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孩子永远是父母的心痛

孩子永远是父母的心痛

Rate this post
今天是妮子的生日,也是她第一次在外过生日,我不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因而写下了这段文字。祝妮儿生日快乐,天天快乐!  看着渐渐远去的列车,我们的心中充满了无限的伤感和不安——曾经朝夕相处、骨肉…
  今天是妮子的生日,也是她第一次在外过生日,我不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因而写下了这段文字。祝妮儿生日快乐,天天快乐!
看着渐渐远去的列车,我们的心中充满了无限的伤感和不安——曾经朝夕相处、骨肉相连的三个人从此天各一方;那个羽翼未丰的人儿就要去独自闯天下……
我拽着老公的手,沿着站台下意识地朝着列车远去的方向走着,感觉心都被掏空了。我不知道,每个第一次送孩子远去的父母是否会和我们有同样的感受?
十九年弹指一挥间,曾经的欢乐、曾经的痛,似潮水般一浪一浪地涌来,清晰得让人窒息……
怀上妮儿是在十九年前的春节。那时我还在家乡的一所中学教书,与老公分居两地。
强烈的早孕反应,把一向身体健康、意志坚强的我折磨得苦不堪言。慵懒、恶心、厌食,什么都不想吃;营养不良,抵抗力下降。正值春寒料峭的时节,一股寒潮让弱不禁风、毫无抵御能力的我患上感冒,发烧、呕吐、全身酸痛。因为怕吃药打针影响胎儿,躺在床上硬扛了三、四天。后来从书上得知怀孕的头三个月患病毒性感冒,易引起胎儿畸形,我们俩曾商量着到医院做人流,让家人知道后制止了。
可从那以后,我们就有了心病,总担心孩子生出来有我们曾经见过的兔唇、手脚趾畸形(大母指上多出一个小指头;脚指头相连)、耳朵上长出一个小肉柱等等缺陷。
那时候的医疗检测手段没有现在的先进,而且在我们那个地方也没有进行孕检的习惯。我从怀上孩子到孩子出生只做过两次B超,每次问医生孩子是否正常,得到的都是不肯定的回答,这让我们的心里一直忐忑不安。我们所能做的,就是乞求上天赐给我们一个健康、聪明的孩子。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刚把疲惫的我安顿到病房里,护士就把孩子送来了。老公迫不及待地打开包裹着的婴儿,牵牵手臂,掰掰褪,数数指头,摸摸头,确信没有任何的问题,那搁在我们俩心头的一块石头才算落了地。
陪着妮儿第一次过“六一”儿童节,是在我们一家人团聚的第二年。
按照幼儿园老师的要求,我们早早地把孩子送到指定的地方。老师把妮儿领进了化妆间,让我们在外面等候。
叫人意想不到的是,从化妆室里蹦出来的妮儿,给我们的感觉简直就是惊艳:身着艳黄的新疆维吾尔族衣裙,上套缀满五彩花朵的鲜红金丝绒小马甲;头戴挂满小辫的红色镶金边的新疆帽;从帽檐下露出自然卷曲的头发;弯弯的眉毛,明亮幽黑的大眼睛;红红的脸蛋,小小的嘴;脚穿红色的小皮鞋;还有眉心处醒目的的大红点——鲜亮又美丽,活脱脱就是一漂亮的维吾尔族小姑娘。
真没想到,那个成天粘在我们身上,调皮而有点羞涩的小人,能打扮成如此可爱的模样。
表演开始,当《掀起你的盖头来》的音乐声响起,一群活泼、美丽的新疆小姑娘从舞台的两边优美地舞出来,在炫丽的灯光下,完成各种动作,变换着不同的队形,尤其是那转动的眼睛、窜动的脖子、翻转的手腕,把新疆维吾尔族舞蹈演绎得惟妙惟肖,礼堂里一次次爆发出热烈的掌声。我们的眼睛像聚光灯一样在舞台上追逐着妮儿,开心而骄傲。我们是幸福的父母,也是最虔诚的观众。
喜之极致便是痛,痛但快乐着!
