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最重要的事是你会如何离开这个世界

最重要的事是你会如何离开这个世界

Rate this post

Bismillahirahamhnirahim
最重要的事是你会如何离开这个世界
欢迎你们。
Evet.
又多了一天。感谢阿拉今天是星期五。谁这样讲的?那是什麽话?穆斯林啊!从不警觉醒过来。穆斯林他们陷入一个非常大的困境。穆斯林有庞大的问题。他们的麻烦是他们陷入不警觉的地方。
「怎麽会?我们有在做礼拜。」
不用担心,魔鬼不会从那个地方过来停止你做礼拜的。魔鬼是在试著勾人使他们变的不警觉。
关闭你的手机。把你的事业放在外面。这不是商业场所。如果你是这麽重要的人物需要等电话,那去外面等。那表示说你的身体在那里,但你的心不在那里。你听不到什麽东西。你什麽都不会了解。把你的身体与灵魂带到这里来,把你的魔鬼留在外面。
说奥乌祖比拉以明纳雪洞以拉吉目,比斯密拉以拉满尼拉以印。我们的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说:「我的子民啊,更新你的信仰。更新你的信仰说,阿须哈度安拉一拉哈以阿拉,哇阿须哈度安纳穆罕默德阿布都忽瓦拉苏鲁忽。」
你必须要特别的维持你的清真言:
现在你成为穆斯林。第一个命令是要念清真言。当你一念了清真言,你踏入伊斯兰的第一步之後,第二命令是什麽?维持你每天五次的礼拜。大部分的穆斯林这一点都没做好。不是五次,他们一天甚至连一次礼拜都不做。穆斯林!名字是穆斯林。但是行为不是。所以这是什麽?这是不警觉。念著清真言,却不了解清真言的价值。如果你了解清真言的价值,你必须要很特别的看待清真言。非常的崇高。我看著今天的穆斯林,他们在互相攻击。任何简单的事他们都过来说:「弟兄你在为主举伴。弟兄你在为主举伴。」为主举伴,创新,他们还会说什麽?不信,非法。
做礼拜的命令是真主的命令:
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已经为我们设立什麽是合法,什麽是非法的。如果有什麽是非法,你不能把他变成合法。如果有什麽是合法,你不能使它成为非法。这是已经被判定的。这是基础。现在你来到伊斯兰的责任。当我们一念了清真言,伊斯兰的第一项原则就开始运转。说,你进入了伊斯兰的大门,现在一天要做五次礼拜。这是我们的真主的命令。原来的命令是要一天做50次礼拜。当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登天时,给他的第一个命令是50次的礼拜。而摩西(愿阿拉赐他平安)说:「阿拉的信使啊,回去吧,因为我从我的民族了解到你的民族是无法承受的了的。祈求阿拉降低这个数目。」他回去了,来来回回的,直到数目降到五次。摩西(愿阿拉赐他平安)再次对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说:「再去一次,」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说:「不行,我感到羞愧再次过去。因为我的主说,『那些维持每日五次礼拜的人,我会以一天做50次礼拜来奖赏他们。』所以我感到羞愧再次过去。」
你对阿拉的职责是什麽?:
我们的民族到底发生什麽事了?穆斯林都陷入麻烦当中。每个人都在抱怨。每个人都要他们的权利。每个人都要自由。都在说:「我要权利,我要我的权利。」你有在问你对阿拉有什麽职责吗?首先,身为信者你有问你对阿拉有什麽职责在吗?问你自己这个问题你就会了解。如果你不知道,一天24小时,你对你所呼吸的每一个生命的气息都要负责任。你要对你看到的任何一个地方,任何你在想的事情,你在做的任何事负责任。你要正确的观察这些事吗?
