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怎样识别出一个心理病态的人

怎样识别出一个心理病态的人

Rate this post

2012-06-08 11:32:26 来源: 评论:0 点击:7455

从布罗德莫精神病院到董事会的会议室,心理病态的人无处不在。——乔恩•龙森(独家新书揭露)龙森说:作为一个心理变态识别者,这让我变得疯狂和有一点神精质。在布罗德莫精神病院采访的几个小时,病人固定…

从布罗德莫精神病院到董事会的会议室,心理病态的人无处不在。

——乔恩•龙森(独家新书揭露)

 

龙森说:“作为一个心理变态识别者,这让我变得疯狂和有一点神精质。”

在布罗德莫精神病院采访的几个小时,病人固定和他们喜欢的朋友坐在一起。他们大部分都长得很胖,穿着宽松、舒适的圆领汗衫和运动裤。在布罗德莫精神病院除了吃,他们几乎没有其他事情可以做。 我想知道他们之中是否有名人,实际上布罗德莫精神病曾经来过 “荒原杀手”伊恩.布莱迪和“约克郡撕裂狂”彼得 .萨克利夫。

一位最多也就二十来岁没有穿宽松运动裤,而穿着细条纹夹克上衣和长裤的男人,张开双臂,向我走来。他看起来就像要在这个世界施展抱负的年轻商人,有些病人就是想让所有人都觉得他是个神智非常健全的人,我们握了握手。

“我是托尼”,他说,并坐了下来。我说:“我听说你是冒充精神病人来到这的。 ”。“是的 ”,托尼说。他说话非常正常、友好,像一个渴望帮助别人的人。他说:“我把别人搞成重伤,他们逮捕我并把我关在牢里,我想可能要在牢里呆5-7年。我问别的囚犯怎样才能躲避惩罚。 他们说很简单,告诉他们你是个疯子,他们就会把你关入一所郡立医院,你还可以看天空卫视、玩游戏,还可以玩游戏。还有护士给你批萨吃。””这是多久前的事? ” 我问。托尼说:“十二年前。”托尼说假装自个儿是疯子很容易,尤其17岁的他吸毒看过许多的恐怖电影。你不需要知道真正的疯子是什么样子。你只要仿照丹尼斯.霍珀在电影《蓝色天鹅绒》中的角色。托尼告诉一个来看他的精神病医生,他喜欢给人们写情书,每封情书就像枪里发出的子弹,如果你收到他的情书,你将会下地狱。

他说剽窃抄袭一个众所周知的电影是个冒险,但是很值得,越来越多的精神病医师开始去他的牢房探望他。 他采用了包括《养鬼吃人》 、《发条橙》和大卫•柯南伯格电影里的情节。 托尼告诉精神病医生,他喜欢用车撞墙来获得性快感,他也想杀死女人后研究她们的眼睛,这些都让他感觉很好。我问:“你从哪里知道的那些东西。”托尼说:“我在监狱图书馆看到的特德.邦迪传记。”我点点头,心想监狱图书馆里放上一本特德.邦迪的书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托尼说:“但是他们没有送我到一些普通的医院,而是把我送到了该死的布罗德莫精神病院。”我到了这家医院被送到危险,严重人格失常部门﹝DSPD﹞,他到了这个地方后扫视了四周,明白做了一个很坏的决定,急忙要求见精神病医生。他告诉他们说,“我没有精神病。”一个更可怕的事实是,在这里想证明你是一个正常人比证明你是个疯子更难。

我说:“你发现了吗?你穿着细条纹衣服来见我,其实会更让我误解。”托尼说:“是的。但是我想抓住机会。这里有很多令人作呕的懒汉,他们连续几星期不洗澡,不换衣服。我是个喜欢穿干净衣服的人。我在病人的健康中心四处瞧瞧,与狼吞虎咽吃巧克力的孩子们相比,他们的父母穿着非常干净整洁。”

