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吴侯德战争

吴侯德战争

Rate this post

一,麦加城的顽固派自从在白德尔战败后,退回到麦加城之后,有一些人对美地那的穆斯林的英勇善战产生了畏缩的心情。但是有一大部分的人认为他们在白德尔战败是耻辱的。尤其是看到二些因战争而失去子女的老人、失去丈夫的妇女和失去父亲的孤儿的悲惨情况,又都燃烧起要复仇的烈火。他们向麦加的首领人物——阿卜,苏福扬提出,一定要再次向穆罕默德领导的美地那穆斯林进攻,以解在白德尔战争失败的仇恨,并为麦加古来什族人找回脸面,同时也为一些在战争中良命的同族人雪耻。在这样的形势下,阿卜·苏福扬不得不准备再次进攻美地那的战争。
在准备过程中,阿卜·苏福扬暗想,是不是可以先秘密地偷袭美地那,得手以后,再发动大规模的入侵。这样,既可以震憾一下美地那的穆斯林,同时对麦加古来什族人也是一种鼓舞。于是,他就带领了200名麦加人,连夜赶到距离美地那不远的欧赖德地方,在那里放火烧了当地居民的房屋和庄稼。这种行为无疑是给美地那城内外的穆斯林军队送来了信号,暴露了自己的偷袭行动。当美地那穆斯林军队见到火光后,就了解到这是敌人来偷袭,当即报告穆圣,并发动战士出城迎敌。这时天已大亮。艾卜·苏福扬见阴谋暴露,唯恐被穆斯林军队追击,立即率领那200多人的夜袭队仓惶逃跑。忙乱之中,疤带来准备夜餐的许多炒面,都整袋地遗弃在地上。美地那的穆斯林军队追出城来,一部分救火安民,一部分追击偷袭的敌人,当他们发现道路中遗弃的一袋一袋的炒面,才知道这是麦加顽固派所为。这时艾卜·苏福扬的夜袭队已经跑远,穆斯林军队恐怕再遭暗算,也就没有再追下去,只把这些炒面运回城去食用。因此,这次行动就称为“炒面之战”。
艾卜·苏福扬回到麦加以后,不但没有接受这次偷袭失败的教训,反而又对美地那城的穆斯林军队更加仇视,更加愤恨,于是他又积极准备再次进功美地那城。他把从叙利亚地区经商回来所带的各种商品卖掉之后,将所得的本利全部用做这次进攻的军费,并联络顽固派各首领在一起商议,动员麦加城的各部落,组成一支庞大的军队。一些顽固派的家属妇女也要随军出征,她们的理由是一来为了鼓舞士气,二来为了照顾伤员。尤其是艾卜·苏福扬的老婆名叫辛德,她更坚决地提出一定要带领各部落愿意随军出征的妇女一起参加战斗。当时有一些顽固派反对妇女参军,辛德就对他们嚷着说:“我们很多的亲人在白德尔战争中被美地那人杀害,难道就不许我们出去为他们报仇吗?”这样,艾卜·苏福扬就准许了一些愿意参加军队的妇女随军出征。
麦加顽固派兵分三路,带足了粮草和武器,中间一路由 3000人组成,其中有200名骑兵,3000峰骆驼,700名穿有铠甲的勇士,一齐向美地那城进攻。
在顽固派整军出发时,麦加城内有一位穆圣的本家叔父名叫阿拔斯的人,他虽然不信奉伊斯兰教,但他对于侄儿穆罕默德还是非常爱惜和敬佩的。当他得知艾卜·苏福扬又在准备进攻美地那的消息后,就留心探听他们布署的情况,写了一封密信,尽量把他所知麦加顽固派准备进攻美地那的情况都写了进去,委托一位朋友,请他在三天内送到美地那并要亲自交给穆圣。
二,自从白德尔战争之后,美地那城的穆斯林在穆圣的领导下,解决了战利品的分配问题,处理了有关赎放俘虏的事件,大家心情都很舒畅。一些犹太人和其它各部族对穆圣心怀二意的人们也都改变了从前不信任的态度。同时穆斯林对于美地那城附近的各部族也都能够进一步加以团结。尤其是在“炒面战争”之后,大家都觉得麦加的顽固派不会再来侵略了。
