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李鸿鸣阿訇《古兰选译解注》序

李鸿鸣阿訇《古兰选译解注》序

Rate this post

林   松

学习《古兰经》,诵读《古兰经》,聆听《古兰经》,理解《古兰经》深邃奥妙的含义,一直受到举世虔诚穆斯林的高度重视。
但在非阿拉伯语通行的国家或地区,学习全部经典谈何容易,确实存在困难。由于《古兰经》博大精深,卷帙浩繁,阿拉伯原文的语法规范、修辞艺术、节奏旋律,以至抑扬顿挫的音调,再加上一些玄妙隐晦的缩写字母,除宗教专业人员如阿訇、毛拉或经学院校师生外,绝大多数穆斯林读者都没条件、也不可能通读全文。因此,长期以来,最流行、最常见、最普遍,也最有群众基础的,是恭诵《古兰经》的选读本。在我国,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古兰经》选本是“海特姆·古拉尼(ختم القرآن)”。从篇幅看,所选的多是一些短章、中章,或长章的若干节,民间称之为“孩听(亥听)真经”,或叫作“十八个索莱”。实际上所选的范围并不止18章。至少是从清代开始,就广泛流传,几百年来,许多包括不识阿拉伯原文的朵斯提,也能用带有各地乡土色彩浓郁的发音熟背如流。可以说,这是一本最大众化的、诵读频率最高的文选,在举行宗教礼仪的庄严场所,在经堂教育的启蒙教学中,在慎终追远、悼念亡灵的程序内,几乎都要单独、集体或轮流恭诵这本文选,习惯上称为“圆经”。
类似的文选,即从《古兰经》中择取、汇集若干章节作为选读本的现象,在其他国家也有,我所见到者,就有巴基斯坦、孟加拉、伊朗、马来西亚等国刊行的选本,但所选内容有繁有简,有多有少,章节也有同有异。精选的共同目的可能都是为了方便群众,推广普及。
就我国流传几百年的《孩听(亥听)真经》而言,所选内容其实也不尽理想、
完善,例如“五功”中关于“斋戒”、“朝觐”的经文就没被选入,但它终究是约定俗成、全国公认、众所周知的范本、定本、通用本,即便谁再补充多少短缺部分,也没有权威性,更不可能取代它。
不过,从穆斯林群众学习《古兰经》日益迫切的客观需求看,通读全经虽然确实有困难,但只学《孩听(亥听)真经》又觉得数量太少,最好是章节略有增补,适当扩充,让广大读者力所能及地多学习、领会更丰富的经文。正好,李鸿鸣阿訇的这本《古兰选译解注》,或许能够满足部分如饥似渴地勤习天经的朵斯体们的愿望。我觉得有几个特点值得向朵斯们推荐:
(一)选本来源有历史文献依据。译者已经有所说明:当初,“先知穆罕默
德奉命依次宣读这些经文”,参见《经册汇录》,可见诵读这些章节属于“圣行”,而不是译者凭个人兴趣或爱好去选录。
(二)选本曾经在我国华北地区广泛流行。表明它不仅由来已久,而且有其
生存的土壤和群众基础。将局部地区行之有效的文选向更大范围以至全国推广,义不容辞,责无旁贷。
(三)选本题材丰富,范围扩大,数量适中。它包括42个整章和全经最长
的第2章《黄母牛سورة البقرة》1~5节和第255节。其中既有《孩听(亥听)真经》中大家能背诵的一些短章;有很熟悉的中章,如第36章《雅辛(سورة يس)》,第67章《王权(سورة الملك)》;也有虽未被选入《孩听》却是我国穆斯林在特定环境中常诵的长章,如第18章《山洞(سورة الكهف)》,第20章《塔哈(سورة طه)》;更有篇幅相当长、达156节的第6章《牲畜سورة الانعام)》,等等。无论从内容的涉猎到风格的多姿方面领会、参悟,都能给人以更深刻的启迪;从数量上看,比《孩听》丰富宽阔,但所占全经比例还是比较小,读者容易接受。

[Page]

(四)选本中的详细“集注”,是辅助学习的宝贵资料。这一点,在全书里
表现得很明显,累计共有集注131条。每条都是专题专议,都有突出的重点,不是泛泛发挥,不求面面俱到。而且,结合实际,两世兼顾,举凡世俗领域与宗教功修方面的问题,从社会现象到自然科学,从宇宙奥秘到生态平衡,从待人接物到精神文明,从品德修养到饮食卫生,从适应环境到与时俱进,都紧密联系《古兰经》训示的精神,认真参悟思索。这是李鸿鸣阿訇呕心沥血、勤奋钻研《古兰经》的结晶,是对穆斯林授业解惑、传播知识的教材,是身在清真寺经堂教育第一线的阿訇在向听众讲“卧尔滋”,是在针对现实生活中存在的疑难解答“侯坤”、“麦赛莱”。
因此,我愿意向正在学习《古兰经》而又需要解释辅导材料的老、中、青穆
斯林读者推荐李鸿鸣阿訇的这本《古兰选译解注》。
李鸿鸣阿訇出生和成长于伊斯兰教氛围极其浓郁的河北沧州回族地区,这是个盛产革命老干部的摇篮,也是历史上大“尔林”辈出的地方。鸿鸣阿訇年富力强,勤奋朴实,谦虚谨慎,学而不厌,诲人不倦,教学笔耕,成果丰硕。他的这部《古兰选译解注》,实际上在20世纪90年代后期已经完成,当时,曾经委托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社长丁文楼教授转交给我,但没有信件,我以为是出版社请我审稿,当时日程安排紧张,稿子被搁置在书堆里,小屋书刊越积越多,日久天长,这包书稿被“淹没”了。直到后来迁居新楼,把所有的书刊、杂志、什物来个翻箱倒柜大清理,好多东西都被割爱抛弃了,送人了,当垃圾废品处理了,突然发现李鸿鸣阿訇这包认真严肃的手抄本,依然完整无缺,顿时感到分量和心情,都沉甸甸的,于是,小心翼翼地严加保护,直到打听到鸿鸣阿訇的行踪地址,才原封不动地完璧归赵。现在应邀作序,回忆往事,仍觉愧疚,知感安拉默助,使之能够安全无恙地留存,并得以出版问世。
鸿鸣阿訇指正
2005年7月21日星期四下午,北京
http://www.gulanjing.com/html/2008-8/26/16_19_00_702.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