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在伊朗寻找拜火教 文/作者: 张淑惠

在伊朗寻找拜火教 文/作者: 张淑惠

Rate this post

  文/张淑惠

  公元7世纪中叶后,波斯人在阿拉伯人的统治下面临两个选择:一是改信伊斯兰教,成为和阿拉伯人平等的穆斯林;二是保持原有的宗教,但必须课以重税并低人一等。因此,绝大多数拜火教教徒不得不接受了新的宗教。

  但一批不想交重税又不愿意改宗教的拜火教徒则选择离开家乡,远涉重洋移民到印度西海岸,发展为印度一个新的少数民族帕尔西人(Parsis,即波斯人)。当今分布在全球各地的拜火教徒人数里面,帕尔西人占了2/3。(关于全球拜火教徒的人数,目前并无一个准确的数字:一说为15万人,其中3万左右在伊朗;而伊朗的拜火教徒却对我表示,目前伊朗有不到10万的拜火教徒。按照这个比例,全球的拜火教徒很可能达30万左右。)

  就在伊朗成为伊斯兰国家后,人们(包括伊朗人)都几乎淡忘了拜火教在其本土的存在。但真实的历史情况是:拜火教并没有在波斯本土湮没,尽管人数很少,但虔诚的教徒们在故土顽强地生存下来。目前,伊朗拜火教徒主要分布在伊朗中部亚兹德和首都德黑兰。

  拜火教的火庙,最神圣的是火

  2006年12月25日夜晚,我坐上从德黑兰开往亚兹德的火车。亚兹德,处于全伊朗的正中心,也处在广阔的卡维尔盐漠中间,也正因为荒瘠贫穷毫不起眼,在长远的过去被阿拉伯统治者所忽视,所以拜火教徒们才能在这里生存。即使在今天,从德黑兰到亚兹德的火车也必须在盐漠中开8个小时。

  亚兹德有很多拜火教的景点,市中心就有一座名为奥帖希喀代的著名火庙。拜火庙一般是方方正正的,火庙内部的装饰很简单,因为火庙里面最重要的是代表光明的圣火。在奥帖希喀代火庙里面透过玻璃窗就可以看见熊熊燃烧的圣火,据说该圣火自从公元470年便燃烧至今(对拜火教徒来说,火庙的火都是神圣的,圣火是不能熄灭而应该维持长久地燃烧)。

  但这次来亚兹德,我的目标主要是寻找伊朗最正统最古老的拜火教村庄——沙里发巴特村。英国著名学者玛丽·博伊斯曾于1964年在这个村庄生活了一年时间,并写下《伊朗琐罗亚斯德教村落》一书,成为近代以来记载伊朗拜火教徒真实生活最详实的书籍。80多岁高龄的博伊斯教授已于两年前病逝,而自她以后也几乎不见关于伊朗拜火教的真实报道了。

  70岁老人独守圣火9年

  寻找村庄之前,我先去拜访拜火教的一个圣地恰克恰克(Chak-Chak)。恰克恰克在亚兹德东北方70公里处的一座山上,拜火教徒认为历史上曾有重要人物在那座山上的岩洞中寻求庇护,从那时起该地就成为拜火教徒的聚集地,他们每年定期在恰克恰克举行10天的庆典,包括祭祀、唱歌、跳舞和喝自酿的葡萄酒。

  恰克恰克,在远离人烟的盐漠和群山深处,只有一条公路艰难地延伸到山脚。远远看过去,恰克恰克其实就是一座光秃秃的山,半山上盖了一些蓝白建筑,显得无比孤寂。导游礼萨对我表示,拜火教徒选择这里作为庆祝的圣地其实是有原因的。以前,拜火教徒们为了躲避伊斯兰统治者的各种限制,不得不找一个渺无人烟之处来喝酒享乐。而就在几十年前,这里没有公路通行,必须骑骆驼穿过广阔的沙漠。

