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学习:阿立·蒋敬博士的“读《论混合的宗教》做信仰检讨”

学习:阿立·蒋敬博士的“读《论混合的宗教》做信仰检讨”

Rate this post

今年九月有幸回国探亲,返回时,尽管机场对行李有严格的重量限制,但我携带的书籍用秤量过,超过七公斤。 计划中准备优先读的一本书是天津李山牧教授著的《论混合的宗教》,因为在开读这本书的预备期,前后翻阅了许多次,积蓄了渴望一睹为快的情绪。 在沉甸甸的背包里,一路上总在想着,其中有这本书。 到家之后,经过几天时差的适应,感觉一切恢复正常了,便深深地浸入阅读的喜悦和激动。
这本书的写作目标是针对新近出版的李静远著《古兰经译注》,批判其中对《古兰经》原义的曲解和误导,与国际上以伊斯兰为名的邪教嘎迪亚尼教属一鼻孔出气。 我由于长期侨居国外,没有看到过《译注》原本,不敢妄加评论,但对李山牧教授的论述很感兴趣,因为他涉及的范围极广,从认主学、圣训学、教义学、伊斯兰法学到不同宗教与哲学的比较,内容十分丰富。 通篇看这本书,与其说李教授是在批判一本书,不如是在告诫中国的穆斯林,要警惕各种思想干扰,防止我们的正信受到污染。 伊斯兰从诞生日起就有敌人,千方百计设法扑灭真主的光亮,但受到真主保护的伊斯兰,在以往的一千四百年里经受了磨练和冲击,身经百战,巍然屹立。 我老汉今年年过古稀,生平有过许多切身的体会,所以一边读一边回忆和思考,所走过的历程,惊心动魄。 清高的真主在《古兰经》中说:“如今我完美了你们的宗教,全美对你们的恩惠,我喜悦你们选择伊斯兰为宗教。”(5:4)
六十岁以上的穆斯林老人,都经历过前三十年的革命极左时期。 在中国的各种媒体和学校教科书中,凡是说到宗教总能听到或看到一句“经典”的判词“宗教是麻醉人民的精神鸦片”。 信仰宗教等同于吸毒,历来作为全民信仰伊斯兰的回回民族,几乎人人都是吸毒者,需要从大脑中进行消毒、清洗、改造,通过各种方式帮助我们的孩子们“戒毒”。 媒体和教育一律坚持无神论宣传,例如回民学校里向穆斯林儿童灌输进化论思想和唯物主义理论,引导他们数典忘祖,背离祖先在中国坚守千余年的伊斯兰。
改革开放之后的三十多年是市场化经济发展期,在自由市场化的社会中,物欲横流,金钱至上,道德沦丧,人性堕落。 在穆斯林社会中,对儿童的伊斯兰教育仍旧是禁区,在法律上没有被认可。 大多数地方基层官员,在执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时,把伊斯兰信仰划定在走坟、念经、炸油香等民俗礼仪上,类似于佛教的法事或道教的道场,加重迷信与愚昧的色彩,而且对正经的伊斯兰教育和宣教活动严加监督和管制,不承认伊斯兰是穆斯林的全面生活方式。
我从小学到大学受过无神论的全盘教育,如进化论思想和唯物主义理论。 从心理学上说,当一个生理成熟的孩子脑子里灌满了某种思想体系,便产生思想系统的排他性,比如一个装满水的瓶子,再也无法注入其他水分。 今日有幸读到《论混合的宗教》,借此机会对个人心灵中的信仰做一次认真检讨。 无神论的教育是对认主独一的彻底否定,从达尔文主义引进的生物发展史要人们相信,从猿变人,不承认万能的真主造化宇宙和人类。 人同任何动物一样从最原始的单细胞生命形式演变而来,与动物没有本质的区别,所以就不存在崇拜造物主的信仰和对死后复活受真主审判的惧怕,世间的道德也失去了准则和底线,彻底转变了人生的目的和生命的意义。
