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女博士皈依正道后的感想

女博士皈依正道后的感想

Rate this post

我在这里干什么?我感到惊讶,我的鼻子和额头贴着地板,我是在跪下礼拜,我的膝盖骨有点痛,我的手臂肌肉拉得紧紧的,以使我在叩头时尽量保持平衡,我静静地倾听着我旁边难以听清也听不懂的祈祷,那是阿拉伯语,他们都明白,可是,我不明白,所以,我只好用我自己的语言,希望安拉接受我的告白——一个只有十二小时教龄的新穆斯林。

 

安拉啊!我之所以加人伊斯兰教,只是因为我信仰你,亦因为伊斯兰使我自知自明。真的,我只能说这些吗?我抑制不住自己,流下了泪水。如果我的朋友们看到我鞠躬、叩头,他们会怎样说呢?他们一定会放声大笑,“你是不是丧失了理智?”他们肯定会这么说的:“你无法真正地告诉我你是一个虔诚的教徒!”

 

虔诚的教徒……,我曾经是一个无忧无虑的“无神论推崇者”,我怎么竟然会成了一名信徒,成了一个穆斯林?我这样问自己。我回到了我的过去,回顾我的全部旅程,可是,从哪里开始呢?

 

我认识了几位身体力行的穆斯林,也许这是转机的起点吧。那是在1991年,当时我在加拿大安大略(Queen’s University,Kingston),那时我是一个性格开朗、温柔、开放的女性,正当24岁,我看到穆斯林妇女们在国际中心走来走去,我为她们感到愤愤不平,我知道她们是被压迫的。我问她们为什么带头巾?为什么在夏天穿长衣服?为什么在穆斯林国家她们受到特别不公平的待遇?她们竟然回答说她们应该戴上面纱,应该衣着整齐,因为那是安拉的命令。这使我的恐惧有增无减,太可怜了!那么,她们在穆斯林国家所受的遭遇呢?我看她们只能回答那是风俗习惯。我知道她们被骗了。她们从小就被洗脑了,这使她们认为那是正常的。可同时我觉得她们好幸福,她们真的是平易近人的,根本就没有一点丧气的表现。

 

我看到穆斯林男子也在国际中心走来走去,有一个人甚至来自利比亚,我开始担忧起来了,他们会不会以安拉的名义对我做出什么事来。我仍然记得暴跳如雷的阿拉伯人如何焚烧布什总统的画像——这是我在电视上看到的。这使我联想他们所信仰的主是怎样的。而且,使人难以理解的是他们还相信这样的主,并且确信他是人类的唯—依靠。但是,我注意到他们这些人非常地平易近人,助人为乐,我有一种平静的感觉。

 

他们的信仰究竟是怎样的,我百思不得其解。我读过《古兰经》,也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东西。那是中东战争之前的事了,竟然会有这样的主,可以说服人们去战争,去无故杀人、强奸妇女,处处与美国作对?!我决定最好读读《圣经》,以求找到他们行为的依据,我找到一本企鹅出版社出版的《圣经》,当然是可信度最高的,可是,我还是不能读完它,它甚至使我感到非常厌倦.说什么将有天堂,其中有无数的处女,准备给那些虔诚的信徒,(那么,那些虔诚的女信徒,和天堂中的处女有何关系呢?)这个主宰,顷刻间摧毁了所有城市。怪不得妇女们受到了压迫。狂热的信徒焚烧美国国旗。我这样想过,以为他们这些穆斯林被误导了。但是,他们的《古兰经》并没有这样说用!也许我找到了一本不可信赖的译本。

 

