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悠久的回回医药学

悠久的回回医药学

Rate this post

因为回族是一个域外各民族和中国许多本土民族在历史中融合而成的民族,所以,我们谈历史上的回回科技贡献时,必须要提到阿拉伯帝国的伊斯兰科学技术,天文学如此,医药学也不例外。
早在公元九世纪,阿拉伯一伊斯兰医学曾居于世界医学的领先位置。伟大的哲学家、医学家伊本·西拿(拉丁文名字为阿维森纳),著成熔古希腊医学、印度医学、中国医学、阿拉伯医学与哲学于一炉的巨著——《医典》,成为阿拉伯—伊斯兰医学和欧洲现代医学的奠基人。与他同时代的哲学家兼医学家拉齐,著有《天花与麻疹》,也是一部世界级的医学名著。到公元十二世纪,波斯医学家拉齐斯的十卷医学巨著《综合医学》和阿巴萨德·达维亚的《综合百科全书》问世,更加丰富了伊斯兰医学的内容。
回回医药学是在对阿拉伯—伊斯兰医药学的继承和对中华传统医药学的吸收基础上形成的。对东西方医药学精华的吸收和兼容,决定了它一出生就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回回医药学的发展形成是伴随着阿拉伯世界和中国的友好往来而进行的。
虽然早在西汉张骞通西域时,一些西域的药物流通到汉地,但中国同阿拉伯在医药方面的真正交流,始于唐代。公元651年后,中阿搭起了友谊的桥梁,双方通过海路和陆路,在政治、文化,尤其是经济上进行着频繁往来。据史料记载,在安史之乱时更多的大食人来到长安,其中大部分长期居住在“西市”一带,主要是经商,所贩以香料及药材为多。阿拉伯、波斯与中国的商业贸易规模很大,医药方面的香药进口,有时一宗贸易竟达千斤之巨,这样就大大丰富了中药的品种。到唐末五代时,最负盛名的回回医药家李珣,人称李波斯,他著有一本药学著作《海药本草》,顾名思义,该书之所以用“海药”命名,是因其所收录的药物多来自海外。其中乳香、木香、丁香、没药、血竭、肉豆寇等,现今均是中药中常见之药,但当时却主要是由穆斯林商旅带到中国的。从唐代开始,回回先民对香药的推广应用作出了贡献,如用香药防治疾病、薰洗衣物、化妆美容、调味食品、祛邪防腐等。当时不仅有香药输入中国,与之同时的一些医疗技术也传入了中国,如《千金翼方·养性》中所记载的“悖散汤”(又名牛乳补虚破气方),本为波斯、大秦医方,曾在朝野间广为流传,对治疗气痢、健运脾胃其效甚佳。
由于宋朝政府的积极招徕,大食商人来中国贸易者日益增多。 阿拉伯地区来中国的船队,运往中国的主要是珠宝和香料两大宗,包括乳香、龙涎香、龙脑、没药、血竭、苏合香油、蔷薇水、珍珠、玛瑙等,其中乳香、龙涎香主要产自大食(阿拉伯)。北宋时侨居在沿海通商城市如广州、泉州和杭州等地的“蕃商”,其聚居区被称为“蕃坊”。在这些“蕃坊”中不乏香药巨商与医家,且人数日增。载入史册的福建蒲氏家族是宋代著名香药富商。由于大量香药的引进,从而大大丰富了中医方药及治疗方法。宋代医方较唐代医方在香药的应用或组方上有明显变化。《太平惠民和剂局方》是宋代政府和剂局的成药配本,书中以香药命名的医方不下30余种,其中有不少名方,众所周知的苏合香丸、至宝丹、牛黄清心丸等便是。苏合香丸中15味药就有13味是进口药,至今苏合香丸对于治疗中风所致的神志不清、牙关紧闭、半身不遂等重症有明显疗效。在中医的这一发展过程中,回回医家及学者功不可没。
元代是回回医药最兴旺发达的时期。元朝统治者为适应自身生存与军事扩张的需要,对包括医生在内的各种匠艺人员采取了一定程度的保护措施,这在客观上促进了回回医药的发展。元廷先后设立了西域医药司、京师医药院、广惠司、大都(今北京)与上都(元之夏都,今内蒙正蓝旗东)回回药物院及回回药物局等六个回回医药专门机构。这些机构的创始者是回回人爱薛,他是唯一在《元史》中立有专传的回回医家,他及其家人在元代为回回医药在中国的传播起有重要的作用。
