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大伊玛目艾布哈尼法与圣训

大伊玛目艾布哈尼法与圣训

Rate this post
大伊玛目艾布哈尼法与圣训

原著:瓦海比·苏莱曼·阿伟吉

伊斯兰教的法源乃是以天经和圣训为主,同时,依靠圣门弟子中的法学权威和他们之后的教法创制者们,对宗教律例的一致决议。此外,也依靠深谙教务,通晓宗教原理者的独到见解。
大伊玛姆艾布·哈尼法从小就通背了古兰经。他在一生中,时时刻刻都遵循着古兰经对他的教导,他既是一位著名的教法学家,又是一位熟知圣训的圣训学者,他曾向伊拉克和黑扎兹地区的圣训权威们请教圣训。圣门弟子们的言论,他们的共识,他们的分歧,大伊玛目对此都了如指掌。因为安拉赏赐了他足以让他引以为荣的虔诚和忠诚;赏赐了他明察宗教事务的超众思维理解能力。并且,让他师从一大批博学多才、记忆惊人、洞见非凡,而又畏主守法的宗教学者。他在学问操守、宗教见解方面堪称大众的榜样,多少的大学者们只要一提到艾布·哈尼法,都对他赞不绝口。
大伊玛目的法学学派一直盛行于东西两方,时至今日,全球仍有超过半数的穆斯林在以他的法学观履行宗教功修。那么,大伊玛目的学派赖以建立的原理是什么呢?伊本·阿卜杜勒·巴利在其著《印体嘎乌》中提到,艾布·哈尼法说:对教法律例的判决,我首先依靠的是安拉的经典,找不到答案时,则依靠先知的圣训,如果在两者中都找不到答案,才以圣门弟子们的言论为依据,我采纳他们所达成共识的主张,放弃他们所产生分歧的观点,我不会脱离他们,而去采纳不如他们者的言论,如果没有他们的判决,只有再传弟子如:伊卜拉欣、沙尔比、伊本·西林、哈桑·巴士拉、艾塔、萨阿法·本·穆萨伊卜们的个人意见时,我才发表自己的观点。(注:艾布·哈尼法属再传弟子,与上述学者同一级别。)

