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我们不是为了现代来到这个世界

我们不是为了现代来到这个世界

Rate this post

BismillahirRahmanirRahim
我们不是为了现代来到这个世界
导师阿不都克力目(Sheykh Abdul Kerim al-Hakkani al-Kibrisi)的教导
星期五 15 Shaban, 1432/七月15, 2011
奥斯曼纳克西哈卡尼道场,Siddiki Center,纽约
Auzu billahi min-ash Sheytanir rajim
BismillahirRahmanirRahim
Medet Ya Seyyidi, Sultanul Awliya, Medet.
让我们重申我们的信仰来开始,说:「阿须哈杜拉一拉哈一亚拉拉,瓦阿须哈杜安那穆罕默德阿布都瓦裸苏鲁乎,沙拉拉乎塔阿拉瓦阿里西瓦阿沙比瓦萨令。」
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说:「丁尼纳西哈特」宗教是建议。如果你了解你的宗教,你就有宗教。当一个僕人学习他的宗教,他或她就能慢慢的上升到更高的地位。创造的原因是什麽?阿拉创造你是有原因的。你到处看到的,你所知道有被创造出来的,他们全都是为了要服侍你而被创造出来。阿拉使它们服侍你。你又应该要服侍谁?你的自我与魔鬼?你没有在寻求吗?还是说你被创造出来做这个世界的奴隶?这个世界是为了要服侍你而被创造出来的。你被送到这个世界来,这个世界是为了你被创造出来,但你不是为了这个世界而被创造出来的。
土耳其语言改变了。在1920年他们在土耳其有了场革命。那是什麽样的革命?人们高高尊重那些推动革命的人。那些吊死现在这些的人祖父的人。他们还在继续赞扬他们。他们为什麽要杀死他们?因为他们穿戴著裹头巾。你现在了解那场革命了吗?他们也杀死我们的语言。那些推动革命的人,他们到处切割我们的语言。
奥斯曼语言曾经是非常丰富的语言。当他们只采用土耳其语时,字彙的数量变的非常少。问问那些教师。他们知道多少字?他一天用了多少字?你就会了解了。不超过200个。在非洲有些落後的食人族,他们知道的字彙比你多,但你还是很骄傲。你还在说:「我做了这些事。」所有人都还在为他们鼓掌。
为什麽这种事情会发生?因为自我,欲望,魔鬼与俗世。这四个邪恶源头是邪恶集团。邪恶公司。不是贝壳公司。邪恶公司是更加的糟糕。它在我们内部。从 7岁到70岁的人都是自我的奴隶。人们是他们自我的奴隶,不是只有半天的时间,而是一天24小时。邪恶公司甚至一星期也不休息一天。一星期七天都在上班。如果他们一年休息一天,或在两个节日当中休假的话,魔鬼会说:「不行,如果你给他们一天休息的时间,他们就不会在我的奴役下,他们可以跑向他们的主。他们可以做为一个好僕人。而乐园会等待著他们。这种事不能发生。我做出了一个承诺说我会把他们通通都带下地狱。」所以魔鬼使他们成为它的奴隶。
他们接受了8年的教育。在这8年的教育他们学到了什麽?你必须要送你的孩子去学校,因为他们说:「我们要在新学校里给他们新的注射。」所以你也不能在家里教导他们有关阿拉与他的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的宗教。邪恶源头说:「我们要用现代主义把他们洗脑。我们会使他们成为现代公民。」
现代。即使是活在石器时代的人都比你现在活的还要乾净许多。是你使人们与政府变的现代化?那就是你身为政府官员的原因?这是你从那里听到的?你是从那里听到要这样命令人们说:「把所有衣服都脱掉。」所以在街上人们都赤裸裸的。那些这样做的人会好看吗?你根本无法看他们的脸。你会噁心的想吐。但他们还是继续这样做。他们想要现代化,那对他们是一个新的处罚。