僕人的职责是听从与服从:
阿拉经由他的先知给予身为穆罕默德子民的我们一天做五次礼拜的命令。这是阿拉的祝福。在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之前,做礼拜是对先知们(愿阿拉赐他们平安)的命令,不是对他们的子民。但是这些先知的民族当中有智慧的人,他们跟随他们的先知,他们在做他们的先知所做的。对於穆罕默德(愿阿拉赐他平安)的民族,阿拉将做礼拜变成一种义务。阿拉说:「如果你遵从我给予的命令与责任,你会成为我所喜爱的人。」阿拉,阿拉。祂的命令,祂在命令我们,你是个僕人,而僕人的责任是要听从与遵从。了解僕人的意思是什麽吗?有些人会更进一步的说:「不是的,弟兄,是奴隶!」马沙阿拉,你有遵从这项命令?有些瓦哈比想法的人,当他们在讲先知穆罕默德(愿阿拉赐他平安)时,说他是先知与奴隶,哈沙阿斯塔和法鲁拉。阿拉不要奴隶。阿拉要如何奴役你?祂禁止奴隶。他经由他的先知来禁制奴役。慢慢的教导这些民族奴隶不是好的制度。因此你是个自己的人,你也是僕人。阿拉将人类创造为最完美的造物。
阿拉派人到世上来做祂的代理:
阿拉派人到世界上来做祂的代理。来代表祂。当阿拉对天使说:「我要创造新的造物,我会给他们这个头衔,天使想说这个头衔也许是它们的。它们也没有想过这个新的造物会是怎麽样。阿拉说:「不是,这不是在你们之中。我会创造新的造物。我会给他们这个『阿拉的代理』的头衔。来代表我。」
它们说:「阿拉啊,你会创造会在世界上造成流血的人类吗?我们以你该被信奉的方式来信奉你。」阿拉说:「你只知道我让你知道的事。你看到人类自大的一面,以及他们会做出什麽事。」阿拉说:「我会创造出人类来代表我。」
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的民族是说情的民族:
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是最後的先知,他被派遣去教导亚当的子民,如何抵达最高的地位。因为这是说情的民族,这个民族会为别的民族说情。方块头瓦哈比甚至连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的说情都不接受。你不接受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的说情,你可以去找你想进入的地狱,不用担心。你想你可以带著你的自大找到庇护?如果你没有了解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的价值,这就展现你有多自大与多顽固。
什麽是信仰?:
什麽是不信?什麽是信仰?事实上当你念了「阿须哈度安拉一拉哈以阿拉,哇阿须哈度安纳穆罕默德阿布都忽瓦拉苏鲁忽」使你进入信仰。清真言给予你价值。清真言为什麽会给你价值?因为你接受了在阿拉面前最珍贵的人。阿拉在祂的名字旁边提及他的名字。「阿须哈度安拉一拉哈以阿拉,哇阿须哈度安纳穆罕默德阿布都忽瓦拉苏鲁忽。」所以你尊重阿拉所重视的,这就是信仰。阿拉所重视,你也要重视它。你必须要接受它!你必须要好好的尊敬它。是的,这样你才会有信仰。你的信仰才是有价值的。因为你重视阿拉所重视的。什麽是不信?阿拉不重视的东西,你重视它,这就是不信。阿拉所重视的,你也重视它,这就是信仰。
穆斯林分裂成73个团体:
这样的事情是不是发生在我们的民族身上?一个民族,一个民族!我们的民族发生了什麽事?穆罕默德(愿阿拉赐他平安)的民族发生什麽事了?穆罕默德(愿阿拉赐他平安)的子民分散成许多不同的部分。第一,他们互相分离了。他们将他们自己分离成国家。国家主义,他们选择了自己的国旗。然後他们开始互相攻击。这就是发生在穆罕默德(愿阿拉赐他平安)的子民身上的事。那些不分散为不同国家的人开始自行分离为73团体。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说:「我的民族汇分散为73个团体。他们全部都会宣称他们走在正途上。只有一个团体会走在正途上。72个团体是走在歧途上,他们会走向地狱。」
