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回族经济理念的现代价值

回族经济理念的现代价值

Rate this post

综上所述,回族经济理念内涵丰富,特色鲜明,在过去的漫长历史中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今天,在我国人民面临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提高生活品位的重大历史任务的形势下,回族经济理念有许多值得借鉴的价值。

首先,大力发展生产力,满足人民大众日益增长的物质和文化需要,是我国面临的历史性任务。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发展迅速,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整体而言,我国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大国,GDP总量虽跃居世界第五,但人均水平还不高,西部地区仍处在欠发达状态,贫困人口还占有相当比例,他们中大多数营养不良,没有受过教育,享受不到基本的医疗服务。贫困是无声的危机,是暴力犯罪和社会失序的主要原因。回族经济文化中,强调经营现实,发展生产,勤劳致富,反对好逸恶劳,反对依赖他人的价值理念,可以诱发人们的生产积极性和劳动热情,能够促进生产力的发展,保持社会财富总量的持续增长,有助于消除贫困,改善生活。

第二,市场经济是目前世界各国经济的基本发展趋势,也是我国着力推进并日趋完善的经济体制。但是传统观念仍然在一定程度上阻碍着市场经济的发展。“道德与经济二元论”的思维方式成为不少人自觉不自觉的思维定势,把义与利割裂开来,对立起来,认为“非此即彼,此消彼长,不能两全”。这种旧观念至今还困扰着不少人的思想,成为发展市场,搞活经济的一大思想障碍。而回族经济文化中义与利统一,鼓励经商,主张流通的价值理念可以增强人们的商品意识、市场意识、竞争意识和效率意识,从而有助于市场经济的发展。

第三,市场经济归根结底是法治经济。法治经济的特征是自由、竞争、开放、效率、平等、有序、公平,关键是有序、公平。然而,现实生活中我们又不情愿地发现,有些人对市场经济不是恶意利用,就是善意误解,认为搞市场经济,就应该见利忘义、损人利己、不择手段。不少人从“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视金钱如粪土发展到拜金主义、享乐主义和个人主义。金钱的作用被无限夸大,社会的公正和市场的有序受到严重威胁,为了金钱,贪污、受贿、偷盗、诈骗姑且不论,有人甚至制造假药,致人死亡,以同胞的生命获取一己之私利。这是一种新的历史条件下的货币拜物教。货币拜物教本身也许还不可怕,最可怕的是有刺激而没有约束,货币拜物教如狂潮涌来,而公平竞争和市场秩序、有效的民主和健全的法制尚未形成,于是欺诈与腐化难免盛行,公正与德行难免受损,公共利益受到严重侵害。在这种情况下,回族经济文化中关于公平交易,反对投机,合理竞争,反对垄断,诚实经商,反对欺诈的主张,作为一种商业道德和商业规范,恰似另一只“真正看不见的臂膀”有助于维护正常的市场秩序,保护市场主体和消费者的正当权益,从而对建立法治经济起到一种辅助作用。

第四,共同富裕是人们的一个古老的愿望,但是共同富裕不是指同步富裕而是指先让一部分人富起来,然后带动大家共同富裕,这里就牵涉到经济公平的问题。市场经济条件下的经济公平不是指平均主义,而是指:①承认个人以及由个人结合而成的行为主体的能力(包括智商、适应性、生产率等)的差别,承认行为后果的差别及其在其收入分配上的相应体现;②力图给各行为主体提供一个相同的起点,尽量为行为主体创造一个平等待遇的环境和平台。总之,经济公平的含义,关键是指“起点相同,少劳少得,多劳多得,促使起点相同,承认并维护结果不同”,以区别于过去的“不劳亦得,人道救济,差距拉平”的经济公平概念。回族文化的经济公平理念也体现了这一点。它主张应按人们贡献大小,能力强弱来分配财富,承认人的天赋智商和能力的差别,以及由此带来的财富收入的差别,不搞绝对平均,这与我国传统文化中“不患寡,而患不均”的观念截然不同,有助于提高人们的生产和经营的积极性,提高劳动效率,强化效率意识,增强进取精神,推动经济发展。

与此同时,经济公平还有另一层意思,即在强调根据人们的贡献来分配财富的时候,必须要有一个前提,其他人的基本生活需求应得到起码的保证。人们的贡献大小有时不取决于一个人的能力和态度。有时是社会分工造成的,总要有人从事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不大的工作。在这种情况下,政府通过税收的、经济的、行政的手段调节过分悬殊的收入是必要的。在这方面,回族经济文化中也有反对贫富过分悬殊,遏制个人财富无限膨胀的经济伦理原则,这对于形成团结互助的人际关系,缩小贫富差距,缓解社会矛盾,增强民族的凝聚力和向心力,构建和谐社会有积极的影响。有助于改变轻视生产,买卖不公,分配不公的现象,构建一种努力生产,公平交易,合理分配,适度消费的经济伦理。

