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学习是穆斯林的天职

学习是穆斯林的天职

Rate this post
我们大家都知道,在宋代有个叫范仲淹的人,早年丧父,家境贫寒,年青时读书,生活无以为继,只有把粥煮得稠一点,等凉了凝结在一起,然后用刀划成一块一块的,一次只吃一块粥。把咸菜也切成小块,一次也只吃一小块。就这样刻苦读书、奋发学习,后来才功成名就,成了宋代的大文学家,大政治家。他的名言“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脍炙人口,流传千古,世世代代激励多少志士仁人。关键是他的不畏贫困,刻苦自励,勤奋好学的精神,成为千古佳话,成为后人的楷模。刻苦勤奋,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是中华学子的美德。从古至今多少名言警语,历史典故,告诉我们学习要刻苦,以及学习的重大深远的意义。作为完美人生制度的伊斯兰,不是更应具备中华民族这些优良传统吗?《古兰经》(96:1─5)教导我们说:“你应当奉你的创造主的名义而宣读,他曾用血块创造人,你应当宣读,你的主是最尊严的,他曾教人用笔写字,他曾教人知道自己所不知道的东西。”真主要我们学习知识,穆圣在接到启示之后立即向愚昧无知挑战,穆圣要我们重视学习,明辨是非,探求真理,从而传播伊斯兰文化,作好“顿亚”中的“海里凡”。
学习是每个穆斯林的天职,伊斯兰教把学习强调到主命的位置。穆圣说:“求学对每个男女穆斯林是主命”,“求学从摇篮到坟墓”,“学问,虽远在中国亦当求之。”并将知识和伊斯兰教的五功(念、礼、斋、课、朝)视为同等地位。伊斯兰教重视求知,不仅是为了宗教发展,也是国家、民族繁荣和振兴的需要;也是人类文明进步的需要。穆圣说:“在后世,学者的墨汁胜过烈士的鲜血。”《古兰经》是一切知识和学问的源泉,我们穆斯林首先要学好《古兰经》,《古兰经》有它独特的文风及许许多多的文化科学知识,是文化知识的宝库。上述这些是经训对待知识和学问的态度,对待学习宗教知识的态度。
圣训中有这样一段传述:有一天艾乃思•本•马立克在穆圣面前表扬一个人,穆圣问他:“他的知识如何?”艾乃思•本•马立克说:“真主的使者啊,他的功修如何如何好,他的优点如何如何多,他的品貌如何如何好。”穆圣又问到:“他的知识如何?”大家说“真主的使者啊,我们都赞扬他的宗教功修,你却追问我们他的知识如何。”穆圣说道:“一个孜孜不倦礼拜的愚人,由于他的无知而遭到的不幸远比一个无耻之徒的放肆还要严重。人们接近真主的程度如何,只是依据他们的智力知识的能量来决定。”据欧麦尔传述:“有一天真主的使者去清真寺,看见两伙人,一伙人从事礼拜,一伙人讨论学术。于是使者就对身边的人说:“两伙人都行得其正。而研究学问的人,实在胜过礼拜的人。因为礼拜的人,志在祈求他所需要的东西,然而必须得到真主所喜,才能赐予,如真主不喜,就不赐予。至于研究学问的人,在学习中就能使自己获益,并且又能教授无知的人,因而比较贵重。”
上述两段传述说明了伊斯兰教倡导穆斯林学习知识,也说明了学习对于穆斯林是何等的重要。经训对我们的学习的要求。并不局限于宗教知识,而是包括人类历史所创造的所有的文化科学知识在内的,包括对人类生存和发展有益的所有知识。
实践证明,人的智愚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一个人不学习,即使有良好的天赋也将一事无成,中国古代有许多刻苦学习的范例如凿壁偷光,程门立雪,悬梁刺股,囊萤映雪等,都为世代人们乐道,可见刻苦学习是对人天赋的一个补足。孔子十五岁立志求学,发愤忘食,乐以忘忧,终于成为圣贤。他说:“我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以求之者也”。《学记》说:“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道”。又说:“虽有佳肴,弗食不知其味;虽有至道,弗学,不知其旨也”。因此,一个人要想成才成器,必须发愤求学,学习能使愚者聪明起来,不学,却使智者永远愚昧下去。
穆圣说:“哲理纵然来自异教徒也应吸取”。穆圣给我们讲了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人类的科学文化知识,是没有地域和国界的,我们穆斯林不要闭关自守,固步自封。要想摆脱贫愚落后,就要勤学苦读,有容乃大,海纳百川,要有广采博取的精神。伊玛目安萨里在其著名的《圣教重光》中指出:宗教知识与社会知识应该并驾齐驱,同步发展。他主张学习社会知识和学习宗教知识均为天命,如果一个村庄或者一个城镇有了能够满足穆斯林宗教生活的阿訇,那么,就应该把教育和追求知识的目标转移到医学、科技、工程等方面。他还主张学习农业、手工业等方面的知识他说这也属此天命。《古兰经》和“圣训”从信仰的高度鼓励穆斯林学习知识,崇尚科学,对穆斯林来说,这不仅是在现世耕耘,创造幸福生活的需要,而且是一项受到真主喜悦的善功和功修。伊斯兰是提倡学知识的。