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山洞章现代注释(22)

山洞章现代注释(22)

Rate this post

不信的人以为他们可以在我之外以我的仆人作保护者吗?我确已为不信的人准备下了火狱来招待他们。 (18:102) 注释: 换言之,至高的安拉在此宣布,当犹太-基督徒联盟出现在讶诛讥和马诛讥时代并控制世界,利用他们空

 

不信的人以为他们可以在我之外以我的仆人作保护者吗?我确已为不信的人准备下了火狱来招待他们。(18:102)

注释:

换言之,至高的安拉在此宣布,当犹太-基督徒联盟出现在讶诛讥和马诛讥时代并控制世界,利用他们空前的力量、利用他们巨大的谎言竭力引诱、迫使穆斯林顺从他们、追随他们时,安拉的真仆会抵制无信仰者,永远不进入全球化的无神社会。他们奋力忠诚于主,为此远离这个世界。我相信,与这个世界隔离开的最好办法就是在偏僻之地建立穆斯林村庄*。

你说:“我们(穆斯林)可以告诉你们,谁在他们的行为上是损失最大的吗?”(18:103)

他们是那些在今世的努力已成白费的人,而他们却以为他们是在做了好事。(18:104)

注释:

一只眼睛的现代“白人”西方文明和它位于世界各地的“有色奴隶”虚假地宣称,人类正亲历着空前的进步,现在是最好的时代,世界变得越来越好,现代的“白人”西方文明已经取代了一切过去的文明,包括行将就木、老掉牙的伊斯兰!那些各地的一只眼睛的“奴隶们”批评建立穆斯林村庄,坚称穆斯林必须成为“社会主流”的一部分——即使主流正向着历史的垃圾堆大踏步前进!

他们就是那些不信他们的主的迹象和(在后世)与他(主)会见的人。他们的功果都将成空,我在复活日也不给他们任何(善功的)分量。(18:105)

所以他们的报应就是地狱,因为他们不信,并以我的启示和我的使者们当作笑柄。(18:106)

至于那些信仰而又做善行的人,他们有(天国的)种种乐园欢迎他们。(18:107)

他们将居住在那里,而不希望从那里被赶出。(18:108)

你说:“即使海洋变作墨水,以它来纪录我的主的话,甚至我(主)给它再加上一倍,它(海洋)也会在我的主的话说完之前耗干。”(18:109)

你说:“我只是和你们一样的人。我已获得启示,你们的主是唯一的主。谁盼望见到他的主,他就该做善行,并在事奉(他的主)上不容许有任何伙伴。”(18:110)

注释:

谁试图破坏古兰经、穆罕默德先知(SAWS)带来的真理,他们一定要知道:自己无法利用对待尔撒先知(AS)追随者的办法,将穆罕默德先知(SAWS)提升到高于人类的地位,而战胜穆罕默德先知(SAWS)忠实的追随者。穆罕默德先知(SAWS)只是一位被拣选的先知,接受了神圣的天启。

在最后一句经文中,山洞章向那些渴望面见安拉、希望得到他的仁慈和祝福的信士们传递了这样一条建议和警告:他们必须做善行,不要举伴(Shirk)。先知曾警告说,在旦扎里(Dajjal)时代,避免举伴(Shirk)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旦扎里(Dajjal)会利用举伴(Shirk)做武器,攻击信仰者,竭尽所能毁坏他们的信仰。他会利用一些精巧的谎言,让人很难认出那是举伴(Shirk)。有多困难呢?先知说:“就像在漆黑的夜里在一块黑色的石头上找一只黑色的蚂蚁一样难。”

比如,现代世俗国家的举伴(Shirk)——主权等——现在是普遍的。普遍的举伴(Shirk)环绕着几乎所有人。他们这样举伴着:认为“主权”与安拉并列、比安拉更高,或者“至高权威”、“法律”比安拉更高等等。今天,人类被各种形式的举伴(Shirk)包围着,比如唯物质论、非法(Haram)事物的合法化(Halal)。

经文以严厉的警告结束,告诫信仰者们,如果不努力分辨各种新浮现的举伴(Shirk),如果不竭力弃绝举伴(Shirk)、保护自己的信仰,他们最终将成为1000个人中进入火狱的那999个:

艾布•赛义德传述:穆圣说:“安拉说:‘阿丹!’阿丹回答:‘遵命!一切福利由你掌管!’安拉说:‘你拣出火狱居民吧!’阿丹问:‘火狱居民多少?’安拉说:‘每千人拣出九百九十九人。’……这时,大家心情顿时变得沉重,他们说:“安拉的使者啊!我们当中谁是那一个人呢?”穆圣说:“你们放宽心,因为亚朱者和玛朱者②占一千,你们只占一个。”(布哈里圣训)

 

*Tanzeem-e-Islami(作者曾经居住的集体(Jama’ah))及其领导(Amir)、令人尊敬的伊斯兰学者Israr Ahmad博士反对在偏僻之地建立穆斯林村庄的计划,主要是因为他们对《古兰经中的耶路撒冷》一书中的基本观点不认可。即,我们现在生活在旦扎里(Dajjal)时代、讶诛讥、马诛讥时代。当朝觐(Hajj)被禁的时候——正如布哈里圣训中所预言的那样,任何人都不会再不接受那本书的观点。

大约100年前,杰出的土耳其伊斯兰学者Bad’iuzzaman Said Nursi认识到,欧洲世界秩序就是讶诛讥、马诛讥世界秩序,他向自己在土耳其的许多学生、追随者建议,在土耳其乡下的10000个穆斯林村庄里保留伊斯兰。因为实施这条珍贵的建议,直到今天,土耳其乡下仍居住着热诚的穆斯林,尽管在城市里穆斯林们备受压抑,被酒、猪肉、裸体、无神紧紧环绕。

我们现在居住的时代比Said Nursi的时代有过之而无不及,因此,在巴基斯坦、孟加拉、马来西亚、埃及以及其他穆斯林世界中,真实伊斯兰的幸存只能靠偏远的穆斯林村庄。这些社区将在自己和无神的讶诛讥、马诛讥世界之间建立一座不可见的墙,保护自己,保护自己的信仰。

鄙人在有生之年可能看不到这类村庄在穆斯林居住之地不断建立,但我祈祷本书能够激励代代伊斯兰儿女来建立这类村庄。阿敏!

http://www.islam.net.cn/html/zongjiao/zhenzhu/20120330/4174_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