当圣门子弟问说:「阿拉的信使啊,那些人会是谁?如果他们全部都主张是走在正途上,我们要怎麽才知道那些人是谁?」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说:「他们会紧抓我的圣行与我的圣门子弟的模範。不是只有阿拉的信使(愿阿拉赐他平安)的圣行,还要再加上我的圣门弟子的模範。」现在我们必须要检查我们自己。稍微反省一下。就像我们先前所讲的,穆斯林在互相攻击。不管是团体还是国家之间。那时你不需要敌人。你的敌人坐著,看著你说:「这些人会把他们自己结束掉。要除掉他们很简单。」但这些人与那些不警觉的穆斯林不知道,他们不相信。有小部分的人他们在紧抓著阿拉的信使(愿阿拉赐他平安)的教导与圣行。他们不会偏离正道。这些人会使和平与宁静降临到世界上。至少你的举意与目标必须是与这些人站在一起。说:「阿拉啊,我是个软弱的僕人,我什麽都不能做,但是如果你给我力量,我会改变这个世界使你的律法树立在这个世界里。并使你的名字到处都被提及。如果你没有这麽说,你没有完成你的信仰。
魔鬼使信者不警觉
我们在讲不警觉,魔鬼使信者不警觉。特别是这些日子里。因为魔鬼与魔鬼的朋友它们也知道它们在这个世界上被给予时间。当魔鬼第一次违抗阿拉,阿拉将它逐出乐园,对它说:「现在离开这里。等到审判日。」因为它对阿拉发誓说:「我会欺骗他们每个人,这些你创造出来要做你的代理的人类,我会欺骗他们的。」它是因为人类而被踢出乐园的。因为亚当(愿阿拉赐他平安)。它并不想放下它的自我像亚当(愿阿拉赐他平安)磕头。它说:「我只向你磕头。」许多无知的人今天也在讲相同的话。但是阿拉对它说:「你是在信奉。我接受你的膜拜。你也必须要接受我的命令,你必须要向亚当磕头。是的,你是我的僕人,他也是我的僕人。我命令你,你必须要向他磕头。」它再次变的顽固,说「不要,我只信奉你,我只向你磕头。」阿拉再次对他说:「你向我磕头代表你服从我的命令。你必须要接受与遵从我的命令,向亚当磕头。」它的所有知识使它变的非常无知与自大。就像21世纪的人们一样,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说:「他们会读很多书,但是他们知道的知识会使他们变的非常无知与自大。就像魔鬼一样。它做了什麽?它有许多的知识,不是只有可兰经的知识,它知道104本天经。
你为了你的乐园做了多少投资?
你听到乐园!你只知道乐园的名字。你读与听到有关乐园的事。你还没有看到乐园。我不知道这里是否有人看过乐园。我可以从人们的脸上看到得知,但是我还没有在这些人的脸上看到任何见證过乐园的光明。他们只要眼睛看到乐园一次,光明就会反映在他们的脸上。你听过,你读过,你相信。魔鬼进入过乐园。它在乐园里到处都走过了。它在乐园里看到许多东西,当然它没有看到所有一切。乐园一直在扩大,在成长著。每天,它以不同的方式成长著。你的乐园每天都成长的不一样,看你做什麽样的投资。今天21世纪的人们全都变的非常聪明说:「我必须要做投资!我有一栋房子,我必须要建築另一栋房子。我必须要有一栋夏季房屋,一栋冬季房屋。我必须要使我的房子变的更大!他们全部都变成做房地产的人。马沙阿拉,永远不满足他们所有的。我们说,没关係。你被美国人给骗了,没关係,继续这样。但是让我问你,你为你的乐园做了多少投资?对你要永远居住在那里的房子你投资了多少?在那里的是永恒的生命。在这个世界你不喜欢住在小房子里。你一直都看著那些有更好房子的人。有更好的车的人。但是也许明天他们就会落地而死,他们不能带走他们的房子与车子。你我都知道。不是只有他们会这样,你我也是一样会这样。无论你做了什麽样的投资,你都会将它留在世上。如果这是俗世的投资,你会将它留在这里离开的。但是你无法舒服的坐在这里。你忙著去投资。说没关係,你没有别的事可做,你忙著那样做,没关係。你为你的乐园做了多少投资?你有在检查吗?你每天都在付钱给天使来建造你的乐园。你能检查说:「我不喜欢这样,我要那样。」「导师这样的事情有可能吗?」你在俗世能这样做,为什麽在来生就不行?在另一边他们也有样品屋。对你说:「阁下,这会是你的宫殿。你喜欢这种石头还是这种颜色?那一种?男跟女,我问你们。女人一直喜欢漂亮的房屋。从厨房到卧室到这到那的,要这种磁砖。你有在看著你在乐园的房屋吗?说。你有在做乐园的投资吗?你真的相信说那会是你要进入的房子吗?如果你真的相信,你的心必须一直都在驱动说:「我在想今天有什麽样的珠宝来到乐园里。我的房子有被这些珠宝装饰著吗?
