬沒有想到,在這樣一個有古萊世貴族和一些大人物參加的聚會,尤其是類似魯拜德這樣著名的詩人遠道趕來爲古萊氏人朗誦優美的詩歌,象奧斯曼這樣的人,不久前還在別人的庇護下生活,現在他的生命和財産都得不到保障,他的朋友們正遭受著磨難,而他竟敢在這樣的場合如此大膽地說這一番話。

衆人對魯拜德說:“請你再重復朗誦一遍你剛才朗誦過的詩。”

魯拜德再次朗誦道:“除真主外,世間的一切都是虛假的。”

奧斯曼說道:“非常正確。”

魯拜德又朗誦道:“所有的恩惠都將消失。”

奧斯曼說:“不,並非如此,後世的恩惠是永存的。”

這一次,魯拜德本人比任何人更惱怒,他大喊道:“古萊氏人啊!你們以前的集會並不是這樣的,你們中從來沒有象他這樣膽大妄爲、不懂禮節的人,是什麽時侯出現了這樣的人?”

有一個人爲了安慰魯拜德,並勸他繼續朗誦他的詩歌,便說道:“你別生這個人的氣,他是個傻瓜,在這個城市裏象他這樣的傻瓜並非他一個人,他們放棄了我們的信仰而選擇了另外一種信仰作爲自己的宗教。”

奧斯曼立即反駁了他的話,那個人站了起來狠狠地打了奧斯曼一拳,把他的一隻眼睛打青了。

另一個又對奧斯曼說:“奧斯曼!你真不知趣,找到了一個很好的人作庇護還要放棄,如果你現在仍然在瓦利德的庇護下,那麽你的眼睛也不至會變成這個樣子。”

奧斯曼回答道:“求助於真主的庇護比求助於任何一個人的庇護都堅固。至於你說我的眼睛,我告訴你,我的另外一隻眼睛也希望變得和這只一樣,如果是那樣,我會感到很自豪的。”

瓦利德來到奧斯曼跟前說:“奧斯曼!我希望你再次選擇我做你的庇護。”

“不會的,我已經決定除真主外我不再向任何人求庇護。”

http://210.0.141.99/big5/child1/ReadNews.asp?NewsID=566&BigClassID=49&SmallClassID=58&SpecialID=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