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培养青年一代的“乌玛”意识

培养青年一代的“乌玛”意识

Rate this post

许多国家都从民族的统一中获取力量。这种统一维系着族群的凝聚力。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许多民族往往凭借其人数众多的优势,扩展财富积累的渠道,保持经济上的繁荣,组建强大的军队,使其产生威慑力,以实力捍卫自己的领土和利益。

“统一”作为一个术语,其含义介于政治统一与地理统一之间;它可以指思想上的统一,这种统一将归属于某种思想的人不分地域的凝聚在一起;也可以指一种社会实践,通过它使独立的个体建立关系,形成一个依照近似的文化、社会观念而互相维系的社团。

统一乌玛的含义

 

尊贵的《古兰经》和纯洁的圣训都强调了穆斯林乌玛的统一性。这种统一性基于其成员共同信奉伊斯兰教,而无视他们的种族、地理背景等因素。十几个世纪以来,穆斯林一直生活在统一的“大国家”中。这个国家为所有信奉伊斯兰的民族敞开大门,而没有划定区域上的界线。真主在《古兰经》中说:“你们的这个民族,确是一个统一的民族,我是你们的主,故你们应当崇拜我。”(众先知章92节)先知说:“众信士互相友爱,互相怜悯,互相同情,犹如一个人,当他身体的某个部位生病时,全身都为之痛苦和难眠。”

所谓民族国家的诞生,对削弱穆斯林的政治统一,和根据地理因素划分穆斯林国家,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但是,宗教、思想、经济、科学方面的落后,也在加剧穆斯林国家之间的分裂方面发挥了很大作用。甚至每个国家视其他国家的人民为外邦人,尽管他们并不是敌人。也许在一些时期穆斯林国家之间所发生的战争和争端能够作为例证。这些战争穷根究底都是为殖民主义势力的目标而服务——虽然殖民主义者们撤退了,但其思想依然控制着人们的头脑,影响着阿拉伯世界统治们者的决策。

也许,一些老年人曾体验过穆斯林原有的统一性,或者穆斯林乌玛的统一至少曾是他们心中的一种美好梦想,年轻一代或许已经完全没有这种感受了。因此,在他们看来,穆斯林民族之间的完全疏远已经成为一种根深蒂固的观念。这预示着在未来,穆斯林各民族的成员之间将更加疏远。虽然加强团结的方式多种多样,但增进穆斯林民族关系的机会将越来越少。

今天,全世界包括阿拉伯世界在内,都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当我们观察世界形势,展望穆斯林民族的未来时,会发现积极培养青年一代的迫切性,以建立穆斯林民族之间互相合作的可能形式,因为,它所产生的巨大价值也许是他们现在无法想象的。

让青年人具备乌玛意识

 

教育学和伦理学的部分理论强调:当儿童具备了有关某一行为的清晰而又具有说服力的信息时,他们就会更好的实践那种行为。也许,在这里心理学的认知理论更加明显,它强调人与他所接收到的信息之间产生互动,并且在头脑中对它进行处理的重要性,直到这些信息转变成能实现个人目标或愿望的行为。

比如说,可以通过让儿童认识奉献的重要性及真主的巨大回赐,来培养其施舍的习惯。因此,我们发现很多了解施舍及其尊贵的儿童,在看到需要帮助的人时往往能主动施舍,甚至会提醒他们的亲人,要求他们施舍。

基于这一教育理念,必须在儿童的头脑中培养全面的认知结构,但前提是它要符合他们对复杂概念的认知层次。如穆斯林各民族之间的统一和团结。这需要建立有效的知识背景,在其中设置一些可以很容易的将理念转变为实践的思想。

我们必须重视这个现象:儿童在成长过程中,都是遵循着人类共有的天性,那就是视所有的人都是平等的,但是,儿童往往受周围环境的影响,产生种族主义或地方主义的偏见。当他看到周围的人对某些人——他们都是穆斯林,都站在一起履行伊斯兰的功修,如礼拜和朝觐——因肤色、语言、服饰而怀有各种偏见时,这种对某些人的偏见一定会影响他的心灵。正所谓,有其父必有其子。