穆斯林在担心他们的俗世,但是死亡天使要来
所以你没有真的在相信。你只是在口中说说,但你没有真的在相信。今天的穆斯林就是这个样子。因为穆斯林一天24小时都在担忧他们的俗世与他们在这个俗世的享乐。非常短暂的享福。死亡天使一来,一切都结束了。一个能跳很高,到处跑的人在你知道以前,在你察觉前,一但死亡天使一来,他就掉在地上不动了。像一块木头。他需要别人来背负它。不是一个人,我可以这样把两叁百磅的人抓住扛起来。我以前跟人摔角过,我以前把人这样扛起来。人死後,应该更加容易。不是的,一百磅的人,你这样把他抓起来,他往那边倒。你没有办法把他扛起来。两个,叁个,四个人要很辛苦才能把他扛起来。那个人发生什麽事了?灵魂使你变的轻盈。如果灵魂不在,身体会倒地。是的,所以我们发生什麽事了?
巴德尔战役
就像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在圣训里所讲的,在末日时代,我的民族会堕落到他们的敌人会看著他们,他们不会把穆斯林当一回事。他们的敌人会进入他们当中拿走有价值的东西。他们会坐在他们的桌子上吃他们的食物。我的民族在那个时候什麽都不能做。他们说:「阿拉的信使啊。」因为圣门子弟知道他们只有一小撮人。第一场战争,巴德尔战役,只有313名圣门弟子去做战。他们面对了超过3000训练有素的士兵。他们还握有了当时最好的兵器。圣门子弟手中什麽都没有。许多人连一把剑都没有。他们只抓著一颗石头,一根木棍,其他什麽的,他们去那里念著,他们的心在说话著。他们这样去作战了。你想这场战役是怎麽收场的?在那场战争中发生什麽事?你知道发生什麽事吗?
穆斯林不知道他们的历史
穆斯林在沉睡著,因为他们不知道他们的历史。这是伊斯兰的历史。你必须要知道。如果你不知道那一段,你要怎麽使你的信仰继续成长著?但是他们每个人都知道他们国家的历史。如果你问巴基斯坦人,说我们是不同的国家。我们与印度分离了。我们有原子弹。我们可以结束掉他们。马沙阿拉。那是多麽不警觉。阿拉伯人在互相咬牙切齿的。土耳其人呢?不用说了。他们比其他人都还不警觉。因为在土耳其语他们说:「鱼会从头部开始发臭。如果头部发臭了,鱼就不行了,整个身体就不行了。」所以突厥人紧抓著伊斯兰的旗帜与伊斯兰之剑。他们丢弃,置之不理。为了什麽?他们想成为西方国家的人。他们喜爱西方想法。他们想要成为自由人。看看他们。是的,看看他们,看他们今天这个样。他们堕落到最低等的地位。辛巴威比他们好。因为我这麽说他们把我关入土耳其的大牢。我会继续这麽说的。你想你能停止我吗?你不能的。
穆斯林放下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的旗帜
你必须要讲述真理。这会使你感到困扰吗?当然这会使我感到困扰。这也应该使你感到困扰。因为阿拉赐给我们光荣,给予我们伊斯兰的荣耀,穆斯林必须背负著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的旗帜到世纪各地去。但我们因为自私的原因将它放下来了。我们陷入魔鬼的陷阱与诡计。我们跟随著我们的自我。今天,事情就是这样。我们向那些準备好要完全结束我们的敌人寻求援助。美国,自由。看他们今天在争论什麽。在那里?在首都。我们应该把穆斯林放在集中营内吗?我们应该要将放在一个角落,在他们周围用士兵环绕著他们吗?你要把伊斯兰放在一个角落?你想伊斯兰是在造物的手中?你没有在观察历史吗?在你之前有多少的年木路德,多少的法老,多少的暴君来过?试著要结束伊斯兰?他们发生什麽事了?看著历史。如果你不回头来接受在阿拉面前最被喜爱的人,穆罕默德(愿阿拉赐他平安) (站立。) 你的结局会是一样的。
