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后世的惊恐

后世的惊恐

Rate this post

法学家艾本来斯.撒玛尔汗说:据圣妻阿依沙的传述,她说:“我问穆圣:真主的钦差呀!后世里朋友是不是能记起朋友?”穆圣答道:‘在三个地方再热心的朋友,相互之间顾不得;

1、在天秤跟前,人们担心他的功干重,还是轻;
2、文件飞来跟前,人们担心他的文件交给他的右手呢,还是左手;
3、从火狱里伸出一条长脖子而拾卷审判场的人们,并且扔进火狱的时候,人们担心他要被扔进火狱。
穆圣继续说:‘其长脖项一面卷拾人们往火狱里扔,一面声言:“我被委托给三种人:凡是举伴真主的人;凡是玩固的恶霸;凡是不信今天的人。”
穆圣继续说:“火狱上面有一个桥,其桥比发还细,比剑至快,其上还有钩尖刺,人 们统统要过其桥,有如闪电般过去的,有如疾风一样过去的,有平安过去的 ,也有刺扎钩挂的,吓昏和倒栽于火狱者。”
艾布.胡莱勒的传述:穆圣说:“两次吹号之间有四十年的距离,然后真主降下如同精水一样的雨水,而万物如像草苗一样复发。”
艾布胡莱勒的传述,他说,穆圣说:“真主造了天地之后,造了‘苏勒’,真主把它交给了伊斯拉非里天仙。”我问穆圣:“‘苏勒’是什么?他说:”是造自光明的一个号角。”
我又问:“真主的使者呀!那是什么样式?”穆圣答道:“它是口径很大的,它的口径的大如同天与地的宽大,伊斯拉非里天仙用它要吹三次,
第一次吹,万物惊恐,地球振动;

 

<IGNORE_JS_OP>45.jpg

2012-12-25 10:14 上传

下载附件 (212.8 KB)

 

 

第二次吹,万物尽被惊死,唯有哲白拉伊 里,米卡以里,伊斯拉非里以及死神和担‘阿勒什’的天仙们,然后真主问死神 道:‘买来库力毛齐呀!现在谁还活在?’死神答道:‘我的养主啊!你是永活不 死的主,还有哲布勒力,米卡以力,伊斯拉非力,担你的‘阿勒什’的天仙们和 我自己。’真主道:‘你岂未听见,我在古兰里曾言‘凡是形体,都要死去’这句话吗?’然后真主命令死神取下上列天仙们的命,于是他们都死去。然后真主再 问死神;“现在只谁还在?’死神答道:‘主啊!你是永活不死的主,现在只有我小奴而已。’真主说:“你也是我的一个被造物,你也必须要死。’于是真主命令他 ,自取性命。他接命令以后去到天堂与火狱之间的一个地方,他下手取自己的命时,痛得他大吼一声,假设天地间的万物活在的话,由他的吼声而被惊死。死神自叹道;‘我早知死的疼痛这样大的话,我取穆民们的命还要再轻一点?接 着死神自取了自己的命而死去了。然后真主对今世说:‘帝王们那去啦?太子、王孙们去那啦?恶霸和相公们去那啦?那些吃我的供给而拜别人的举伴者们那去啦?今天的全权归谁所有?’此时无人回答,于是真主自己答道:‘当然今天的全权是归独一无二,无限权威的真主所有。’然后真主命令天下雨。于是天下精水之雨四十日,水高万物丈二,万物以此水复发原状。此时真主命令伊斯拉非力以及担‘阿勒什’的天仙们先复活,又命伊斯拉非力天仙拿上‘苏勒’放在口上,再命哲白拉以力,米卡以力二位复活。然后真主把万物的灵魂按置于‘号角’里边,再命伊斯拉非力天仙吹第三次。
第三吹而从‘号角’里如同蜂一样涌出,各归各体,于是万物复活了。万物从他们的坟墓里赤身裸体的出来,静站 七十年,真主不理他们,不审判他们。于是万物恸哭流泪、泪尽而哭血、淌汗,汗淹过他们,也有齐下巴的,此时他们才被招到审判场。在审判场里万物正在候审的时候,忽然一声暴声而天裂开,头层天的天仙们统都下来,其数之多 如同地球开天劈地的人数,这些天仙下降之后立即排齐了他们的班列,此时人们问他们 :‘你们就是奉主命而来审判我们的吗’?回答:‘不是,审判的命令还在往后哩 ,然后第二层的天仙下来,排在头层天仙的后边,然后第三层、第四层、至第 七层天的天仙,层层包围在世人的周围。

