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安拉存在的证据

安拉存在的证据

Rate this post

安拉的存在是毫无争议的。一些学者已明确表示:安拉的存在是最显然的,没有洞察力的人视而不见。另有些学者说:安拉的强烈的示现让他隐于直觉。 目前,大量的科学实证主义和唯物主义及深受其影响的现代人,迫切需要探讨一下安拉的存在这个议题。因为现在普遍

 

安拉的存在是毫无争议的。一些学者已明确表示:安拉的存在是最显然的,没有洞察力的人视而不见。另有些学者说:安拉的强烈的示现让他隐于直觉。

目前,大量的科学实证主义和唯物主义及深受其影响的现代人,迫切需要探讨一下安拉的存在这个议题。因为现在普遍流行的“科学”世界观减少了人们对直觉可感知存在的研究,使其对不可见的存在无法深入了解。为揭开这层面纱,我们先来简单回顾一下几个传统的对安拉必然存在的证明。

首先,我们思考一个简单的史实:人类在起初就大多相信安拉的存在。这个信仰本身足以证明安拉的存在。不信者不能宣称其比信仰者更聪明,一些最出名的科学家、学者、研究人员就是信仰者,他们亦是其所在领域的专家:所有的先知和圣徒。

另外,人们通常将不接受事物的不存在和事物的不存在相混淆。前者仅是一种否定和拒绝,而后者则是需要证据的一个论点。没有谁证明过安拉是不存在的,因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只有无数证据说明他是存在的。

想象一个有着1000个入口的宫殿,999扇大门是开着的,一扇看起来是关闭的。那么,说宫殿是关闭的明显不合理。然而,不信者就如同这么一个人,因为看到那扇似乎没有打开的门,就妄下断言,这个宫殿是关闭的。

安拉存在的传统证据

•任何事物都是偶然的,其存在与否的概率是相同的。任何事物可能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以任何方式和特点存在。没有什么事物能确定其存在的方式、时间、地点和特点。因此,必然有一种力量在决定存在与否上做选择,赋予存在独特的性质。这种力量必然是永恒的,有绝对意志的,全知全能的。这,必然是安拉。

•任何事物都在变化,它们存在于时间和空间的坐标系内,这意味着其有开始,有结束。事物的开始需要一个永恒的唯一来赋予,因为事物本身不能赋予其自身一个开始,它需要一个永恒存在的、独立的、不变的他——安拉。

•生命是个谜(科学家不能通过物质的起源来进行解释,找不到其根源),也是昭然若揭的(展示了创造的力量)。他示现:“安拉创造了我。”

•任何宇宙中存在的事物,都展示了一种美妙的和谐和秩序,无论是其自身还是彼此之间。每个存在是整体存在的必然条件,整体的存在需要各部分的存在。例如,一个不成形细胞可能会毁掉整个身体。同样地,一颗石榴的存在需要空气、水、土壤、太阳的存在,及它们之间的通力配合。这种和谐和合作指向了安拉安排的秩序,他知道所有事物的关系和性质,他安排一切。秩序的创造者是安拉。

•创造展示了一种压倒一切艺术的耀眼价值。如我们看见的,创造是轻而易举的,是极其迅速的。创造产生了无数的门、纲、目、科、属、种。每一种都是那么充裕。在创造中,我们只看到秩序、艺术和轻松。这展示了他——安拉的绝对力量和知识。

•每种创造都有其目的。例如生态学。每种事物,不管多么地无关紧要,都有其重要的角色和目的。创造链的最后一环——人,很明显地被安排了最终的目的。一棵果树的目标是生产水果,它的整个生命即为这个目标。同样地,“创造之树”生产人类作为其最终的、最全面的果实。没有一种创造是徒然的;相反地,每个项目、活动和事件都有很多目的。这一切需要一个聪明的代表来追求创造的目的,而只有人类能够理解这种目的。创造的智慧与目的再次指向了安拉。

•所有有生命的、非生命的存在都不能独立满足其自身的需要。例如,宇宙只有通过其生长和繁殖规律来运作和维持其存在。但是这个所说的“规律”不可见,不是一种物质存在;这个“规律”只是一种定义。一种没有知识和意识的定义如何能创造出如此不可思议的存在?这需要一种绝对的力量、绝对的知识、智慧、选择。他——安拉创造了“规律”,并有目地地用规律来遮住他的运作。

