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奥斯曼延续著阿拉的律法

奥斯曼延续著阿拉的律法

Rate this post

Bismillahirahmahnirahim
奥斯曼延续著阿拉的律法
鲁克曼和卓(Lokman Hoja)的教导
9月13号, 2012年

Medet ya Sahib el-Sayf, Sheykh Abdul Kerim el-Kibrisi el-Rabbani, Medet.
Medet ya Sultan el-Evliya Medet
Medet ya Rijal Allah
Auzubillahi min el-Sheytan el-rejim BismillahirRahmanirRahim
Destur.
我们首先要更新我们的清真言,说 我见證万物无主唯有阿拉,我见證穆罕默德是阿拉的僕人与信使。
Salallahu ta’alaa alayhi wa sahbihi wa sallim

我们的生命是为了清真言,愿我们的死亡也是为了清真言。礼拜,封斋,天课与朝觐,一切都是要保护清真言。如果一个不信者一生都未向阿拉叩过一次头,从未察觉有个造物主,从未做过任何善行,念了一次清真言,那样的清真言能够使他变的乾净与纯洁,并直接进入乐园。如果那样的清真言能拯救一个整生充满著罪恶与错过的人,那由一个信者所念的清真言又会是如何?我们的目标与意图就是为了清真言而活。并将清真言体现我们的生活中。

因沙阿拉,这是圣行,也是我们导师的传统。感谢真主,我们刚做完了则克尔,我们在更新清真言,因为我们也要为则克尔寻求阿拉的宽恕。我们不是说我们刚做了则克尔,感谢真主,感谢阿拉给予我们机缘使我们能做则克尔。但是我们知道说在这些日子里,我们的则克尔,在末日时代的末期,在这些日子里。这是第二愚昧时代,在这些日子里没有哈里发。我们的伊斯兰在那里?我们的功修在那里?这不能够呈现到阿拉的面前。这就是为什麽我们要紧抓著我们的导师的原因之一,紧抓著圣徒。

因为他们在阿拉的面前,就像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当他在阿拉的面前,阿拉对他说,来到我的面前,穿著你的鞋子。神圣先知说,他本来要把他的凉鞋脱掉的,但是阿拉说,穿著你的凉鞋,我面前的权位,最高的地位,会沾到你所穿的凉鞋的吉庆。我们把那只凉鞋放在我们的头上,愿我们能为那只凉鞋活著与死亡。这就是当中的含意,不是为了装饰。但是我们看著人们做出跟先知所穿一模一样的凉鞋。非常好,但他们穿在脚上。我不了解,也许我是非常蠢,我不懂那一点。因为如果我们要複製先知的凉鞋,我们会把它高高的掛起来,我们会看著它,并反省。那时我们会记取教训,祝福会降临的,我们不会把它穿在脚上。

凉鞋的目的就是要把它放在我们的头上,不是穿在脚上。但是不要去讲这些人了。感谢真主,但是就有如这些凉鞋是吉庆的,这些凉鞋给予权位祝福,无论神圣先知走到那里,那个地方就沾了凉鞋的吉庆,我们希望做为我们的导师的凉鞋下的尘埃。所以无论他走去那里,某个崇高的地方,某个神圣的地方,阿拉的面前,我们就是他凉鞋下的污点,因沙阿拉他会带著我们跟著他一起走。这就是我们所希望,期望与祈求的。我们不是寻求我们的则克尔,我们的礼拜,我们的封斋,或是我们的功修会拯救我们。我们的功修必须是,也应该是我们对我们的嚮导,我们的导师,对圣徒的爱。这必须要是我们的功修。如果不是这样,那我们就什麽都没有。如果你没有那个,我们就破损了。

所以这就是第二次的愚昧时代,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说,这会比第一愚昧时代还糟糕,而我们活在这个时代里。在这些日子里,到处都是黑暗,到处都是悲伤,到处都是悲伤。从个人到团体,家庭到社区,国家到民族,混乱,黑暗,忧鬱到处都是。第二愚昧时代,我们会期待别的什麽吗?不。这不是乐园时代。这不是欢乐时代。这些不是我们应该感到快乐的时候,因为阿拉对这个民族感到不高兴,我们需要是圣徒才能了解这一点吗?如果他不对这个民族感到高兴,我们必须要做些事去取悦祂,不是吗?这一切的目标不是要使阿拉对我们感到满意吗?使先知对我们感到满意?使我们的导师对我们感到高兴?