托尼继续说道:“我知道人们可以从行为表现上看到我的精神状况,精神病医生喜欢观察病人,他们喜欢分析肢体动作,对托尼来说要保持行为正常非常不容易,你怎么知道你的坐姿是不是正常的标准?你怎样翘二郎腿才能表现你的行为正常。”我忽然有点不自然,我翘着二郎腿像一个记者吗?我问:“当时你认为行为正常,举止有修养,会帮助你从这出去?”他答道:“对!我自愿去清除医院花园的杂草,但是即使他们看见我做得再好,也多半认为我只有在精神病院才能表现得好,因为他们以前就证明了我是个疯子。”我用怀疑地目光注视着托尼,直觉告诉我,我不相信他说的这些事。 这听上去太自相矛盾,太黑暗,太荒谬。但是随后托尼寄给我一份文件,果然上面有对他的诊断,这个诊断报告写道: “托尼在这愉快,平和,让他呆在这里,可避免他的病情恶化。

托尼说,他后来开始变得不配合。他大多数时间呆在房间里,在外面时,不想和可耻的精神病邻居浪费时间,那时非常容易理解的。但在这里,只能说明你孤僻,显示你很重要只是一个妄想。在布罗德莫精神病院,没有人想要和精神病凶手呆在一起,那是很愚蠢的行为。一份托尼不配合期间的报告写道:“病人在布罗德莫精神病院变得恶化。他不和其他病人交往。”在我和他的两小时,托尼大多数时间风趣,吸引人,不过当谈话快结束时,托尼有点伤感地说:“进布罗德莫精神病院时我才17岁,现在都29岁了,我在病区间来回闲逛中长大成人,斯托克韦尔扼死了我身边的一个人,我从强奸犯旁边踮着脚走过,这本来是你人生中最宝贵的年龄。 我自杀过,我也看见过一个男人挖出另外一个男人的眼睛。

托尼刚说到那些足以让人疯狂的事。 一名保安大声喊道:时间到。我和托尼说了再见,托尼和所有病人一样从桌边站起走回去。此时他们的表现如此之好,如此的惊人一致!我不知道想的是什么,与我们周围治疗中的病人病态的眼神不同,汤尼似乎非常清醒,神情平淡,心智健全。 但是我还知道些什么呢?

第二天,我给布罗德莫精神病院托尼部门的主治医师安东尼.马登教授写信,“我给您写信希望您能够弄清托尼的故事有多少是真实的。”一些天以后,托尼给我来了信,“乔恩,这个地方的夜晚太可怕了,让人无法用语言表述。”托尼还寄来一包他文件的复印件。因此我开始读到更详细的情况,在1998 年他让精神病医师相信他有精神病。他真的神经不正常了,他说中央情报局正在跟踪他,他喜欢偷别人的东西,因为他喜欢看他们痛苦的样子,这比做爱更让他有快感。我的心理开始发生转变,突然我有点认同精神病医师的看法, 托尼远不止是个极端恐怖分子。文件也有在1997年对他犯罪的描述, 受害人是一个叫格雷厄姆的无家可归的酒鬼,显然他对托尼朋友的10岁女儿说了“你的裙子真性感”自找苦吃的话,托尼告诉他闭嘴。格雷厄姆挥拳打来, 托尼进行反击。格雷厄姆被打倒在地。托尼后来说当一切结束时,格雷厄姆躺在地上不动,但是他说道:“你就只有这点本事吗?”托尼失去理智 ,他连着踢格雷厄姆的胃和腹股沟7,8下,后来又折返回来再次踢他。 我记得托尼说过他模仿电影《发条橙》的情节来证明他心理有问题。《发条橙》开始时一帮流氓踢一个躺在地上无家可归的男人。

我的电话铃响了,我看出是托尼打的。 我没有接电话。

一星期后我等来了马登教授的电子邮件。

他写道:”托尼假装有精神病是因为他认为那会比监狱呆着好. “,” 哦 “! 我想,又高兴又吃惊。 ”太好了,托尼说的是真的!”但是马登教授后面写道: “很多精神病医师对他精神状况进行过评估,我们这也有很多医生对他进行了观察,经过仔细考虑的结论是他没有精神不正常,但是他有心理变态. “我看着电子邮件,” 托尼是一个心理变态”? 我想。我对心理变态没有多少了解,但是我知道一点, 听上去它不是个好事。马登解释,托尼为了逃避监狱生活而假装精神病人,确切地说这是个不诚实和欺骗行为,他就是一个心理变态患者。

