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和谐社会中不和谐且惨无人道的事

和谐社会中不和谐且惨无人道的事

Rate this post

讲述宁夏桃山事件经历

讲述人姓名:哈瑶  性别:女  年龄:20  名族:回   出生日期:1992年6月6号 身份证:612425199206067725 家庭住址:陕西省安康市汉滨区东关鼓楼街24号  联系电话:18793915164  

   我是陕西人,因为念过经,所以在甘肃徽县给一部分妇女们做伊玛目。2011年冬月后期我们这边收到了来自宁夏同心县桃山村的请帖。内容是桃山的多斯提们在真主的相助下经过自己的多番努力终于重建好了一座清真寺,希望我们这里的多斯提们能前往参加腊月初八清真寺的落成典礼。

这是一件非常值得庆贺的事情,因为翻新好了一座清真寺,意味着穆斯林们能有一个更好更美观的地方赞念真主和圣人,能更好的行自己的善功。所以当我们看了请帖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都非常高兴,大家都互相通知、以自己的条件决定去还是不去。后来去的人很多,大家又分头联系车,最后决定包下一辆大客车,费用由去的人平摊。

2011年12月30号凌晨五点多的时候,我们从徽县出发赶往宁夏同心县桃山村。一路上大家都很兴奋,途中我们还停下吃饭休息,因为这天是星期五,所以男的们还在中途礼了主麻。我记得当时我们包的车上面写着“上坟”二字的牌子,所以在进到达目的地的最后一个交费站的时候我们的车走了绿色通道。下午五点多的时候,我们到达了桃山村,当地的多斯提们高声赞了圣然后端出热腾腾的饭菜热情的接待我们,其中一些人一边招待还一边兴高采烈的说:“现在党的政策好,不仅支持我们翻新了这个寺,还拨了资金给我们。” 我们很多人听到更是高兴。是呀,要是没有共产党的好政策哪有现在这样的好生活。就这样我们吃完饭后他们就把我们安排住在了寺周边当地的多斯提家里。

晚上礼完胡夫滩后,我和我哥马晓东,还有当地的一个多斯提一起去了同心县里。(因为我的一个表姐在县城里住着,当时正值她坐月子,我顺道去看望她。)一直到了晚上十一点多才回到桃山村。

当时因为太晚了,他们家离清真寺又有点远,所以我就住在了这个多斯提的家里,没有去原本安排住的地方。那天晚上非常冷,冷着我睡不着,所以我们就一直聊天。直到一点多的时候,听见有警车在响,他家的人就出去转着看,过了一会儿回来说:“没什么事,是警车巡逻,年年都是这样。”听了这个话,我也就没怎么放在心上,之后又说了一会儿话就睡了。

那天可能是坐车累了,所以睡觉睡得很沉,迷迷糊糊中听见有人很大声的吼我起来(我是一个人睡的一个屋子),醒来之后就看见一屋子警察。我坐起来看见手机上有未接来电的短信提示,就赶紧打回去,结果电话里面传来的声音是无法接通,我再准备打的时候一个警察就说:“你打也是白打,信号早断了。”我看了看手机那会儿是凌晨三点十几分。一个警察语气非常不好的说:“赶紧起来起来,把衣服穿好,跟我们走。”当时因为没睡好很累,又加上他的语气非常不好,我就很生气的大声说:“干啥啊你们,大半夜的把人喊起来,私闯民宅是不是?”他们其中的一个就吼着说:“让你起来就起来,别那么多话!”另一个口气更恶劣,他吼着说:“你最好是自己起来,不要我们动手!”我一听更是气,我就骂开了:“凭啥啊你们,让我起来就起来?你们是警察了不起啊!干嘛让我起来,就算是犯罪有嫌疑你们抓我也得有个逮捕证,再说我没杀人没抢劫没放火,你们这大半夜的闯进来,你们算什么警察,简直是土匪,一帮子土匪!”一个警察说:“警察也好,土匪也好,让你起来就起来,好好的配合问几句话就行了,不要因为你一个人耽误了大家。”他转身对一名女警说:“看着她,让她赶紧穿好起来。”然后就走到外屋去了。(这个屋子是一个客厅一间卧室,中间隔着一扇玻璃门)。我刚穿好衣服起来,一个警察进来就说:“身份证拿来登记一下。“我心想,我又没干违法乱纪的事,登记就登记。我就拿身份证给了他。外面一个警察说:“登记完了就让她往外走。”然后我就跟这家的多斯提去了他们家人自己住着的一个屋子。这个屋子由一个女警看守。

