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城市化进程中穆斯林面临的机遇与挑战

城市化进程中穆斯林面临的机遇与挑战

Rate this post

城市化是改革开放以来一场无法避免的社会变革,它将穆斯林推向散居的境地,对穆斯林近年来的文化自救及传统或新兴社区的构建提出了考验。城市化进程中出现的各种问题是穆斯林群体面对现代化必须经历的阵痛,也是我国社会发展变革给这一群体带来的机遇与挑战。

城市穆斯林社区的分类

目前,我国城市穆斯林社区,从居住格局看,可以分为多点聚居型、散杂居型和集中聚居型;从历史传统和演变看,可以分为传统社区和新兴社区;从族群构成看,可以分为多族群社区和单一族群社区。

传统社区一般年久代湮,具有深厚的历史记忆,但在城市化进程中多处于解体或改造的过程中,如西安回坊、北京牛街等。新兴社区则是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商业发展、职业多样化而进入城市的穆斯林共同构建的社区,它与城市扩张、市场拓展等有直接关系。如随着近年来商贸事业的发展,深圳市、义乌市为方便中外穆斯林的宗教生活,都因地制宜修建了清真寺。深圳清真寺2007年开斋节和古尔邦节的会礼人数已经超过万人。

多族群社区是城市穆斯林社区的一大特征,也是城市多元文化的体现。随着我国改革开放的日益发展,广州、义乌、北京等地均出现了中外穆斯林共同参与宗教活动的多族群社区。

流动穆斯林社区的出现

传统地域社区的更新或解体是城市化进程中城市穆斯林社区最为显著的变化之一,也是引发和产生城市伊斯兰教问题的主要因素之一。

随着流动人口或国内外迁移人口的进入,广州、义乌和西安等城市在外来人口较为集中的地方都出现了自发建立的临时性穆斯林社区。这类社区的人口以中青年人为主,他们多从事具有民族特色、语言优势和专业技能的行业,如沿海城市中的清真牛肉拉面馆、广州和义乌的阿拉伯语商贸公司等。

这些流动穆斯林社区涉及到的族群较为复杂,其宗教文化和宗教习俗也较为多样,具有一定的地域差异。随着不同国籍迁移人口的进入,伊斯兰教两大教派——逊尼派和什叶派以及四大教法学派,在这些流动穆斯林社区中都有遵从者。

城市化进程中教派观念的变化

在城市发展和迁移人口进入的过程中,大多数城市的迁移人口都负载着具有各自族群和地域特色的教派思想和宗教传统。他们大多在一定程度上具有对各自本土文化的倾向性,在与当地信教群众的互动中,往往还会形成更小的社群。

多族群、多教派、多地域文化特征的群体进入城市后,城市生活成为多元思想和行为的熔炉。在多元文化中,青年人更加懂得了伊斯兰教强调的宽容、中正、和谐、关爱等思想,穆斯林内部的团结意识总体有所增强。中外各个族群的穆斯林进入我国穆斯林占少数的、散杂居的城市后,以根本信仰为基础的认同被大多数人所珍视,教派意识开始弱化。即便在流动社区中,不同族群、教派和地域的人们也能团结一致,共同维护社区的发展和稳定。而在相对聚居的地区,近年来不同派别之间的关系也趋于融洽,显著的表现就是各教派的穆斯林可以随便到任何清真寺礼拜,婚姻圈不囿于本教派的遵从者等。

城市伊斯兰教问题及消解对策

社区发展与改造 在改造传统穆斯林社区时要充分考虑穆斯林的宗教和经济生活,尊重其围寺而居、依坊而商的传统,保持寺坊结构的完整性。穆斯林社区自有其深厚的历史和独特的功能,不能按照城市改造和发展计划实行一刀切。许多宗教社区,如西安的回坊,已经成为被保护的对象,在改造之前首先要解决好保护的问题。根据笔者的田野调查,绝大多数城市穆斯林都认为城市规划和发展是大前提,但在涉及宗教社区改造的过程中要充分考虑改造与保护的同步。

迁移人口的宗教活动点和子女教育 迁移人口带来的宗教习俗和文化,使我国一些城市成为来自五湖四海穆斯林的文化熔炉。迁移人口在进入城市后一般会形成散居型职业群体(如回族、撒拉族开设的清真拉面馆)和聚居型职业群体(如广州和义乌的阿拉伯语翻译群体)两种居住格局。

流动人口的宗教社区主要由迁移人口自发建立、组织管理和运作,规模不等,一般都在政府管理体制之外。笔者认为,应将流动性宗教社区尽快纳入到政府宗教管理体制之内,一旦出现较为集中的社区或社区中心,政府可以尽快组织调研,进行确认和登记。由当地居住者根据程序组建临时宗教活动点,按照正常手续聘任教务和寺务管理人员。一旦出现人口再次迁移的情况,可以进行申报和重新登记,使之纳入正常的宗教活动范围和管理体制之内。这样既便于政府管理部门与迁移穆斯林之间的有效沟通,也利于信教群众对国家宗教政策形成正确认识,从而使某些宗教活动点不至于走入宗教“黑市”。