这些思想也不是中华文化的传统,而是从“苏联老大哥”那里趸来的二手货,当上世纪九十年代苏联解体,斯大林式的非宗教化在如今的俄罗斯已不复存在,重建民族宗教传统。 中国同那些国家社会与文化背景不同,虽然曾经自称是“神州”,即信仰神灵的国度,但秦汉以来就没有明确的宗教。 堪称中华主流文化的孔孟之道,始终没有形成完整精神信仰的体系,充其量只不过是维护独裁专制和等级社会的思想控制工具,民间的佛教只有功利主义的迷信习俗,焚纸求仙信风水,见庙就烧香见神都磕头。 当俄罗斯以及东欧各国在斯大林主义失败之后,有条件全面恢复传统教会制度和民间信仰习俗,而中国却无所适从,拜金主义与物质享受填补了中国人的精神空虚,成为全民信奉的至高无上的生命追求。 我们所经历的这些社会变迁和动荡,每个阶段都值得我们思考和检讨,我们穆斯林民族从信仰上受到过多少外来干扰和侵蚀。 《古兰经》说:“他们妄想用自己的口吹灭真主的光明,但真主只愿发扬自己的光明,即使不信道者不愿意。”(9:32)
前苏联对宗教的敌视是整个西方世界对宗教仇恨的一部分,只不过斯大林主义表现的更为极端和激进一些,结果加速了他的彻底失败,甚至连整个新创建的体制也随之消亡。 现在已没有人再有胆识提出“消灭伊斯兰”的野心计划了,但对伊斯兰实行腐蚀和改造,仍是全世界由来已久的一股逆流。 这就是嘎迪亚尼教派的历史背景。 十九世纪中期,西方殖民主义在人民反抗浪潮中摇摇欲坠,于是在那个时期从穆斯林人口众多的地方陆续出现了几个背叛伊斯兰的怪异新教,如巴哈伊、巴布教、嘎迪亚尼,都有帝国主义政府背后指使和资助,据说这是世界宗教“进化”的表现,否定伊斯兰是真主恩降人间的永恒真理,不承认先知穆圣是封印的最后至圣和《古兰经》中记载的各种奇迹。《古兰经》说:“你看,他们怎样假借真主的名义而造谣! 这足以为明白的罪恶。”(4:50)
当今的美国正在效仿古代罗马帝国,为了严密控制横跨欧亚非三大洲的庞大帝国,必须引进一种跨越地域和种族的宗教,并且加以改造和利用,成为有效的思想统治和精神控制工具,这就是流行于欧美的基督教来历。 美国教会设想的“世界大同教”,糅合基督教、犹太教及伊斯兰三种“精神性宗教”实现统一管理,启动于半个世纪前美国战后崛起时。 及至二十一世纪初掀起的世界“反恐”战争,更加迫不及待地瞄准伊斯兰猛烈开火,孤注一掷,决心把改造伊斯兰确定为“反恐”胜利的标志。 根据美国世界战略的总体设想,先从精神信仰上向穆斯林招安,施加军事、经济、科技和文化压力迫使穆斯林世界屈服,接受“万有一体论”邪说,实行统一信仰的“世界大同教”,以期达到全人类跪倒在美国星条旗下成为全球霸主的奴才教民。 这是新时代的乌托邦梦想。
伊斯兰是开天古教,由历代先知和使者肩负向人类传播的正道信仰,真主保护构成伊斯兰文明的一切基本条件,如《古兰经》、至圣、圣地和穆斯林稳麦。 《古兰经》是真主通过他的最后使者传达给人类的真主皇言,现存人世间的唯一真经,是全世界十五亿穆斯林维系团结与奋斗的思想和认识根源。 根据伊斯兰教法,对《古兰经》任何一句经文表示怀疑的人都不够穆斯林的资格。 真主的最后使者先知穆圣在世期间,数以万计的弟子都能准确无误地背诵真主颁降的经文,所以在他的继承人哈里发奥斯曼对古兰经整编时,没有任何争议,因为根据所有聖们弟子的记忆,只存在大家公认的唯一正确版本。《古兰经》历经一千四百多年传承至今,在全球各地传播,到处都有能全经背诵的哈菲兹,共同遵守唯一的文字版本,篡改或重写《古兰经》实属天方夜谭不可能的事,于是,就出现了嘎迪亚尼宗教现象。 他们是穆斯林的败类,帝国主义走狗和帮凶,在看到稳如泰山的《古兰经》文字不可动摇,便从“注释”上下毒手,阴谋的魔爪企图对《古兰经》的文字曲解与误导。