麦加学者穆法格在《伊玛目艾布·哈尼法的美德》一书中以他自己的传述系统追溯到赛罕兰·本·姆扎哈姆。他说;“艾布·哈尼法的言论忠实可靠,不染杂言,关注社会动态,只要人们遵纪守法,事事趋善,则他的判律一切按类比法运行,一旦类比不通,若能以唯美法运行,则按唯美法对待,如果唯美法还行不通,则以穆斯林大众的日常交往习惯为准。他把一切事物同他所收集到的著名圣训进行联系,只要类比通行,则他按类比法运用,其次才采用唯美法。两者之一谁最相宜,他便以谁为主”。塞罕兰说:“这只是艾布·哈尼法所学知识的一般应用而已”!
麦加学者穆法格在《人物传记》中以他自己的传述系统追溯到萨玛利,萨氏又以自己的传述系统追溯到阿布都拉·本·优努斯说:“哈桑·本·萨利哈告诉我们,艾布·哈尼法曾严谨地审查圣训中的替换与被替换者,如果一段圣训在他看来传述系统无误,他便会毫不犹豫地去执行,他精通库法人所知道的圣训,又通晓库法人所领会的法学,并且还一丝不苟的遵循着他家乡的学者们的行持。他曾说:‘安拉的天经中有替换与被替换的经文,先知的圣训中有替换与被替换的圣训。’他一生一贯坚守着传到他家乡的有关先知后期所有的圣行。”同样的传述系统传自萨玛利,他说:“欧麦尔·本·伊布拉欣告诉我们,伊本·麦底尼听玛尔麦拉说:‘我所知道的学者中,对法学最有发言权,并能据经训知识创制法学律例者,最优秀的莫过于艾布·哈尼法;最小心谨慎地对待教法,且不让丝毫怀疑混入圣教中者,非艾布·哈尼法莫属。
伊本·阿布都勒·巴利传自穆罕默德·本·罕桑说:“圣教知识分为四种,一是天经中所记载的;二是圣训中所传述的;三是圣门弟子们所共识的,既使有分歧存在也不会让他们脱离他们的整体;四是穆斯林的法学家们所唯美以及等同唯美的。圣教知识一般不会超出这四种范畴。”
上面所说,皆印正了大伊玛目所采用的法源依据,它们分别是尊贵的古兰经,圣洁的圣训,圣门弟子们的共识、类比法、唯美法、惯例法(即:遵循当地法学家和有识之士所一贯认可的习俗)。
上述法源中,圣训是其中的一项,下面我们将着重论述大伊玛目对它的重视。我们知道,圣训是来自于安拉的一种启示,它与古兰经紧密相系,因为,欲理解古兰经,必需得借助于圣训,许多经文只有通过圣训的解析,其含义才会使人明白无误。例如:拜功,尽管安拉在古兰经中提到过70多次,但它的拜数、条件、要素、坏拜的事项、嫌疑的事项等等,都是依靠圣训来说明的;又例如:天课,尽管安拉在古兰经中每提到拜功,必提到天课,并且它在古兰经中也出现过70多次,但天课的课限、课额、应纳课的财产等等,也无一不是通过圣训来阐述的。此外的斋戒,朝觐等功修也莫不如是。
安拉在古兰经中以原理原则的方式提到了它们,圣训又来对它们作出详尽的解释。先知在阐述伊斯兰与古兰经和圣训的关系,并把两者作为穆斯林今后两世幸福的源泉时曾说:“我给你们留下两件法宝,只要你们紧抓之,就不会迷误。一是安拉的古兰经,二是先知的圣训”。安拉在古兰经中阐述圣训的优越和作用时也说:“我给你降示了古兰经,以便你为众人阐明被降示给他们的经典,以便他们觉悟”。(蜜蜂章:第44节)
大伊玛目生活在圣门弟子之后的再传弟子和三传弟子时代,那时的学者们都深谙经训知识,并且,对他们前辈学者的法学观点都了如指掌。身为再传弟子的大伊玛目,在童年时代通背了古兰经后,又背记了大量的圣训,这是不足为奇的。
大伊玛目曾从那些著名的圣训传述者处采纳和搜集圣训,其搜集的圣训抄本装满了几大箱子。他曾从4万段圣训中选辑了一部《阿萨尔圣训集》。他当时采纳库法,伊拉克等地所传的圣训。每当有圣训学家到库法来为人们讲述圣训时,他总会派自己的学生去听闻和求教,以便他知道是否此圣训学家处有他所没有的圣训,从而采用之。
但是,大伊玛目为了确立教法律例,统一教法判断,一直都忙于对圣训含义的理解和对圣训明文的收集,忙于对圣训中替换与被替换者,笼统与特殊者,一般与特定者的认识,因此,他并不以传授圣训而著称,也不以为收集圣训而远游出名。
他的高徒罕桑·本·齐亚德说:“大伊玛目传述了四千段圣训,两千段传自其恩师罕玛德,另两千段传自其他长老。”
大伊玛目当时忙于领会圣训,创制‘罕昆’,较少注重对圣训的传述,其情行一如著名圣门弟子艾布伯克尔,欧麦尔一般,他们当时也是只注重实践圣训,而不以传述为主。因此,圣训典籍中鲜见他们的传述。
艾布·伯克尔是圣门弟子中最精通法学,最亲近先知,最紧随先知者。尽管如此,由他传自先知的圣训却超不过三百段,那是因他时刻接系先知,故先知的圣光与降示先知的启示之光使其沉醉在爱主的海洋里。其次,在其短暂的代位期间,他又忙于确立伊斯兰教的原理,忙于征讨叛教者和拒交天课者,并且在查对、书写、收集、保护天经手抄本方面又为圣教付出了巨大的辛劳。
通过对伊玛目艾布·哈尼法所创制的众多法学律例和教法判例的研究,对他所流传于世的论著的学习,将使我们确凿无疑地说,“伊玛目艾布·哈尼法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圣训学家,同时也是一位非常重视先知圣训的研究者。”