路过中间的那间屋子的时候我趴在窗子上看了一下,里面住着的十来个甘肃成县多斯提也被警察喊了起来,陆续的登记着身份证(我住的屋子和他们家人自己住着的这个屋子中间隔着一间屋)。之后稍微坐了一会儿那些警察就都进来了,他们找我要手机,我说手机不在身上,刚才给别人拿走了。之后他们就让我跟他们走,这家的阿姨说:“这是我家来的客人,你们别拉她走。”警察就说:“不管是谁都得走。”另一个说:“就问个啥做个笔录就给你送回来了,别的都上车了,就剩这一个,总不能因为这一个耽误事。”然后一个男警察就过来扯着我让我下炕,阿姨就过来拦,我就笑着说:“没事,阿姨,他们问问我就来了,我跟他们走就是了。”我准备下炕的时候,一个警察说:“把你的日用品啥的拿上。”我说:“你不是说做了笔录就回来了么?拿那些干嘛,麻烦的很。”然后我就跟他们一起走了。他们一些走在前面,两个在我身边一左一右的跟着,一些在后面。之后我就被这些警察带上了一辆豪华客车。这辆车后面还有一辆车。

上了车我才看见,之前登记的那些多斯提已经全部都上了车,随后那个阿姨又撵到车上来,警察硬是把她往下推,她抓着车上的扶手对我们说:“对不起了大家,让你们这么远来没吃好没喝好,现在又碰上这事,对不起了。”我们大家都说:“没事没事,别担心,他们不能把我们怎么样的。”然后他们就把那个阿姨推下去了。我随便找了一个位子坐了下来,后面一个成县的女的因为没及时坐好,一个警察就过去使劲一推,那个女的手碰在了车座上碰破了,他大声一吼说:“快点坐后面去。”我们都很生气就站了起来,问他:“你准备干嘛?把你还了不起了,你再推一下试试?”他还想动手的时候就被另一个警察拦住了说:“哦,没事没事,你们赶快坐好就行了。”我们就坐下了。我旁边坐的一个女的问我:“你的手机和身份证被收了没有?”我说:“我的手机不在我身上,别人拿去了,身份证就登记了一下,没收。”她说:“我们的都收了。”

当时刚一上车没几分钟就有好几个人想上厕所,他们一直不准去,最后一个小女孩直接憋不住了就说:“叔叔,你找人跟着我去都能行,我实在不行了。”结果有个警察大声把我们一吼,恐吓我们说:“都给我坐好,上什么厕所,不给点厉害你们还不知道天高地厚了。”那个女孩也火了说:“你再不让我去我就给你尿车上!”结果他还是吼着说:“尿车上你就尿,尿完了找人打扫!”