•植物需要空气和水,也需要热和光才能生存。它们能满足自己的需要吗?人类的需要是无数的。幸运的是,所有我们必需的,自子宫到坟墓,都得到了满足。当我们来到这个世界,我们发现我们感官、智力和精神的所需都已为我们准备好。这明显示现了我们普慈特慈、全知全能的主,他通过最特别的方式为所有的创造物提供所需,让所有事物合作直至末日。

•所有宇宙中的事物,无论远近,都彼此协作。这种协作是如此地广泛,例如,所有的事物都享受着预先安排好的空气、水、火、土壤、太阳、天空。我们的身体细胞、器官、系统一起工作,维持我们的存在。土壤和空气,水和热,细菌的合作使植物受益。这种活动,通过无意识的存在展示了知识和目的,指向了奇迹的创造者——安拉。

•在人类开始过度污染空气、水、土壤以前,自然界是持续纯净的。直到现在,在那些现代生命不曾涉足的地区,仍保持着起初的纯净。你想过为什么自然是如此地纯净吗?为什么森林是如此地干净,尽管每天都有很多动物在其中死去。如果夏天出生的苍蝇都能活下来,那么地球将会被层层苍蝇的尸体完全覆盖。自然界没有浪费,每个死亡都是一个新生命的开始。例如,尸体分解并进入到土壤中,元素是死的,但在植物体内重生,植物在动物和人的胃里死去,却晋升为更高级生物的一部分。这个死亡和再生的环,是宇宙纯净的一个原因。细菌和昆虫、风和雨、黑洞和有机体内的氧,所有这些都维持着宇宙的纯净。这种纯净指向一种神圣的唯一,而纯净正是他的属性之一。

• 自阿丹(亚当)和伊娃(夏娃)以来,无数的人曾在这里生活过。尽管他们的来源相同——精子和卵子,他们有着相同的结构或说元素、组织,每个人却是如此地独特。科学不能解释这奇迹般的独特,不能通过DNA或染色体来解释,因为这种不同要追溯到世界上第一个个体差异。而且,这种不同不单单是容貌,每个人的个性、欲望、目标、能力等等都是不同的。而动物则几乎都是相同的,在行为方面没有什么不同。每个人就像一种单独的物种,在庞大的人类世界里拥有独属于自己的个人世界。这再次指向拥有绝对选择权和不可超越知识的安拉。

•我们需要15年来引导自己,知晓善恶。但是很多动物一出生就有其特有的本领。例如,鸭子在孵出后就会游泳,蚂蚁在离开茧后就开始挖洞。蜜蜂和蜘蛛迅速学会如何制造蜂巢和拉网,这些是我们手工无法复制的奇迹。谁教会在欧洲水域出生的年幼美洲鳗找到通向他们太平洋家中的路?鸟类的迁徙难道不是一个奇迹?你如何解释这些令人称奇的事实?除安拉之外,你能找到另外一个全知全能的、安排这个宇宙和其居住者并维持其生命的存在吗?

•科学在进步,我们仍然无法解释生命。生命是永恒的唯一给我们的礼物,他给每一个受精卵“吹进”灵魂。我们对灵魂的性质及其与身体的联系几乎一无所知,但是我们的无知不意味着灵魂不存在。赋予我们灵魂,是为了让我们来完美他,以在后世获得相应的品级。

•我们的良心是我们选择善恶的中心,每个人都会偶然感知到。大多数人在特定的情况下都是趋向于安拉的。这种趋向和对他的信仰是内在的、固有的。就算我们有意地否认安拉,我们对他无意识的信仰还是会偶然闪现。《古兰经》在一些章节提到:

真主使你们在陆上和海上旅行。当你们坐在船中,乘顺风而航行,并因风而欣喜的时候,暴风向船袭来,波涛从各处滚来,船里的人猜想自己已被包围,他们虔诚地祈祷真主,“如果你使我们脱离这次灾难,我们必定感谢你。”(古兰经10:22马坚版)