妮儿五岁半开始学习键盘琴,先学一年的电子琴,后改学习钢琴。
整整六年,经历了起初的新鲜、枯燥、抵触、抗争,到冷静思考后的接受、坚持、喜欢,苦练的艰难历程。
学琴,最初的愿望来源于“心灵手巧”这个成语,反过来用应该是手巧则心灵。让孩子在学习一门技艺的同时,心脑得到锻炼,培养一定的音乐素养,这种一举三得的好事让我们信心满怀,没有想到的是,实施过程中需要的坚韧与坚持是始料未及的。
每天晚上,雷打不动练习两个小时,当最初的新鲜过去后,接着上演的就是孩子与家长身心长久的博弈,尤其是对妮儿这样一个从小就坐不住的孩子。
先是:诱(哄着弹:弹得真好,再来一次。)
利(弹完后可以看动画片,可以吃零食,可以和小朋友一起玩)
逼(今天必须谈好,谈不好,就要修理啦)
威(一声不吭地坐在旁边陪练)
到妮儿长大一点后,双方的斗智斗勇;再到妮儿领悟曲谱后愉悦的练习。六年坚持不懈的努力,成就了妮儿在小学毕业的同时,收获到了由湖北音乐家协会武汉音乐学院音乐考级委员会颁发的钢琴十级优秀证书。站在考场的门外,感受到《天山风情》那悠扬、欢快的音符在妮儿的手指间流淌,流畅而充满激情,我们觉得,六年所有的付出太值得了!
进入初中后的妮儿,也开始了她的青春叛离期,她不再是那个虽然有点小犟但对我们还能言听计从,成绩优异的乖孩子。
妮儿以班级第一名的成绩进入初中,在第一个学期入团,评为第一学期末及年度三好学生,被老师认定为培养对象。后来因学习不努力、懒散,经常迟到,成绩下滑等原因,我们被老师请到学校一次谈话三个小时。这种状态,在后来的日子,一直没有很大的改观。我们心里的那个急呀,无法用语言来描述。除了寻求各种解决的办法,也在家里唠叨,可是无论我们怎么说,她就是听不进去。唠叨得烦了,她就能甩出一句话:“不用你管!”很多次,气得我在心里诅咒她今后有一个和她一样的孩子,让她也尝尝被气的滋味。
高中阶段艰难的学习;高考前每联考一次愈感紧迫的焦急;高考出分前揪心的等待;填报自愿时痛苦的选择;等待通知时的惶恐与不安;接到录取通知时由衷的喜悦——所有的感受之深,是成绩优秀孩子的家庭所感受不到的。
二十年来,一家人所有的痛苦与欢乐,所有的付出与回报,串成了妮儿成长的历程,成就了我们做父母完整的人身!
每年高考的成绩出来后,身边的同事、朋友都会聚在一起兴致勃勃地议论,高兴着考上北大、清华孩子的高兴,也会无意中对孩子考得不好的家庭宴请宾朋而表现出不屑。事实上,对于每个家庭来讲,孩子是父母的唯一。高中阶段的结束,意味孩子与父母之间身心的分离。无论孩子对父母有怎样的依恋,父母对孩子有怎样的不舍,这种分离总会如期到来。百感交集的父母要以他们认为隆重的方式,庆祝孩子的长大,并为孩子饯行。这是一种仪式,就像王子、公主的大婚理当普天同庆,灰姑娘、乞丐的婚礼也需要祝福一样。
不管你愿意不愿意,孩子与父母的关系最终都会变成车站里忧伤的送别和隐隐的心痛。
十七年前,我从原来工作的单位调走时,在送行的人群中,我妈抱着妮儿,不停地跟我的同事、朋友诉说着我毕业时她想怎样的办法把我留在身边,到头来还是远走他乡。我怕听的人嫌烦,就让妈妈不要说了。我当时一点都没有感到妈妈的内心有多痛。
当远去的列车在我眼前消失时,我觉得自己远没有当年的妈妈坚强,因为妈妈同时送走了两个她至亲至爱的人——我和妮儿。有了和妮儿的分别,我才体会到了十七年前妈妈心里的痛楚有多大。
当一家人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时,父母以自己所能,竭尽全力地爱孩子,心甘情愿地为孩子做一切事情,不论贫富与贵贱;当孩子与父母分离后,父母同样希望自己是孩子的坚强后盾,快乐的时候一起分享,痛苦的时候一起分担。
在这个世界上,父母注定了就是永远为孩子心痛的那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