突然,领我礼拜的人站了起来,我也跟着站起来,我的脚踏住我的长裙,几乎使我跌倒……我忍住了,否则,眼泪一定会掉下来的,我必须集中精力,全神贯注,一心一意地礼拜安拉,清高的安拉啊!我之所以在这里,就是因为我信仰你,也因为我对各宗教诸如基督教、犹太教、锡克教、佛教、印度教的深入研究中发现,只有伊斯兰教,使我不得不信啊!鞠躬时,我把手放到膝盖上,尽力保持平衡,安拉啊,请帮助我吧,使我成为一个言行一致的穆斯林!卡丝(Kah),你怎么了?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西方白人,竟然皈依一个把妇女视为二等公民的宗教!?可是,Kingston的穆斯林成了我的朋友啊,我审辩道。她们毫不迟疑、非常热情地欢迎我加人她们的行动中,我根本忘记了她们是被压迫的和来自暴力滋生的国家和地区。这正是我旅行的起点,但我曾是一个无神论者,对吗?晚上,我看着天上的繁星,面对着这海瀚无垠的天空,不知不觉地陷人冥思,繁星点点,星罗棋布,闪闪发光,它送给我一个神密的信息,我感觉到我被联接到一个超然的能力之上,也许这是人的第六感觉吧?平安和宁静从天而降,飞人我的心田里,我可以曲解我的这种感觉吗?否认有超然的存在吗?

 

“你曾经疑惑过安拉的存在吗?”我这样问过我那些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朋友们,他们都说“没有”,没有?没有?这使我更加迷惑不解,安拉真的那么明显吗?那么,为什么我看不见他呢?看起来好象不可思议,一个超然的存在影响我的生活,那么安拉是怎样倾听千百万人的祈祷的呢?怎样在极短的分秒内,处理他们的生命?那简直是不可能!也许是第一因素,可是,谁直接介入呢?世界上的不公正又如何解释呢?还有在战火中失去的小生命……看来,公正、仁慈的主是不会存在的,取而代之的是人,我们参与其中,看来,第一因素不攻自破了。

 

我们又一次叩下头去,我深深地呼吸着,把我的手放到礼拜毯上。我确实喜欢我的礼拜毯,它是由天鹅绒织成的,上面的颜色是我所喜爱的:紫色的清真寺,绿色为其背景,有一条小络通向那黑色的寺门,它召唤着我,清真寺的门好象包含着真理,它不好捉摸,但确实在那儿存在,我被召唤到这门内,我感到无尚的光荣和幸福。

 

记得小时我有一张线条式的世界地图,在大学二年级时被撕破了。在Kingston期间,我常常提醒自己,必须去教堂,但是,那反而使我不自在,我觉得那里的人都那么守旧、古怪,令人厌烦。那么,看来,这些只能使我确信,宇宙万物的存在,没有一个无所不能的造物主是不可思议的。自从离开了教会,我一直感觉到无比轻松和幸福。

 

可是,不久,这种感觉就消失了,是不是我曾与之联系的主宰现在不复存在了呢?抑或这只是我的行程的起点?我不得不再一次地祈祷,但是,发现太困难,几乎不可能了,基督教告诉我,不信耶稣为神的人,必将受诅咒,那么没有听说过耶稣的人呢?或者信仰其它宗教的人呢?就历史来看,社会认为妇女是下等的,因为基督教教导我们那是由于夏娃惹下的祸,妇女曾经不被允许学习、选举和拥有土地,主是极其威严令人生威的,手中拿着一根长长的拐杖,我不可以和他讲话。

 

这样看来,我根本不可能信从基督教了,否则,我无法确认主的存在!然而,我却发现我是信主的女权主义者,基督教史中那些女权主义的妇女们,以及信仰伊斯兰教的穆斯林妇女们,都认为她们所信仰的宗教是十全十美的。这又令我重新祈祷,并且自认为是一个基督教女权主义的信仰者,我再次感到稍许的轻松,可能主是存在的,我仔细地思考了我的生活,发现主对我无微不至的爱护和默助,即使我未曾在意到,或者注意到而又没有感谢。令我惊讶的是,尽管我没有忠诚信仰他,可他对我是非常地宽容和慈悯。

 

我的耳朵和双脚由于刚才作小净时所带来的兴奋而震颤起来了,小净使我纯洁而允许我通过礼拜与安拉神交。主啊!令人敬畏的主啊,我感到好害怕、好担心,但是我很平静,求你指引我端庄的大道。

 

可是,我能保证,你可以看到宇宙是一个非常美丽、和谐的整体,怎么可能自然的呢?或者是盲目进化的结果?难道你不知道科学根本就没有抵触伊斯兰吗?我对种种疑问到愤怒,难道他们没有对这些作过研究吗?

