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普通教育与因材施教

普通教育与因材施教

Rate this post

全国阿校历史长短不一,成就不尽相同,但有一点可以说是共识,那就是不管阿校为自己定的起点有多高,但主要限于普通教育,而不是精英教育。一是阿校的师资力量和软件还相对滞后;二是阿校的办学理念和管理机制有待于改进;三是普通教育依然是社会大多数人的基本诉求。

 精英教育固然理想,但精英毕竟是少数,思想家更是少之又少,在一个世纪也超不过四至五个。以中国现代史为例,真正称得上是思想家的,只有胡适、鲁迅和顾准;以中国现代伊斯兰史为例,真正称得上思想家的唯有陈克礼。即便起点比目前阿校都高出许多的当年成达师范,在自己坎坷的办学史中培养的精英也还是屈指可数。因此,精英教育与普通教育结合,并且更多地去关注普通教育,才是教育的必由之路。

 教育的目的首先应该是做人,其次是知识。因此,古兰经对优秀的定位是“最敬畏”而不是“最渊博”。这是普通教育的支柱和前提。一个人也许无法成为学者,思想家,但他(她)可以成为一个合格的公民,合格的穆斯林,尽管他的身份是商人,农民,工人,工程师,教师,官员,或军人。

 精英教育针对少数人,而普通教育针对所有人。穆圣的成功,在于古兰经和圣训蕴含的普适性教育理念,是普通教育的最高范例。惟其如此,他培养的不是一两个精英,而是一代合格的穆斯林,尽管他们的性格截然有别,他们的特长各有千秋。有作为政治家的艾布·伯克尔、欧麦尔、穆阿维叶等,有作为学者的伊本·阿巴斯、伊本·麦斯欧德、宰德·本·萨比特等,有作为修士的艾布·德尔达、艾布·胡来勒等,有作为奉献者的奥斯曼·本·阿法尼、阿卜杜·拉赫曼·本·奥夫等。尽管他们中不乏精英,如艾布·伯克尔、欧麦尔等,但作为十万之众的整体,他们的首要特征是合格而优秀的穆斯林。

 既然普通教育是目前乃至将来阿校教育的一个主题,那么,与之相关的另一个主题就是因材施教。普通教育追求的目标主要是合格的公民,或合格的穆斯林,而不是精英,思想家,而合格的公民或穆斯林的范围很广,涵盖了离不开个体差异的广大群体,因此因材施教应该作为重中之重。虽然,因材施教是教育的一个核心主题,也是一个不争的常识,无论是中国的孔子,还是先知穆罕默德(真主福安之),都成功地实施过因材施教,但我们的阿校,都普遍忽视了这一主要内容。比如,学生中,真正能把阿拉伯语学好的人毕竟是少数,甚至有些学生学了三年,仍然对阿语一窍不通,除了一些不求上进的学生外,学不好阿语的原因,是个体差异所致。如果你是老师,你一定注意过,一些学习优秀的学生,不一定其他方面就有优势,而那些所谓的差生,也不是什么优点都没有。

 我曾经教过的一个学生,学习很差,特别是对阿语毫无兴趣,但他是班里唯一对国际时事感兴趣的学生,经常义务性地给同学们做“新闻发言人”。另有一位学生,也是学不进去的人,但其人相当机灵,老师吩咐做的事,做得有条不紊,而且有时候做得比老师吩咐的还周到;每每学生回家包车,或春游之类,联系包车、安排出行等,非常在行,得心应手。再比如,一些篮球技艺高超,在球场上生龙活虎的同学,在课堂上往往是默默无闻的同学。一些学习不怎么上进的同学,对老师、对同学却彬彬有礼,同桌之间、舍友之间的关系搞得非常和谐、融洽,而一些学习不错的同学,与同学、老师的关系往往处理的不是很好。一些学习方面不敢恭维的同学,却有意想不到的艺术技能,如绘画、音乐、设计等。而且,一些后来成了企业家、大老板的学生,在校期间恰恰是“名不见经传”的人,而一些学习优异的同学后来反而不被人知,为生活的浪涛所吞没。我曾经认识一所中学的一位门卫(求主饶恕,已经去世),对我说,他们学校叱咤风云的那位校长,是他曾经的同班同学,学习还不如他。后来,他们的不同命运,向人们传达了一个重要的信息:谁笑到最后,不一定完全取决于学习是否优秀。

