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宗教对话应时代所需

宗教对话应时代所需

Rate this post

来源:联合早报   伊斯兰人文学术   2006-11-23

 众所周知,在目前这个纷乱的世界中,很多血腥暴力事件是策动的黑手利用宗教,歪曲了教义而导致的。那么,在蕞尔小国新加坡举行一场宗教间的对话,到底能在多大程度上促进世界的和谐?这项构想是不是太大胆了些,或许带有太多的理想主义?

  的确,国务资政吴作栋到梵蒂冈进行工作访问时提出的这项建议,质疑者的心中难免会萌起以上的问号。然而,这项建议旋即得到梵蒂冈国务卿塔贝尔托内主教的支持——他吁请新加坡拟出计划书,好让梵蒂冈采取相应的行动,说明了宗教对话是值得做,而且也应该尽快做的一件事。

  无可否认,围绕种族或宗教问题而产生的纷争,都有万分复杂的背景,光靠对话是无法让问题烟消云散的。但是照我们看,这并不会削弱宗教对话的积极意义。相反的,恰恰就因为暴行制造者利用的是世人的冷漠和无知,更让我们看到交流与了解的迫切性。

  世界上各大宗教的产生,都是源远流长的。因此,在信仰被有意曲解的年代,坦诚而深入的宗教对话,便成了21世纪人类不可或缺的和谐机制。

  心灵的沟通实在是太重要了,而与此同时,也实在是非常的不容易。今年9月间,罗马天主教教宗本笃十六世在德国雷根斯堡大学所讲的一番话,其中一些内容便曾引起回教世界的轩然巨波。用不同的角度来看,教宗的言论可以折射出各种诠释,但据他本人的澄清:说这番话的目的,原本就是要阐明宗教对话的重要!

  吴资政在梵蒂冈提出在新加坡举行宗教对话的想法时,清楚表明其目的:“对话的用意并不是批评任何人,也不是为了批评激进分子或原教旨主义,而是让不同信仰者加深对彼此的谅解。”

  同时,新加坡愿意作出贡献,是因为它本身是个多元种族与多元宗教和谐相处的社会。诚然,去年的“亚洲—中东对话”,与今年刚举行的“那烂陀——南亚与东亚的佛教文化联系”国际研讨会,都让新加坡累积了举办大型国际对话会的信心。

  资政指出,在他心目中,一旦能邀请到天主教、回教、佛教、印度教等至少四五个主要宗教的领袖,新加坡就可以开始策划这个宗教对话。另一方面,他也要先征得国内各宗教领袖的支持,所以举行日期的决定必须保持谨慎。

  据我们理解,宗教对话如果在与世无争的世俗国家新加坡举行,无疑也起着近悦远来的作用。吴资政在前年发起的首届“亚洲—中东对话”,去年6月便在新加坡顺利举行,三天的大会共有40国的200名代表前来参加。之后,埃及和泰国慨然承诺接办这项两年一度的盛举。

  去年,吴资政在“亚洲—中东对话”的开场白中阐明大会的四个希望,第一是增进彼此的体察与了解;第二消除彼此过去的刻板偏见;第三分享各自的政经社会发展经验,为应付未来的挑战铺路;第四是能够提出互惠互利的实质协作建议。

对话会之所以深受欢迎,首先因为它是对话,并没有附带任何业务上的条件。大家的到来,并没非得要签订一两个亿万元的合同不可。另外,所有参与者都以个人身份参加,大家的身份也一律平等。不分彼此,无拘无束,相互坦诚,增加了一番明心见性的机会。

  偏见消除了,多了几分关怀,大家也就可以探讨共识与合作:这是对话的精神所在。这也说明了为什么一次具有代表性的宗教对话,是世人殷切的期待。

http://zhongguoysl.bokee.com/58897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