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当代伊斯兰宣讲的误区

当代伊斯兰宣讲的误区

Rate this post

对于当代伊斯兰宣讲来说,首先应当解决的核心内容应该是:明确界定和规范宣讲伊斯兰所使用的定义和术语,因为这项工作本身决定了伊斯兰宣讲的文化属性。

作为一种文明的核心体现,术语并非仅仅是一种约定俗成的思想的规范。这是因为一个人,无论其作为个体还是社会和民族的一份子,他对现状和事件的表述都是通过语言达成的,而其表达的方式将注定影响人们的观点和看法。就在我们创新表达方式的同时,我们也受到自身所使用的舆论导向体制的影响。

如果说,各种不同形式的文明对话(穆斯林之间的对话和穆斯林与非穆斯林的对话),是避免毁灭性思想一枝独秀的成功途径的话,那么,对伊斯兰术语的内涵加以阐释,揭示其中在字面含义和术语内涵上的不同之处,对于任何一场认真的对话来说,都是首先要解决的基本问题。

对这方面缺失足够的关注,成为当代伊斯兰宣讲的最突出的误区,并由此而导致在伊斯兰思想建设和伊斯兰运动两个方面都出现了诸多明显的失误。

例如,对“(الحاكمية)哈基米亚”(治权)这个术语的不同理解,导致了穆斯林陷入对所有现行体制加以否定,并判定其为异教的泥沼中,而把造物主所意欲的“普遍合法的治权”同没有经训明文规定下,而为穆斯林自身所独立创制其治权和立法权的政权体制相提并论,混为一谈。

同样,对“(الجاهلية)蒙昧主义”这个术语的极端理解,也导致了判定现行社会为异教性质,而忽略了“意识形态上的蒙昧主义”和“行为上的蒙昧主义”这两个概念之间的本质区别。

同样,对“(الفرقة الناجية)末日得拯救的一派”和“(الطائفة الظاهرة)得胜的群体”,以及“(الجماعة المسلمة)穆斯林大众”这些术语的极端理解,也开启了以异教之名来党同伐异的宗派主义的大门,而对经训明文所处的前后文语境和真主之所以降示经训明文的降示背景不加丝毫的考虑。

对“(الجهاد)吉哈德”和“(الحسبة)哈塞拜”(劝善戒恶)这两个术语的理解,导致了思想和行为的极端与暴力,直到现今,其恶果还在穆斯林中肆虐横行,代价累累。

正是对这些术语的内涵未加以明确的界定,导致了我们前文所说的伊斯兰思想和伊斯兰运动中出现的诸多明显失误。而这些仅仅是冰山一角,要详述这些问题,已经远远超出了本文的范围。

类似的术语还有:“(المولاة)穆瓦拉特”(以真主为依托)和“(المحآدَّة)穆哈达特”(对真主和使者的挑衅)。古兰经中以大量的经文警告不得以非穆斯林为盟友,并规定,当出现纠纷时,只得以真主和他的使者为依托,但是这项原则有着相关的一些规定,以阻止被人利用而演变为宗教敌视和强迫行径,以及宗派主义动乱的说辞和借口。

例如,禁止以不同宗教信仰者为盟友,并不是要禁止他们成为一国之公民;也不禁止他们享有作为邻居而受善待的礼节;更不禁止他们作为穆斯林社会生活的搭档。其实,真正要禁止是:以那些敌视穆斯林,挑衅真主和他的使者的群体为盟友。因此,古兰经才一再反复强调说:“……不要舍信道者而以不信道者为盟友……”(妇女章“144)这些经文证明了古兰经所禁止的其实是:那种导致信士对敌视他的宗教与信仰的阵营心生偏向和亲近之举。

而所禁止的亲近和友爱也仅针对的是那种挑衅真主和他是使者之人的友爱。这些人,“他们为你们信仰真主–你们的主–而将使者和你们驱逐出境。”(受考验的妇女章:1),而不是仅仅因为有着不同的宗教信仰,假若他们和平地对待穆斯林。

不反对伊斯兰的非穆斯林,对他们加以亲善和友爱有时是穆斯林的当尽义务。如穆斯林在对待信仰基督教和犹太教的妻子和她的家人时,就有对他们亲善和友爱的义务。他们都是都是穆斯林子女的舅舅和舅母,对他们亲近和友善属于伊斯兰主张的接续近亲的善举,而断绝与他们的联系则是一种罪过。

伊斯兰重视宗教的纽带与联系,并视其高过一切人与人之间的纽带与联系,但是这并非意味着穆斯林仅仅因为非穆斯林同他有着不同的宗教信仰,而敌视所有的非穆斯林。

 

 

http://www.norislam.com/?viewnews-14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