你是关闭黑暗时代并打开新时代的征服者的孙子。他们是从你学会现代化。欧洲活在肮髒当中。让我用真正的土耳其来讲,他们全都活在下水沟里。你为他们建立了澡堂,你给他们肥皂。他们从你那学会怎麽清理他们自己。你不这麽说,但是欧洲人是这麽说的。在他们的欧洲大学与图书馆里的书是这样写的。他们无法拿掉这段历史。如果他们能拿掉这段历史他们会比较舒服。他们说:「这是我们历史中黑暗的一个时代。这些土耳其人来教导我们要怎麽生活,怎麽清洗我们自己。」
现在你们要反过来向他们学习怎麽现代化。不是我们。我们远离那样。我是对那些要现代化的人这样讲。我不是要对那些不想现代化的人讲的。我们不是来这个世界做现代人。我们是被创造来认识我们的主。我们的主为此而创造我们。我们是被创造出来认识阿拉并感谢阿拉的。这就是所有宗教的重点。所有的宗教都在教导人们这件事情。宗教使人类成人类。
在我们长大时从我们的祖父那学到的东西,是他们长大时从奥斯曼帝国那学会的。奥斯曼学校有好的礼节。它们是很好的学校,他们有很高尚的礼节。他们不是小偷,作弊者,他们不是同性恋也不是拉皮条的。我是用真正的土耳其语在讲,所以每个人都能了解。
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说:「用人们所了解的语言对他们说。」
因为塞浦路斯是块租界,所以他们不能在塞浦路斯推行太大的革命。所以塞浦路斯还有道场。他们不能关闭道场。但是他们想要这样做想疯了。
所以21世纪尖端科技的爵士与淑女成为自我,欲望,魔鬼与俗世的奴隶。他们移除了所有的界线。无论是男是女,全都混杂在一起。他们从学校里就开始以这种思维来教导他们。现在了解为什麽你陷入困境。我听到字眼「恐怖」。他们在70年代没有说「恐怖份子」。他们叫他们叛乱份子。「叛乱份子在这里做了这件事。」他们说:「叛乱份子在大学里互相打鬥著。」他们说:「他们杀死对方。」我们曾听过这样的新闻。现在他们称他们为恐怖份子。但是相同的事还在发生著。
我看到自从1920年开始,他们建立一个新的共和国。他们不喜欢任何属於奥斯曼的东西。所以他们移除了一切。那时就连聪明人也在追求著共和国。他们陷入了不警觉。他们说:「我们需要自由。」所以他们推翻了苏丹。他们说:「如果民主来了,我们就会有自由。」因此他们追求民主。但是之後他们就醒过来了。他们说:「我们曾陷入极大的不警觉。魔鬼欺骗了我们。我们怎麽会陷入这麽大的不警觉当中?」他们离开了这个世界。所有建立共和国的基础,错误的基础的人全都离开这个世界。
但是奥斯曼帝国建立了非常坚固的地基。他们在小孩上学前就在教他们说:「谁是你的主?阿拉。你可以到处作弊但是阿拉会看著你的。要敬畏阿拉。」他们是这样教导小孩的。他们教导小孩对阿拉的敬畏与敬爱。两者不能缺一。「如果你做了阿拉不喜欢的事,要小心,也许你会被处罚。如果你做了阿拉喜欢的事,你会得到奖赏的。你会得到安宁。」
他们会这样对他们的孩子说,并这样教导他们的小孩。他们教导他们的小孩说:「比斯密拉喝已裸赫曼尼裸赫目」来做所有的事。他们比别人还更注重教导对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的爱。他们如果这样养育小孩,恐怖份子或叛乱份子要怎麽出现?即使他们带枪上山也是为了阿拉。
现在好好的了解,死去的人与杀人的人都不知道原因。死去的人不知道他为了什麽而死的。杀人的人不知道他是为了什麽而杀人的。你们为什麽在打鬥?这个国家对你来说不过大吗?好几个世纪以来都是足够的。现在会不够吗?但是魔鬼来到我们之间分离我们说:库尔德人与土耳其人,阿勒威与桑尼,切尔克斯人,乌兹别克人。
在这些学校里受过教育的人现在到处都在推动混乱。所以你的体系是错的。你看他们所结的果。从你种下的树,你得到的果实是恐怖份子,或是骗子,或是黑社会的,或踢足球的,或是吸毒的,或是摇滚巨星,或是同性恋。这是多麽羞耻的事。但这是真的。他们说:「我们是自由的。我们可以做任何事。」
