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圣门弟子与宣教

圣门弟子与宣教

Rate this post

宣教是众先知的领袖的道路,也是他的所有追随者的道路,直至末日。“你说:“这是我的道,我号召人们信仰真主,我和随从我的人,都是依据明证的。(我证)真主,超绝万物!我不是以物配主的。”(优素福章108节)当世界处于一片黑暗时,先知穆罕默德的使命犹如太阳一般,照亮了全球,真主借伊斯兰开启了人们的蒙尘的眼睛,失聪的耳朵,封闭的心灵。
号召人信仰真主是伊斯兰规定的义务,也是一种社会主命。伊本•泰米叶说:号召人信仰真主是每个追随先知者的责任。作为先知的追随者,应该像先知那样,号召人们信仰真主。
同样,宣教包括向人们传达伊斯兰的命令和禁令,传达有关伊斯兰的信息。宣教也就是命人行善,止人作恶。
号召人信仰真主是每个穆斯林的责任,但它是一种社会主命,也就是说对特定的人群是义务,前提是有能力宣教,而且没有人宣教的话。
先知鼓励我们宣教和导人于善,他说:“以真主盟誓,真主借助你引导一个人,对你来说,胜于你拥有红骆驼。”
圣门弟子是最优秀的群体,在知识、理解、操守、品德方面都远远的超过了我们。他们响应了先知伟大的嘱托。如艾布•穆萨•艾什阿里所述:“我们在先知归真之后努力奋斗,我们坚持礼拜和斋戒,我们做了很多善行,借助我们的努力,很多人加入了伊斯兰,我们确实希望这样。”
如伊本•阿巴斯曾号召哈瓦利吉派遵守圣训,与他们进行了著名的辩论,最后他们中有数千人回心转意。
伊本•阿巴斯同情他们,原谅了他们的粗鲁 “他们是好辩的民众”。他有理有据的开始了辩论,他说:“我从先知的弟子那里来见你们,你们中没有任何一位圣门弟子。《古兰经》是针对他们降示的,他们最知道《古兰经》的意义。”
这些离经叛道的哈瓦利吉派,与圣门弟子没有任何关系。圣门弟子是穆斯林乌玛中心灵最善良,学识最渊博的人,他们亲历了《古兰经》的降示,他们知道《古兰经》的一般含义和特殊含义,相较其他人而言,他们更了解《古兰经》的意义和精神。
伟大的圣门弟子阿卜杜拉•本•麦斯欧德以圣训和圣门弟子为证,因为这些人的思想已经出现了问题。他对他们说:这些是你们的先知的弟子,他们依然健在,先知穿过的衣服和用过的器具依然保存着,以掌握我生命的主宰发誓,你们要么遵循最端庄的宗教,要么成为迷误之门的开启者。
辩论揭露了哈瓦利吉派的无知和对《古兰经》的曲解,根据记载,伊本•阿巴斯曾说:至于你们所说的‘他让人在真主的宗教中作出判决’,真主说:“信道的人们啊,你们在受戒期间,不要宰杀所获得飞禽走兽。”“让你们中两个公正的人裁决。”(筵席章95节)关于家庭,“如果你们怕夫妻不睦,那末,你们当从他们俩的亲戚中各推一个公证人。”(妇女章35节)我以真主的名义询问你们,在关乎生命的权益及调节人们的关系中请人仲裁更应该,还是在只有四个银币的兔子的问题上请人仲裁更应该?他们说:在关乎生命的权益和调节人们的关系方面更应该。伊本•阿巴斯说,我说的对吗?他们回答说:是的。
哈瓦利吉派引证《古兰经》“一切判决只归真主。”(牲畜章57节)来证明请人裁决者是非信士,伊本•阿巴斯引证这节经文来反驳:“如果你们怕夫妻不睦,那末,你们当从他们俩的亲戚中各推一个公证人。”(妇女章35节)“让你们中两个公正的人来裁决。”但哈瓦利吉派只坚持前面的那段经文。
这就是私欲作祟者的情况,他们对《古兰经》断章取义,伊本•阿巴斯将他们描述为:他们信仰《古兰经》的明确经文,但理解错了《古兰经》中的隐微经文。
他还说:他们认为“一切判决只归真主。”这节经文是广义,不能限定。否则,假如他们知道表面上的广义指的是狭义,就不会草率的否定了。
总之,伊本•阿巴斯以明确的证据和常识劝化他们回归圣训,对他们循循善诱,让他们听懂他的论证。在对每个问题进行阐述之后,他都要问:我说的对吗?他坚持以理服人,直到他们中的两万人回心转意。
这里值得一提的还有,伊本•阿巴斯是在米纳山做演讲的,在开头他诵念了光明章,他一边诵念,一边解释,直到解释完整章《古兰经》。有些人说:我从未听到今天所听到的知识。以真主发誓,假如土耳其人听到的话,一定会加入伊斯兰。
叶齐德非常喜欢哈瓦利吉派关于犯大罪者永居火狱的观点。当他听到伟大的圣门弟子贾比尔•本•阿卜杜拉讲述有关火狱居民的圣训时,他说:先知的弟子啊,你说的这是什么啊,真主已经说了“你使谁进入火狱,你确已凌辱他了。”贾比尔说:你读《古兰经》了吗?叶齐德说:是的。你听说过先知的说情了吗?他说:是的。贾比尔说:借助先知的说情,真主会拯救他所意欲者,一些人在进入火狱之后会出来。
贾比尔的理解是多么的准确。哈瓦利吉派对《古兰经》断章取义,他们并没有理解《古兰经》的意思。他们诵读《古兰经》,但《古兰经》并没有越过他们的喉咙。所以,贾比尔用解释《古兰经》的圣训来反驳他们。
他提到了有关进火狱者及有信仰的犯罪者最终会脱离火狱的圣训。叶齐德及其追随者心服口服,放弃了哈瓦利吉派的主张,只有一个人不愿意放弃。
贾比尔的上述言论让我们想起了它关于辞朝的圣训所说的话:先知在我们中间,他接受了《古兰经》,他知道《古兰经》的意义,他所做的任何事,我们也做它。
最了解《古兰经》意义的人是先知,不管是在信仰,还是立法方面。哈瓦利吉派忽视了这个伟大的原则。他们只引证《古兰经》,却放弃了圣训。
圣门弟子之后的穆斯林及以善行追随他们的人都是如此。他们无论在哪里,都是伟大的宣教员。优素福•本•艾斯巴特说:我父亲是自由论者,我的舅舅们是拉菲德派,真主借苏福杨•扫里拯救了我。
穆萨•本•哈兹穆起初是延缓派,后来,真主以艾哈迈德•本•罕白里襄助了它,他回归了圣训,并捍卫圣训,与异端者作斗争,恪守伊斯兰,直到归真。
最后,先贤在宣教时以经训为依据,“你说,我只以启示警告你们。”(众先知章45节)经训的内容包罗万象,能医治百病,具有无与伦比的神圣性、影响力和裨益。在这个部分宣教者无知的鼓吹五花八门的方法的时代,重视经训显得尤为迫切。
【作者:阿卜杜•阿齐兹•莱推夫博士 翻译:赛义德】
(原文链接:http://albayan.co.uk/MGZarticle2.aspx?ID=2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