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对今日穆斯林社会的检讨与反思

对今日穆斯林社会的检讨与反思

Rate this post

当今的穆斯林社会面临许多重大社会挑战﹐这并不新鲜﹐自从伊斯兰诞生的初期直到今天﹐伊斯兰一直都在各种压力下成长﹐并且得到发展壮大。 我们看到的这种社会压力﹐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以后也不见得会有所减轻﹐因为每个时期都有时代的挑战。

曾经在2011年荣获马来西亚杰出穆斯林奖状的当代伊斯兰思想家赛义德‧埃塔斯先生﹐在他的著作《伊斯兰与世俗化》(1978年出版)一书中﹐把穆斯林世界存在的社会挑战归纳为两个方面﹕内在的与外来的。 “内在”的挑战存在于穆斯林领土以内和学者之间﹐历来如此﹐而外来的挑战﹐则是从外部侵入的思想和文化。 这两个方面都有精神和物质的两种内容﹐但对穆斯林社会的腐蚀性和破坏性非常类似。

审视当前的穆斯林社会现状﹐可以借用人们习惯的词语“危机”来形容。 这种危机存在社会生活的所有领域中﹐如宗教﹑社会﹑经济和政治﹐是“危险”﹐也是“机遇”。 我如此笼统的概括言论﹐既不是义愤填膺针砭时弊﹐也不是感慨万千发泄激情﹐而是冷静地分析这些社会弊端的根源﹐是因为民众的文明素质太低﹐如无知﹑愚昧和对信仰的疏忽。 一旦民众有了强烈的信仰觉悟﹐足以克服任何艰难的社会问题﹐如四分五裂不团结﹑文化落后﹑经济不发达﹑西方侵略和掠夺﹑以色列霸道和逞强。

我们日常耳熏目染的许多怪现象﹐被西方国家当作“普世价值观”﹐如同病毒一样侵入到穆斯林社会完美的肌体中﹐使我们的肉体和血液遭到糜烂和郁结﹐逐渐在变质和腐烂。 西方国家借用“自由”口号﹐误导穆斯林社会走向黑暗﹐成为近墨者黑的生活方式﹐如吃喝嫖赌和离婚通奸同性恋﹐穆斯林社会也都这样五毒俱全。 没有了信仰﹐没有了人格﹐也就没有了穆斯林的自尊和荣耀﹐成为拜倒的西方腐朽文明之下的奴才﹐处处自愧不如西方洋大人。

伊斯兰信仰是穆斯林社会赖以顶天立地的大梁﹐一旦大梁折断﹐失去了精神的支撑力和民族气节﹐成为不治之症﹐跟随而来的是全军覆没。 经济不发达﹑科技落后﹑教育不兴﹑道德败坏等种种怪象丛生﹐是其必然的恶果﹐导致政治上的分崩离析和社会上的乌烟瘴气。

号称全球有五十多个以穆斯林人口占大多数的国家﹐都享有独立的主权﹐而且这些国家的领导人基本上全是穆斯林﹐其中坚持伊斯兰信仰原则的人寥若晨星。 在大多数国家﹐模仿西方“民主”为荣﹐党派林立﹐形形色色思想对立和混战﹐凡是主张以《古兰经》为引导的伊斯兰政党和社会团体都受到压制。 因此﹐所有穆斯林国家的政权机构﹐包括执政和立法﹐均以效仿西方为标准﹐不惜放弃穆斯林民众的利益和尊严。 在许多地方﹐因为穆斯林社会失去了最根本的伊斯兰原则﹐虽名为穆斯林﹐但没有共同的精神追求和目标﹐不敬畏真主的威严﹐不惧怕复活日报应﹐只以现世的眼前私欲和利益是求﹐导致穆斯林社会四分五裂各自为政。

埃塔斯先生说﹐探测穆斯林世界危机重重的原因﹐发现各种关系都出现了怪异。 伊斯兰法学中有一个术语是“埃达伯”(adab)﹐意思是“准确的位置”﹐任何思想﹑事物或行为如果偏离了它的正当轨道﹐就是异化现象﹐必须纠正﹐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现代的穆斯林﹐不是不思考﹐也不是不勤奋﹐但这些人的思考和行为不在应当所在的准确位置上﹐例如精神信仰﹑知识追求﹑行为规范﹑奋斗目标﹐力气没有施在刀刃上。 他对当代穆斯林世界内在的扑朔迷离局面归咎于两大错误﹕第一是对客观环境认识的偏差﹐第二是个人位置和行动的偏差。 其结果出现思想混乱﹐精神彷惶﹐行为失去方向﹐只有眼前的贪婪和利益﹐没有远大的理想和抱负。

由于这些根本性的不利因素﹐确定了当代伊斯兰各国的领导集团或统治者不具备复兴伊斯兰的思想和能力﹐他们都是不够资格的穆斯林社会领导人。 他们确实也都在日夜忙碌﹐天天开会﹐东奔西走﹐但他们的行为只能造成不良后果﹐差之毫厘谬之千里﹐形势越来越糟。 在他们固执己见的努力下﹐穆斯林世界的危机更加深入和稳固﹐因为他们的接班人﹐不论是儿女或亲信﹐必将如出一辙﹐沿着这条错误的道路继续走下去。 穆斯林社会暗无天日﹐敌人乘虚而入﹐人民受遭殃。

古人说“哀莫大于心死”﹐指的就是缺失信仰和偏离正道﹐是一切危机与失败的根源﹐恰好描述了当代不景气的穆斯林社会现实。 埃塔斯先生锐利的眼光和精辟的分析指出了当代穆斯林世界衰败的症结和要害﹐也是医治社会病态的良方﹐使全体穆斯林看到了病根所在和奋斗目标。