《大伊玛目对圣训的背记和辑录》
 
A.圣训学家宰凯利亚·本·亚罕雅·安萨尔在其《人物传记》中记载,亚罕雅·本·哈吉布说:“我听艾布·哈尼法说:‘我有几箱圣训抄本,但我只取出实用于律例的部分。’穆法格传自伊本·伽里吉,他说:“艾布·哈尼法任何一个对教法律例所作出的判断,均出自于明白无误的原理依据,假如我们愿意,必会讲述这一切。”
以穆法格本人的线索传自哈桑·本·齐亚德说:“大伊玛目传述了四千段圣训,两千段传自其恩师罕玛德,另外两千段传自其他长老。此外,他还从四万段圣训中选编出了一部《阿萨尔圣训集》。”
奈尔姆·本·阿苏尔说,“我听艾布·哈尼法说:‘人们好奇怪啊!他们说我以主观臆断颁布教法律例,其实我只以传自先知的圣训和圣门弟子的言论颁布教法律例。
哈里斯传自艾布·优苏福,他说:“我带着一部分圣训去见艾布·哈尼法,他接受了一部分,而拒绝了另一部分。他解释说,‘这些圣训并不都是正确的圣训’”。法官萨玛利传自艾布·优苏福说:“在所有我与艾布·哈尼法观点不同的问题上,只要经过深邃思考,我必发现,他的观点在后世是最能救人于灾难的,或许我自认为偏爱圣训,但他对正确圣训的洞察力远胜于我。”
B.
谁能给我们提供一个清楚的证据,证明大伊玛目生前曾从事于传述和辑录在其身后所传世的那些圣训集呢?
我们说:大伊玛目所传述的圣训,被收录在十七部圣训集中,在经过删除重复的抄本后,其中十五部被伊玛目艾布·穆按伊迪·花拉刺迷所汇编,以两大巨册在印度地区印刷出版。
麦罕穆德·罕桑·罕突凯在《著述者大全》中写道:

一大批专事研究圣训的学者们收集了大伊玛目所传述的圣训,他们是:
1.罕伯里学派大圣训学家艾布·巴克尔·穆罕默德·本·伊卜拉欣·艾索巴汗尼,归真于伊历781年。
2.巴格达诚实可靠的圣训学家伊玛目艾布·阿卜杜拉·穆罕默德·本·艾罕默德·杜勒,归真于331年。
3.以罕萨凯夫著称的埃及圣训学家萨德鲁迪·本·罕凯利亚,归真于伊历650
4.著名圣训学家、隐士、乃吉门丁·库布里·艾罕默德·本·阿幕尔,归真于伊历618年。
5.埃及长老嘎色目·本·盖土鲁比,归真于伊历789年。
6.以萨布兹目尼长老著称的圣训学家艾布·穆罕默德·阿卜杜拉·本·穆罕默德·罕里斯,归真于伊历340年。
7.巴格达圣训学家艾布·嘎色目·塔拉罕·本·穆罕默德,归真于伊历380年。
8.巴格达权威圣训学家艾布·哈桑·穆罕默德·本·玛祖费尔·本·穆萨,归真于伊历379年。
9.艾苏巴汗尼著名圣训学家艾布·努尔米·艾罕默德·本·阿卜杜拉,归真于伊历340年。
10.圣训学长老穆罕默德·本·阿卜杜勒巴格·安萨利,归真于伊历536年。
11.以伊本·阿迪伊著称的圣训学领袖,伊玛目艾布·艾罕默德·阿卜杜拉·米尔加尼,归真于伊历365年。
12.大伊玛目著名弟子,圣训学家哈桑·本·齐亚德,归真于伊历240年。
13.圣训学家欧麦尔·本·哈桑·艾施纳尼,归真于伊历349年。
14.圣训学家艾布·伯克尔·阿罕默德·本·穆罕默德·本·哈里德·凯拉埃。
15.大伊玛目著名弟子,大法官艾布·优苏福,归真于伊历182年。
16.罕乃飞学派典籍集大成者,大伊玛目著名弟子,穆罕默德·本·哈桑·晒伊巴尼长老,归真于伊历187年。
17.大伊玛目的爱子罕玛德·本·艾布·哈尼法长老。
18.圣训学家艾布·嘎色目·阿卜杜拉·本·穆罕默德·尔瓦目·萨迪。
19.巴拉赫圣训学家艾布·阿卜杜拉·侯赛因·本·穆罕默德·本·海斯利。