但是穆圣和几位核心组的成员,觉得麦加城的顽固派决不会善罢干休,他们一定要再次组织力量,再次前采侵略。因为麦加城的顽固派不但要报复他们在白德尔战争和“炒面战争”中所受到的耻辱和损失、而且他们为了今后能不断地派遣商队去叙利亚地方进行贸易,必须要打通从麦加城往北通过美地那城的通商之路。因此,美地那穆斯林军队的领导,时时警惕麦加城顽固派的报仇行动,并想尽各种办法去探听麦加城的动向,这时,阿拔斯派人送来的密信,交到了穆圣的手中。
穆圣看信后,一方面告诉核心组的人要严格保密,一方面派人出城去打探顽固派的行动。穆圣第一次得到的回报是:麦加城顽固派已经兵分三路前来侵略美地那;第二次得到的回报是:顽固派的军队前锋已经距离美地那不远了,这两次回报,证实了阿拔斯写来的密信内容是可信的。
根据密信和两次情报,穆圣当即召集公社的各级负责干部开会,宣布了麦加顽固派现在已经统率大军,再次侵略美地那城的消息。
在研讨迎敌作战方案的时候,出现了两种情况:一种是主张固守美地那城,在城内布置好各种防御工事,等敌人临近时,再开城迎战,把敌人诱进城内,彻底歼灭他们。一些曾几次出城袭击敌人,尝到了很多奔波之苦的年纪大一些的人们,同意这个方案。可是在一些血气方刚,青壮年的人们看来,这个方案等于自取灭亡。他们主张要趁敌人到来之先,就迎出城去,杀他个落花流水,再乘胜追击,取得彻底的胜利,如果要等敌人围困了我们美地那城,那就等于说我们败给了麦加顽固派。这无论对穆圣的声誉和穆斯林的士气,都是有极大的损害的。从战争本身来说,这种固守等着挨打的措施也是绝对不能使用的。两种意见争辩的结果,主张出城迎战的一方占了优势。最后大家请穆圣拍板决定,穆圣对于政治军事方面的决策,总是先听取各方面的意见,然后通过大家协商,分清利弊,在取得统一认识的基础上才最后拍板决定。穆圣在和大家协商后,觉得这次作战可以在敌人未到之先,就组织兵力出城迎战。但是也有一部分持有保守思想的人,觉得这种出城迎敌的:做法是非常危险的行动。他们这种想法在群情沸腾,出城迎战,的思想非常炽烈的情况下没有再一次地提出来,可是他们心中却存在着见机行事的念头,这就是这次吴侯德战争中美地;那穆斯林军队曾》《度失利的一个重要的原因。
三, 当穆圣率领部队出离了美地那城,在一个小村子旁休息时,发现有一支犹太人的部队也和穆斯林的队伍在一起。穆圣就问:那是什么人的队伍?有人回答说:那是我们大将萨噜嘞约请的同盟军,来和我们并肩作战的。穆圣听后,心中暗想:犹太人在美地那附近是貌合神离,我们和他们也曾发生过几次磨擦。这次出战,我对他们很不放心,恐怕他们在关键时刻会破坏我们的作战行动。于是穆圣就把萨噜嘞找来,叫他劝说犹太部队退回原驻地,听候我们的约请再来助战。犹太军队的领导人听到这个消息,心中很不高兴,但是人家既然不需要我们并肩作战,我们只好带队退回原地去。临走时,他们又对萨噜嘞进行蛊惑说:“你是穆斯林军中的大将,我听说你曾经反对过这次出城迎敌,为什么这次又跟他们出来了呢?我看这次作战不一定能取胜,我看你应该保持你原来的主张,带领你的亲信部队退回美地那城内去吧!萨噜嘞听了他们的话也觉得有理,于是就找了一个理由向穆圣声明自己退回美地那城去。还没有等到穆圣允准,他就带领自己的300多名战士退回美地那城。萨噜嘞这种自私行动,在穆斯林军队中产生了很不好的影响,有些人也蠢蠢欲动。当穆圣提出应如何处理萨噜嘞私自逃回的问题时,整个军队中又产生了两派不同的看法:一派主张严厉惩罚,一派主张听其自便。穆圣认为在大敌当前,正要勇敢作战时,先惩罚有过失的自己人,这对当前作战的局势不刊,所以暂时没有追究萨噜嘞私自退回美地那城的问题。这对于一时思想上转不过弯来的大部分人也产生了不良的影响。这时穆圣手下的军队只剩下大约七、八百人,而敌人却是充满复仇情绪的三千人大军。