阿拉忽马沙里阿拉谁以迪纳穆罕默德(沙拉土瓦沙令目)
两种病症进入穆斯林的心:
是的,我们为了他的荣耀而站立。那些不警觉的穆斯林去向这些人乞求说:「不是,我们不是那样。我们不是恐怖份子。」对他们说:「是的,我们不是恐怖份子,但你是。」如果你要去找他们说:「我们不是恐怖份子。你是。你到处都在施行恐怖主义。从每个家庭到整个国家。恐怖份子就是你。」要这样说。但穆斯林领袖他们堕落了。他们堕落到那个地步?就像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所讲的。我们会进入一个时代,穆斯林会变的非常不警觉,他们的敌人会进入他们的家中,拿走他们所有贵重的东西,而他们什麽都不能做。所以圣门子弟问说:「阿拉的信使阿,他们的人数会比我们少吗?因为圣门子弟只有300人,赢过3000强壮的士兵。他们说:「阿拉的信使,在那个时候的穆斯林的人数会比我们还少吗?他们的敌人会变的那麽多吗?」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说:「不是的,相反的。穆斯林的数目会变的非常多。但是有两种病症会进入他们的心中。一种是对俗世的爱。另一种是对死亡的恐惧。当这两种病症进入他们的心中,阿拉会将伊斯兰威猛的那一面从他们的身上拿离开。当他们的敌人看到他们时,他们会说:『一群平顺的人,什麽也做不好。』他们不会对穆斯林感到任何恐惧。他们会对穆斯林做出最坏的事情。他们还是会继续追著他们跑。」这样的事有发生在我们的身上?
你有在跟随圣门子弟的模範吗?
穆斯林啊,我是在对穆斯林讲话。我不是在对非穆斯林讲话。如果我是在对非穆斯林讲话。我会对他们讲别的。我是在对穆斯林说话。我是在对那些自称爱著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的人讲话的。我不是在对瓦哈比腐败脑袋的人在说话的。如果我要对这些讲话,如果我要对这些人讲话,我会对他们讲些别的。我是在对那些自称是桑尼,跟随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的传统的人。圣行在那里?你有在跟随圣门子弟的模範?他们是怎麽一步步跟随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的命令?他们是怎麽堕入这样的麻烦当中?他们开始这样互相攻击?当麦加的人们离开麦加迁移到麦迪纳。他们遵从阿拉的命令迁移了。他们放下在麦加的一切。他们留下了他们所拥有的,他们的房子,他们的财产。他们来到了麦迪纳。一段时间後,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说:「现在是互相成为弟兄的时候。迁士与辅士,都该成为弟兄。你们应该选择一个,与他分享你的财产。麦迪纳的人民啊,与你的弟兄分享你的一切。因为这些人为了阿拉,遵从他们的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的命令离开了一切。阿拉的祝福降临到你的身上。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不是在对他们说:「我是你们的祝福。」