我们必须要做些事使他们对我们感到满意。阿拉在说,神圣先知在说,我们的导师在说。也许阿拉的喜悦与接受会来自某个你非常看轻的地方,某些非常渺小的事情。也许你在封斋,你在做礼拜,你在读可兰经,你在做许多的善行,但是因为你救了一只猫,你还记得导师所讲的故事吗?因为你救了一只猫脱离疾病,你救了一只猫脱离死亡,脱离痛苦,脱离苦难,阿拉接受了。因为这就是奥斯曼帝国的皇太后所做的,她归真了,她做了许多伟大的事,他建立了许多的清真寺,当她隐光後,一个圣徒梦见了她,她得到了非常高的地位,当她被问到说,皇太后啊,是因为你建立了这个巨大的清真寺,阿拉接受了妳所有的善行吗?并把妳提升到崇高的地位?

她说,不是的。她说,有一天,我在旅行的时候,我经过街道,我坐在覆盖著的轿子。他们在扛著皇太后,像一台车经过,就让我们说是一台车,但是轿子是盖著的,她可以稍微看到外面,外面看不到里面。因为女人就该这样,她们应该被盖起来。那样的律法很快就会回来的。妇女会被覆盖的。妇女会被保护的,妇女不会随她们的高兴在外面随意走动,随她们高兴暴露自己,与说话,做任何他们想做的事。是的,我向你保證说这样的律法会回来的。因为导师保證过,麦海迪(愿阿拉赐他平安)会来树立那一点。但是你还是有点时间可以稍微跑一下,皇太后在旅行著,那时正在下雨,她看到一只小猫在街上,全身都湿透了,它在发抖著。发抖要怎麽说?所以皇太后把轿子停了下来,她打开了门簾,把小猫放在她自己的衣服上,把小猫擦乾。她并不在乎小猫会把她的衣服弄髒。她会关怀因为这是阿拉的造物,这是动物。

这就是伊斯兰所说的,伊斯兰给予动物,妇女,植物,树木权利,还有那一切在今天西方才发现说,我们必须要给予空气,水与动物权利,太迟了,已经太迟了!你已经毁灭了一切。这全都只是一场遊戏。伊斯兰是这麽说的,但是穆斯林国家,他们非常的愚蠢,他们追求著西方国家,忘记说伊斯兰已经有这一切,1400年前就已经有了,并持续1300年的时间。特别是在奥斯曼帝国的时代,我们会讲到的。所以她好好的照顾那只猫,直到它恢复过来。因为那一个小动作,这个建立许多清真寺的皇太后,她整个晚上都醒著做塔哈炷德(夜礼拜),信奉著阿拉。但是阿拉因为那个小动作把她提升到崇高的地位。所以阿拉隐藏了祂的喜悦与接受,是要使信者忙著跑去做所有的善行。谁知道,也许因为你在路上行走时,你看到一颗石头在你的面前,你把那颗石头捡起来,所以其他人不会被石头绊倒。也许那样的小动作会使我们赢得最高的地位。那样的动作不算很渺小。

伊斯兰的信仰有73个分支,那就是最低的分支,把有害的东西从路上移除掉,那东西会伤害到别人。你把它移除掉,那是伊斯兰的一部分,但是在这些日子,有谁在专注於伊斯兰的分支?他们只专注於製造混乱。什麽是第高的分支?瓦哈比魔鬼啊,听著。第一个分支,最高的分支,就是说,拉一拉一拉拉。做则克尔,最低与最高的分支,感谢真主,这就是为什麽活在一个社区里是非常重要的,活在道场里,那样你就能遵从所有信仰的分支。