一位心理学家朋友Essi Viding也同意这个说法。当我描述托尼的细条纹衣服时,他说:” 典型的心理变态!”托尼再次打来电话。 我作了一次深呼吸接了电话。”乔恩”? 他的声音听上去很小,深远。“是的,你好,托尼。 ” 我以很严肃的声音回答道。“我还没有收到你的信” 他说。“马登教授说你是一个心理变态患者” 我说。马登开始呼着粗气,并暴躁地说道: “我不是一个心理变态。 ” “ 你怎么知道?” 我问。“他们说心理变态不会感觉后悔。”托尼说。 ”我对我的行这感到很后悔,但是当我告诉他们我感觉后悔时,他们说心理变态在假装自责,实际上没有一点悔恨的情感。 尝试证实你不是一名心理变态,比证明你没有心理问题要难。”我问道:“他们怎么对你进行诊断。”“ 他们会给你做一次心理变态测验。 ”托尼说。 “罗勃特.黑尔评估表对你的20 项人格特征进行评估。如外表迷人,没有同情心,不悔恨,夸夸其谈等等。 对于每一项,他们给你打0分, 1分 或 2分. 如果你的总分是 30 或者达到40 ,那意味着你终身将标上心理病态患者的标签 ,他们说你不会有任何改变,没有治愈的可能。对社会来说你是一种威胁,只能呆在这里。”

早在19 世纪初法国精神病医生菲力浦.皮内尔第一个建议,奇怪的行为可能不见得就是躁狂症,抑郁症和精神病。 他称之为:躁狂妄想症(manie sans délire),它给人以一种精神病的错觉,菲力浦.皮内尔说病人在表面上很正常,但是他们缺乏行为控制力且倾向于暴力。1891年前, 德国JLA Koch医生出版的书《Die Psychopathischen Minderwertigkeiten》里,给它起了一个名字:心理变态。

大多数人认为1%的人类有这种病,但是他们引起的混乱是如此地广大,他们实际在改变这个社会。那么急迫的问题是:心理变态会被治愈吗?

在 1960 年代后期,一个年轻的加拿大精神病医师相信他能回答这个问题。 他叫埃利奥特.巴克,而且他对世界各地精神疗法进行研究,包括美国一名叫Paul Bindrim 的精神治疗医师,进行着在他指导下的裸体治疗法。大部分客户是加州自由思想者和电影明星,他们会赤裸着坐进24小时让人精神紧张,神秘的过山车环绕,俯冲,参加者会发出尖叫,叫喊,哭泣,来宣泄他们内心的恐惧。在安大略省的橡树山脊(the Oak Ridge)医院的心理病态科巴克主要治疗有心理疾病的犯人,尽管犯人毫无疑问有心理疾病,但是,他们看上去很平常。巴克推论,他们的心理变态深深地掩盖在正常的假像下,如果以某种方式激发出来,在用某种方法对此进行治疗,可能会让他们成为正常人。

他成功地得到加拿大政府的批准,获得一批LSD(迷幻药),选择了一群心理变态患者,让他们进入他命名为 “全封闭胶囊 “的小房间 ,里面都是鲜绿色,他要求他们脱光衣服。这是一个新的里程碑:世界上有史以来第一次对心理变态犯人进行长时间,令人难以忍受的裸体 LSD (迷幻药)心理疗法。巴克的实验最后惊人地进行了11天。这间屋没有使人分心的事,没有电视,没有衣服,没有时钟,没有日历,只是不断的谈心(至少每个星期100 小时在谈话)。每个心理变态者最真实的情绪表现被激发,尖叫,抓墙,坦言渴望被禁止性交的想像,他们的表现,在Oak Ridge对此在报告中指出:“ 在这种状况下,心理变态表露无遗 。”

我想看到这,觉得呆在棕榈泉酒店比呆在关心理变态谋杀犯的安全设施里更让人愉快。

巴克在单面镜子后观察全过程,他早期报告让人沮丧,密封室的环境让人神经紧张,心理变态者会愤怒地盯着彼此。 一天天过去,没有人去交谈,但是过了一个月后,料想不到的事开始发生。在放映一个很感人的电影后发生了变化。 和以前相比,这些粗暴的年轻囚犯开始发生转变。 他们正在学着关心密封室里的其他人。