西方国家联合行动的世界“反恐”,以诋毁和歪曲伊斯兰为目标,制造穆斯林社会思想混乱和组织分裂,他们把攻击《古兰经》当作第一重任。 我前些年在协助《伊斯兰之光》中文网站期间,有朋友告诫我在收集世界伊斯兰信息时必须多加小心,防止打着“伊斯兰”或“古兰经”幌子的伊斯兰敌人网站蒙蔽眼睛,落入他们圈套。 自从十年前美国发生“9-11事件”以来,互联网上冒出了许多妄称“伊斯兰”的网站,尽其曲解伊斯兰之能事,混淆视听,配合美国“反恐”。 这些网站都有西方极右势力或以色列文化特务的背景,如《伊斯兰答案网》www. Answering-islam. org、《伊斯兰知识网》www. Aboutislam. com、《古兰经网》www. Thequran. com、《安拉信心网》www. Allahassurance.com。 他们都是嘎迪亚尼教的同类黑手,打着“伊斯兰”的旗号诬陷伊斯兰,发泄对穆斯林的辱骂、仇恨和敌视,特别是蒙蔽信仰不坚定的人或渴望寻求伊斯兰知识的新穆斯林。 他们采用愚昧民众所习惯的“理性化”和“客观性”认知水平,重新思考伊斯兰,编造社会进化论和西方哲学猜想,以推理和造谣等卑劣伎俩对《古兰经》涂鸦抹黑。
新一代的嘎迪亚尼教改名为艾哈迈迪亚教,因为艾哈迈德本人自称是新时代的应时“先知”,对伊斯兰基本教义做了重大修改,宣布废止反对殖民主义的吉哈德精神,加上“和平宗教”标签,迎合帝国主义侵略和维护世界霸权的需要。 他们获得帝国主义主子恩赐的巨款,在许多西方国家建造了巨大的“清真寺”,编印各种宣传手册和新式译注《古兰经》,颠倒是非,欺骗无知的民众,为帝国主义侵略效劳,为逐步实现美国设想的“世界大同教”鸣锣开道。
我们每个穆斯林都在真主的考验中,针对真主奴仆的恶魔始终都在做恶,以形形色色的欺骗和谎言引诱我们背离正道。 罪恶的伊斯兰伪信者往往采用社会习俗的思想方法,对信仰不坚定的人下手,如以人类有局限的理性曲解经文、宣传宗教进化论信仰方式与时俱进、否定至圣先知穆罕默德、鼓吹放弃奋斗的和平主义、美化帝国主义和侵略野心。 《古兰经》说:“那是他们知识的极限。 你的主,确是全知背离正道者的,也是全知遵循正道者的。”(53:30)
李山牧教授的书《论混合的宗教》是针对一本目前流行于市的《古兰经译注》怪论进行严肃批判,他引证了有关正统伊斯兰信仰的多种知识,并且做了多种宗教的比较。 据说他为研究这些问题,并且写成这本书花费了数年功夫,内容详实,知识丰富,警告穆斯林信士们在混乱的信仰市场上要有冷静的选择,不可轻信蛊惑人心的歪理邪说。 万赞全归真主,众世界的养主。 从古到今凡是出现反伊斯兰的地方,都会有坚守正道的学者和信士挺身而出,勇敢地为捍卫纯洁的伊斯兰正道大声疾呼,对敌人的阴谋严厉谴责,并且告诫穆斯林同胞们不要上当受骗。 正直学者的墨水如同卫道烈士的鲜血一样高贵。 《论混合的宗教》这本书的出现,昭示了伊斯兰敌人必然失败,任何反正道的阴谋都不会得逞,我们深信伊斯兰是受真主保护的正道,考验不断出现,穆斯林稳麦出奇制胜。 《古兰经》说:“以物配主的人群起而进攻你们,你们也就应群起而抵抗他们。 你们应当知道,真主是和敬畏者在一起的。”(9:36)
我认真读过了李教授的力作,认为有必要以此为鉴,从思想深处检讨和清理我的信仰,正本清源,识别真伪,保持清醒的头脑,端正信仰举意,把余生的一切奉献给真主,只求真主慈悯两世吉庆。 先知穆圣(祈主福安之)说:“我给你们留下两件宝物:古兰和圣训,只要你们抓住就永远不会迷路。”
原文链接:http://www.panmuslim.com/portal.php?mod=view&aid=3710

http://www.2muslim.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75155&extra=page%3D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