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我皈信伊斯兰的经历

我皈信伊斯兰的经历

Rate this post

我于1991年9月20日皈信伊斯兰。回想起来,安拉的引导使我走上了这条道路。很难说清到底是什么因素使我皈信伊斯兰,因为这本身是一 个过程,一次历时3年的旅程。这三年的时间让人感到既兴奋、又疲惫。

在此期间,我的人生观和世界观发生戏剧性的变化,一些信念坚守下来,而另一些则被遗 弃。有时,我害怕失去“自我”,而另一些时候,我又认为这条道路就是我的目标,我要拥有这种信仰。慢慢地,我的学习研究使我皈信了伊斯兰。

 

在接触伊斯兰之前,我在生活中有许多精神追求,但到那时为止,我还没真正地接受什么,我从小接受世俗教育,并被培养成一个人文主义学者。尽管道德情操也受 到重视,但从来被认为是精神或神圣的东西。在我的国家占主导地位的基督教,似乎又使每个人负担了太多的罪孽,我对其他的宗教信仰一无所知,我希望能有种宗 教来填补我的精神空白。因此,后来,我开始从事一项精神追求活动——深入地对多种宗教进行研究。我来自一个充满爱意的家庭,家庭成员之间相互支持,甚为和 睦,我有许多非常有趣的朋友,他们都非常支持我,我的大学生活过得非常愉快,并在学业上取得了很大的成功。相反,和一些穆斯林的偶然结识,引起了我研究伊 斯兰的兴趣。

谢里夫是最先引起我兴趣的穆斯林之一,他较我年长,工作在教育岗位,从 事着值得肯定的工作, 我当时也参加其中一些活动。尽管收入微薄,但他认为最重要的是可以从教授学生知识中获得了回报。他讲起话来温和且坦诚,他的举止比他的言语更能吸引我。当 时我就在想:“但愿自己到他的年纪时,能拥有他现在拥有的心灵的安宁。”当时是1987年。

随 着我遇到的穆斯林越来越多,我不仅为他们内心的平静而感动,而且为他们信仰的坚定所折服。这些温和典雅的品格与印象中伊斯兰的暴力、色情行为形成了鲜明的 对照。后来,我遇到了伊姆兰,我哥哥的穆斯林朋友,在与他结识不久后,我就意识到他就是我愿以身相许的那种人。他聪明、诚实、自立并且内心安宁。等我们有 意要结婚时,我开始仔细地研究伊斯兰。起初,我并不想成为穆斯林,我只希望了解他的信仰,因为他曾明确表态,要把自己的孩子抚养成穆斯林,我对此的看法 是:“只要孩子们以后能象他一样诚实、友善,生活得安宁,我无所谓。但我的确感觉有必要首先对伊斯兰有所了解。”

现 在想来,我发现,正是因为我缺乏内心的安宁和坚定的信仰,我才被这种安宁的心灵所吸引,学术上的成就和人际关系方面的成功并不能完全填补一个人内心的空 虚。尽管如此,但当时我还认为我并不是为了自身来学习伊斯兰,相反,我觉得这是一种知识的追求,这或许与我严谨的、搞学术的生活方式有关。

因 为我自认为是一个无神论者,我早期的有关伊斯兰的读物主要围绕着妇女,我认为伊斯兰压迫妇女,在我的“妇女研究”课上,我曾了解到穆斯林妇女不准离家外 出,并被迫围上头巾,我也想当然的把头巾看成了男人强加给女人的一种压迫工具,而不是一种自尊的表达。通过以后的阅读,我惊奇地发现,伊斯兰不仅没有压迫 妇女,反而解放了妇女。在公元6世纪就赋予了她们我国妇女在这个世纪才获得的权利:财产拥有权;婚后有权坚持自己的姓名;表决权;离婚的权利。

得 出这些结论并不容易,每一步都伴有反抗,但结果总是我的疑虑得到了解答。为什么又会出现多配偶的现象呢? 这必须以男人要公平地对待四个女人,即使在婚姻关系解除以后为前提的,并只有这样的历史时期才被允许:当社会上女人比男人多时,尤其在战乱时期,目的是让 一些妇女不被剥夺拥有性关系和孩子的权利。并且,这要远远的优于这里正在盛行的情人关系,因为,当一个女人有了孩子后,她有权得到资助。这只是众多问题中 的一个。这种解答最终向我证明了一点:伊斯兰给予了具有社会性的女性更为全面的权益。

然 而,这些发现并没有减轻我内心的恐惧,接下来的一年我的思想处于急剧的感情混乱时期,1989年春天,在结束了拉美研究课程后,我决定花一年时间代课,这 可以使我有大量的时间来研究伊斯兰,我读到的许多有关伊斯兰的读物,讲的很有道理。然而,它与我的世界观相抵触,我过去一直认为宗教是精神鸦片,但宗教是 真实的吗?难道宗教不引起悲观情绪和世界大战吗?我当时又是如何考虑嫁给这样信仰宗教的人的呢?每个星期我都可以从新闻、收音机或报纸上了解到一个新的关 于穆斯林妇女受压迫的故事。我一个无神论者,真的要考虑嫁给这个群体中的人吗?人们在背后用担心的语调谈论着我,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我24年的坚固的生 活信念颠倒了,我不再知晓错对、辨黑白。