我们活在美国。自由的国家。没有人问我们说:「你为什麽在说话?」他们对我们说:「你甚至可以在白宫面前说话。你可以讲反对总统的话。你可以说任何你想讲的话。」这在某些层面上是好事。但是给予无限制的自由是非常坏的事。现在我们看到这里的每个人都在吸毒。魔鬼使他们成为它的奴隶。这一切都是来自於没有宗教,人们也不了解他们的宗教。如果人们不了解他们的宗教,他们就无法了解他们的主,也不能了解自己。
你知道你自己吗?整个创造的秘密与力量都在你的体内。那被隐藏在人体内。阿拉把那个秘密隐藏在人类体内。如果你打开善行之门,你会永远被提升。如果打开恶行之门你就会降临最低的地位,你会堕落到野兽的下面。
所以知识的用意是把一切放在它们该存在的地方。知识只会伴随著宗教,不是经由他们在学校所教导的东西。那些在製造科技的人,当麦海迪(愿阿拉赐他平安)来叫唤「阿拉乎阿克巴」时,科技就会降到零。但是那时阿拉的人们会展现奇蹟,那些依赖科技的人会疯掉。
所以全部的秘密都隐藏在人类体内。我在某个地方读到在叶门有种毒蛇,如果你被某些蛇咬到,你就会死。但是有一种蛇会捲起来像小孩一样的坐著。它会坐在一段距离外面,它所呼出的气息会马上杀死动物。这是隐藏在阿拉的圣徒内。阿拉给祂的圣徒这一点。阿拉的圣徒会这样的呼气,被这个气息吹到的人,他们全都会成为信者。但是那些不警觉的人,他们会倒地而亡。科技人,现代人,野性人,达尔文人,猴子人,你的科技无法阻止的。
俗世人等在说:「人们在现代土耳其还在戴头巾。他们还在穿戴裹头巾并留著鬍子。」他们实在是非常落後。他们还在学校里教导阿拉与先知。我们没有向你證明达尔文主义吗?」共产党国会是这要讲的。AK党只比这些人稍微好一点。
他们24小时都是醉生梦死的。醉意有些不同的。有些是醉心於俗世,有些是对酒精的醉意,有些是醉心於毒品,有些是醉心於女人。如果你离开阿拉与祂的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那你的心中就会有个空洞。邪恶源头会进入占据那个空间。
现在的新世代更加糟糕,因为他们什麽都不知道。零。丁尼纳西哈特。建议在何处,你就该跑向那个地方。什麽样的建议?教导你有关阿拉与祂的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的建议。那些教导你认识你的自我的集会。没有多少这样的集会。只有少数的地方有。其他大部分的集会都是虚无的。他们不能教导什麽。所以他们定下很严格的规则说:「不要看那里,不要这麽做。」所以他们在这些时间就变的很极端。所以新的世代变成摇滚乐与无赖,舞者与歌手,因为小孩只知道这些。他们只知道足球。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他们在学校里所教的第一句话是:「阿里踢了球。他拿了球,踢了出去。他把球停下来,踢了出去。他躺下睡著了。」他们就是这样教导我们的。
所以他们说:「除了足球以外不要想别的。」所以你变成一颗球。你有一颗像球一样空空如也的头。所以你一点理智都没有。有些人不会喜欢我接下来要讲的。有七亿的人口在讨论与想著足球。在有足球比赛的那一天就连恐怖份子也停下来说:「今天有场足球赛。是这两队之间的比赛。让我们今天停止恐怖攻击。因为今天有场足球赛,我们来观看比赛好了。」整个国家那天就会停止运作。清真寺会变的空空如也。那天就连伊麻目与叫拜的人也不会去清真寺。或者他们会在清真寺的角度摆一台电视。他们说:「射门!」他们全都跳起来祈祷。所以我们变成现代人。阿斯塔非鲁拉阿兹目瓦土布一雷。
我们在笑我们的处境。我们应该要哭泣的。但是我们能做什麽呢?领袖会审判日上蒙羞。即使他们会受到处罚,他们也会在审查会日上感到非常的羞耻。他们会说:「我们是石头。不是人类。」当他们看到天庭的正义时,他们会裂成七块。他们会说:「阿拉啊,你是如此伟大的主,我们离开了你,我们追求著魔鬼。」他们会裂成七块。即使你把那个人放入七个乐园当中,那七个乐园会变成七个地狱。
所以不要陷入那种火焰当中。注意你自己。要知道他们在学校里教导你的一切都不是正确的。大部分都是错误的。学校在教导你要如何赚取俗世。没有别的。他们在学校教什麽?