他把偶像打碎了,只留下一个最大的,以便他们转回来问他。他们说:“谁对我们的神灵做了这件事呢?他确是不义的人。”他们说:“我们曾听见一个青年,名叫易卜拉欣的,诽谤他们。”他们说:“你们把他拿到众人面前,以便他们作证。”他们说:“易卜拉欣啊!你对我们的神灵做了这件事吗?”他说:“不然,是这个最大的偶像做了这件事。如果他们会说话,你们就问问他们吧。”他们就互相批评。随后说:“你们﹙崇拜偶像﹚确是不义的。”然后,他们倒行逆施,﹙他们说﹚:“你确已知道这些是不会说话的。”他说:“你们舍真主而崇拜那些对你们毫无祸福的东西吗?呸,你们不崇拜真主,却崇拜这些东西,难道你们不理解吗?”他们说:“你们烧死他吧!你们援助你们的神灵吧!如果你们有所作为。”(古兰经21:58-68马坚版)

人类的灵魂和意识就是安拉存在的证据

·人类天性趋于美好、道德,反对丑陋和罪恶。除非受外界因素影响而堕落,否则我们很自然地寻找世界的美好和道德。这和所有天启的宗教所倡导的道德是相同的。我们可以从历史中看到,宗教总是陪伴我们左右。没有什么可以取代宗教在人类社会的地位。先知和虔诚的信士总是最大限度地影响着我们,并为我们留下了抹不去的印记。这是安拉存在的另外一个不可驳倒的证据。

•我们能感到许多来自非物质世界的直觉和情感。其中,追求永恒的愿望总是萦绕着我们,我们努力通过各种方式来实现。然而,真正实现这种愿望只有通过信仰让我们产生这种直觉的永恒唯一。人类的真正幸福就是得以永生。

•如果说谎者一次次地走近我们,告诉我们相同的事情,通常,由于缺乏可信的信息,我们会相信他们。但是当成百上千从不撒谎的先知,当成千上万忠诚的圣徒,当无数虔诚的信士,他们一遍遍地述说着安拉的存在时,我们有理由拒绝他们的话语而接受几个撒谎者的谎言吗?

• 《古兰经》的神圣起源也是安拉存在的证据。《古兰经》反复强调安拉的存在和唯一性,实际上,《旧约》、《新约》亦是如此。成百上千的先知受安拉派遣,前来襄助人们走上正途。他们都因正直和其它值得称颂的美德而闻名,他们首先教导人们的就是安拉的存在和唯一性。

神圣独一的证据

• 所有的存在都是安拉存在的证明。例如生命:他从一个事物中创造出很多事物,从很多事物中创造一个事物。他从一个受精卵中创造出生物体数不清的器官和组织。能够完成这一创举的必然是一位绝对的全能的唯一。他让数不清的动植物食物营养元素进入到相应的身体器官,由这些元素为每个身体编织独特的皮肤。

• 空气示现着他的唯一。空气,一个不可思议的指挥,它同时领导着数不清的声响、形象和其它事物,从不混淆。它证明了万物非主,唯有安拉,他用他的智慧创造、控制、管理着所有的事物。

•世界如同一棵树,它来自于一粒包含着其整个生命周期的种子。每个事物都是息息相关的。比如,瞳孔的一个微粒与眼睛相关,同时与脑相关;再生、引力、斥力;静脉、动脉;使血液流通的动力,控制整个身体的感觉神经;以及身体的其它部位。这清晰地示现了整个身体、包括每个微粒,是一个永恒的、全能的主的作品,一切在他的掌握之下。

一个空气的微粒可能访问任何一朵花、一颗果实,并在其中工作。如果这个游离的微粒不顺从神圣唯一的命令,它就不得不自己弄明白所有花果的系统和结构,知道它们是如何形成的。因此,空气微粒就如同太阳、土壤、水份一样,示现着神圣的唯一。我们都知道,构成万物的基本元素就是氢、氧、碳、氮。所有开花结果植物的种子都是由氢、氧、碳、氮组成。它们唯一的不同是神圣唯一赋予它们的生长程序。如果我们将不同种类的种子放在一个装有土壤的花盆中,土壤中有相应的元素,帮助每种植物呈现其独特的形态。如果不是神圣的唯一赋予它们相应的、必要的独特外观、结构、生命周期、生存条件,还有谁能完成这个巨大的工程?