他非常的谦虚。但无论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在何处,慈悲与祝福就降临於那个地方。他们离开了麦加,迁移到麦迪纳。慈悲开始降临那个地方。麦迪纳人民的生活马上就改变了。一切马上就开始有所改变,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说:「你不要把他们当成你的兄弟吗?」他们全部认了一个人说说:「这是我在今生与来世的弟兄。我要跟他分享一切。如果我发生什麽事死了,我所有的财产都给他。」
我们用西方思维取代伊斯兰
我们发生了什麽事,那是我们在遵循的吗?还是说我们只是在为了这个俗世在争鬥而已?为了没有价值的东西。这是我们唯一在争夺的东西。身为穆斯林的我们为了这个在互相攻击。因为我们离开了对於伊斯兰真正的了解。我们离开了伊斯兰真正的信仰。我们远离了伊斯兰所教导要如何去分享与相爱。我们开始将它摆在一旁,我们用其他的东西来取代它。我们是用什麽来取代的?西方思维。西方人他们坐在餐厅里,父子两人他们点了两杯咖啡,而他们是分开了付钱的。儿子不会想要付父亲的咖啡钱。父亲不会想帮儿子付钱。事情就是这样。他们说你没有钱,就不要喝。穆斯林现在是这个样子的吗?问问你自己,不需要去问别人。对你自己说:「我真的是这个样子吗?」你自己会知道答案的。你不再跟别人分享什麽的。当一讲到爱,爱也像西式一样。只为了我的爱。为了你所爱的人,你必须要有所牺牲。只经由舌头所提及的爱是不够的。爱的證明是,即使你什麽都不能做,至少为你所爱的人奉上一杯水。爱的兆头是要好好的尊重别人。不是只是用言语的。所以现在这种爱是什麽?是西式的,不是伊斯兰的。
所以我们堕落了。我们堕落到最低的地方。但是我们是来这里把他们带到最高的境界的。我们是来这里为他们做好的模範的。两叁亿的美国人,他们等著要得到庇护。谁知道,也许你的良好举动与你的好行为,会使他们爱上伊斯兰。我们有这麽做吗?没有,我们没有这麽做。我们在隐藏我们自己。有些时候我去某些地方我知道店主是穆斯林。当我祝他平安时,他完全不理我。他不想祝平安,因为他不想被他的客人知道他是穆斯林。但在店里有关伊斯兰的东西什麽也没有。有许多人像他这样,你对伊斯兰感到羞愧与害羞。所以你没有信仰。你将你的信仰放在最底部。那样的信仰不能使你跨越西拉特桥(Sirat)。要带著那样的信仰跨过西拉特桥是很困难的。所以我们必须要做什麽?首先,我们必须从不警觉的地位觉醒过来。我们必须要强迫我们自己从我们所处於的不警觉的地位中醒过来。当我们从不警觉当中醒过来时,援助就会降临在我们的身上。援助在那边,但是应该我们太不警觉了,所以我们什麽都没看到。
我们只看到我们自己的想法是对的。谁是你的教师?你是从那里学习的?我们去世俗的学校学习。他们教导我们达尔文是猴子,你也是猴子。他们在教你这个?不是的,他们在教达尔文的进化论,进化论教导说方块头猴子驴达尔文说:「我们的祖先是猴子。」他接受这一点,好几十亿都这样接受的。他们接受他们是来自猴子世代。如果你接受这种讲法的话,不用担心,你会在审判日上以猴子的身分复活,但是那时就连猴子也不会接受你。他们会说:「这些人不是我们的一员。这些是不同的造物,他们不是人类,他们不是猴子。」所以你不喜欢阿拉创造你为人类?阿拉说:「我创造你为最完美的造物。」天使都在仰慕著,期望著他们会被给予那个头筹。阿拉对它们说:「我要创造别的造物,我要将那个头筹给他们。」
你会怎麽样与死亡天使见面?