就这样车行驶了接近两个小时,一直到同心县红寺堡的罗山宾馆才停下来。当时车上的时间是五点十几分。一个警察(应该是领导的)对我们说:“你们谁要上厕所的赶紧上。”又对旁边别的警察说:“你们把他们跟上。”

进了宾馆上完厕所之后,警察就让我们住在了宾馆的一楼,开始我们十几个人窝在一个房间里,最后他们看人太多又把几个分到了另外的房子里。到了第二天好像是快黑的时候(2011年12月31号),我们被他们喊出来带到了三楼住,这个时候我们的房子里一共住了十个人。当时还有看守我们的警察(最低就是三个),算起来我们一个房子就住了十三四个人。在三楼住了不知一天还是两天,我们又转到二楼住。最后听警察说三楼要留给领导开会。一楼全部是我们一起来的男多斯提。在这期间,我们是属于被软禁的。名义上说的好是住星级宾馆,但实际上,我们十个人挤一个屋子,而且这些警察还寸步不离的看着我们,不准我们踏出房门一步,也不准我们与一起来的人联系,哪怕是隔一间屋子都不行,更不准我们与外界联系,手机之类的全被没收了。我们被关在里面断绝了外面的一切消息,不知道时间,不知道星期几,也不知道外面都发生了什么,就连外面有人敲门我们去开一下都被警察制止,我们能知道的只是偶尔从警察们的聊天中听到一点点。比如,其他的人也被抓进来了、很多男的都被扒光了衣服带的手铐或者是抱着头蹲在一楼、很多人伤势很严重进了医院、桃山村的很多人被抓进了看守所等待判刑、清真寺被他们用推土机推成了平地。特别是当我们听到清真寺被推时,好几个都忍不住哭了起来。

软禁的这几天里,我们先是一个一个陆续被带到另一间房子里面做笔录(其中从一个房间到另一个房间这么一点点路都是由警察送),又是要我们签他们定制的“悔过书”,还给我们一个个都照了相,最后我们一个一个都陆续被她们搜了身。

签“悔过书”那天我是记得最清楚的。看守我们的那几个警察开始对我们都比较好,那天我们正是说说笑笑的,突然听见外面有人敲门,他们把门开了之后进来了三个警察。一个又胖又高,另外两个比起来就显得瘦而且矮一些。他们一进来那个胖警察就黑着脸说:“你们把这个看一下,都签一下。”我们一起的就说:“又不认识字,不会写,看什么啊,怎么签。”胖警察说:“不会写就按手印。”我就说:“什么东西先拿来看一下,她们不认识字,我给她们念。”他给了我一张,我一看是悔过书就对一起的说:“这是悔过书,意思是他们说咱们犯错了要咱们签字悔过……”我重头到尾给念了一遍,问:“念完了,都听清楚了没有?”一起的就说:“啥东西你一人发一张么,不认识字也看看么。”警察不耐烦的一人给了一张,还没到一分钟,警察就说:“好了没有,你们到底签不签?”她们说:“你总要让人考虑一下么,还没听明白呢,你总不能让我们糊里糊涂的就签了么。”那个警察就对我说:“你再给念一遍,把大致意思说一下就行了。”我又拿着那张悔过书说:“听好了啊,这上面要填的是你的姓名、性别、年龄、民族、出生日期、家庭住址、身份证号,以及你什么时候来,和谁一起来,为什么要来等等。然后下面有个保证提到了三点:一,说咱们这次参加的活动是非法的、二,要咱们愿意随时积极配合政府、三,要咱们保证不再参与类似的活动。这下明白了没有?就是说咱们是非法的,要咱们保证不再参与了。”

我们一起的就闹开了:“咱们什么都没干,睡觉着呢被你们抓了,非什么法啊?”我对着那个警察说:“是啊,没干什么事情啊,如果不签会怎么样啊?”那个警察大声吼着说:“早签了指不定看你们态度好就放你们回家了,不签就一直在这!”周围的警察也说:“是啊,早点签了早点回家么,省的在这大家都不舒服。”还有一个说:“你们快签,就剩你们这几个人了,旁边的屋子和楼下的都签了,你们不签,我们走了就没这个机会了。”我听了看了看他手上确实有薄薄的一小沓纸,我就说:“都签了?那给我看看行么?”他没有给我看,说不能看。当时有两个听了这话就签了。我又说:“那签了都还指不定能回呢,那还不如不签。”那个警察一下就火了,他吼着吓唬我们说:“不签?不签你知不知道后果?你们是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还以为逗着玩呢!”他这一吓唬,我也火了:“后果,能有什么后果,大不了就是一枪么,哼,别的啥没有,命有的是!”那个警察彻底没耐性了,他把发给我们的纸张抢了回去,然后恶狠狠的丢了一句摔门而出:“那你们就等着这一枪吧!”

