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易卜拉欣信仰传统:衣着端庄

易卜拉欣信仰传统:衣着端庄

Rate this post

在美国,我常被问到的问题之一就是,关于我的穿着方式。为什么穆斯林妇女要从头到脚都包起来?我常常以问作答:为什么修女和正统犹太妇女要把自己包起来?或者我就说,我还没有见过哪个教堂的玛丽没有把头包起来,我因为同样的原因把自己包起来……

在美国,我常被问到的问题之一就是,关于我的穿着方式。为什么穆斯林妇女要从头到脚都包起来?我常常以问作答:为什么修女和正统犹太妇女要把自己包起来?或者我就说,我还没有见过哪个教堂的玛丽没有把头包起来,我因为同样的原因把自己包起来……

(左为着沙特皇室服饰的妇女,右为着巴勒斯坦伯利恒服饰妇女)

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三大一神教在传统上有许多相似之处。这些易卜拉欣信仰的核心,就是承认造物主,以遵从他智慧仁慈引导的方式来热爱他。三大传统信仰共有的领域无疑是“道德”。礼貌、纯洁,谦逊,正直、朴素是信士应有的品质,信士们要努力拥有这些品质。

当人们看到带盖头的穆斯林妇女时,通常只注意到她们的盖头,因为这部分与西方服饰不同。许多戴盖头的妇女则更喜欢用“衣着端庄”来描述自己,因为这个词语抓住了她们服饰的核心特点。古兰经中要求男人和妇女都要衣着端庄。这通常包括穿着宽松、不透明的衣服,遮住身体,不露出身体线条,不引人注目。衣着端庄、遮蔽身体是对男人和妇女共同的要求;男人至少要遮住膝盖和肚脐之间,而妇女只可以露出脸、手和脚。这种不同的要求是因为身体的特点和女性身体的魅力,不要误解为性别歧视。大多数男人喜欢从头到脚遮住自己,特别是在礼拜的时候,以示对万能真主的尊敬。

一些人很难理解为什么头发这么重要。首先,头发只是需要遮住的许多部分中的一部分。其次,如果头发不这么重要,妇女们就不会在镜前花费数小时,或者花费数百块只为发型漂亮!伊斯兰中的遮盖并不单纯指盖头,其深层含义是要你将自己的美留给自己、你的爱人以及同性朋友,最终在真主面前、在其他人面前呈现一种端庄之美。西方的女权主义者认为,我们时代的最大问题之一就是,将女性物化,只看重她们的外在。我要强调一下,在伊斯兰中,外在美和婚姻关系并不是什么罪过,或者让人羞耻的东西,而是来自真主的礼物;我们要在真主许可的范围内享受这些礼物。

古兰经中,真主命令男女信士按照一定的方式生活,避免因不合适的异性接触而影响个人、社会以及后世。伊斯兰是一种未雨绸缪的宗教,一种保护人类的宗教,而不是惩罚的宗教。伊斯兰法中的方方面面是为了避免干罪,避免干罪后的惩罚。(在伊斯兰中,干罪是指违背自己的天性、远离真主的行为)换言之,真主知道他所创造的,清楚他们的弱点;因为他对被造物的爱、仁慈,他指引他们远离罪过。衣着端庄正是来自真主的引领。真主在古兰经中对此有描述,穆罕默德先知在生活中实践之,并教导追随者履行这些要求。

伊斯兰以前的许多文化和宗教都曾要求端庄的衣着。并非伊斯兰发明了遮盖头发或说端庄的衣着;在拜占庭帝国希腊化时代以及波斯的萨珊王朝,女性也戴盖头。头巾代表着尊贵和地位,贵族妇女戴头巾,奴隶和不洁的女性是不允许遮盖头部的。后来,这种习惯在犹太教和基督教系统中得以确立1,阿拉伯半岛也广为流行(即便在伊斯兰以前)。

犹太教一直都强调遮盖头发和衣着端庄的重要。拉比法(Rabbinic law)禁止在不遮盖头部的已婚妇女面前念祈祷词,她们被认为是不洁的。2欧洲的犹太妇女在19世纪末仍戴头巾,直到世俗社会战胜宗教。今天,许多犹太妇女在犹太教会堂仍遮盖头发,而某些犹太教派别(比如哈西定派犹太人)至今仍在每日生活中戴假发。