我们活在这些非常黑暗的日子里。在这些末日时代的末期,所有的穆斯林领袖,伊麻木与导师都有责任要专注於并警告人们这些非常坏的日子,这些遭受阿拉的愤怒的时刻。并要準备好人们,让他们醒过来,让他们了解说我们身为个人,团体与国家在做的错事,错误的行为。我们失去了指南针,我们正往地狱前进著。要唤醒人们回归到正道,正确的决定。正确的道路,阿拉与祂的先知的道路。他们有在专注於这一点?还是他们忙著说,你是个圣徒。你,你是个圣徒。每个人都是个圣徒。我们都是圣徒。马沙阿拉,这麽多圣徒,整个民族都是圣徒,有人说整个城市都是圣徒。这就是为什麽这个世界是这麽圣洁的,这个世界就像乐园一样。你必须要是穆斯林才能了解这一点?你必须是圣徒才能了解到说这个世界是个厕所吗?

我们已经毁灭了这个世界,特别是自从哈里发被隐藏後,更坏的事发生在这个世界上,到处都没有安宁。是的,但是他们专注与他们无关的事。这就叫马拉亚尼。或者是他们有所恐惧,他们无法张开他们的嘴,没有许可让他们张开他们的嘴。这就是为什麽他们忙著製造混乱,到处讲东讲西的。你在寻求什麽?你在寻求地位吗?去做那份工作。在你周围有许多人渴求著那种知识。在你周围有许多人都身陷黑暗当中。在你周围有许多人在等待你讲些有关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的事,讲些有关伊斯兰的事,讲些有关真理的话,让你能唤醒他们。使他们了解说,是什麽阻止他们达成更高的地位。自我是什麽,魔鬼是什麽,俗世是什麽,欲望是什麽。他们没有讲这些话。但是他们忙碌於开会,集会,决定这,决定那的。随你。再跑来跑去一段时间,时之主很快就会来了。他会来打开那扇旗子。那旗帜会被他打开的。那时就不再会有慈悲了。

现在还有点慈悲,你最好醒过来。我们所有人都必须要醒过来。因为在麦海迪(愿阿拉赐他平安)来之前,哈里发会先出现。奥斯曼人会显现出来。来自奥斯曼家族的哈里发被隐藏了。他会显现的。现在要知道说,那些会跟麦海迪(愿阿拉赐他平安)宣誓的人,他们首先要跟哈里发宣誓,这肯定会是个问题的。所以这个世界是发生了什麽事?这个世界从未见过如此的黑暗与混乱。特别是在穆斯林之间,在历史上这个世界从未见过这麽多的穆斯林,超过两十亿,就是说七个人当中就有两个是穆斯林。这麽多的财富,这麽多的资源,这麽多的石油,这麽多的科技,这麽多的知识,我们在那里?被羞辱了。

除了耻辱我们什麽都没有。我们被踩在不信者的鞋靴下。不信者能对伊斯兰与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说任何他们想说的话,而我们什麽都做不了。那些该说话的穆斯林领袖在那里?那些应该站出来强烈谴责他们对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所做的汙辱的穆斯林领袖在那里?无论他们是画漫画还是拍电影,那些穆斯林领袖在那里?但是我们听到当讲到别的事情,他们讲的很多。那样很好,你应该这样。其他关於整个世界,与不信者的事,他们张开了他们的嘴。也许你应该这样做。但是你也要张开你的嘴去保护你的先知。他们很害怕这样。害怕,因为他们能被收买。他们的地位能被收买。他们的口舌与金钱连在一起。祈求阿拉保护我们不会如此。

我们在跟随著剑之主。他是为阿拉而活,他也为了阿拉而死。他毫无恐惧。他不会害怕个人或是政府。是的,他经历过所有的先知的一切圣行。有些人也许忘记了,他也经历过耶稣的圣行,他告诉我的,多少年前的事?十年前?十一年前?当他在土耳其被逮捕时。当他回来时,我还记得当他被释放後我与他的谈话,他还在土耳其。我对他说,我很高兴,我希望我能在那里去问候你。他大笑著说,马沙阿拉,你还持续著。因为他在那里待了八个月。八个月的时间。现在只是七十天。当他长时间的消失时,他也在训练我们做好準备。叁个月,六个月,八个月。那时他消失了。我们并不知道,我们跟他没有任何的连繫,我们不知道说他是否会回来。我们并不知道会发生什麽事。