他们走了之后,看守我们的警察说:“你们好好的签了就行了么,别人都签了就剩你们几个了,现在把人都气跑了,人家也忙,你们赶快再考虑一下,谁想好了要签,我们再去把人给你们喊回来。”我们其中的一个就说:“别的都签了?那我们能不能去问他们一下?就在隔壁。”有个警察想了一下说:“能行,我带你们去。”我一听说:“那我也去。”警察就说:“那算了,你们一下去这么多人,不行。”然后那个女的又说:“那你打个电话给隔壁的警察,我问一下我们一起的人,要是她们都签了我们就签。”那个警察一听就打了一个电话到隔壁,通了之后,那个女的就问:“要咱们签的那个悔过书你们都签了没有?……都签了?……喂,喂?……”“正问着呢,咋断线了?”我们问咋回事,她就说:“我问她们是不是都签了,她们说都签了,之后她们又说她们现在后悔签了,糊里糊涂的就被那边的警察一吓二诈的签了,然后刚说到这电话就断线了。”这不用想就是被那边警察挂了的,之后我们都没说要签的话,自然也都没签。到了晚上看守我们的警察就变了态度,他们说:“你们全部靠窗子坐着去,把床让给我们,不签悔过书还想睡床?都坐好不许动!哦,对了,你们这两个签了的可以睡床上。”

然后不知道是几号,反正是在搜完身之后,我们一个屋子的七个成县人就被通知有甘肃的政府来接可以回去了,她们就先走了。只剩下我、还有一个吴忠的和一个云南昭通的。最后她们两个也相继被接走。她们走的时候,警察以手机太多暂时找不出来为由,没有把手机还给她们。

我是一直被软禁到2012年1月5号,直到中午的时候才被陕西安康汉滨区宗教局的人接走。当时我走的时候还有一个甘肃成县和一个甘肃徽县的老头没有被接走,原因是他们被打伤了,怕放回家去家里人来找麻烦,所以等他们伤势稍微好些了再送回去。

之前在被关着的时候我问警察那些被关在看守所的人会怎样?他说会被判刑。我问犯的什么法?他说暴力袭警,因为一两个警察被打断了鼻梁骨、还有两个被打断了胳臂,然后说判刑也就是在三年之内。

我被送回来之后查了一下,袭警罪特指袭击警察的罪名,一般存在于英美法系国家,而在大陆法系国家则不以独立罪名模式存在,袭击警察多以“妨碍公务罪”论。所以没有这一条罪!更何况,后来我哥哥告诉我(因为他当时在现场)是警察先冲进去不分青红皂白年女老少就开始打人、要拆我们的清真寺,而且他们还口口声声的说:“打倒就往出拖!”我哥哥说他被十几个警察围着打了三次,最后扒光了衣服。当时他身上有一部手机和一个钱包(钱包里有身份证、现金和银行卡),一个警察说:“这里有钱。”另一个警察说:“咱们分了!”我哥哥还说,民警们扒了男多斯提的衣服,搜走了衣服里所有值钱的东西:手机、银行卡、现金等等。最后还烧掉了那些衣服。试想,一群人一边无辜的被别人这样下死手打,一边要保护清真寺不被拆,怎能不还手?我们不是黄盖,他们也不是周瑜,没有一个愿打就一个愿挨的道理。这个时候的还手不是属于正当的防卫么?我国《刑法》第二十条规定:“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而他们当时在把我们的人往死里打!他们要拆我们的清真寺!!我们呢?能无动于衷么?