让我们来这样设想,如果没有安拉的参与,每个土壤微粒不得不了解进而决定所有植物的未来生存状况。同时,它需要有很多负责开花和结果的车间,以此来帮助植物开花、结果。或者,每种植物拥有创造自己的知识和力量。如果否认安拉,那么就必须承认有无数的土壤微粒神,这显然是站不住脚的。

每种微粒都有两个证明造物主必然存在并且是唯一的证据。第一,每种微粒能够完成许多重要的活动,尽管它本身是无能力的。第二,通过按照普遍规律的运作,每个微粒展示了一种普遍的意识,尽管其是无生命的。每个微粒本身是无力,通过遵循神圣唯一的普遍规律而生机勃勃,每个微粒都见证了主的唯一存在性。

•每个人都是一个小世界,是创造之树的一粒果实,是这个世界的一粒种子,我们每个人都是生命物种的一个样本。每个人好像是宇宙的一个浓缩,拥有最微妙的一种平衡。创造这种生命,成为其主,需要对整个宇宙的控制。

尊贵的安拉为所有的事物都贴上了特有的标签:比如蜜蜂;比如包含了大部分宇宙特质的人类;比如小小的无花果种子所蕴含的一颗无花果树的生命历程;比如人类的心灵能够感知神圣唯一在世界上的示现,并储存在我们的记忆中,虽然记忆占的空间如一颗小碗豆,却容纳了如一个图书馆大小的信息,是这个世界所有事件细节的索引。

•所有的生命交织成一曲互助的交响乐。比如生命体的器官、组织、系统和细胞,比如宇宙的所有组成,彼此互助合作。例如,空气和水,土壤和太阳,它们的协作,促成一个苹果的生成。像工厂的各部门、宫殿的每片砖瓦一样,动物间互助合作,以满足彼此的需求,一切井然有序。它们共同服务着人类。土壤中的元素帮助植物存在并维持其生命,大部分动物靠植物来生存,而人类依靠着动植物。元素是生物物质构成的基础。

无论是太阳还是月亮,夜晚还是白天,冬天还是夏天,通过遵守宇宙中这种互助原则,植物帮助有需要的饥饿的动物,动物帮助人类,养分帮助婴儿,水果和其它食物的微粒帮助身体细胞——它们展示了它们在通过一个慷慨的、全知全能的主的独一无二的力量在运作。

•安拉对这个世界的慈悯和智慧在每个存在的创造目的上显而易见。普慈特慈的安拉为万物提供食物以维持其生存,并以此为封印,让每个人都可以看见,可以感知到。

所有的存在,特别是那些有生命的,它们的需求得到满足,保持着生机勃勃。的确是如此,无论是普遍的,还是个别的,某个个体或者整个类群。它们自己不能满足自身哪怕最小的一个需求。然而,它们的所有需求在不可意料的地方以一种不可意料的方式得到了满足,井然有序而且时机恰当,充满着智慧。这智慧直指全知全能的尊贵养主,普慈特慈的优美的安拉。

• 我们想一下太阳。从行星到水滴,玻璃碎片,闪烁的雪花——太阳辐射的影响随处可见。如果你否认你在这些数不清的事物上看到的小小太阳是一种反射,那么你必须接受在每个对这太阳的水滴中、玻璃碎片中、透明的物体中都有一个太阳。这,不荒谬吗?
如果不将这些映像归于太阳,你必须承认不仅仅有太阳,而是有无数个太阳。这合理吗?同样地,如果万物不归于唯一的主,全知全能的主,你必须承认在这个世界有多少个微粒就有多少个神。你能相信这个吗?