我们是怎麽做的?我们有忙著说,这个人应该当领袖,那个人应该当领袖,这个人应该当领袖吗?我会接受。我不会接受。我们说,把工作做好。继续做工作,那是更重要的,不是吗?是的。所以我们持续著我们的工作,当他被释放时,他说,马沙阿拉,许多圣徒来过并离开了,他们连一个继承人都没留下来继续他们的工作,而你继续做著这份工作。他说,阿拉使我们经历过耶稣(愿阿拉赐他平安)的圣行。我对他说,这是经由你的祝福与支持。我们知道我们自己是来自何处的,我们能做些什麽,我们不能做什麽。我们肯定无法做任何事。这是经由他的祷告与支持,我们还能继续下去,不然是不可能的。这麽多的人。这麽多的自我,这麽多不同的民族。

就像奥斯曼人把人们团结在一起。团结在真理之下。不是团结在虚假之下。不是团结在混乱之下。而是团结在真理之下并跟随一个领袖。所以这是一个奇蹟。我们知道我们是做不来的。这是经由导师的支持,他在紧抓著我们,训练我们,援助著我们。我们还是会害怕犯下任何过错。我们每夜都会坐下来做清算。我们祈求真主饶恕,并说导师啊,原谅我们。我们在这些地方失败了。但是他还是说,非常好,继续这样下去。但是现在我在想。好好听著。他说,他经历过耶稣(愿阿拉赐他平安)的圣行。

因为耶稣(愿阿拉赐他平安)也有使徒跟随著他,对吧?他们应该要保护他的,对吧?他们睡著了。本来应该是梵谛冈的领袖,第一个,他们称他为彼得,岩石,彼得指的是岩石,那不是他的真名。他背叛了耶稣(愿阿拉赐他平安)。耶稣(愿阿拉赐他平安)对他说,你也会背叛我。祈求阿拉不要使我们背叛我们的导师,祈求他在我们会背叛导师前取走我们的生命。背叛我们的导师不是只背叛他,也是他的言行,命令与律法,也是他的道路。因沙阿拉我们不会的,他也给予我们好消息,他说我们不会背叛他,但是我们也不会为此感到太高兴,我们必须要小心注意检查我们自己。

他对彼得说,在公鸡啼叫前,你会背叛我叁次。这是在圣经里,这是公开的。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当罗马人来对他说,他们给予他很大的压力,他背叛他的导师,他的先知叁次,你认识他吗?他说,我不认识他。你认识他吗?我不认识他。你认识他吗?我不认识他。叁次。门徒。他最亲近的人。或者是那些宣称是他最亲近的人。导师是在那个城市里经历过这样的事?伊兹米尔。导师在伊兹米尔经历过这样的圣行。耶稣(愿阿拉赐他平安)的所有门徒都转过来背叛了他,这样的事看在我们的眼里让我们感到伤心。祈求我们不会背叛他,因沙阿拉。就像我所说的,背叛他不是只是口头上说,我爱他。我会跟随他的。阿拉就是这样跟魔鬼说,你要向我叩头,你就要向我的言行叩头。如果我说向那颗树叩头,向那颗石头叩头,向那个人叩头,你就会那麽做。你不会说不要,你做错了。我只向你叩头,不是向这个人。

所以因沙阿拉,我们不会背叛我们的导师,我们不会背叛我们的奥斯曼祖先。因为在我们的面前有份重大的工作。我们是崭新的奥斯曼人,新的奥斯曼人,不是我们能宣称的事。我们知道说我们距离他们非常的遥远,我们什麽都不是,我们肯定做不了任何他们所做的事。但是我们的导师,他是奥斯曼人,他是来自奥斯曼背景。我们在等著他再次的征服伊斯坦堡。他向我们保證,我们等待著站在他的後面,但是奥斯曼人也不是只有口头上说说或宣称而已。我们也没有在宣称。他说这是奥斯曼道场,这就是奥斯曼的中心,在这里!他在好几年前就在这间房子里就宣佈说奥斯曼帝国已经公开了。有一次我对他说,导师啊,现在我知道说你为什麽会在纽约开了奥斯曼道场,我只是在跟他开玩笑。他问,为什麽?因为就如你知道的,在美国有五十个州,或五十一的。每个州都有个口号,一个名字,一个座右铭或什麽的。就像宾州有个字来形容他,是什麽?第一州?拱石州。拱石州。纽约则是帝国州。所以他开始笑了起来。不管怎样,他在好几年前就这样宣佈了。