也许,与人的原初天性最符合的思想就是:人类从根本上是平等的,真主说:“我确已优待阿丹的后裔,而使他们在陆上或海上都有所骑乘,我以佳美的食物供给他们,我使他们大大地超过我所创造的许多人。”(夜行章70节)在孩子小的时候,当我们向他们说:“阿拉伯人不必非阿拉伯人优越,非阿拉伯人不比阿拉伯人优越,白种人不比黑种人优越,黑种人不必白种人优越,除非凭借敬畏,人来来自阿丹,阿丹来自泥土。”时,就会坚定真主在他们心中所赋予的对他人的原初观念,并建立坚实的根基,使根据种族、部落、区域、职业、经济来对人作出区别的偏见无立足之地。

也许,有些社会已经习惯了因物质财富或职业划分而产生的阶层意识,对于生活在这样的社会中的人,他们的生活在很多方面都建立在这种阶层意识所导致的与社会其它阶层相隔离的状态。与此相对,我们依然会看到许多社会选择社会成员之间的淳朴、互助的生活,而放弃会导致人们互相歧视的那些标准。在这样的社会中,人人互相尊重,没有高低之分。

对乌玛观念的具体实践

 

当教育者们将不同层次的统一思想在穆斯林中普及时,培养青年一代就变得十分容易了。但问题在于,有些教育者本身就具有残余的歧视意识,他们往往基于自己的种族和区域来对待他人,非常遗憾的是,在一些教育机构里,这是可以观察到的现实,这些人会把他们的偏见传授给下一代。

语言是间接产生教育影响的最重要的工具之一,当教育者为了实现教育目标,而以清晰的形式使用它时,语言会发挥更大的作用。先知对待圣门弟子的行为就是其中的一个例子。据麦尔鲁勒·本·苏威迪传述,他说,我在拉布宰遇到了艾布·宰勒,他的仆人穿的衣服与他穿的完全一样。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说:我骂了某某人,侮辱了它的母亲。先知对我说:艾布·宰勒啊!你侮辱了他的母亲吗?你是一个具有蒙昧意识的人,你们的仆人是你们的兄弟,真主让他们为你们服务,谁有仆人的话,应该与他吃同样的饭,穿同样的衣服,不要强他们所难,要求他们完成任务时,应当帮助他们。

在艾布·宰勒侮辱了他的仆人的母亲之后,对于他以自己身为阿拉伯人而骄傲,贬低他人的意识,先知说:你是一个具有蒙昧意识的人。艾布·宰勒用实际行动来纠正自己的错误,他让自己的奴隶穿上了与主人一样的衣服。

先知对艾布·宰勒的行为的描述是“蒙昧意识”,这是他不愿听到的,出于心中对真主的敬畏,他深受震撼,他不愿意自己具有蒙昧意识,因此,他急于消除这种意识,接受真主和先知的判决,摒弃自身的骄傲——这是恶魔对他的蛊惑。所以,他在行为上恪守先知的命令,并对问起此事的人毫不掩饰的进行解释。

在当代社会中,我们也许会忽视很多与伊斯兰的友爱相悖的语句。我们会在不知不觉中,让这些语句进入我们孩子的心灵,随着不断的重复,它们就会成为偏见和种族观念的诱因,成为穆斯林统一意识、民族团结、信仰兄弟情感的坚固屏障。这种现象会出现在一些场合,如学校,在面对其他国家的穆斯林儿童时,它会导致以人与生俱来的某些东西做判断标准的歧视意识增加。因而,它们就很难接受由多种纽带维系在一起的人类互助的观念。

人的早期教育都是在家庭中完成的,父母及其他家庭成员都会发挥作用。父母必须高度重视远离任何歧视他人的观念,此外,还要通过一些简单的表达加强伊斯兰友爱的理念,以便培养这种理念,并在他们成长的不同年龄阶段重视它,直到在真主的襄助下,达到我们预期的目标。

 

http://www.norislam.com/?viewnews-15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