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文明亏欠了伊斯兰?

文明亏欠了伊斯兰?

Rate this post

“我知道文明对伊斯兰的亏欠。”(I know civilization’s debt to Islam.)

——奥巴马于埃及开罗。

 

【奥巴马刚于6月4日到访埃及。现在埃及有近九成人口是穆斯林,就在这个伊斯兰国家的首都内,在开罗大学的讲台之上,奥巴马发表了一篇演说。当然奥巴马这次演说的对象,并非单是在场数百位穆斯林大学生,而是全球十亿以上的穆斯林——笔者当时身在杜拜,英国广播公司正为这演说做电视直播。本文文首的一句,正是奥巴马这次希望带给整个伊斯兰世界的其中一句话。】

请莫以为奥巴马又在诉说那些”打来打去』的恩恩怨怨,那句话并不是指这些。且阅上文下理,看看以下奥巴马开罗演说的一段节录,大家自会了解。

 

潜在价值

“作为一个有念历史的学生,我知道文明对伊斯兰的亏欠。正是伊斯兰–在诸如 Al-Azhar-Azhar,(注1)的地方–它们把学识之光承传多个世纪,为欧洲的文艺复兴及启蒙时代铺路。正是穆斯林社会的创新,发展出代数学(Algebra),发展出我们的磁性指南针,航海工具,我们对笔与印刷的掌握、还有我们对疾病传播与治疗的理解。伊斯兰文化给予我们雄伟的拱门与飞腾的螺旋尖顶,永不过时的诗篇与令人喜爱的音乐,优美的书法,以及众多让人平静冥想之处。纵观历史,伊斯兰言行一致地表现出,其在宗教包容及种族平等方面的潜在价值。”

所以奥巴马想提醒的是,伊斯兰文化和西方欧美文化,虽然在今天看来,两者在各方面都好像格格不入,但其实它们双方的的发展,绝非互相独立毫无瓜葛,某程度上甚至可以说,欧美文化有得过伊斯兰文化的造就。所以现在人们比较熟悉的欧美文明中,绝对有承传自伊斯兰文化的成分,只是一直被忽略,这就是奥巴马所谓”文明对伊斯兰的亏欠”。

奥巴马提及代数、磁性指南针、印刷、疾病传播…很好,今天就拿科学作例子。

我们提到科学的起源与发展,一个简便的说法是这样的:科学源自公元前柏拉图,苏格拉底等希腊先哲的思辩;到了十六世纪,伽利略引入实验方法;十七世纪,牛顿提出宇宙中的自然法则是能够以人的理性去了解;所以自启蒙时代后,科学得以从古哲学及宗教之中解放,成为一独立学科‧-直发展至现代的科学。

哪伊斯兰呢?在以上这图像中,完全没有伊斯兰的位置,但其实科学作为文明的一部分,它和文明一样,其发展从来就不是一条直线。

公元八至十三世纪,是伊斯兰文化的黄金时代(Islam Golden Age)。这数百年间,穆斯林已出了许多杰出科学家,他们主要为阿拉伯人和波斯人,在各个科学分支都做出了成果。

例如 Geber (721-815),他是位伊斯兰的通才(polymath),同时是炼金术士,药剂师、医师、哲学家、天文学家、占星家和物理学家。作为炼金术士,他做了很多工作。以去除炼金术中的迷信,使炼金术更接近某种科学。现在化学实验室中基本的器具中,有二十多种都是由 Geber 发明的;他发现并描述了很多化学物及化验工序,有些现时已是很基要的工序,例如蒸馏(distillation)。后来化学得以脱胎自炼金术,Geber 实居功不少,所以也被称为”现代化学之父”。

提起炼金术,不妨顺带谈谈这个–贤者之石。 Geber在他的炼金术著作中,论及实物间互相转换(transmutation)–例如点石成金–的可行性,但这需要一种特别的物质作为媒介。后来 Geber的著作传到欧洲,其想法大大影响了欧洲中世纪的炼金术界,它们称这种终极媒介为”贤者之石” (philosopher’s stone),并认为 Geber 的说法给出了这种石存在的理由,于是掀起了制造/寻找贤者之石的热潮。所以英文小说《哈利波特与贤者之石》 (注2) (Harry Potter and the philosopher’s stone),还有日本动漫作品《纲之炼金术师》,里面提及的贤者之石,其概念实来自伊斯兰文化。

 

强调实验

回到正题,穆斯林历史上出过很多开拓的科学家,除了 Geber,这里再提两个:写下已知最早的密码分析文献的 Al-Kindi(803-873)、还有发现光的折射定律的 Ibn al-Haytham(965-1039)等,都是穆斯林科学界的代表人物。

穆斯林科学怎样影响西方科学发展?

古希腊哲学着重理性思辩(rationality)多于经验主义(empiricism);在地球另一方,到伊斯兰的黄金时代,穆斯林科学家就已经比前人更强调实验–出奇地,穆斯林强调实验的原因,来自他们的宗教。《可兰经》究竟提倡怎样的科学精神?

《可兰经》(17.36):”你不得接受任何讯息,除非你亲身印证过。我已经给你听力、视力和脑袋;至于如何善用它们,那是你自己的责任。”

可见《可兰经》是一部强调经验和观察的典籍,它主张实干,认为什么都要”落手落脚”去做。所以为了查证先知穆罕默德的言行(Hadith),穆斯林也建立了自己的审查及记录方法,这些都是做实验所需的技巧。所以跟随《可兰经》训示的穆斯林科学家,主张以实验累积知识,是自然不过的事。例如前面提及的光学先驱 Ibn aI-Haytham 就是典形。有作者甚至认为,Ibn al-Haytham 是历史上首位科学家。那位作者为此写了一本书,其中整理了这位穆斯林的”科研七步”:观察、陈述问题、表述假设、以实验测试假设、分析实验结果、下结论、公布发现。这和现代学者的做法颇一致,可见当时的伊斯兰已经将实验融入为科学方法(scientific method)的一环了。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穆斯林科学记载了最早的”同行评审” (peer review)过程:他们的医生每次看症后,都要将自己的诊断记下:到病人康复或离世后,由当地医生组成的委员会,就会审查所有诊断的记录,看该医生的医术及医德是否符合标准。这种以同行作评审的做法,也是现代学术界中,学报征文及学府征人时所常用的。

 

影响深远

黄金时代的穆斯林科学家写了很多书,多是用阿拉伯文写成;幸而也有很多有心人将这些著作译成拉丁文,因此穆斯林科学家的思想和工作方式也得以流传到欧洲。伊斯兰科学的贡献远不止个别的科学发现:更重要的是,伊斯兰黄金时代中几代人所建立起来的实验科学观,对往后整个科学的发展影响深远。伽利略也是实验科学的标志性人物,传说他在比塞塔执行著名的自由落体实验;那是1590年的事‧比 Geber及 Ibn al Haytham 的年代晚了六百年。

现代科学方法发展到今天,有理论,有实验,各司其职,环环相扣;这肯定不是靠单一文化做得到的,而是多个文化交互影响后,集各家大成的结果。伊斯兰文化就在我们的生活中,科学如此,文明亦然。

 

http://www.norislam.com/?viewnews-108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