警察说我们的清真寺是非法建筑。好吧,就算是非法建筑,那为什么政府还要赞助资金?清真寺不是一天两天建好的,为什么不在建的途中责令停止?非要在清真寺建好了,各地的人都来了准备举行典礼的时候才来拆寺?

说我们的落成典礼是非法聚会,没有经过上级批准。在我国《宗教管理条例》中第四十条确实规定:“擅自举行大型宗教活动的,由宗教事务部门责令停止活动;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可以并处违法所得1倍以上3倍以下的罚款;其中,大型宗教活动是宗教团体、宗教活动场所擅自举办的,登记管理机关还可以责令该宗教团体、宗教活动场所撤换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好,就算我们是擅自举行、就算是非法聚会,那警察们明明知道我们会去,为什么不在中途拦住我们并责令返回?为什么过收费站时还允许我们走了绿色通道?为什么警察们不是按《条例》上面说的责令停止活动,而偏偏是选择进清真寺给大家一顿毒打,而后都是关的关,软禁的软禁?《条例》上面有这样说么?还是警察们不知道《条例》、没了解过?

不!这些警察是擅自妄为!!2005年《宁夏日报》上有这样一篇报道,标题是“《宗教事务条例》今起实施  宁夏举办学习培训班”,其中内容提到:“ 2月27日,宁夏统战部长、宗教局长、法制办主任学习贯彻《宗教事务条例》培训班在宁夏社会主义学院举行。全区各市、县(区)统战、宗教、法制工作部门负责人、各宗教团体的干部、宁夏社会主义学院教师共100余人参加了培训……自治区政协副主席、自治区党委统战部部长马占山参加开班式并讲话……”虽然事隔几年,但宁夏自治区的领导们和领导外的一些人曾经的确真真实实的学习过,而他们在面对这件事情的时候呢?没有遵从国家的指导,没有遵守相关条例,而是以自己的私心、以自己爽快为前提实行了非法暴力!这该做何解释?当然有人会说这仅仅只有一百余人学习过,并不代表所有。对,的确是这样。但中国有句话叫“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下级不知道,上级是干什么吃的?!没有上级的指挥,没有上级的命令,下面敢自作主张么?再者说,宁夏堂堂一个回族自治区,能不知道《宗教事务条例》?这些做何解释?

我们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公民,也是伊斯兰教的虔诚信仰者。我国《刑法》第二百五十一条规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非法剥夺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和侵犯少数民族风俗习惯,情节严重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这里非法剥夺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罪,是指国家机关工作人员非法剥夺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情节严重的行为;侵犯少数民族风俗习惯罪,是指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以强制手段非法干涉、破坏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情节严重的行为。这里规定的“非法剥夺”公民宗教信仰自由,是指采用强制等方法剥夺他人的宗教信仰自由。如非法干涉他人的合法宗教活动,强迫教徒退教或者改变信仰,强迫公民信教或者信某一教派,以及非法封闭或者捣毁合法宗教场所、设施等等。这里所说的“情节严重”,主要是指非法剥夺公民宗教信仰自由和侵犯少数民族风俗习惯的行为手段恶劣,后果严重,或者政治影响很坏等等。后来我询问了很多当时在现场的受害人才知道,当时警察们在喇叭上高喊,说我们是非法的、是邪教、是对中央没有利益不被中央承认的宗教,他们不仅用警棍打伤了很多人,强拆了清真寺,还用到了木棒、高压水枪和催泪弹等,甚至扒光了别人的衣服、夺取了所有值钱的东西。这难道不属于行为手段恶劣?那么多人受伤,而且程度不等,(今天我还见到了一位因头部受伤而导致眼睛失明的叔叔)还把清真寺夷为平地,导致三十多个国家报道此事,这难道不是后果严重、政治影响很坏么?这又做何解释?