你了解吗?我们了解我们在那里?我们必须要知道。我们必须要强迫我们自己去了解。一但我们了解到我们在五分钟有多麽不警觉,我们会感到非常的震惊。如果死亡天使在那个时候来找我,我认为我有信仰,但是那样的信仰会使我在坟墓里陷入麻烦。坟墓的麻烦正在等著我们。有许多人说:「我受够俗世了,我想要死。」你做了什麽?你想你已经清理了一切,坟墓的麻烦不会在等你吗?準备好你自己。那时,坟墓的麻烦不会在等著你。什麽时候?当你对你的主感到满意时,说:「阿拉啊,我对你感到满意,请对我感到满意。」那时你会忙著做任何会使阿拉对你感到满意的必须的事。你永远都不会停下来!你永远都会说:「这对我已经够了。」因为你还没有百分百确定。你会忙著不停的做。这会给予你精力。这会使你不停的为阿拉而做。直到死亡天使来找你。当死亡天使来找你的时候,你变的非常的强壮,你也许能在那时对死亡天使说:「你是谁?是你给予我生命吗?我的生命是你取走的吗?我不允许你。」
你要怎麽办?你想那时死亡天使会怎麽做?死亡天使会因为那个人而颤抖著。回到阿拉的面前说:「阿拉啊,你知道的。你的这个僕人应该离开,但他不要离开。阿拉会命令死亡天使说:「回去找他。张开你的右手。他会看到那个签名。他就会轻松的放下了。」死亡天使回去找那个人,并给他看了那个签名,那个僕人轻易的念著:「阿须哈度安拉一拉哈以阿拉,哇阿须哈度安纳穆罕默德阿布都忽瓦拉苏鲁忽。」
巴史塔米比亚吉德(愿阿拉使他的祕密神圣化)说有关审判日的事
离开这个世界。因为他等不及。信者必须要像这样说:「我等不及要与我的主见面。」就像巴史塔米比亚吉德(愿阿拉使他的祕密神圣化)所说的:「每个人都很恐惧那一天。审判日。每个人都在惧怕审判日。」他说,「我,比亚吉德,我等不及那天的到来!他们说要发生什麽事?」他说:「创造天与地的主人会来对我说:『比亚吉德啊,来到我的面前,你要被询问。』」他说:「我的主创造我为什麽样的狗,要带我去,给予我价值来询问我?」他说:「我知道,我一定无法通过阿拉的询问。但是阿拉那样对我说话,那种方式会使一种爱进入我的心,那种爱会全面的笼罩我的身体,我的细胞会化为火焰。如果阿拉把我放入烈火中,我会用那种爱烧掉整个地狱烈火。」方块头瓦哈比说他为主举伴与创新。呸!
一个国王是怎麽碰到死亡天使
所以,醒过来。你会以像那僕人说的,「我的生命是你取走的吗?我要回去见我的主。但我必然要确认」那种方式离开这个世界。或著说,以前有个国王,他也是信者。但他没有好好去保护他的清真言。他在要国内巡礼。他必须去到每个人都準备好的地方。上千名的群众在两边等待著,我们的国王要从这里经过。我们应该要观察看看。甚至连那个时代的坏人也不会跑到街上把事情搞垮。我们必须要说:「我们的国王,祝你长命百岁!」那是他们在做的。就连那个国王对他自己也很不好。他早上起来,张开双手,他的女傭拿著衣服,帮他穿上,照著镜子,「我不喜欢这件衣服,拿另外一件过来!另一件,另一件。」他终於对一件衣服感到满意,带马过来。说:「我不喜欢这一匹马。拉另一匹,另一匹。」终於他的自我对一匹马感到满意,他骄傲的坐在马上,经过那个地方,每个人都在喝采。从人群中,一个老人突然出现。穿过他的守卫,拉著马的韁绳。国王看著说:「你什麽人过来停住我的马?在我命令行刑者来砍你的头前离开这里!」老人对他说:「陛下,在我告诉你一些事情前我不能离开。我必须跟你讲一句话。」现在国王在看这个人是谁?他不惧怕我。国王有点害怕的对他说:「赶快说你要讲的。」他说:「不行,我不能这样对你讲,蹲下来,我必须要在你的耳边讲。」
国王感到愤怒,但同时看到那个人的坚定,他感到恐惧,他的心在颤抖著。说:「赶紧说,你要什麽?」那个人说:「我来了。」国王说:「你来了?你是谁,你要什麽?在我向行刑者下令前赶紧说。」那个人说:「你还不了解吗?我来了。我是死亡天使。」「你是死亡天使?」死亡天使以许多不同的形貌来的。他开始发抖说:「拜託,允许我,让我回到宫殿内重新洗小净,再取走我的命。」
死亡天使说:「太晚了。你的时间到了。离开那个身体。」当它一说离开,灵魂就离开那个身体,国王从马上摔了下来,老人走回人群当中。每个人都在看,没有人了解到底发生什麽事,国王死了,老人不见了。那是国王。许多人想说:「我会有力量,我的情况会比较好。」那是一个国王见到死亡天使所发生的事。
这就是发生在阿布贾以,年木鲁德,阿不拉哈,法老王身上的事。这个世纪有许多法老自称为王,当死亡天使一去找他们,他们就这样发抖著。现在他们知道。你会那样离开这个世界?还是说你会像阿拉的僕人那样离开今世?