一棵果木从树心里开始腐烂﹐各种病毒﹑细菌和害虫必然应运而生﹐这就是穆斯林世界的现状。 一个伟大的社会遭受外来入侵和欺凌﹐表现在自身的软弱和无力﹐没有防御能力﹐给敌人开放了长驱直入的通道和空间。 腐败的内心﹐首先是思想和文化从精神层面上的侵蚀﹐接受了错误的知识﹐“埃达伯”出现偏差﹐自卫能力失效﹐自惭形秽﹐成为敌人的思想和文化奴隶。 这是一个从上至下的过程﹐从统治集团开始影响到下级官僚﹐从政府影响到民间﹐不光是一部分政客﹐其中也有不少文痞式知识分子的卑鄙行为。

这些“上层份子”们耀武扬威招摇过市﹐成为具有强大宣传力的戏子﹐直接感染许多人﹐尤其是青年一代﹐因为他们被看作是人生“成功”的典范﹐社会未来发展的方向。 我们今天应当检讨﹐亡羊补牢未为迟也﹐深刻挖掘错误的思想根源﹐对症下药﹐提高民众信仰觉悟﹐拯救我们的社会和未来。 跌倒了不要紧﹐从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撢去身上的灰土﹐治疗皮肤的伤口﹐可以继续向前奔跑。 记得前总理马哈蒂尔在1970年写过的一本书《马来亚的困境》(The Malay Dilemma)﹐他要阐述的就是这个内容。

如今社会的发展进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信息时代﹐信息的传播不仅依赖口授和阅读﹐通过各种渠道可以把信息和思想直接面向广大民众﹐有助于穆斯林世界的觉醒﹐使愚民时代成为历史﹐因此中东和北非穆斯林国家出现了社会变革的浪潮。 通过媒体和互联网﹐广大民众表达了反对内部独裁和外来侵略的心声﹐向这两座压迫大山发出新挑战。 凡是有良知的穆斯林﹐都应当参加到这个社会改革的潮流中来﹐发挥每个人的热情和能量﹐建设一个穆斯林新社会。

先知穆圣(祈主福安之)在他的有生之年开创了一个崭新的伊斯兰时代﹐但在他成功的顶峰﹐他预言了未来穆斯林社会产生腐败的可能性﹐以此告诫他的弟子们提高警惕﹐维护正道﹐捍卫伊斯兰真理。 例如有一次他对弟子们说﹕“你们效仿过去的那些人﹐寸步前移﹐潜移默化﹐慢慢地就把你们引入了蝎子的洞穴﹐成为他们的跟随者。” 有弟子问﹕“真主的使者啊﹗ 您说过去的那些人﹐大概是指亚胡德和纳萨拉那些人吧﹖”(当时的两个阿拉伯部落﹐他们分别信仰基督教和犹太教 —- 编译者注) 先知穆圣回答说﹕“那还能有谁呢﹖”

另有一则圣训说﹐先知穆圣告诫他的弟子们﹕“你们要小心﹐外族们将动员各种势力来反对你们﹐就像他们互相招呼去餐桌吃饭一样。” 有弟子问﹕“是否因为﹐到那时我们的人数太少﹐无力抵抗﹐是吗﹖” 先知穆圣回答说﹕“不是那样。 你们的人数众多﹐但都是激流的浮渣﹐不堪一击﹐因为真主从你们敌人心中拿走了惧怕﹐而在你们的心中植入了软弱。” 又问﹕“软弱从何而来﹖” 先知穆圣回答说﹕“贪恋现世﹐忽视死亡。”

在浩如烟海的伊斯兰史籍中﹐记载了无数可歌可泣的穆斯林先贤佳行逸事﹐堪称行使伊斯兰法制的成功案例。 根据可靠记载﹐穆阿维叶将军同他的上司哈里法阿里发生了纠纷﹐他们都是先知穆圣的亲传弟子﹐但在某些治国问题上坚持己见﹐形成对立的两派。 这时﹐穆斯林的敌人罗马帝国得到情报﹐便派遣秘使来见穆阿维叶﹐表示愿以军事力量协助他战胜他的对手阿里。 他坚定不移地拒绝了罗马密使带来的提议﹐要他转告罗马皇帝说﹐他同哈里法阿里在信仰上亲同手足﹐绝不会借助外来的力量打击自己的穆斯林兄弟﹐他坚持了伊斯兰的原则立场。

这样的例子在历史上或在现实中比比皆是﹐道理很简单﹐应为急功近利者之戒。 那些贪婪现世利益者﹐无视伊斯兰信仰的基本原则﹐唯利是图﹐被敌人中箭落马﹐使亲者仇痛者快﹐导致伊斯兰伟大事业的衰落和惨败﹐给穆斯林民众亿万生灵带来极大痛苦。 自从人间有了伊斯兰﹐开创了一个新纪元﹐对于信奉伊斯兰的穆斯林﹐根据原则办事﹐废止或拒绝过去的陋习和弊病。 伊斯兰建立了新的传统﹐世代延续﹐坚守真主的大道﹐端正准确位置﹐团结一致﹐是伊斯兰在全世界胜利的保证。 伊斯兰的敌人也有传统﹐历史悠久﹐今日所见的各种社会弊端在历史上都曾经行施过﹐表现了人类最腐朽和卑劣的一面﹐他们如果喜欢﹐就让他们坚守去吧。 伊斯兰信仰是我们心里的钢铁长城﹐只须守住这一道要隘防线﹐可保万里江山固若金汤﹐穆斯林稳麦对任何妖魔鬼怪无所畏惧。

 

http://www.norislam.com/?viewnews-14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