我们看见巴克在他的办公室,笑容开始在他悲伤的脸上展现。 他的心理变态病人开始变得和蔼。他们在对假释委员会抱怨对他们的治疗前,一些人甚至告诉假释委员会,他们不想被假释。 主管当局对此很惊讶。回到伦敦,我为托尼感到难过。许多心理变态凶手,幸运的得到巴克彻底指导,被宣布治好并且释放。

为什么布罗德莫精神病院不采用一些他的主意? 当然,他们似乎陈旧,没有多少经验,也许过度依赖致幻药治疗,但是他们确实很好地把一些碰巧在人格评分表上得分很差的人永远地关在那里。然后我了解在上世纪90年代早期两名研究员承担对经过巴克治疗的心理变态者回归社会的再犯率进行长期的详细研究。 在一般的情况下,60%回归社会的刑事心理变态者会继续犯罪。现在回归社会的刑事心理变态者再次进行伤害率是多少?答案是:80%。

密封室让心理变态者变得更坏。

“他们让心理变态者赤裸着谈心! ”鲍勃.黑尔笑着摇摇头。 那是一个八月晚上,我们正在威尔斯西部彭布鲁克郡乡村的一家酒店的酒吧喝酒 ,黑尔正在这家酒店给精神病医生,护工,犯罪分析员上三天课。我们最后高兴地遇到黑尔。 那时像埃利奥特.巴克已经几乎无人提及,黑尔就是业内权威。全世界的司法部门和假释委员会已经接受心理变态者完全不能治愈的论点,从原来从行为上来发现,到学习使用PCL-R (改进版的心理变态评估表)来对心理变态进行评估,这个表是黑尔一生研究所得。在60年代中期,黑尔在温哥华是一个监狱心理学研究者,他让周围人帮他寻找心理变态者和非心理变态者作为志愿者参加他的试验。他记录他们的脑电图,汗液,血压,试验中也用到电发生器,他对他们解释,当他倒数10,数到一时他们会感到十分痛苦的电击。不同的反应让黑尔大吃一惊。非心理变态者(他们性格都很暴躁,通常出生赤贫,因虐待而犯罪的犯人)的表现很淡定,好像这个让人痛苦的电击只是他们应得的惩罚。黑尔注意到他们的表现,他感到惊慌。我问:“他们是心理变态者吗? ”黑尔指出:“他们没有冒汗 ,什么反应都没有 。这个试验对他们来说好像只是做扁桃体手术那样简单,大脑本应传送恐惧讯号给中央神经系统,但没有发生。这对黑尔来说是一个巨大突破,他的第一条线索就是心理变态者的大脑不同于一般人。”

他更惊讶的是他重复做这个试验,心理变态者在完全知道会发生什么痛苦的情况下仍然没有任何反应。 黑尔几年间得到的研究结果:“精神变态者可能再次犯罪,即使以前经受过痛苦他们的大脑仍旧对电击痛苦没有记忆,如果危险的精神变态犯人破坏假释条件就将被监禁,这个条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什么?这个威胁对他们没有任何意义!”他做了另外一个实验,惊吓反应试验,心理变态和非心理变态被邀请看些很倒胃口的图片,像犯罪现场脑袋打得稀烂的图片,当他们关注图片时,黑尔会在他们的耳边发出极大的声音。 非心理变态的人会蹦起来并感到很惊讶。心理变态则会依旧比较平静。

黑尔知道当我们坐立不安时,忽然受到惊吓我们会跳的很高, 但是如果我们被某事完全吸引,如做拼字游戏,某人惊吓我们,我们的蹦跳并不明显。从这一点黑尔知道,心理变态见到打得稀烂的脸那样恐怖的图片时,他们没有害怕,他们依然专心致志地看。

他对这个发现很兴奋,黑尔把试验结果寄给科学杂志。

他说:“编辑把试验报告退回来不予发表 。” 编辑回信中写道:“坦白地说我们发现在你的报告中描述的一些脑波表现非常奇怪,那些脑波图不会来自真实的人。”

然后,对黑尔来说更糟的是电击在 70 年代被宣布不合法。 他被迫进行了改变。怎么能够为了根除心理变态患者而不用不相干的酷刑 呢?在 1975 年,他组织了关于此主题的一个会议,专家会共享他们对心理变态者行为,说话,非心理变态患者脸部细节,什么是标准的心理变态?他们说话时是否前言不搭后语? 他们的20个结论,黑尔把它归纳为著名的PCL-R。 它是这样的:

1油腔滑调,外表迷人
2自我感觉良好
3对刺激不敏感,对人生感到厌倦
4 病态性地说谎
5奸诈,喜欢操纵别人
6缺乏自责和内疚
7感情迟钝
8冷漠无情,缺乏同情心
9寄生生活
10身体动作不能控制
11 男女性行为混乱
12 初期行为异常
13缺乏对现实长期目标
14冲动
15不负责任
16 不愿对自个行为造成的失败承担责任
17多数婚姻关系时间都很短
18青少年罪犯
19不接受有条件的释放条件
20犯罪手法多样化

黑尔说他如果照表给自个评分,得分可能是0,1 或者 2,如果是40个选项他或许会有4,5. 在布罗德莫精神病院的托尼告诉我,他们给他评分三次,他得分大概是29 或30分.

在威尔斯的三天的课程,我的怀疑完全没有了,而且我认为喜爱上了黑尔。 我认为与其他怀疑论者感觉一样。 他非常使人信服。 我像得到了一股新的力量,拥有了一个秘密武器。 我感觉自个成为了另一个人,一个强硬的人,不在像在布罗德莫精神病院和托尼呆在一起时那样糊涂或者一窍不通。 相反地,我蔑视那些天真的让油嘴滑舌的心理变态者所欺骗的人。

我在想我怎样运用我的新能力。我是诚实的人,从没想过成为一些伟大的反犯罪的斗士,以此献身让社会变得更安全。 相反地,我头脑里列了一个名单,上面有我的历年来与我接触过的人和让我感到疑惑的人,我可能会发现他们的变态人格特征。第一位的是AA Gill,他总是对我的电视记录片非常粗鲁,而且在他写的餐馆文章里他承认在旅行时杀害了一个狒狒。

“项目8 冷漠/缺乏同情心”,我想着并开始笑起来。
在会议之后,黑尔似乎在沉思。 他几乎是在自言自语:“我对监狱的研究还没有结束,我也将会在股票市场内花点时间。”

“但是确实证券市场的心理变态患者不会像连环心理变态凶手一样的坏, ” 我说。
” 连环凶手毁灭家庭 “,黑尔耸耸肩。 ”企业、政治、宗教心理变态毁灭经济,毁灭社会。”

不只是黑尔相信上层社会有很多超出想像的心理变态。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我跟很多的心理学家交谈过,他们和黑尔的意见一样。每个这个领域的人好像注意到心理变态患者的一个共同点: 冷漠,残酷邪恶的力量,不断地伤害社会,但是很难认出他们,除非你训练出敏感的直觉来发现他们,正如我现在一样。

我遇到了一个美国首席执行官阿尔.邓拉普,从前在阳光公司工作,他给我重新定义很多”对生意充满信心”的心理变态特征,“自大,自以为高人一等?”, “你必须相信你自己。 ”,他告诉我时,他正站在一幅他自己巨大的油画下。我想道:奸诈,有控制欲?那巨大的油画像征着他能说一不二。”

每次邓拉普通情达理的说话时,我变得极为失望,他已经明确地表示他没有早期行为障碍或青少年犯罪问题: ”我曾经是一个麻烦源,让人感到可怕的的小孩。 在学校,我总是想得到我要的。”他的婚姻维持了41年。 在评分表17和11项上: 许多短期丈夫的关系、和杂乱的性行为,他的得分为0。

成为一个认出心理变态患者专家,这种能力开始让我变得疯狂和有一点神精质。 我开始再次注视这个评估表,这让人兴奋的武器如果放在坏人手里它可以给人们带来可怕的危险。而且我开始怀疑我可能会用它来做坏事。

我再次见到黑尔。我说:” 你给人们带来的这个方法真得很给力 , 要是你让世界上的人们都知道谁是心理变态谁不是,这将会怎样? ”

他听后沉默片刻
” 我担忧评估表被用在不正当的用途上 ” ,黑尔说。
” 谁会滥用它 “? 我问。
“在这儿,有危险,严重人格失常部门﹝DSPD﹞” ,他说。
“我的朋友汤尼就在那 ” ,我说。 ” 在布罗德莫精神病院就有危险,严重人格失常部门﹝DSPD﹞”.