 有人以比尔盖茨当年计算机考试不及格,毛泽东的一些学科学的不是很好为由,为差生辩护,当然也有失偏颇,但在应试教育、分数挂帅横扫一切的时代,有必要为所谓的差生正名。家庭教育专家周弘,提倡赏识教育,反对棍棒教育,所依据的一个现实就是,那些所谓调皮捣蛋、不好好学习的学生,往往害怕的不是棍棒,而是赏识。被歧视、被遗弃的他们,一旦得到赏识,就会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变化和效果。他的一个貌似极端的说法是,没有教育不好的孩子,只有不会教育的家长。由此鼓励用“追蝴蝶”的方式,去开发孩子的主观能动性,而不是用“狼来了”的方式逼着孩子去学。他用自己17岁便考上大学的聋哑女儿周婷婷,以及以婷婷命名的聋哑学校的成功范例,来支持自己的观点。

 其实,与这个观点类似的教育理念,在欧美一些国家早已实施。美国等国家的一些学校提出的一个著名口号是“没有差生”,为因材施教铺平道路。他们要求老师,不要按部就班地用一种内容和方式,而是善于尽早发现学生的优势和闪光点,因势利导,对症下药,而不是用铁板一块的应试教育去对待所有的学生。因此,2008年在美国访问考察时,发现那里的学生,哪怕是小学生,问及一些问题时,几乎全部举手,回答问题时的敏锐和成熟,善于思考问题的习惯,与他们的年龄几乎不相称。究其原因,与他们提倡的“培养兴趣”、“因材施教”、“教学互动”等理念不无关系。兴趣是学习的最大动力,而我们的学校,包括几乎所有中小学,应试教育是雷打不动的信条,从幼儿园、小学开始,天真烂漫的童年时代,永远做不完的作业,压得孩子们喘不过气来,哪有时间和精力再去培养属于自己的那份兴趣和爱好?无怪乎许多学生,当问及兴趣和爱好时,竟不知所措,无从说起。用一种模式抹杀学生们体现自我价值的那一份优势,是现代教育的一个失败。

 毋庸置疑,作为这个时代和社会的产物,阿校也概莫能外。我们的教学生涯中,一个屡见不鲜的事实是,家长越是渴望自己的孩子成为学者、阿訇,孩子越是不争气,越是反其道而行之,不要说是阿訇,连起码的穆斯林和公民都不当了;而那些不被家长重视、因家庭经济等原因,屡屡面临辍学的学生,往往又是学习的佼佼者。这里存在着一个被人们普遍忽略的问题,那就是家长与自己的孩子缺乏应有的沟通,作为家长,没有及时发现自己孩子的优势和弱势,而是急功近利,一厢情愿,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孩子,结果适得其反。一位学生的优势是阿语口语说的很溜,但不想在阿语方面学深学透,反而喜欢做生意,搞活动,他的父亲硬要他将来成为一个阿訇,去接替自己坊上很不称职的阿訇,而孩子偏偏不喜欢当阿訇,结果,父亲爱子却又不知怎样爱的专制,与孩子的逆反和叛逆越走越远,不仅孩子当阿訇成了泡影,而且孩子连起码的礼拜等穆斯林必做的主命也放弃了。真是欲速则不达。

 如何根据学生的兴趣和优势,去培养不同专业和专长的人才,是我们的教育面临的挑战。我始终认为,解决了这一问题,也就解决了教育的大半问题。好在许多阿校目前已转型为外国语学校,这个名称其实比以前的阿校有了更大的发展空间,可以开设除阿语以外的其他语种,可以开办阿语专业以外的其他技能专业,从而为因材施教创造有利的条件。

 至于少数可塑性较强,有望进一步在阿语语言专业、伊斯兰文化方面发展的学生,应予特殊考虑和特殊培养。这方面,除了正常上课,是否可以借鉴大学里导师带研究生的模式,重点培养,适时指点,不仅通过理论知识,而且通过社会实践、社会调研、田野考察等方式,使学生得到比较全面的发展。我觉得,导师带研究生的模式,其实在伊斯兰文化的辉煌时代早已有之,那些百科全书式的学者和大师,如伊本·西那、安萨里、伊本·鲁世德、伊本·泰米叶等,都不是铁板一块的上课方式培养的,而是师从他们的老师,亲聆他们的身传言教,加之按照自己的优势和兴趣去追求,终于流芳百世。应试教育,何德何能培养出世界级的大师?在普通教育的一边,不妨适当注重精英教育,使两种教育相得益彰。但无论是普通教育,还是精英教育,都绕不开因材施教这一永恒的话题。

 愿我们的阿校,如日之升,前景广阔。

 愿我们的祖国,和谐稳定,繁荣富强。

 

 http://user.qzone.qq.com/1358374844/blog/1345908880#!app=2&via=QZ.HashRefresh&pos=13459088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