此外,穆斯林迁移人口的子女教育问题涉及到对清真饮食的需求,使其教育成本无形中提高了。无论是每天派专人送餐,还是在一个幼儿园或小学集中就读,安排专人负责清真饮食,都需要投入更多的资源和教育管理部门的支持。

宗教活动及管理 城市化引起的城市伊斯兰教的变化对宗教事务的管理提出了新的要求。从政府层面看,民族、宗教、统战等各级政府部门要加大贯彻和落实各项民族宗教政策的力度。各级伊斯兰教协会作为沟通政府与民间的桥梁,要在政府宗教管理部门的指导下,把讲管理与为信教群众服务相结合,做到未雨绸缪,这是城市伊斯兰教管理的关键。可以考虑在伊协成立由阿訇、寺管会成员和坊民代表共同组成的“监督委员会”,配合政府部门了解坊民的动态和需求,使管理部门的行政措施有的放矢。

从民间角度看,可以考虑在寺管会成员中吸纳社区流动人员,听取他们的建议,解决其需求和困难,使其对社区产生归属感,促进不同地域和族群成员之间的团结与和谐。

各种宗教思潮 不同宗教传统的穆斯林应该在坚持根本信仰原则的前提下尊重“他者”,做到“以信为美,美人之美,兄弟同美,美美与共”,维护穆斯林之间的团结。

对于全球化背景下世界各地伊斯兰思潮和实践活动对我国穆斯林的影响,政府部门需要进行长期调研,掌握其主旨和进入我国之后的本土化过程。通过清真寺阿訇对信教群众进行引导,正确看待这些思潮与运动。对近年来在宣教中较为显著的新兴派别,可以主动接触其上层人士,进行政策性的引导。

清真饮食 清真饮食可以说是我国穆斯林最基本的认同边界,即便是没有信仰实践的个体也会强调饮食方面的“哈俩里”(合乎教法)。饮食在很大程度上表达了我国穆斯林的信仰边界,关系切要。随着城市的扩张、肉类食品市场的增加和扩容以及清真肉类食品的信誉度和知名度,个别人往往用非清真肉类食品冒充清真肉类食品获利,极易引发民族间的冲突。民族和宗教管理部门应该协同商业、公安等部门定期进行必要的监管,宣传相关政策和法规,规范市场,保证清真食品经营户和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宗教教育 在城市化进程中,清真寺经堂教育也面临学员匮乏、经学停顿的局面。在培养宗教人才方面,可以依托各级伊斯兰教经学院、国外著名的伊斯兰大学、国内较知名的清真寺以及阿拉伯语学校联合培养,还可以在国内清真寺之间开展访学制度,选取国内经学发达、思想开放、社区团结的知名清真寺作为各地青年阿訇的互动平台,培养阿汉兼通、德才兼备、与时俱进的新型宗教人才。

城市女寺和女学的兴起 作为一种传播伊斯兰文化理念的社会行动,女寺和女学在城市化进程中发展迅速。城市化为女寺和女学的发展提供了信息资源和智力支持,为不同地区女性经学人才的交流提供了宽容的社会空间。

城市女寺和女学的兴起,在一定程度上消解了女性在很多社会事务中的“失语”现象。女寺为女性提供了相互学习和交流的公共空间,以群体的力量维护了女性接受宗教教育的权利。以女性为实践者的女学,反映了女性在家庭的信仰传承中开始扮演重要角色。女性宗教知识的提高,以及由此对女性人格、道德和行为的影响,将波及男性、家庭,甚至整个穆斯林社会。

保持与融入的问题 如何在城市化进程中既融入城市生活,又保持信仰身份的认同,做到伊斯兰教倡导的兼顾今世和后世,对于城市穆斯林而言是一个较为严峻的问题。近年来,沿海地区部分招聘单位因为怕“麻烦”而拒聘有清真饮食需求的穆斯林大学毕业生,以及一些穆斯林因清真饮食问题而不能融入工作环境等情况,都是城市穆斯林面临的保持与融入的两难选择的写照。历史上曾有“回回固守其俗,终不肯变”的说法,然而笔者在田野调查中发现,在长期的城市化进程中,在那些脱离了社区教导和信仰教化的个体中,一部分人已经不自觉地放弃了穆斯林身份,造成了穆斯林家庭的代际隔阂甚至家族矛盾。这种无奈看似只是个体的脱离,但从历史发展看却是穆斯林群体共同面对的窘境。在社会上倡导文化多样性理念,提倡人性化管理, 教导更多的人接受那些因信仰而有“特殊”生活习惯的群体,是各级相关政府部门的应有之责。只有尊重他者、求同存异,才能实现和而不同、美美与共。这是对我国城市社会发展,甚至是中华文明包容性的考验,也是对城市穆斯林自身如何在坚守中选择性融入提出的挑战。

 

http://www.norislam.com/?viewnews-148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