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把幸福握在手里

把幸福握在手里

Rate this post
三周没回家了,多半是因为女儿最近牙齿出了点问题,向妻子告假,妻子在电话的那头幽幽地说:当爹的,孩子的事重要!其实,那话语里暗含的埋怨,我懂得。  每次周五,都心里惶惶的,唯恐不能赶回家与妻子团聚…
 三周没回家了,多半是因为女儿最近牙齿出了点问题,向妻子告假,妻子在电话的那头幽幽地说:“当爹的,孩子的事重要!”其实,那话语里暗含的埋怨,我懂得。
每次周五,都心里惶惶的,唯恐不能赶回家与妻子团聚。周五的早晨,开始程序性的工作:收拾衣物,光脸,及早安排同事购买车票。最担心的就是周五下午突然而至的会议和加班,慢慢地,同事不再与我同行,因为我很难说清楚这个双休是否能够如愿回家。
周六陪女儿到市里口腔医院找专家寻医治疗后,女儿很懂事地说:“老爸,回家吧。三个礼拜没回了,老妈想你了哦!嘻嘻。”闻听女儿的的话语,心里很是宽慰同时又很心酸。一家四口,总难团聚在一起。孩子们要在外求学,我和妻子要相隔100多里地,只能靠电话来彼此报个平安。这日子,确实很受煎熬。
妻子电话里近乎哀求地说:“回家吧!老公,想你了。”妻子发自内心的告白真的还是第一次如此明确,更何况,还有一个上高三的孩子呢。
送大女儿上了去往学校的车,心急火燎地赶回家。收拾行囊,一路颠簸着向县城家赶去。一个多小时的路程,由于过度劳累,从不在车上睡觉的我竟然也昏沉沉进入了梦乡。
车到县城的时候,已经是半下午了。迷迷糊糊地下车,匆匆走出车站,妻子已经在站口等着了。红色的羽绒服,半长靴子,紧身裤,韩版的流行套裙,妻子在夕阳的余辉里灿然地等待着我这个所谓的大忙人了。大庭广众之下,妻子并没有放肆地与我相拥,而是双眼紧盯着我这个忘记归家的人。
伸手从妻子手里接过电动车,电动车的车把温热而有汗迹。转过头来深情地望一眼妻子,妻子显然憔悴了许多,心里酸酸地。无声地驱动电动车,妻子紧紧地搂住我的腰,生怕我跑了似的,整个身子紧贴在我的后背上,一语不发。
“曙光两人从北京回来了,周三就告知了我……”我打破沉寂,话没说完,妻子用手狠狠地擂着我的后腰,嘴里埋怨着:“就知道想你朋友,就不想我?不行,你今晚哪里也不能去!好好陪我,要知道你快成家里的甩手客了!”从来没听到妻子如此多语,她知道我和曙光的特殊关系。我有些惊愕,随即被妻子的深情给感染了,不忍心地说道:“好吧!就依照老婆大人的懿旨,今晚谁也不会,只陪夫人!呵呵……”
“讨厌!嘻嘻嘻。”妻子使劲地搂着我的后腰,得意地把头紧贴在我的后背上,享受着那份沉醉的情意。
“晚饭想吃啥?”妻子在背后问道。
“吃冷面吧!”我随口答道。
“行!今晚我请客!”妻子大方起来。
“孩子放学回家了吗?”我突然想到了上高三的女儿。
“你这个爹咋当的?!孩子每周六下午上完课就回家,本打算去看老娘的,结果大姐回来了,再加上你难得回家一次,明天又要回去,就改计划了。不过,告诉孩子说今天回娘家看老娘去,估计孩子已经在家了。”妻子在背后念叨着。
是啊!两家四个老人,已经走了三个,只有岳母大人还健在,八十多岁的老人总让人牵挂,妻子每周都要回娘家看一次老娘的。今天,由于我的到来,改变了注意,心里总感觉亏欠岳母大人,更亏欠妻子和孩子。
车到小区车棚,把车子寄存在车棚,看车棚的大姨很惊奇地说:“好久没见你了,刚回来啊?!”