但有种东西始终驱使继续研究,这比嫁给伊姆 兰的愿望强烈得多,在整个过程中,我随时都有可能离开研究伊斯兰的旅程,重新成为一个无神论者,并可以获得家庭成员的爱,然而家人和朋友从未放弃对我的教 育,他们缠住我并力图影响我,他们的言语和思想使我感到焦虑。尤其因为我经常很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所以我把自己隔离起来,仅和那些对我不作出任何评论 的人们进行交流,除此之外我只有读书。

这不再是一种充满乐趣的伊斯兰研究活动,而是 一种为了自己的信仰进行的一场斗争,到那时为止,我发表了许多学期论文并取得了成功,我清楚知道,怎样搞研究,如何论证自己的论点,但我第一次认识到过去 自己一直在为取悦别人进行写作,现在我为了自己的精神需求而学习,这让人感到有些惧怕。尽管我也认识到家人和朋友都很喜欢我,但他们不能为我解除疑惑,我 不想再依赖别人,虽然伊姆兰经常为我排忧解难,我也欣赏他的耐心和认为一切都会好的信念,我也不想太依赖于他,这是因为我担心自己所做的一切是为一个男人 而不是为我自己,因而我感到无依无靠,独自一人,心里充满惧怕和疑惑,我继续着我的研究。

在 研究伊斯兰妇女之后,我开始阅读一些有关穆罕默德的生平的书籍和《古兰》。随着我对穆圣的了解,我开始对自己最初的观点——穆圣仅是位杰出的领袖提出质 疑。他所表现出来的诚实、友善、精明以及他对现实世界及未来世界的洞察力,这一切使得我对自己最初的前提提出质疑,他在逆境中表现出来的坚韧,以及后来在 他取得巨大的成功之后表现出来的谦卑,似乎有些违背人性,即使在他最成功时,当他享有巨大物质财富的时候,他仍拥有很多贫穷的穆斯林兄弟。

慢慢地,我开始比较深入地钻研《古兰》,我问自己:“一个人能写出这样一本微妙的、遥不可及的书吗?况且,其中的有些章节是专门用于引导圣人自己的。

在 研究《古兰》的过程上慢慢地前进着,这与其说是一种知识分子的追求,倒不如说是一种个人的思想斗争,曾有段日子,我拒绝《古兰》的每一个词句,试图找出它 的不合理性,总是在这些时候,我就会碰巧看到《古兰》的一些章节来指引我,这首次发生在我内心混乱时期,我阅读了《古兰》的第二章的末尾的一节“安拉只依 个人能力而加以责成”。尽管那时我还未表明信仰安拉,但当我读这些句子时,我感到好象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随 着对伊斯兰的学习,我仍然有很多想法,如果我成为一个穆斯林,我能继续和家人保持接近吗?我是否会卷入一种压抑的婚姻生活中去?我是否依然能够“思想开 放”呢?当时我还认为世俗的人文主义是思想最开放的生活方式。逐渐地,我开始意识到,现世人文主义同伊斯兰一样都属于意识形态,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思想意 识:我必须作出理智的选择,必须依靠自己的智力作出适合自己的决定——我不应被那些“思想开放”、“富有进取心”的朋友的负面效应所左右,在这段时间里, 我开始更多地考虑自我,思想上比以前任何时候更为自由活跃。

经过了两年半的时间,我 读完了《古兰》,非常乐道于其中对自然的描述,其中的智慧时常使我消除疑虑。我了解了穆圣非凡的一生,为伊斯兰中坚持的男女虽不同但平等而惊喜;我发现, 伊斯兰不仅给予男女真正的平等,而且给予任何民族、社会阶级平等,我开始对自己的决定变得自信起来。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遇到了最后一个,也是最关键的一 个问题:“我相信神吗?”这是做为穆斯林的基础,在了解伊斯兰的规定和历史事件后,我最终面对了这一本质核心问题,这好象又重新走回去。我可以把信仰建立 在造物主身上吗?我能放弃我的世俗人文主义研究生活吗?

曾有两次我决定念作证言,但都在第二天就改变主意了。有一天下午,我跪在地上,就象经常看见穆斯林做礼拜时的样子,祈求引导,这种姿势,使我感到非常平静,也许当时,我在心底已是一个穆斯林,但等我站起来时,我还没准备好正式念作证言。

就 这样又过了几个星期,我开始新的工作——在高中教书。日子过得很快,每天我忙于教书、管教孩子、批阅作业。我不想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来压抑自己对安拉的信 仰,我深知,穆圣一生和《古兰》中列举的事实是真实的不能否认,在这时,我从心理上已作好准备来接受伊斯兰,我用了毕生精力都在寻求一种符合自己思想的真 理,言行一致,理智和情感相结合,伊斯兰使我的渴望满足了,在我念了作证言以后的一些日子里,我最终在伊斯兰中发现了我的思想和直觉得到了证实.。通过研 究和接受伊斯兰,我找到了通往精神和思想自由大门。

http://www.yisilanzhilu.com/%E5%BD%92%E4%BF%A1%E4%BC%8A%E6%96%AF%E5%85%B0/%E7%94%B7%E4%BA%BA%E4%BB%AC%E5%BD%92%E4%BF%A1%E4%BC%8A%E6%96%AF%E5%85%B0/106-2010-12-25-20-4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