四,麦加的顽固派军队这次出兵侵略美地那城,改变了行军的路线。他们考虑到上次白德尔战争和“炒面战争”都是从美地那城南面发动进攻,而美地那的穆斯林军队也习惯于出南门迎击他们。所以这次侵略军就准备在美地那城东南面绕过美地那城,进军到东北面的吴侯德山地去,以穆斯林军估计不到的形势向美地那进攻。他们不知道这种改变进军路线的秘密消息,早已被穆圣派出去的侦察员得到,并已报告给穆圣了。所以穆圣这次带兵是从美地那西门出去绕过城北而进到东北方向的吴侯德山地的。由于路熟,距离近,穆斯林军队抢在敌人的前面到达了吴侯德山。
麦加顽固军的三路人马从东南方向杀奔吴侯德山前时,穆斯林军队已经在山头、山沟、山后几个方面占据了优越的地势。穆斯林军由穆圣亲自指挥。他下令:山上的队伍准备正面杀入敌营,山沟内的队伍准备接应和伏击,后山坡上安置了 50名神箭手,在战斗打响后专门射击敌人的马队。并一再嘱咐:在战斗中无论发生什么情况,你们都不准离开阵地和放下弓箭。
战斗开始了,顽固军不顾一切地从三路人马中冲出了各自的先锋队,一齐向吴侯德山地穆斯林军阵地攻来,因为吴侯德山前的道路狭窄,而进山的道路又是一条小山沟,于是顽固军不得不把中路军与西路军合为一路向前进攻,他们先后向山沟冲锋了三次,都被穆斯林军队打退了。这时穆斯林军队中一位著名英勇的战将一一哈木宰,乘胜单人杀进顽固军队伍中,他虽然英勇善战,但是被顽固军层层包围起来,穆斯林的军队一连几次都没有杀进去,哈木宰一人寡不敌众,终于被顽固军杀死。在山沟两旁山上布阵的穆斯林军队看到哈木宰在敌军包围中壮烈牺牲。都义愤填膺q没有等到穆圣下令就一齐冲下山去,抱着对烈士复仇的决心,一阵猛烈地冲杀,连斩了顽军的三个掌旗官,打破敌人的包围。一部分人夺回了烈士的尸体,大部分人追杀敌人,顽军主帅艾卜·苏福扬一看大事不好,就领先后退。这一来,动摇了顽军的士气,两队人马一齐向后溃逃,一路上丢弃了很多的物资和尸体,就连跟他们一起前来的妇女鼓动队也连哭带喊地向后乱跑。尤其是艾卜·苏福扬的那个老婆,别看她在出征时,说得多么勇敢和坚决,真到双方交战时她就软了。再遇到穆斯林军队冲杀过来时,她更是号叫着往后跑。她这样一来,更使顽固军的士气低落,队伍混乱了。
穆斯林军队看到顽军败退,丢下很多的物资,就都争夺起来,穆圣虽一再下令制止,但是在混乱中,收效甚微。这样,就放松了对顽固军的追杀,使顽固军得到了喘息的机会。原来穆圣安排在后面山头上严阵固守的50名神箭手,穆圣本来命令他们不许随便离开阵地,可是他们看到顽固军败退,自己的兄弟部队已经抢夺了很多敌人的财物,也眼馋了,于是就不顾自己的阵地和穆圣的命令私自行动起来。他们放下了手中的弓箭,冲下山去抢夺敌人的财物。这样一来,穆斯林军队的后方就空虚了。这是穆斯林军队在战斗中曾一度失利的又一个重要原因。