死亡天使怎麽与阿拉的僕人见面?
死亡天使去找他,他就坐著记念阿拉。死亡天使对他说:「阿拉的僕人啊!我来了。」僕人说:「我知道。」它说:「你知道?你怎麽知道的?」僕人说:「在你离开阿拉的面前,我就知道你是要来找我的。」死亡天使说:「那这样你也应该要知道你的主在问候你。如果你要,我可以延续你的生命。如果你要,任何你想要的。」僕人说:「不,我在等著这一天,我等不及这一天的到来,现在是时候了!」他说:「但是我的主许可我,就让我再洗一次小净,做两回拜,在第二拜里,当我磕头时,取走我的生命。」
一种好的离开的方式。死亡天使说:「是的,你知道你被许可这麽做。」他就这样做,在第二拜里,就像章节里讲的:「阿马拉自我,变成木特麦因自我。它对它的主满意,它的主也对它满意,出来吧。」灵魂就轻松的离开了身体。那位阿拉的僕人还在瞌睡。他们将他那样的放在坟墓里。现在我们在讲话,他在坟墓里还在磕头著。当他说:「阿拉乎阿克巴,」他会做起来,他会看到他自己在审判的地方。就像当你在做两回拜,在第二拜,你坐在那里一秒钟,那位阿拉的僕人那样在坟墓里就过了几千年的时间。但是国王,他还在不停的发抖。他这样过了几千年。
保持你对你的主的承诺!
所以死亡天使会来找你和我。準备好面对它的到来!最重要的事情,是你怎麽离开这个世界的?神圣先知对我们说了什麽?你是怎麽相信,你就会怎麽生活。你怎麽生活,你就会怎麽死。你怎麽死,你就会怎麽样在审判日复活。检查你自己,观察并了解你生命中的重心是什麽。如果你不知道,你生命的重心必须是使阿拉对你满意与爱祂的先知。这必须是你生活的重心。保持你对你的主的承诺。这永远都没有改变。从亚当(愿阿拉赐他平安)到现在,直到审判日,这不会有所改变的。不会有其他的先知来临,但是从现在到审判日如果有上亿的先知来临,他们还是会带来相同的命令对你说:「保持你对你的主的承诺」。你对阿拉承诺说,你会做祂的僕人。保守你的承诺。这是12万4千名先知来教导人们的,保守他们对真主的承诺,并告诉他们什麽是合法,什麽是非法的。保持在界线範围内。如果我们遵从这两件事,如果我们保留在合法与非法的範围内,如果我们遵从阿拉的命令,如果这个世界完全变成地狱,你还是会很高兴。你还是会感到满意的。如果他们把你放入地狱,就像巴史塔米比亚吉德,你还是会说,「地狱在那里?阿拉啊,我会为了你把整个地狱给烧掉。」
Wa Minallah Tawfiq.
这些对你我应该够了,应该能使我们醒过来。因沙阿拉,为了我们的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的光荣。为了那些已经过世与现在活著遵从著阿拉命令的人们的光荣。我们请求说:「阿拉啊,我们知道我们不能成为这些人,但至少使我们成为那些爱著他们的人。使我们能成为服从你的僕人,服从先知的僕人,服从那些你所指派有被正确引导的领袖的人。」Amin, Amin, Amin, wa Salamun alal Mursaleen, wal hamdulillahi Rabbil Alamin.
同时我们也祈求我们的导师能长命百岁,能健康的等待麦海迪(愿阿拉赐他平安)的出现。他想与麦海迪同在,我们必须要祈求说,因沙阿拉,他会与麦海迪同在。因沙阿拉,我们祈求说,如果我们会正确的服侍他,使我们能与他在一起。如果我们会失去我们的信仰,那使我们能乾净的带著完整的信仰离开,并乾净去阿拉的面前。
Amin Amin wasalamun alal Mursaleen wal ham

http://www.2muslim.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74370&extra=page%3D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