经过删减重复的传述后,伊玛目艾布·穆按伊迪·花拉刺迷把剩下的十五部圣训集汇编在了一起。《凯什夫·祖尼》一书的作者还增加了马瓦尔迪所收集的版本。这一切都充分地说明,大伊玛目是一位圣训学家,并且是属于传述圣训较多者之一。因为,圣训学家所重视收集的,只是那些由前辈学者上所听闻和传述的圣训。
大伊玛目是第一位在编著圣训上让其按法学目录分类编辑者,他以清洁章开始,其次是拜功章,如此类推。后来的学者们都效仿了他的这一风格,很少有例外者。当代著名法学家艾布·瓦法·阿富汗尼在对伊玛目穆罕默德·本·哈桑传自大伊玛目的《阿萨尔》一书所诠释的前言中说,‘第一部最早记载先知的圣训和圣门弟子、再传弟子们的言论,并分门别类地进行筛选编排的最好圣训集,是众学者的领袖——大伊玛目艾布·哈尼法的《阿萨尔》一书。此后,各大城市的学者们都纷纷效仿他的风格,如:麦加的伊本·加利吉;麦地那的马力克·本·艾乃斯;巴士拉的塞尔德·本·艾比阿鲁巴和欧斯曼·巴迪;沙姆地区的欧查尔。他的这部著作选自上万段传述系统皆属“麦拉夫阿”级别和“玛古福”级别的圣训。伊玛目穆法格在《大伊玛目及其门徒》一书的第六篇中写道:穆罕默德·本·沙伽尔在其著作中收录了七万多段圣训,在其数量上没人能与之相比。艾布·哈尼法则从四万段圣训中选编了他的《阿萨尔圣训集》。(见印度罕达尔·阿巴迪·都吉印刷局出版,卷一95页)。
阿布都·拉施迪·努尔玛尼长老在其对《论教育》一书的诠释中谈到:‘收集大伊玛目圣训的还有以伊本·尔哥德著称的库法圣训学家艾布·阿巴斯,伊历385年归真。圣训学家巴德鲁·阿尼在其《大历史》一书中写道:伊本·尔哥德所收集的传自大伊玛目的圣训超过一千段,这一版本还不包括前面所提及过的版本。除此之外,还有以伊本·沙西著称的伊拉克圣训学家,著名演讲家艾布·哈夫萨·欧麦尔,归真于伊历385年。以及著名的圣训学家,艾布·哈桑·阿里·本·欧麦尔·达尔古图尼,归真于伊历385年。近代大学者,曾任过奥斯曼帝国时期伊斯坦布尔伊斯兰长老院总监的考萨利长老,在其著《台艾尼布》一书第156页中提到了上述的三个版本。另外,还提到了归真于伊历481年的圣训学家、隐士阿卜杜拉·本·穆罕默德·安萨尔,为其门徒——呼拉珊的圣训学家萨尔德·本·色亚尔,所收集的一部传自大伊玛目的圣训集。
圣训学家穆罕默德·本·尤素福·萨里罕说:“艾布·哈尼法属于大圣训学家之一,若非他对圣训的重视,他怎能创制出教法律例呢”?大学者宰海比在《圣训学家大传》一书中录入了艾布·哈尼法的名字,他在书中对大伊玛目的评价非常忠恳,书中写道,“尽管大伊玛目记忆惊人,但他对圣训传述较少,那是由于他一心专注于创制教法律例。同样的,人们传自马力克教长和沙菲尔教长的圣训也相对较少。一如著名圣门弟子中的艾布·伯克尔和欧玛尔一样,相对于其他圣门弟子的较多传述,他俩的传述显然非常有限”。宰海比教长还例举了许多证明大伊玛目精通圣训的学者们的言论。为证明大伊玛目所传圣训的多寡,他还在书中抄录了《大伊玛目圣训集汇编》者所传来的十七部圣训集的传述世系。
 