  火庙建在半山,所有人必须费劲爬上去。让人奇怪的是,在如此干旱的沙漠群山中,火庙的一面墙竟是靠着山体而建,而泉水从顶上的岩石不断地滴下来,据说恰克恰克的名字就是从滴水的声音而来的。

  进入火庙必须脱鞋,男士要戴上一顶白帽子,女士则要戴上头巾,因为火庙是神圣的,任何人都不能“污染”圣火。而又因为庙里到处流淌泉水,袜子也不能穿。在冬季12月最寒冷的时候,赤脚走在湿漉漉的大理石板上,寒气彻骨,我拿着照相机的手不停发抖。

  满脸皱纹的费尔顿70岁了,他已独自守护恰克恰克以及圣火长达9年的时间。大多数日子,虔诚的老人只能一人面对无尽的荒漠和圣火。年纪大了加上孤独一人,老人的衣衫显得有点陈旧。询问之下,原来老人竟然来自沙里发巴特村庄,我喜出望外,这下子就能够找到村庄了。在交谈中得知,老人的几个孩子与其他拜火教的年轻人一样,都搬到了德黑兰。而他则会在这个圣地终老。

  我看到好几个伊朗人也在这里参观,原先以为他们也是拜火教徒,但交谈起来才发现他们是穆斯林。他们说对这里感到很好奇,所以特意来参观。在当今伊朗,拜火教是合法的宗教,他们拥有自己的火庙和聚会,而即使是穆斯林的身份,也不会被这些地方排斥的。

  沙里发巴特,最正统的地方也没落了

  再次从恰克恰克穿过沙漠另一边,我们出发去寻找沙里发巴特村庄。来到阿尔达坎市,问了几个路人,当地人很容易就给我们指明了方向。

  因为人口的增多、阿尔达坎市的扩展,昔日的沙里发巴特村庄已成为城市边缘的一角。村庄里灰白的房屋仍是传统的泥巴和干草盖成的,屋顶大多呈圆拱形,门开得很小,巷子很窄,汽车难以通过。

  踏着村庄的泥地,我的心情异常激动,毕竟终于找到伊朗拜火教最正统的地方了。但在村子里面走了10来分钟,却看不到人影,村子里安静得像没有人住。很多房屋看起来都已经快要塌了。好不容易远远看见一个穿紫衫的老妇人走过,导游礼萨兴奋地叫起来:“那是一个拜火教老太太!”他赶紧跑去问老太太如何才能找到村里的祭司。

  老太太也有70多岁了,让我兴奋的是她居然还记得40多年前来这里的博伊斯教授!老太太领着我们,用力敲打一扇陈旧的木门。开门的是一个拜火教老人,叫苏鲁支,已经86岁了。他是村里的祭司之一,负责看护火庙20多年了。老人并没有拒绝我们,居然还骑着自行车去火庙给我们开门。

  村里的火庙没有亚兹德市区那所火庙雄伟,处在巷子里的普通房屋之间,大门上画有圣火的标志。我们脱掉鞋子走进狭小的火庙,小小的油灯里面燃烧着不熄的圣火。火庙中央有一个八角石坛,上面有一些干果和村民们捐赠的植物油——用来保持圣火燃烧。老人给我们每人抓了一大把干果,我连说“太多了”,老人说:“少了怎么好,多拿一些。”

  在伊朗中部这个小村庄的拜火教火庙里,有拜火教老人、伊朗穆斯林以及我这个远道而来的中国人,气氛是融洽和友善的。以前我从书上曾看到过,拜火教徒在祭祀的时候会喝一种植物汁液——豪麻饮料,这种植物有刺激人的神经作用,但我从来没有见到过这种植物,在网上也搜索不到这种植物的图案。当我问老人,老人打开了火庙的后门,那里有一个很小的花园,老人指着一丛低矮的绿色植物对我说,那就是豪麻。我摘下一小枝闻闻,果然有独特的香味。看来这个村庄找对了,这里能找到与拜火教有关的细微的东西。