基督教与犹太教一样盛行戴头巾。最明显的就是端庄的修女服饰,她们已经这样穿着几个世纪了。头巾是基督教传统的一部分,而非修女专有:“吕贝卡抬眼看见以撒……她拿起头巾,遮住自己。”(创世纪24:65)。天主教堂直到20世纪50年代仍规定妇女进入教堂要遮盖头发。某些基督教派别(比如门诺教派)仍要求妇女戴盖头。

同样,在伊斯兰中,服饰、谦逊和道德之间有着紧密的联系。谦逊不仅指服饰方面,也包括简朴的生活,男女都是如此。古兰经十分强调对人们尊严的保护。(比如,以言语攻击他人或诽谤均是大罪。)古兰经中要求服饰端庄的一个最重要原因就是谦逊以及保护妇女免遭骚扰。这与古代社会不同,并非是为了显示男性的更高地位。

古兰经中写道,“你对信女们说,叫她们降低视线,遮蔽下身,莫露出首饰,除非自然露出的,叫她们用面纱遮住胸膛,莫露出首饰,除非对她们的丈夫,或她们的父亲,或她们的丈夫的父亲,或她们的儿子,或她们的丈夫的儿子,或她们的兄弟,或她们的弟兄的儿子,或她们的姐妹的儿子,或她们的女仆,或她们的女婢,或无性欲的男仆,或不懂妇女之事的儿童;叫她们不要用力踏足,使人得知她们所隐藏的首饰。信士们啊!你们应全体向真主悔罪,以便你们成功。”(古兰经24:31马坚版)
衣着端庄的原因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对于宗教,绝无强迫……”(古兰经2:256)信仰是信士和造物主之间的联系。将自己的信仰付诸实践是精神之旅的自然组成部分。我是在两年的深思后开始戴盖头的。

尽管出生在穆斯林家庭和穆斯林为主体的社会,我被横扫年轻一代的实证主义哲学所吸引。我对信仰的印象是模糊的,从未真正在内心或头脑里想过、确认过。因此,我也不清楚自己信的是什么,为什么信,这让我很容易被无信仰的大浪冲击。我无限感激真主,他在我的人生中安排了一些看似困难的事情,逼迫我去思考“我是谁?我要去哪?”的问题。

事实上,每个人内心都渴望找到自己存在的意义。如果我们不试图抹去这些问题,而是尽力寻找令自己满意的答案,我们个人的寻主之旅就开始了。我们被赋予了很多礼物,比如思维、心灵、感官等等,这些都是这次旅行中要用到的。通过观察宇宙及自身的创造,我们可以证明万物非主,唯有真主,他是原因及结果的主。这种见证让我们去留心真主的讯息(天启),以开阔的胸襟去阅读天启,确认其真理性。一旦我们确认了古兰经的确是造物主给我们的讯息,告诉我们被造的目的,我们的世界观就改变了。古兰经如同一本手册,告诉我们生命是多么美好,使用真主赐予的礼物是多么美好。真主告诉我们创造我们的原因,如何创造我们(自身的本质),以及什么样的态度和行为是与我们的被造(天性)和谐的。如果我们遵从他的教导,他有喜讯(bushra)告诉我们,我们将和自己、和宇宙和平共存。他也警告我们,如果我们不遵从手册的指导,会伤害自己。换言之,我们将不会幸福,心智在今世和后世都生活在地狱状态。是遵守手册还是悖逆之,最终需要我们自己要进行选择(因为我们被赋予了自由意志)。每个信士都会在人生中经历并证实讯息的真理性,或背道而驰。

以这种形式分析古兰经的讯息,我们会发现其建议的无限智慧和仁慈。下面几点就是我从要求信士衣着端庄中看到的真主智慧和他的仁慈,也是我自己决定戴盖头的原因:

A、 个人层面:内在的和平

伊斯兰要求衣着端庄,这可以带来内在的和平。原因有几点。谦逊并按照伊斯兰的方式规范自己,可以帮助我们管理自我。自我是疾病的主要源头。当我使用“伊斯兰”三个字的时候,我特别是指这个词的字面意思——“顺从”。穆斯林就是尽全力将自由意志顺从真理的人,即我们(及周围的万物)都是造物主创造并维持的,不是独立存在的。我们的自我,是真主赋予的许多礼物之一,供我们使用。通过规范自我,避免过分的欲望,将自我引向积极的方向,我们可以改善自我。3顺服真主的智慧和仁慈,遵从真主的指引,比如在穿着方面,是信仰真主的一部分。端庄的衣着可以提醒我们,真主是全见的,我们一直在真主的监护之下。这是内在和平的最大来源。

许多妇女认为,端庄的服饰解放了她们,使她们免于来自社会的某种形体或时尚的压力。避免将女性“物化”,可帮助女性增加自尊、自信。当我们衣着端庄、举止大方的时候,他人会通过我们的品性和智慧来评价我们。

B、 家庭层面:团结、和平

伊斯兰认为家庭是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和谐的婚姻非常重要,比如在养育下一代方面。家庭的解体不仅给家庭成员带来伤害,也会影响到整个社会。所以,离婚是真主允许但最不喜爱的事情。丈夫和妻子的端庄服饰有助于维护家庭团结。特别注意在异性面前的言行、衣着,可防止许多恶事发生。如前所述,伊斯兰是种未雨绸缪(而不是惩罚)的宗教;伊斯兰阻止各种诱惑,避免其破坏我们今后两世的生活。各种统计显示,因为物质主义的崛起,以及宗教作用的衰落,离婚现象在东西方社会非常普遍。

古兰经和圣训对衣着和行为的要求,旨在减少恶事,保护和谐的婚姻。虽然仍有某些自认为虔诚却与异性行非法之事的男女,伊斯兰本身是完美的。真主知道人类有缺点,他的指引旨在树立完美的典范,每个人要奋力奔向这个目标。

C、 社会层面:坚忍的社会

伊斯兰不是脱离环境地对个人进行指引。每日的现实生活中,人们需要不断地与他人接触,因此古兰经也描述了社会生活方面的事情。个人的端庄服饰、大方举止自然会影响社会。在我们的社会中,对女性的性骚扰很普遍。惩罚犯罪者并不能解决问题。个人要改善自己,学习优美的道德和价值观。只有这样,整个社会才能得以改善。当女性穿着暴露,社会会受到负面影响;比如,会影响和谐的婚姻以及个人的虔诚。这并不是说只要求女性注意自己的言行、衣着,古兰经也要求男性降低视线,衣着得体,行为大方。

你对信士们说,叫他们降低视线,遮蔽下身,这对于他们是更纯洁的。真主确是彻知他们的行为的。(古兰经 24:30马坚版)

真主首先警告人类控制自己,然后对男女服饰做出要求,以构建道德的社会。如果只是围绕着服饰来作探讨,那是错误的,是对伊斯兰的不正确理解。真主最关心的是我们的内心。只有实践了道德,注意了言行,按照一整套的伊斯兰方式来生活的时候,端庄的衣着才真正实现其价值。

艾尔仁•塔塔莉(Eren Tatari)是布鲁名顿印第安那大学政治科学系的博士生。她的研究方向是西方政治、性别研究以及少数族裔的政治诉求。

注:

1、 Esposito, John. The Oxford Encyclopedia of Modern Islamic World, OUP, 1995, pp. 108–111.

2、 Muhammad, Sherif. “Women and their Legal Rights in Monotheistic Religions.” The Fountain, Issue 41, Jan-Mar 2003, pp. 30–44.

3、 比如,自我想要独立,而不想有感恩之心。那么,我们就要利用真主赐予我们的其他礼物(比如理智、心灵)进行规范,将自由意志顺从主的意愿。在伊斯兰中,人类并非生来有罪的。我们可以比天使更美好,也可能比动物更低劣。我们被恩赐的许多礼物可帮助我们寻找并坚持正道。

来源:http://www.fountainmagazine.com/article.php?ARTICLEID=9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