 

七层天的天仙以七层包围了万物后,真主才在万物当中审判,甚至于无角的羊要从有角羊上拿还报。真主在动物畜类当中审判毕以后,对它们说:‘你们统统变成土。’于是它们统统的变成了土,此时逆徒们幻想着说:‘但愿我们也变成土多么好!’然后真主在人类中开始审判哩。”

<IGNORE_JS_OP>46.jpg

2012-12-25 10:16 上传

下载附件 (122.95 KB)

 

伊本.欧买尔的传述,穆圣说:“审判之日,人们复生,犹如母亲生下来一样,完全是赤身棵体的。”圣妻阿以莎问:“主的钦差呀!男人和女人一同复生 吗?”圣人答道:“是的!”她惊道:“啊呀羞死人啦,人看人的羞体!”穆圣拍她的肩膀说道:“呆子!那个日子人那能顾得上看人的羞体?人人仰首,定睛望天候判,不吃不饮四十年的汗,有淹到两脚,有的汗 淹到两腿,有的汗淹到肚腹,有的汗淹过头。所有的天仙从‘阿勒实’起,至到审判场,层层包围了万物。然后真主下命令,一一审判。每提一人的名字,那人被押出众人之列,在真主的面前听判。再一一叫来其人的受害者,按其轻重而 以其人之善行作为受害者的赔偿,万一善行不够赔偿,则把受害者的罪恶拨到其人的身上。那日根本不用钱财。由于那日真主的过于严格的细算而无论谁,甚至于是圣人,烈士都担惊他们不得脱离。”

买阿子.本.哲白力的传述,穆圣说:“审判之日,一定要问清人的四件事情 :1、要问清寿限;用以何事。2、要问清身体;用于何方,3、要问清知识;用它做了什么事。4、要问清财产,从何得来,用于何处。”阿克来麦的传述,他说:“审判场里一位父亲抓住儿子说:‘儿啊!我是你的父亲。’儿说,‘是的,亲爱的父亲’。父说:‘儿呀!请你把你的善行给我一点点,以让我脱离,儿说:‘我万分担心自己不得脱离,那能顾及你呢。’然后他抓住 妻子说:‘爱妻呀!’妻子说:‘是的,亲爱的。’他说:‘爱妻呀!请你把你的善行 给我一点点,好让我得脱离。’妻子说;‘我非常担惊自己,不能顾及你。”

<IGNORE_JS_OP>47.jpg

2012-12-25 10:18 上传

下载附件 (146.81 KB)

 

伊本.阿拔斯的传述:穆圣说:“任何圣人都有一个必应之求,他们都在今世里用过了,唯有我保存此求于后世,将用它来搭救我的教徒哩。我是全人类的领袖,并非自荣。我是地面裂开复生的第一个,并非自荣。审判场里我握光荣之旗帜,旗下有人祖阿丹众人以及万有,并非自荣。”穆圣继续说:“立世之日,人们艰难到极点的时候,投奔阿丹说:‘人类的祖宗啊!请你搭救我们,替我们求主,快一点审判吧,’阿丹道:‘我没有那个面子,我在天堂里犯禁而我被 逐出天堂,今天我只能考虑自己的事。你们去求请奴哈吧,他是钦圣的领袖。’人们投奔奴哈求情,他说:‘我没有那个面子,因为以我的‘都哇’,真主水淹了全地球,现在我只能考虑自己的事,请你们去到真主的密友伊布拉黑麦那里吧!’于是人们投奔伊圣,伊圣说:‘我没那个面子,我曾撤过三次谎,现在我只能考虑自己的事,你们去投奔真主的通话人穆洒去。’于是人们投奔穆洒圣人。他说:‘我无那个面子,我曾无理杀过人。你们去真主的言灵尔洒那里。’于是人 们去投奔尔洒圣人。他也说:‘我无那个面子,我身带人们认我和我的母亲为二个主宰的害处。你们是否明白:你们把什物放于家具里头,盖上了盖子的时 候,复不能取物。要取的话非揭开盖子不可?’人们答道;‘非揭盖子不可。’尔洒圣人说道:‘的确真主以穆圣封盖了万圣,请你们去求情万圣的盖子穆圣那里.

 

<IGNORE_JS_OP>48.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