 

也许这是最明显的道路,我从收音机中听到一则对物理学家的采访录音,他认为当代科学应放弃十九世纪的各种唯物主义的假设,并承认许多的科学现象,如果没有一个规划者,确是不可思议的,实际上科学实验并非是消极地对物理现象的观察而已。然而,观察改变了物理活动进展的方式。所以,看起来规划者是宇宙万有的根源,因此,我看了很多书,我发现只有那些顽固的人类学家到目前还相信进化论,尽管没有多少人对这件事大谈特谈,因为怕失掉工作。我的织条地图也扬成不字样子了。

 

是的,那么你已经确定了主是存在的,你是一个一神教徒,基督教也是一神教,而且是你的祖传,那末,你为什么要离开它呢?这些问题仍然索绕在脑际,当然,你应该知道诸如此类的问题中,这是最好回答的一个,我感到好笑,我认识到《古兰经》没有和科学抵触,如《圣经》和科学没有抵触那样。我决定我应该读一些《圣经》故事,可又读不下去,发现科学和《圣经》不可同日而语,是两回事。而用《古兰经》则不然,迄今为止,科学有时破译了令人费解的《古兰经》及中的某些节文,这是非常令人惊喜的事,有一节经文说,两海中的水,不能相互掺和在一起。经文对每一种概念的形容是正确的,无懈可击;也有经文涉及到天体运动的轨道。七世纪时,科学对这些一无所知,穆罕默德怎么如此精明呢?我的心灵不由地被吸引到了《古兰经》,可是我还是抑制住了。

 

我又一次回到了教堂的怀抱中,然而,每一次去教堂,都使我痛哭流涕,看来基督教对我是太困难了,太多的东西,不能使我心服口服:什么三位一体,基督是主的化身,崇拜圣母、圣徒和基督超过了对主的崇拜。可是,神父却对我说,祈祷主吧,不要管那么多!三位一体是不可以理解的,没有依据。我更深层地去钻研,最后,我询问我的文化,我的遗产和我的家庭?没有人理解,我只是单独一人,我尝试使自己成为一个很好的基督教徒,我认认真真地学习了,我发现复活节是基督离世几百年之后才开始的,基督从来没有自称是主的化身,他反而告诫人们他是一个凡人和其他人没有区别,三位一体的思想,只是在他之后三百多年所形成的,我每周诚心诚意,一字不漏地捧读的《圣经》,竟然是人的作品。在一次政治会议中,只有少数宣称基督是主的独生子,而多数人认为他是主的使者,可是,这个结果没有被公布于世。从此,再也没有被人过问,我非常愤怒,为什么教堂没有告诉我这些?好的,我知道是什么原因。人们应该明白,他们只能向安拉叩拜,这样礼拜才有意义,使他们自知自明,我必须向一个独一的主礼拜,不能向三个:圣父、圣子和圣灵,基督不是主,没有神性,圣母也莫不如是。穆罕默德真的是安拉的使者吗?《古兰经》是安拉所降示的语言吗?我继续捧读《古兰经》,它告诉我夏娟EVE不能一人承担人类被赶出天堂的责任,基督是一位使者。不信教的人,会嘲笑我成为一个信士,人们会问穆罕默德圣人所传的天经的真实性,可是叫他们尝试创作一章,以其合理性、连贯性以及精密性,即使是最短的一章,他们也无祛作出。这似乎是真的,因为自古到今,还没有人能拟作一章,伊斯兰要求我利用我的理智去思索真主,鼓励我追求知识,并告诉我,任何人(犹太教徒、基督教徒、穆斯林或其他人)只要信奉独一的安拉,都会获得报酬,它是一个非常宽容的宗教.