我国《宗教管理条例》第第三十条规定:“宗教团体、宗教活动场所合法使用的土地,合法所有或者使用的房屋、构筑物、设施,以及其他合法财产、收益,受法律保护。    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侵占、哄抢、私分、损毁或者非法查封、扣押、冻结、没收、处分宗教团体、宗教活动场所的合法财产,不得损毁宗教团体、宗教活动场所占有、使用的文物。”

可是我们的清真寺哪里去了?!由政府赞助支持花了几十万辛辛苦苦修建的清真寺哪里去了?!

我国<<宪法>>第三十九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搜查或非法侵入公民的住宅。”

可是警察们在半夜没经过我们任何人的同意闯进了我们的房间,这做何解释?

每个国家的公民都有国家给他们定制的人身自由权,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么一个多元化多民族的好国家当然也不例外。而人身自由权是指公民在法律范围内有独立行为而不受他人干涉,不受非法逮捕、拘禁,不被非法剥夺、限制自由及非法搜查身体的自由权利。这是每个公民最起码最基本的权利。

我国<<宪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公民的身体。”

可是警察们呢?他们在半夜把熟睡中的我们抓走软禁在了宾馆,不仅不准我们踏出房门一步,还取消我们与外界联系的自由,甚至强行屈打成招,(因为后来我回来了解到,很多男的都是被警察强打后逮着手在笔录和悔过书上按手印,甘肃徽县的一名妇女因为不签字还被警察泼了一脸的开水。)而且还搜查我们的身体。这做何解释?

中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而我们穆斯林做为中华大地上生活了千百年的中国人,当然也是中华民族的一部分。祖国是我们穆斯林的载体,是我们的家园、我们的栖息地。而且伊斯兰教是爱国如鸟爱巢一样的教门,遵从“国法大于教法”,主张“爱国是信仰的一部分”。我们敬爱的温总理常说一句话:“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近现代以来当中华民族面对外敌入侵的紧要关头,总有中国穆斯林优秀儿女挺身而出,共赴国难。从鸦片战争中的沙春元到甲午战争中清朝名将左宝贵,到抗击八国联军的马福禄,再到抗日战争中的马本斋……每一次抵御外侮的第一线都有穆斯林战斗的足迹,不少人血洒疆场,为国捐躯。

而我们堂堂正正、清清白白的伊斯兰却成了这些警察口中的邪教!!任他们肆意侵犯、诋毁、辱骂、殴打!这样无法无天的破坏祖国统一和谐让我们如何去理解?他们如此肆无忌惮的知法犯法让我们怎样才想得通?这到底是人人唾弃的不法分子还是老百姓尊敬爱戴的真正人民警察?当然也不是那里所有的警察都是这样,有一部分还是很好的,但这绝对只是屈指可数的一部分!

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决定》指出,“要切实把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作为‘贯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全过程的长期历史任务’抓紧抓好。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是目标和过程的统一。”还指出“社会和谐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属性”。可是就在我们中国这个一直强调和实践和谐的社会主义国家却出了这样惨无人道、无法理喻的不和谐事件!!

伟大的党给我们的是受益匪浅的谆谆教诲,繁荣的国家给我们的是实用终生的好政策。我们感谢国家感谢党!但是在党的旗帜下却有人打着中央的旗号明目张胆的胡作非为,我们真的是痛心疾首、无法理解!

我们的好主席,我们的好总理,您们看到了么?这么多无辜的穆斯林百姓在如此天怒人怨的事件中愤愤难平!我们只是普普通通的平民老百姓,单凭我们自己怎样才能平息这件事情呢?我们受了这么大的耻辱和伤害,难道就只能忍气吞声么?百姓的主席,百姓的总理啊,我们需要您们的帮助、需要您们替我们来讨回这个公道!还我们一个清白!

 http://user.qzone.qq.com/305580241/blog/1356784023#!app=2&via=QZ.HashRefresh&pos=1356784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