“是啊!刚回来,单位忙。”我慌忙解释。
“呵呵呵,再忙也要抽时间回家,她娘两个在家也不容易啊!”大姨有点嗔怪我。
“是的是的!”我连忙应答,头点得如同啄食的母鸡。
“快回家吧!唉!两地分居,你多跑动跑动!”大姨近乎教训我。
“嘿嘿!”我羞愧地笑了两声,加快脚步走出了车棚。
小区的人都很客气,见面都热情地招呼,我深表歉意地点头笑答。
万家灯火的时候,我和妻子并肩来到楼下,孩子早已经如春风般地跑下了楼。没想到孩子一照面就在肩膀上狠狠地拍了一掌,亲昵地叫了声:“老爹!我给你留了些蚕豆!”心如同被春光嗮裂开冻的冰河,坚冰下涌动着沸腾的情愫河水。
孩子的个头已经到了我的耳边,还小孩子一样紧贴着我。
我歉意地对孩子说:“走!下馆子!”
“早说啊老爹!”孩子咯咯地笑了起来,像只快乐的小鸟。
快速地走到了“陈记”饭馆,寻个桌子坐下,点了几个菜,便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回到家的时候,把身子重重地放在沙发上。妻子和孩子迅速地整理着泡澡用物,妻子又给我端来泡脚水。杏眼圆睁,对我嗔笑道:“有功之人,自己好好洗洗你的臭脚!”女儿伸出舌头,挤眼攮鼻,对我做着鬼脸。我慵懒地泡完脚,困意涌上眼帘,慢腾腾地爬上床,很快地沉入梦乡。
不知时间过了多久,妻子推我催我喝水,我哼儿吧唧地应付一阵,又沉入梦境。凌晨醒来时,孩子已经出门上学了,妻子蜷缩在我的身边,如同丢失了伙伴的小猫。心里责怪着自己,转身把妻子搂在了怀里,妻子的泪水早已经打湿了枕巾。心里惭愧着,让妻子躺在怀里尽情地享受着小别后的深情眷恋与依偎。
日上三竿的时候,妻子摇醒我。洗刷完毕,吃点早点,妻子笑问我是否上街。
我惊诧地说:“上街干嘛?”
妻子笑道:“孩子一检获二等奖,奖金200元,要我们两人去买毛衣。孩子的孝心我们一定要接受。”我恍然大悟,心里暗想:孩子长大了,懂事了。
和妻子手牵手走出房子,外面的春光撒在了我们的身上,顿时感到身心温暖。尽管春风有些略带寒意,但我们相扣的十指感受到了春天的幸福与温暖。
转了几个专卖店和商场,妻子紧贴着我的身体,手指紧扣着我的手指,幸福甜蜜的微笑一直挂在脸上,如万物陶醉在春风春光里。
“买件休闲装吧,你风衣也有,西服也有,皮衣也有,就差休闲装了。”妻子的声音如同春天里盛开的花儿,带着湿润的温馨。
“都半截老头了,还打扮啥啊,不买!”我拒绝着。
“半截老头也要打扮啊!”妻子较起真来。
“花钱的项目多啦,省点吧。”我劝慰着妻子。
“试试吧,不好看相不中就不买。”妻子坚持着。
拗不过妻子,只好吹毛求疵,惹得柜台服务员哭笑不得。“别这样,老公!孩子的孝心你总要笑纳吧。”妻子劝慰我。
是啊!孩子的孝心总要笑纳,妻子的关心总要接受。好说歹劝,妻子给买了休闲装又给买了体恤衫,感觉不过瘾,又加买了一件保暖衬衣。大包小包地拎着,心里盈满了温暖和幸福。
“给曙光联系一下,到底人家大老远从北京回一趟老家不容易,你们哥们的铁我晓得。”并肩牵手走在春光明媚的大街上,妻子催促着我。
“算了,多陪你一会吧!”我由衷地说。
“我还不了解你?快联系一下吧。”妻子笑着说。
“好吧!服从媳妇军令。”我笑了起来。
“贫嘴!”妻子嗔笑道。
“你好兄弟!在哪呢?今天中午在你门口的饭店聚聚!快点来,就差你了。”曙光兄在电话里催了起来。
“哦!”我应酬着。
“快去吧!”妻子有些不舍。
“一块去吧!”我央求妻子。
“我不去了,还是你们好好谈心吧。”妻子理解我。
把妻子紧紧地搂着,我们十指相扣地走回小区,心里涌动着无限的幸福。
阳光满满地涌进我们的心里,我们脸上洋溢着快乐,谁也不愿把握在手里的幸福松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