「学生啊,你在做什麽?」
「我在上学读书。」
「你在读什麽书,你知道什麽?」
「我知道商业。我在读有关商业的书。」
现在这一种新潮流。90%都去上商学院。现在有学生来,我问他们说:「你在做什麽?」他们说:「我去商学院。」我问其他人,他们说:「商学院与旅馆。我在学习有关旅馆的事。」旅馆是做什麽用的?行姦淫之事的。学习準备行姦淫的地方说,「準备好行姦淫。来这里行姦淫。」那里没有界线。事情就是这样。因此希望我们能控制我们自己并从不警觉当中醒过来。
这些话是先给我们的。之後是那些说:「我相信阿拉,我相信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与来生的人。我相信乐园与地狱。」还有那些相信审判日的人。我们没有什麽话要对那些不相信的人说。他们可以随他们高兴生活。他们可以如同野兽般生活著或比野兽还更糟糕。那些不相信的人就是那个样子。如果你不相信阿拉与祂的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那你相信什麽?达尔文,意思是猴子。意思是,你在说:「我的祖父是猴子。所以我过著野兽般的生活。而我做我想要的。」就是这个意思。相信阿拉与祂的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的人不能是这样的。
我的话是对穆斯林说的。穆斯林必须要觉醒过来。他们必须要举意做信者。不是只有口头上说是信者。你做了什麽是很重要的。你是为什麽而活的?你是为谁而活的?你为什麽做事?你必须要知道这些事。今天早上你醒过来。今天早上你是为什麽起床的?马仓的门打开了,你就像驴子一样走出去。人们现在就是那个样子。体系使人们成为奴隶。俗世与民主制度。现代主义。他们说:「男女每个人都是平等的。」这个体系使大部分的人成为奴隶。大部分不想要这样,但当他们起床後,他们跑了出去。现在大部分的人不想要工作,都是女人在工作的。男人说:「我们会睡到中午。在中午我们起来,稍微填饱我们的肚子。我们看电影。当女人回来後,我们会去咖啡厅,赌场。」
奥斯曼人建立了读书室。但是现代人把它们转变成赌场。现在人们在赌博。兄弟试著要互相偷钱。他们试著在他们的朋友面前用诡计拿他们的朋友的钱。这是多麽的不警觉?所以世俗的土耳其人说:「让我们关闭赌场。它们没什麽好。」但是他们将他们转到塞普路斯。但是你怎麽能对一个有十万人的小岛这麽做?他们活在希腊人与英国人的压力下,但一小部分人试著坚定的把守他们自己。你怎麽能把赌场带到这个社区里?有赌场的地方就会有姦淫之事,妓女,毒品。你想谁会在那里工作
所以直到1974年,塞普路斯的土耳其人还很好。但是他们现在离开了一切。他们变成零。也许他们并没有依照宗教而活,但是他们之前有坚固的信仰。那样的信仰使他们在叫拜时关闭电视,他们会站起来说「阿拉乎阿克巴」。他们会离开酒桌。在酒吧里他们会放下杯子说:「阿拉啊,偷巴(我们向你忏悔)。叫拜了。」他们会站起来。但是现在他们在对伊麻目,在叫拜时,对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咒骂。但是阿拉会降下处罚。在这个巴拉特夜里在天庭里天笔写了非常大的处罚。非常大的处罚即将降临在处於这个国家上。因为他们没有觉醒过来。
所有醒过来好好的忏悔。放下骄傲说:「我是个软弱的僕人。」我们全部都很软弱。阿拉是最强壮的。如果你抓著阿拉,那你就是很强壮的。如果阿拉不抓著你,那你就什麽都不是。所以事情就是这样。所以,我们先说,「丁尼纳西哈特」。没有纳西哈特,人们无法学习他们的宗教。革命法关闭了纳西哈特的地方。当他们关闭这些地方,那些人必须去其他地方。他们跑到姦淫之地,酒吧,与赌场。那些在这些地方被抚养长大的人会喜爱俗世,他们会看著这些有钱的人说:「为什麽他有,而我没有?」他们就会变的像恐怖份子。这不是恐怖份子所追求的吗?俗世?