《大伊玛目对圣训的洞见》
 

圣训学家铁尔密济传自宰德·本·萨比特,先知说:“愿安拉赐福这样的人,他从我们这里听闻了圣训并背记之,此后又传述给别人,或许前者会遇到比他更能理解之人。也许一人背记了圣训,但他不一定是完全领会圣训者。”
大伊玛目天资聪慧、见解精辟、富于洞见,对所有传到他那里的圣训都能正确理解和判断。安拉给他开启的智慧,是他的部分老师都自叹不如的,其门徒们更是望尘莫及了。
伊玛目艾里·噶利在《大伊玛目传》一书中记载,艾布·哈尼法在阿尔麦施处求学时,一次,遇到有人向阿尔麦施请教某一问题,他便对在场的艾布·哈尼法说:对于此事,你有何见解?他回答说:我认为应是如此如此。阿尔麦施听后惊讶地问道:你从何处得知这一答案的?他说:您曾给我们讲述了艾比·萨里海传自艾布·胡莱的圣训,讲述了艾比·瓦伊莱传自阿卜都拉的圣训,讲述了艾比·伊亚斯传自辅士艾比·麦斯欧德的圣训,讲述了艾比·麦吉来兹传自先知的圣训,讲述了艾比·祖拜尔传自扎比尔的圣训,讲述了雅吉德·鲁嘎西传自艾乃斯的圣训。阿尔麦施说:“可以了,可以了……我在百日内对你们所传的圣训,你都对其了如指掌了,而我并不知道你还会运用这些圣训。唉,法学家们啊!我们(指圣训学家)只是‘药剂师’,你们才是真正的‘医生’。年轻人啊!你却能两者兼备。”

阿尔麦施曾对他说过,“如果知识是通过追求和刻苦所得到,那我的学问一定在你之上,但知识却是安拉的一种恩赐”。

《巴格达志》的作者海推布传自艾比·艾萨尼说:“我听伊斯拉伊说,‘艾比·哈尼法真是个优秀的人,他背记了几乎所有包括教法律例的圣训,而且求知欲极强。谈及圣训中的教法问题时,无人能比。他在其师罕玛德处受教,名师必然出高徒啊!。’”
艾布·优苏福说:‘我没见过有谁能比艾布·哈尼更精通圣训的注释,更能理解圣训中的疑难问题了!’
穆法格传自阿里·本·西沙姆他说:‘艾布·哈尼是一座知识的宝库,在学者们看来难以解析的问题,到艾布·哈尼那里都能迎刃而解。’祖法尔说:‘当时的大圣训学家,如宰凯利亚·本·艾比扎伊德、阿卜杜勒玛力克·本·艾比·苏莱曼、莱伊斯·本·艾比·色利姆、玛图鲁法·本·塔利夫、侯赛尼·本·阿卜杜拉罕曼等人,常与艾布·哈尼研讨交流,并向他请教有关疑难的教律和含糊的圣训。
穆罕默德·本·哈桑说:“我听艾布·优苏福说:‘我们一起和艾布·哈尼研讨学问,如果他的一种主张得到同仁们的认可,或是他说大家对此达成一致共识时,会派我去库法城的圣训学家那里找寻有关支持他言论的圣训,或许我会带着两、三段圣训返回,送交给他时,有的他接受;有的他拒绝。他说:‘因为这不是正确的圣训。’我问他说:‘您是怎样知道的呢?’他说:‘我对库法人非常了解,熟知他们的情况。’”
艾布·阿萨麦说:“他说得很对,他熟知库法人的情况,库法人以外的知识,他也莫不如是。能证明此事的是他著作中所记载的知识和他门徒手中对他传述的记载。你可以去一本一本的查阅,你可以从拜功章开始,在那里,你会看到他的知识的起点,他对小净问题的解答,一样一样,一章一章,有条不紊,其它方面他也是如此。你尽可去查阅他对圣训的解析,在你知道了他附和圣训,追随前辈学者,效法前辈学者后。你理应从中得到教训。”
艾布·优苏福说:“每当我们在某一问题上出现分歧时,便前去请教艾布·哈尼,而答案往往对他来说犹如囊中取物。”
伊玛目宰海比在《艾布·哈尼简介》中说:“艾布·哈尼——最伟大的伊玛目,伊拉克的法学家(全名为努尔曼·本·萨比特·本·祖塔·泰伊目)。生于伊历80年,见过大圣门弟子艾乃斯数次。赛伊夫·本·扎比尔曾听艾布·哈尼如此说过。
愿安拉慈爱伊玛目艾布·哈尼,并让我们受益于他的知识。一切赞颂全归安拉——全世界的养主。

http://www.2muslim.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06047&extra=page%3D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