回族的上述经济理念如果与华夏传统文化中的一些优秀成份相结合的话,其现实意义更大。如儒家学说强调“富而可求”[1]的富民思想,追求“小康”和“大同”[2]理想。无论儒家如何从道德伦理、政治法律层面去具体描述并界定“小康”社会和构想并规划什么是“大同”社会,但二者都离不开都围绕着如何去“富民”这个社会的基础问题。那么,如何“富民”,如何“生财”呢?那就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3]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耻也”。[4]即“生财有大道,生之者众,食之者寡,为之者疾,用之者舒,则财恒足矣”。[5]也就是说,生产者要多于消费者;生产的速度要快于消费的速度,以实现供大于求,并通过开源与节流相结合的办法,去化解生产与消费这一对矛盾,以保证财源滚滚,如同“源头活水”,不断满足日益增长的需求。这些理念对于激发现代人的生产积极性,克服超前消费和铺张浪费将产生良好的影响。这一切对解决或缓解当前所存在的贫富悬殊、劳资矛盾,促进社会的和谐,国家的稳定,有着各种法律法规所不可取代的作用。

第五,回族的市场伦理有助于改变现代人轻诺寡信的行为,构建诚信社会和有序市场。诚信是人际交往所必需的一个重要方面,所谓“人无信不立”。然而,当代社会诚信危机日益严重。曾几何时,美国经济被称作最具信用的经济,从而使全球资本大规模涌向美国,但转瞬之间,接二连三的财务丑闻使美国大公司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诚信危机,并且迅速向其它发达国家蔓延,诚信危机已经严重侵害了现代文明的肌体。全球市场体系有可能会因私欲的过度膨胀而受到严重侵蚀,引起社会道德水平的严重滑坡,并进而引发人们对“市场原教旨主义”以及西方现代文明本身的反思。我国的诚信问题也不容乐观。据有关部门的初步估计,从20世纪80年代至今,全国由于诚信问题所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触目惊心,有6000亿人民币在诚信的“缺口”中流失。目前,全国每年签订的合同约4亿份,合同涉及的金额达140亿元,但只有五成的合同履约。[6]这只是有关部门就合同的履约率所作的初步估计;其实,因诚信缺失而对社会造成的直接和间接损失则是无法估量的,什么假米、假油、假药、假种子、假化肥、假饮料、假报表以及“打假”和“假打”,则已屡见不鲜,见怪不怪。

而回族经济文化的诚信理念如果与中国传统文化的诚信观相结合,并对其进行合理开发利用,那么,其中的诚信资源必将能够造福于现代人。比如,回族文化所强调的“俄玛奈”(信托),“阿哈德”(践约)等理念,如果与华夏文化所强调的“民无信不立”,“取信于民”,“精诚”,“至诚”,“忠信”等等观念相互融合,再加上西方现代文明的契约意识、法治意识,那么,对于消除当今社会普遍存在的无信、造假、欺骗等现象,构建言而有信,重诺言,重契约,守合同的诚信社会,使人与人之间、经济组织与经济组织之间形成良性互动,最大限度地降低社会各个经济主体之间的交往和交际成本,提高沟通和交流的效率,从而构建一种互信、互忠、互助合作的和谐社会,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否则,如果没有社会成员的诚信理念、信用意识(即守约光荣,违约耻辱;诚实高尚,造假卑鄙的文化心理)做基础,再好的制度设计,再健全的规章,再完善的法律,也将会形同虚设,成为一纸空文,因为“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人们会想方设法钻法律的空子,利用制度的死角、规章的盲点,为自己谋取不正当利益。

第五,回族经济文化关于适度消费的理念有助于构建节约型社会。资源的短缺与浪费以及粗放型经营是我国目前存在的一个突出问题。比如我国土地资源已经敲响警钟。2004年我国耕地面积减少为18.37亿亩,8年中全国耕地面积减少了1.14亿亩。[7]我国水资源短缺很严重,现在每年缺水400亿吨,全国600多个城市中400多个城市缺水,90%的城市供水条件恶化。我国是个石油消费大国,2002年全球的石油消费为35亿吨,其中美国为8.8亿吨,占25%,日本为2.49亿吨,占7%,中国为2.48亿吨,也占7%,中国原油进口2004年超过了1亿吨,预测到2010年左右,我国石油的41%即12000万吨将要从国外进口,2020年可能净进口21000——45000万吨。[8]我国的资源不仅短缺,而且浪费巨大。统计表明,我国万元GDP能耗是发达国家的4倍以上,工业排污则是发达国家的10倍以上。回族经济文化中关于适度消费的原则符合我国的国情,既能刺激生产,又能满足消费,有经济和社会的双重效应。

http://www.norislam.com/?viewnews-5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