 

我们又站起来了,而且一直站着,接着又跪下去叩头,我对安拉还说些什么呢?我想不到有什么可说的了,礼拜似乎很长,我轻轻地吹了口气。由于时上时下,我感到呼吸有点困难,那么,你还想我会加入一个使我成为二等公民的宗教吗?我仍然疑惑地问,你知道吗,穆斯林国家的妇女有很多是被压迫的,正如在西方一样,可是,这不是真正的伊斯兰!不要再提面纱了,你不知道戴头巾是安拉的要求吗?因为她们确信安拉的语言……事到如今,我真能有勇气带上头巾吗?也许做不到,人们会盯着我的,一下子会成为他们的目标,出去时我最好混在人群中,那末,我的朋友们呢?她们会说些什么?噢!安拉啊,默助我吧!

 

一个月以来的生活变化,使我不知所措,处于进退两难的环境中,我不知道怎么办?离开我以前的生活,重新开始另一种生活?但是我不能戴上头巾去见众人呀!那会引起人们的注意,我实在是在十字路口徘徊着,非安拉的默助引领不能得道,我所获得的新知识完全符合于我的理智,那么我应该跟随不能不信的呢,还是原地不动、照旧生活?然而,我怎么守旧不求上进呢?压力似乎使我不能胜任。但是,对入教作证言,我一字不漏能背出来,“我作证万物非主,唯有安拉;我又作证穆罕默德是安拉的使者。”短短的几个字,我深信不疑,那末,必须入教,而我不可以入教,我又抑制住了,一天复一天地就这样与自己做斗争。然而,又好像安拉在那边召唤着我,使我身不由己,默示我必须单枪匹马走过去,才会得到他的恩顾,可是,我仍然犹豫不决,好象一只大袋鼠,在深在被汽车的灯光照着,不知所从……。到后来,有一天晚上,我想安拉给了我最后通碟,我和我丈夫路过一所清真寺,我有一种强烈的感觉,使我难以忍受.

 

我内心的声音告诉我,如果你现在不想成为一个穆斯林,你就永远不会成为穆斯林的,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深信它是真理,好了,我会去入教的,可是,有一个条件,如果他们让我进清真寺的话,我就归信。然而,那儿一个人用也没有。我在寺外的一棵大树底下念出了“作证言”,我在等着,等待着晴雳似的消息,减轻我的感情和思想上的负担,但是,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我和往常一样。

 

现在,我们又一次叩下了头,这个世界完全变了,和以前我截然不同,即使著名的足球队员也这样叩头下拜,对这我还记忆犹新,掠过我的盖头一边,它落到我的礼拜毯上,在安拉面前,我们是平等的,一样的,都是他的仆人。现在,我们端坐着,领拜的伊玛目还在念着祷辞。我又看着我的礼拜毯,绿色中加着紫色和黑色,并没有什么两样,清真寺的黑色大门要求我进去。“别紧张,这不,我不是在这里了吗?”我的泪水在我的脸上已经干涸了,使我的肌肉绷紧,我在这里干什么?安拉啊!我在这里,因为我信仰你,信仰那祟高而使人不得不信的《古兰经》,以及信仰你的使者穆罕默德(愿安拉赐福并使他平安),我深信我的决定是正确的,恳求你默助我,在我的新生活和我的新生命里程中,使我成为一个你的真正仆人。这样,我对你坚信不移,完成你的主命和义务,终而复归于你,我微笑了,我站了起来,把我的礼拜毯折好,放到沙发上,下次做礼拜时再用它。

http://www.yisilanzhilu.com/%E7%A4%BE%E4%BC%9A%E4%B8%8E%E4%BA%BA%E7%94%9F/%E7%A9%86%E6%96%AF%E6%9E%97%E5%A6%87%E5%A5%B3/297-%E5%A5%B3%E5%8D%9A%E5%A3%AB%E7%9A%88%E4%BE%9D%E6%AD%A3%E9%81%93%E5%90%8E%E7%9A%84%E6%84%9F%E6%83%B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