除了回回医药专门机构外,在太医院、典医监等中国传统的医药机构中,也有许多回回人土担任领导工作,这说明回回人士在元代医政机构中的影响是较为广泛的。全国统一后,中外交通一度极为畅通,出现中外各民族的大迁徙和广泛的民族杂居现象。除在元廷任职外,还有很多回回医生散居中国各地,在民间行医或卖药。如元末明初杭州的穆斯林大商人奥斯曼的子孙曾设立豪华的私人医院,聘有回回医生从职。在元人的诗文笔记中,记载着不少赞誊回回神医奇药的篇章,足见回回医药的影响之广泛。
金、元之际医学领域学术活跃,百家争鸣,回回医药文化此时也发展到鼎盛时期,涌现出了集阿拉伯医药学与中国传统医学为一体、具有中国回回特色的医药综合性巨著《回回药方》等专著。《回回药方》反映了成书时代中国回医对疾病认识在理论上已较成熟,涉及临床多科,同时在治疗方法上也较丰富。特别是一些外治法及其对骨伤科的论治具备了时代的先进性。另外,元代杰出回回医学家萨谦斋不仅传播回回医药学,还潜心研究中医,写出了十五卷的《瑞竹堂验方》等一些中医名著,这些书主要记载了回回医学家在医疗方面的经验。回回医生忽思慧还将回回医药学与汉、蒙古、女真、维吾尔等民族的医药学和营养学结合起来,写出了《饮膳正要》一书。这是集元朝以前中国营养学研究精华而完成的中国第一部饮食卫生和营养学方面的专著。
明清时代,回回医药业也很发达,回族名医辈出,创造了不少的丹、丸、膏、散等药剂,为广大民众所采用。如元代回回医生创制的治疗跌打损伤的金丝膏药,疗效极佳,享誉江南。扬州的夏氏成药,即夏氏大明眼药、止咳饼、神功求剂丸等,自元代以来,即在东海沿海一带久负盛名,北京的王回回膏药和马思远药锭均始于元代,经清直到民国年初,享誉数百年。重庆伍舒芳的膏药丸散西南闻名。嘉靖名官孙继鲁之子孙光毅,精通医术,崇祯年间曾被授以太医院院判之职,后辞归里,潜心医术。另外,民间诊所也相继开办,著名的有:北京“鹤年堂”、云南“万松草堂”、四川“伍舒芳草堂”等。 还有近代的著名回族学者和医生丁竹园,主持和创办了以中医为主的中医研究会,使回回医药学的影响一直持续到当代。
在回回医药学丰厚的基础上,当代也产生了不少回族医药专家。仅举几例。出身于河北保定中医世家的哈荔田(1911-1989年),早年师从国医泰斗施今墨,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便享誉津门,在中医诊治和理论研究上造诣颇深,尤擅长妇科。他提出了“气血动静”的理论,丰富了中医学理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他创立了天津首家公立联合诊所,又参与创建天津中医学院,为教育和培养中医人才、弘扬中华传统医学付出了毕生辛劳。查玉明,1918年出生于辽宁省新民市,辽宁省中医科究院主任医师,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科技教育司确定的全国500位名老中医药专家之一,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安迪光,1929年生于河北保定。是当代致力于挖掘回族医药学传统的著名医生之一。他对中医的哲学理论及回族民族医学进行了深入研究,主张一体多元化的中国传统医学;认为回回医学是消化吸收、继承古希腊医学的主要内容的阿拉伯医学与古代中医学的融合,是“东西合壁”的产物。金琪漾,1930年生于福建泉州,也是一位回族医药学专家。他曾任福建中医研究所副所长和福建中医学院中药系主任、主任药师、教授,从事中药鉴定学、生药学、中药资源学、药用植物学的教学和科研管理工作。
回族的医药文化,实际上是继承了古代阿拉伯丰富的医学知识并与中华传统医药学完美结合的产物,它不仅有着科学的医学理论基础,也有丰富的临床医疗实践,至今仍对中国人民的健康和中华医药学的发展作着独特的贡献。目前,宁夏回族自治区注重对回族医药传统的研究和开发,占地九十余亩的宁夏伊正回药有限公司已在建设完工,回族医药产业被列入自治区的“十一五”社会经济发展规划当中。甘肃陇西也涌现出“伊真堂”等中药材产业化大型企业,集收购、加工、提炼、批发、外贸于一体,颇具规模。

载自:http://www.norislam.com/?viewnews-5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