在布罗德莫精神病院第一次遇见托尼两年后。 我有数个月内没有收到他的信,有一天他忽然他给我打电话。
” 乔恩”!他听上很兴奋。 ”这里要有一个审理委员会。 我想要你来,做我的客人。”

” 啊 “,我说,试着用高兴的语气对他说,托尼总是急切想参加年复一年参加审理委员会对他的评估,他在布罗德莫精神病院的危险,严重人格失常部门﹝DSPD﹞呆了14年,他总是很乐观,但结果总是相同的,没有任何改变。

新闻记者几乎不曾进到危险,严重人格失常部门﹝DSPD﹞,而我也是好奇才进入里面。 依照托尼那个科的主治医生马登所说,他们也是采用黑尔的心理疾病评估表。 托尼之所以呆在这所医院,是因为他和里面的300个病人一样所得分数很高。政府设置这个场所是希望有一天能让这些病人能重归社会。 但是普遍的看法是实际上就是要把他们关一辈子。

窣静松木色的城堡干净、平和、现代。 护士和保安人员过来问我,我是谁。 我说我是一位托尼的朋友。
“哦,托尼, ” 一位护士说。 ” 我认识托尼 ” 。
” 你对托尼有什么看法?” 我问他。

“我对托尼的印像很深, ” 他说, “但是我不会告诉你他们的情况. ”
” 你对托尼怎么看?他是一个心理变态或不是”? 我问。

他看我着我的眼睛,好像在说, ” 我不会告诉你 “.
进行审理的时间到了,我们走进审理委员会的房间。
听证会只开了五分钟,审理委员会的一位法官,告诉我如果我报道了这间房间内的细节,我将会被监禁。 因此我不能说出细节。 但是最后的结果是托尼自由了。

他看起来就像被车撞了一样。,他的法庭律师在走廊对他进行祝贺。要么在一个中等关押科室渡过三个月过渡期,或直接让他回到社会上,这当然是毫无疑问地 ,他微笑着蹒跚向我走来,交给我一扎文件。

这是审理委员会邀请的一些精神病医生对托尼进行评定写的独立报告。 里面有一些我所不知道托尼的事: 他的母亲是怎样的一个酒鬼,过去经常痛打他,并把他赶出房子; 她的大部分男朋友是吸毒者和罪犯, 他是如何用一把小刀恐吓监管学校用餐的女士而裤学校开除, 因为他想念他的母亲,他如何从特殊学校逃走。

我有时想知道,如果布罗德莫精神病院的一个心理变态和华尔街那些幸运出生于安稳,富裕家庭的心理变态之间有什么不同。

我看见了马登教授,我认为他似乎很失望,但是事实上他看起来高兴, 我感到很诧异。
我说:” 自从我上了黑尔的课程,我原来深信心理变态都是些怪物 。他们就是心理变态,我们是这样定义他们的,也是这样称呼他们的。 ” 我停顿一下。 ”但是托尼是那种半个心理变态患者吗?一个灰色地带? 他的故事是不是证明那些处于中间地带的人,不能因他们的疯狂举动就确定为心理变态?”

他回答道:“我认为你说的是对的 ,就个人而言,我不喜欢黑尔对心理变态患者的看法,我认为他们的情况存在差异。”托尼现在正独自站着注视着墙壁。

” 他的一些心理变态特征不是很高 ” ,马登说。 ”他从不愿担负责任,每件事物都认为是别人的错。 但是他不是一个严重、掠夺成性的罪犯。 他可能在某些场合仗势欺人,但是并不做严重伤害他人的事。你永远都不能凭借一个诊断标准来削减一个人的价值。 当你超越那些标准去看,你会发现托尼有许多讨人喜欢的品质。
当我看完文件时,托尼对我说:”乔恩,你从这件事想到了什么,每个人都有一点心理变态, 你也有, 我也有。”他停顿一下: “嗯,显然我是个心理变态。”
我问他:” 你现在想做什么?”
他说:” 也许去比利时,那有个我喜欢的女人,她已结婚,但是我想要得到她。”

我说:” 不错,你知道他们怎样说心理变态的吗? ”
托尼说:” 我们是控制欲很强的人 !”

-摘录乔恩.龙森的新书《心理变态试验》。

http://www.psych.org.cn/index.php?m=content&c=index&a=show&catid=21&id=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