•在春天和夏天,安拉带来了无数的植物、动物,每个都是那么特别。这个过程是如此秩序井然,尽管纵横交错却没出任何差错。他准确无误地精确“记录”着地球表面无数的物种。每件事都恰到好处地、井井有条地、完美地被实现。只有安拉才能如此完美地管理我们的世界。

想象一下春夏发生的一切吧。安拉在这两个季节的创造范围、速度、次序、美好,他的仁慈绝对是个奇迹。只有唯一的安拉拥有这样的知识、这样的力量,只有他拥有这样的印章。这个封印当然是主的,他无处不在。在他面前,没有什么可以隐藏,没有困难两个字,对于他创造一个微粒和一个星星是一样的。

• 播种到土壤里的种子示现了土地和种子都归于安拉。生命的基本元素(如空气、水份、土壤)是普遍存在的,它们简单且性质相同。植物和动物随处可见,尽管它们的构成元素基本相同,却拥有完全不同的生命。
所有这些都由安拉管理着。每朵花,每个果实,每个动物都是一个印记,都是造物主的签名。无论它们在何处,它们都以自己的方式诉说着:“我的印记记录着我的创造者,我的创造者创造了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属于我的创造者。”换句话说,只有拥有所有元素的才能拥有并维持这个世界。任何人都可以看到,只有安拉管理着这个世界,供养着、维持着这里哪怕是最小的、最简单的生物。

真的,无论是简单的还是复杂的,每个生命都在诉说着:“只有拥有我这个物种的才能拥有我。”每个物种都在诉说着:“只有拥有这个地球的才能拥有我们。”各个星球在诉说着:“只有拥有一切的才能拥有我。”如果苹果是有意识的,你对苹果说:“你是我的作品。”苹果立刻会反驳:“住口!如果你能制作苹果,那么你就能制作所有果树,你就能提供所有果树所需的一切,也只有这时,你才能说,你拥有了我。”

因为每个果实都依赖来自同一个中心的生长规则,所以生成一个或多个水果是容易的、低成本的。换句话说,如果由多个中心为水果提供生长规则,那么将是非常困难的,成本也是很高的,仿若装备一个军队,需要大量的工厂,当没有一个统一的中心来控制这些工厂时,将是寸步难行。那么,论点是清晰的:当一个结果来源于大量的个体,且每个个体都拥有独立的中心时,那么,有多少个个体,就有多少困难。而当所有的个体只有一个中心时,事情就变得简单。显而易见,所有的物种来自一个主。
所有物种在基本特点和组成上的相同和相似,证明了它们是一个主的作品,因为它们都由同一支“笔”记录着,拥有同样的标签。它们的存在必然需要同一个主。否则,它们将不复存在。

结论:当将一切归于安拉时,所有一切变得简单;而当将一切归于多个主时,则变得困难重重。因此,从简到繁,世界上的一切都贴着唯一安拉的标签。如果安拉不创造水果,我们即使用整个世界交换也是买不到的,我们如何来支付土壤和空气、水和阳光、热和种子等等的协同作业?所有这些是无意识的,而由全能的安拉管理的。制造一个水果的成本是整个世界。

•生命,展示了安拉的优美,也是他存在的明证。死亡,展示了安拉的庄严,是安拉唯一性的证明。

例如,河面上的泡泡映射出太阳的影子,如同其它一切透明的物体。这证明了太阳的存在。尽管泡泡会突然消失,但是会有新的泡泡产生,映射出同一个太阳的影子。闪烁的泡泡展示了太阳的存在,它的消失展示了太阳的唯一性。

同样,生命的潮起潮落通过它们的存在作证了安拉的唯一。生命的消逝、死亡作证了安拉的永恒。生物分分秒秒、日日夜夜、年年岁岁变化着,更新着,展示着它们的精美,作证着我们永恒的唯一的安拉。它们的消逝、死亡及起源作证了(物质或者自然)的起源仅仅是层面纱,世间一切是由高贵完美的安拉在不断更新的艺术,是他在移动镜子。

•很明显,美丽宫殿的设计和装饰指示着建筑师极好的艺术造诣:美丽的建筑展示了建筑师的完美头衔(指示他<她>的级别)和品质(他<她>的艺术来源),表现了他(她)极好的能力和天性。

同样,存在的井井有条、无懈可击和完美展示了安拉的完美,存在只是安拉完美本质的苍白、虚弱的影子。

作者:法土拉·葛兰

来源:The Essence of Islamic Faith(信仰的本质)

http://www.islam.net.cn/html/zongjiao/zhenzhu/20110225/1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