  老人也记得博伊斯教授,还清晰地记得她住在谁的家里,当然,现在那家人的主人已经去世多年。毫无例外,老人的孩子们除了一个留在亚兹德外,其他几个都走了,去了德黑兰甚至美国。村里的年轻人已经不多了,他们前往大城市寻找更好的机会和更宽容的宗教空间,因此村子里很多房子都是空的,大部分人只是在宗教节日的时候回来举行活动,然后又匆匆离开。

  在现代化影响下,即使最正统的沙里发巴特,也面临着重大的危机。老人仍是虔诚的,他数十年如一日地照料圣火。当说到现状,他脸上显出淡淡的忧伤,他已经很老了,以后谁能够接替他来看守圣火呢?年轻人走了,也带走了传统的继承者。

  就要离开村庄的时候,我看见一个穆斯林妇女走过,几个穆斯林小孩正在打闹。其实,在伊朗已经找不到一个纯粹的拜火教徒村庄了,即使沙里发巴特,也有越来越多的穆斯林居住其中。

  拜火教徒死后要天葬

  离开小村庄,我和礼萨一起去找拜火教的另一个传统要地——寂没塔。

  在传统的拜火教里,教徒死亡后要实行天葬。他们认为,人死后尸体很快会被“恶神”腐蚀从而“不净”,葬在土里会“污染善良的大地”。因此,教徒们会选择在远离村庄的山上建造高高的寂没塔(波斯文dakhme,英文the tower of silence)。

  寂没塔是很简单的建筑:用泥砖盖起圆柱形的塔身,高高的上方是一个石头砌成的平台,平台中间有一个圆坑,平台上面有两三米高的塔墙。尸体就摆放在平台的石板上,被秃鹰和乌鸦吃完后,骨头就被扔进圆坑里面。因为塔本身离地面很高,所以教徒们认为这样就不会污染大地了。等到圆坑堆满了骨头,教徒们就会另觅地方,再建造一座新的寂没塔。在1978年以前,伊朗的拜火教徒仍保留天葬的传统,但现在已经被禁止了。也正因为如此,这些神秘的寂没塔开始对公众开放,而以往只有拜火教的祭司和特殊的抬尸人才能进入。

  亚兹德沙漠里分布着大大小小的寂没塔,最雄伟的就在亚兹德城南15公里处,那里原本有3座相邻的寂没塔,但其中一座据说让数十年前来考察的英国人不小心给弄塌了。

  前往寂没塔,远远便能在公路上看到两座高高的塔身,它们其实建在两座小山上,有四五百年的历史了。在以前,这里的寂没塔离城市很远,但随着亚兹德城市的扩大,新城已经快到寂没塔附近了。礼萨开玩笑说,在亚兹德,离寂没塔越近的房子越高档,他也买不起这里的新房。

  但寂没塔下面一大片地方仍是沙漠,越走近,越觉得这两个灰黄色的泥砖建筑高大宏伟。也许这里附着的灵魂太多,让人喘不过气来。寂没塔上的门都对着东方,其意义是跟随光明的太阳。每个寂没塔下面都附属着一系列建筑,包括房屋、厨房、卫生间以及从坎儿井引水过来的蓄水池。以前在举行天葬的时候,死者家属会在寂没塔下面举行三天三夜的祈祷仪式,以安慰死者的灵魂。但长久以来,这些建筑不再使用,已逐渐荒废坍塌了。

  天葬和寂没塔,已在伊朗沿行了数千年,现在却成为了一个旅游景点。我脚下踩着的石板和眼前的圆坑,不知道埋葬了多少波斯古人。同时我在想,天葬这一古老的仪式,它在伊朗、印度以及西藏的曾经流行,这三者之间究竟有没有什么关联?是不是相同的某种文化在其中?答案恐怕只能靠有兴趣的历史学家去考察了。

http://worldview.dayoo.com/gb/content/2007-05/01/content_281715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