他们说:「身为土耳其人是多麽喜悦的事?」你能够从中得到什麽吗?说:「身为穆斯林是是多麽喜悦的事。」但是做为土耳其人是你的选择。这是因为你来自土耳其父母亲。有多少人活在土耳其里?他们有土耳其父母亲,但他们什麽都不知道。你根本无法分辩他们是美国人还是俄国人。所以你身为土耳其人有使你得到什麽吗?什麽都没有。但是当你说你是土耳其穆斯林。你身为土耳其人并没有什麽特别的。但是如果你说你是土耳其人,别人会说他是库尔德人。所以这个系统使兄弟互相打鬥。土耳其人与库尔德人就像勾子上的肉一样黏在一起。如果你要把肉从勾子上拿下来,你会窒息的。你会感到那种巨痛。现在他们试著要分离,双方都很痛苦。他们还没有醒过来。他们还是试著要互相憎恨。只有律法能改正这一点。只有哈里发能解决这个问题。当律法与哈里发在的时候,土耳其人与库德尔人互相紧抓著。事情不是这样吗?看看那些种族歧视的土耳其人,在他们血统里也有库尔德的血。
所以极端在伊斯兰里是被禁止的。爱你的国家来自信仰,但不是爱你自己并把你自己摆的高高的。阿拉给予每个国家与每个民族属於他们的特点。祂说:「我们创造你为不同的民族,所以你可以找到对方,并互相交换好东西,所以你会变的更强壮。」
奥斯曼做了什麽?他们有这样做吗?奥斯曼人所做的一切都很完美。奥斯曼做了什麽?他们把阿拉伯文与波斯文都放入土耳其语言。里面也有拜占庭的字。他们是很大的帝国。他们曾是强壮的国家。所以他们采纳了他们的语言,并製造一种强壮的语言。如果他们违抗阿拉与祂的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现在世界上的每个人都会被强迫讲他们的语言。他们并没有那麽做。但是你们试著要那麽做。你试著要夺走人们的语言。你没有权力那麽做。是谁给你那麽的许可?阿拉给他们不同的语言。那是很美丽的。我喜欢他们的语言,与他们对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的赞圣歌。
所以你会改变这些事情,不然他们会把你移走。他们会放置会改正事情的人。穆斯林不能失去希望。我们没有失去希望。但是直到事情被改正会有很多人离开。不要做这些人。不要站在错误的一边。从醉迷的状态醒过来。
这个教导是以「丁尼纳西哈特」开始的,因为你陷入这样没有纳西哈特的情况。他们认为他们知道一切所以他们没有听从纳西哈特。你知道什麽?你对那些你知道的知识有所认知,但对那些你不知道的事你是无知的。现在看你知道什麽。也许你就会开始了解。先摆脱醉迷与骄傲。
伊麻目阿布哈尼发是个大圣徒。他是个学派的伊麻目。他是这样说过的:「如果我把我不知道的东西放在我的脚下。我会到达乐园。」这个时代的人什麽都不知道。我在听老人们的谈话,他们使用非常美丽的语言。这就是奥斯曼的语言。但是他们把它结束了。如果你看看奥斯曼男女。他们很莊严,很高贵,他们非常的有礼仪。就连最坏的人也有很好的礼节。甚至就连叛离也比现在的弟子好上千倍。
也许这些话会使有人有所益处,如果事情是这样我们会很高兴的。首先这些话是对我们所说的。我们要对这些话负责。我们要采纳,并为此负责。那些离开阿拉与祂的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如果他们要的话,他们可以采纳。这个宗教是建议。人们一天拜五次,去朝圣。他们说:「我有时也会享点乐。他们会去酒吧,妓院,与每个地方。前段时间我在电视上看到有位盖头巾的妇女在跳舞。她跳的比跳肚皮舞的女人还要好。如果你要这麽做,在你的家里对你的丈夫这麽做。你是什麽样的女人在电视上这样跳舞?你不是在遮盖你自己吗?你想说喝以加布只是在遮盖你的头髮吗?