原来分成三路向美地那进攻的顽固军队,到了吴侯德山前,因道路狭窄的关系,中西两路合在一起共同作战,而东面的一路,却绕过了吴侯德山角直向穆斯林军队的后方杀来。如果穆圣安排在这里的神箭手能够固守阵地的话,那就可以抵御这一路敌军的袭击。但是当这一路顽军从后面打来时,阵地上的神箭手只剩下5个人。这样就使顽固军队没费多大的力气就从后方攻进了穆斯林军的阵地。穆圣发现这个情况后,急忙转向抵挡,可是已经晚了。穆圣被顽军打伤了牙齿,血流满面,穆斯林战士都慌忙扔掉手中所抢的财物,拿起武器返回来保护穆圣。本来向南方败退的那两路顽军,也趁机反攻,致使穆斯林军队受到了前后夹击,死伤很多。穆圣在前后指挥战斗时又不慎跌入一个陷坑中,挫伤了有臂。随从他的战将和阿里等人连忙把他抬到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进行救治、护理。顽固军远远看到这种情况以为穆圣已经阵亡,于是就大声喊嚷:“穆罕默德被我们打死了,我就是亲手打死他的!”这个消息一传开来,顽固军个个欢喜万分,艾卜·苏福扬和他的老婆也高兴起来,立刻命令他的军队掉过头,二次冲到吴侯德山前,准备彻底消灭穆斯林军。穆斯林军中很多不明真象的人,也听说穆圣阵亡了,大惊失措,觉得大势已去,就要全军覆没了,全都慌不择路地往山上乱跑。顽固军用弓箭在后面追杀,穆军又伤亡了很多人。在围护穆圣的许多战将中,也有人受到敌人的箭伤。穆圣见此情景,连忙传令叫他四周的人高喊:“穆罕默德没有死亡、真主的使者安然无恙,正在领导我们反攻!”这话一传开,穆斯林战士全’都转悲为喜,高声感赞真主,并反过身来向进攻的顽固军猛冲过去。顽固军得知穆罕默德并没有阵亡,还在指挥作战,又都一下子泄了气,慌忙退出吴侯德山地。可是他们心中的怒气还没有消除,一边退,一边向着穆斯林阵亡的尸体发泄,用刀砍,用脚踢,用石头砸。艾卜·苏福扬的老婆竟然剖开一位穆斯林阵亡将士的胸膛,抓出他的心藏来放进嘴里吃,因为恶心,她又吐掉了。顽固军以这种惨无人道的兽行,报复白德尔战役失败的仇恨。当时,艾卜·苏福扬头脑还比较清醒,他觉得,既然穆罕默德没有死,还在指挥战斗,他必定要·再组织力量向我们冲杀过来,我们恐怕就抵挡不住了,不如趁此机会退回麦加城去,等来年恢复元气,加强准备后再来作战。于是他下令撤军。原来从山后偷袭过来的那——股顽军也遭到愤怒的穆斯林军士的猛烈迎战。受了一定的损失。这时又得到中西两路军已经败退撤走的消息,也就不敢恋战,一阵紧跑绕过吴侯德山角,追赶那两路败退的顽固军去了。
穆斯林军队护理好穆圣,掩埋了牺牲的战友的尸体,拾取了敌人扔下的各种物资,除了派人把守好各路要塞之外,一齐维护着穆圣回到美地那城。穆圣和各位将士总结这一次战役的情况,首先对于大将哈木宰和一些兄弟战士的牺牲表示非常的哀痛,其次总结了这次反复受挫、损失比较惨重的原因。第一,在开始准备作战时,思想认识就不统一,中途有的带队退回,对于后来作战产生了极不好的影响;第二,在追击敌人时,不该只注意捡拾财物而没有深入追击敌人,使敌人有机可乘,进行反攻;第三,已经安排妥的弓箭手,不应该不执行穆圣的命令而擅自离开阵地,下山抢敌人丢弃的财物,以致敌人另一股军队从后方杀过来时,自己的战略准备没有发挥威力阻击敌人。以上这三点是这次战争损失惨重,没有取得彻底胜利的根本原因。各位战士也都觉得这是一次很深刻的教训。
过了几天,穆圣得到情报,顽固军不甘心这次失败,在退军的中途又组织了反攻。穆斯林战士们接受了这次在战争中失利的教训。在穆圣的统一安排下追击敌人。顽固军虽说要反攻,一来战士疲惫,士气不振;二来内部意见也不统一。所以,当他们听到穆斯林军队前来追击时,很快就溃逃了。吴侯德战争遂告结束。

 

http://user.qzone.qq.com/1033457977/blog/1332295011#!app=2&via=QZ.HashRefresh&pos=1332295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