我们感到非常的荣幸,我们也非常的有幸能与他同在,能属於奥斯曼的一员。我们不是在宣称,我们知道自己不是。我们大部分人都没听到,我们也没重视,因为我们就跟土耳其人一样被洗脑了,不会去想我们的奥斯曼祖先。不去想说伊斯兰有一千四百年的时间,一千年是由突厥人统治的。叁百年由塞尔柱克人支持许多的王朝与帝国,七百年由奥图曼人统治。所以伊斯兰的一千四百年,有一千年是由突厥人统治的。导师说我们都有突厥的血统,这就是为什麽我们会在这里,有一天这个世界会了解到说,就像他说的,你会看到说你所翻过来的每块石头,是的,奥斯曼人在那里,突厥人曾在那里。

但是我们紧抓著那些紧抓著阿拉与祂的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的奥斯曼突厥人,不是那些不遵从阿拉的律法的人。我们跟随著这些突厥人,我们高高的尊重他们。就是要尊重使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的旗子高高飘逸的奥斯曼人,就是要尊重阿拉的信使(愿阿拉赐他平安)的律法与规则,那使人们团结。他们给予每个人该有的权利,他们阻止混乱发生。他们有办法能好好相处,他们控制许多的国家,他们全都服从一个领袖。为此,我们感谢阿拉说,这些是我们的祖先。我们不是宣称说我们是奥斯曼人,我们在跟随一个奥斯曼人。圣徒可以说任何他们想说的,但是我们自己清楚我们是什麽。

当我见到导师时,当他开始告诉我们有关我们的民族遗产,我们的传统,我们的权利时。奥斯曼人是怎麽一个样,西方国家是如何对我们隐瞒了七百年的伊斯兰历史。伊斯兰并不是七百年就结束的,而是少於一百年前。这在我们心中全都点燃一把火,我很确定每个人都感受到了。这点燃一把使我们聚在一起的大火,使我们了解说,这就是持续著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的律法的帝国。律法是由四大哈里发所留下来的。感谢真主,因沙阿拉伴随著我们导师的持续引导,有一天因沙阿拉,我们会配的上那个名称。说我们是奥斯曼人。

但是那样已经足够了,就像导师所说的,我们爱著他们,我们跟随著他们与他们所代表的。我们跟随著我们的导师与他所代表的,呼籲团结在他之下。因为现在的问题不是奥斯曼,土耳其人。不是的,就像要发生的末日大战中,并不是在穆斯林与基督徒,或犹太人与佛教徒之间。不是的,是信者与不信者之间的大战。会显现的哈里发会是来自奥斯曼的。所以我们在更新我们的清真言。我们在更新我们对哈里发的宣誓,我们在更新我们对我们导师与他的言行还有命令的宣誓。

因沙阿拉,祈求这会被接受。并让那些在聆听的人,在聚在一起,在我们导师的道路上,不会分散。不要分散。紧抓著阿拉的绳索,也不要分散。因为在我们的面前有很大的工作在等著我们。愿我们的导师能得到更高的地位,更多的机缘与力量。愿他能使我们增加与他的连繫,来继续他的工作。愿一切的错事,所有的混乱,所有的坏心眼从我们的集会中被移除。并让我们能变的更加的强大,并为了他帮助到更多的人,因沙阿拉。并让穆斯林与信者,弟子与代表,无论是谁都要醒过来。并了解说我们专注於与我们有关的事。

Wa min-Allah Tawfiq
祈求阿拉为了我们的导师原谅我并祝福你们所有人
Bi Hurmatil Habib bi Hurmatil Fatiha.

http://www.2muslim.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08705&extra=page%3D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