贴斯土尔不是只针对女性。男士也是要服从。那是要遮盖你所有的体形,一切。如果你从後面看,你不应该知道说在你面前走的人是18岁的小姑娘还80岁的老妇女。这就是贴斯土尔的意思。他们展现所有的体形。妳保留了什麽?妳为妳的丈夫保留了什麽?男人呢?根本不要讲了。什麽都不用讲了。伊麻目是穿紧牛仔裤做礼拜的。当他磕头时,底部一切都显现出来了。他们说:「不要讲这些会令人羞愧的话。」短袖夏季服装使他们看起来好像男妓。他们在为脸部毛髮打腊。这些是伊麻目。他们刮鬍子刮的很乾净,没有小鬍子,没有鬍鬚,他们的服装就像阿拉伯歌手。如果你看到他,你无法辨认他们是伊麻目或一个歌手。
事情就是这样。事情会这样是因为宗教是在政府下面。宗教不能在政府下面。政府必须要在宗教下面。他们现在在说:「我们要设立新的律法。」他们说:「我们要改正律法。」你要改变什麽?你要改善他们吗?在你设立律法先说:「我们要先设立新的法律以『比斯米拉吓以裸吓曼尼裸吓印目』开始做一切。慢慢的你会把那个章节放在心中,并专注於那一点。那些跟著阿拉的命令行动的人是不信者。这些人是暴君。现在他们说:「我们要设立新的法律。」你凭什麽设立法律?阿拉没有降下律法吗?阿拉没有明示合法与非法吗?把阿拉与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的律法展示给人们。那是你的工作。你是来把阿拉的律法明示给人们的。你要为此负责任。穆斯林与非穆斯林的律法是不一样的。你必须要知道这一点。
愿阿拉给予领袖理智。我们就像羊群一样。无论领导(头)要怎麽走,我们就会跟著那个方向走。如果头是错的,那一切都是错的。头被去除了。头变成脚,脚变成头了。在一个世纪里,人们失去了一切。所以,抓好建议,你就会赢得今生与来世。整个世界寻求和平与宁静。但是如果你抓好建议(纳西哈特),那阿拉就会给你安宁。不然,你在今生会有困难,在来世你会有更多的困难。如果你带著麻烦离开人世,那在坟墓里的苦难就会开始。阿拉啊,不要让我们陷入坟墓里的苦难。我们根本不想去想那是什麽样的苦难。
因此你必须从醉迷当中醒过来。觉醒的人会了解他们的主。如果你知道你的主,那你就会知道谁是你的敌人,你也会知道谁会把你从你的主那边拉开。那就是魔鬼,你会想要逃离魔鬼的。所以你会开始追随著会带你走向你的主的人。
阿里(愿阿拉圣洁他的秘密)要来了。阿里会手中拿著剑来的。哈叁与胡笙(愿阿拉对他们满意)要来了。他们会跟著麦海迪一起来结束掉那些不警觉的人。有一群人自称是阿乐威,他们在攻击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阿里的剑会砍在这些人的脖子上。他们陷入很大的不警觉。但是你不能说:「我掉入不警觉」然後就这样得救。你必须要醒过来,你必须要恢复你的理智。
我们只剩下指日可数的日子。风暴要来了。现在已经开始过来了。他们会改正错误的体系,他们会设立一个新的体系。不然,我们什麽都做不了。他们会有天上的支持。
阿拉让我们知道了巴德尔战役。神圣先知说(愿阿拉赐他平安)说:「伊斯兰刚开始是奇特/陌生(嘎里布),它会归於奇特/陌生。」巴德尔战役是由一小群的嘎里布人(陌生人)开始的。他们站者反抗虚假。他们并没有什麽武器。但是阿拉以3000名天使支持了他们。阿拉说这一次他会派5000名天使。所有与真理同在的人会与麦海迪(愿阿拉赐他平安)站在一起。阿里与胡笙(愿阿拉对他们满意)会支持麦海迪(愿阿拉赐他平安),援助会来自天使。因沙阿拉我们是当中的一份子。因沙阿拉我们会是当中的一份子。不然的话,我们只会挡著他们。人类还要看到很多事物。因沙阿拉。
Wa min Allahu Tawfiq
Bihurmatil Habib
Bihurmatil Fatiha.

http://www.2muslim.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74362&extra=page%3D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