她既要求人们学习宗教知识,如教义学、教法学、《古兰经》、圣训等,又要求人们学习有益的科学文化知识,如语言、文学、历史、地理、哲学、法学、经济学、数学、化学、物理学等等并要把宗教知识与科学文化知识有机地结合起来,融会贯通,相互促进,相得益彰。以宗教信仰来指导对科学文化知识的学习,通过学习科学文化知识来巩固宗教信仰。穆圣说:“知识是伊斯兰教的生命,知识是信仰(伊玛尼)的柱石。”有益的科学文化知识不是哪个民族的专利,而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是来自真主的恩典,我们理应拥有这些财富,享受这些恩典。学习是不分时间、空间、性别、年龄,不论在什么地方,都要老实地,认真地“活到老,学到老”。知识文化对于每个国家、每个民族、每个宗教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要懂得“有知识则兴,无知识则亡”的道理。
学习是每个穆斯林的天职。我们的先人曾遵照经训刻苦读书在科技文化方面作出过许多贡献。仅举十至十一世纪阿拉伯帝国时代为例,那时在中西亚穆斯林曾创造了一个灿烂辉煌而又文明发达的时代,那时出现了多少享誉世界的文人墨客、志士仁人。花拉子密既是数学家又是地理学家、化学家、天文学家、建筑学家还是绘画师;拉齐的《医学集成》是当时医学的蓝本;伊本•西那世称阿维森纳是阿拉伯哲学的高峰,他的著作涉及哲学、医学、地理学、天文学、经学、艺术和语言学等方方面面,曾被评为世界四大名人之一。穆斯林在历史上也有许多名著如《黄金草原》、《历代先知和帝王史》、《历史大全》、《王书》等填补了世界中世纪史的空白。伊斯兰教传入中国形成回族后,中国回族文化界也人才辈出,如:元哲马鲁丁的《万年历》《大元一统志》浑天仪,天位仪等都是骇世之作。明郑和七下西洋是世界航海史的壮举,郑和的父亲马哈吉是我国朝觐克尔白──天房的第一个穆斯林。赛典赤•瞻思丁在云南的水利事业在中国水利史上也应大书一笔。伊斯兰教在中国大地的蓬勃发展产生了一个新的课题,即伊斯兰教与中国社会相适应的问题,于是汉学派在中国应运而生,以儒解伊,儒伊结合的思想在中国回族知识界成了研究中心,于是出现了明清时的胡登洲、王岱舆、刘智、马注、张中等经汉两通的大学者,他们把伊斯兰文化与中国儒家文化相融合,将伊斯兰教育与中国教育相依托,创造了许多汉学经典,为中国伊斯兰文化的创新和提高中国穆斯林文化道德素质做了许多卓有成效的贡献,为中国伊斯兰经堂教育开辟了新的途径,为伊斯兰教适应中国社会创造出了许多光辉的典范。
上述一切是我们先人刻苦学习努力进取的结果,说明我们穆斯林历来重视学习,重视教育,重视文化,当然也重视科技,而且走在世界文化科技的最前列。为人类文明做出了巨大贡献,催生了欧洲文艺复兴,推动了西方社会的发展。
人类文明发展到今天,科学技术空前发展,固有的时空状态被打破,全球意识多元化,面对新的历史潮流,新的文化趋向,我们应弘扬传统文化,探寻自然界,利用自然界,以求得真主赐予丰厚的物质资源造福人类,这就需要我们重视学习,刻苦读书,掌握文化掌握科技,这无疑是摆在我们穆斯林面前一个严峻的课题。时代的车轮已驶入二十一世纪的大门,进入一个新的伟大的时代,二十一世纪将是一个高科技飞速发展,信息化网络化的时代。现在我国已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并且北京2008年的申办奥运也已成功,人们怎样面向未来?穆斯林怎样面向新世纪?这些今天己提到我们宗教工作者的议事日程上来了,我们首先要学习,不但要学习经典,学习汉文化,更要学习社会,走向世界,面向未来。
伊斯兰是一个科学的宗教,进步的宗教,要适应整个国家,整个民族,整个时代的发展。过去,我们致力于伊斯兰教与社会主义社会适应问题,今天,更加艰巨、更加伟大的适应世界,适应时代的任务又摆在了我们面前。我们的宗教只有适应才能发展。因此,对于我们年青一代教职人员来说首要任务是学习了解──深入的了解。了解周围社区,了解国情,了解世界,眼光放远一点,眼界放大一点,学习要刻苦,学习要超前。穆圣开始传教时期,就把科学纳入信仰范畴。一些圣行(如:讲究卫生,勤用牙刷等),本身就是“实践科学”。这又要求我们学习宗教经典的同时,了解世界文化的新动向,了解科学,了解时代发展趋势,伊斯兰教要与时俱进,我们要发扬光大学习穆圣的精神,那就需要“学习,学习,再学习”。要从头开始,迎头赶上,只有穆斯林掌握了文化知识,我们回回民族才能真正赶上兄弟民族,立于中华民族之林,而不愧对祖先,不愧对祖国,更无愧于时代。我们应清楚地认识到学习科学文化知识的目的,除了提高自身文化素质外,更主要是为祖国改革开放、经济建设服务。时代赋予我们这一光荣而又神圣的使命,能否适应社会的发展,能否赶上新时期的步伐,文化素质决定着我们的命运,也决定着我们伊斯兰教的前途。觉醒吧!穆斯林兄弟姐妹们,为了适应时代的要求,让我们携起手来,共创伊斯兰的明天。

图片

http://user.qzone.qq.com/1260680090/blog/1325686574#!app=2&via=QZ.HashRefresh&pos=13256865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