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来生还做您的儿子

来生还做您的儿子

Rate this post
 因为从小和父亲生活在一起的缘故,于是我和父亲间便有了很多很多的故事。父亲是一名教师,为人忠厚老实,性格温和,平易近人。在我的记忆里,父亲从没有和学校的老师红过脸,对于那些刚分配来的年青教师,…
   因为从小和父亲生活在一起的缘故,于是我和父亲间便有了很多很多的故事。父亲是一名教师,为人忠厚老实,性格温和,平易近人。在我的记忆里,父亲从没有和学校的老师红过脸,对于那些刚分配来的年青教师,父亲是关爱有加,有求必应。我还是父亲的学生,从没有发现父亲有打骂学生的行为举止……
父亲的品德行为是一盏灯,我从小到大,这盏灯一直照亮着我前行的路。十年前,父亲离开了我,这盏灯却依然在我的心中点亮,发着永恒不灭的光芒,我也将会永远记住父亲对我的教诲,按照他对我说的去做,让远在天堂的父亲放心。

——题记
父亲是解放前夕义乌树国中学的毕业生,从小就喜欢音乐、书画,纯属自学成才。解放初期参加工作,成为学校专职音乐美术教师。我的童年时代正值“文革”,父亲的主要任务就是在学生中找出一个有文艺天赋的,组成演出队,整天排练样板戏,之后到全乡的各个村去演出,宣传“大好形势”。
父亲脾气比较随和,一般情况下不会发火,记得那时候,很多老师都是用义乌方言讲课的,即使是说普通话,也是带着很浓的地方口音,父亲也不列外,当学生们听这样的课觉得亲切。可父亲一旦发起火来,我还真是有些怕怕的,小时候,我在学校是出了名的调皮捣蛋,经常惹事,有一次,我和同桌的女孩吵架,我把女孩的书包从她的抽屉里一拉甩出老远,没想到书包里有女孩的一个装着菜的瓷碗,只听“咣当”一声,瓷碗飞出书包摔在了地上,碗里的菜洒落一地,女孩“哇哇”地哭了,班主任老师把这事告诉了我父亲,结果很惨,父亲在我的教室里当着同学们的面一声吼,“啪”地给我一记耳光,吓得我站在那里一动不敢动,这是父亲第一次打我,也是唯一的一记耳光。当然,受到父亲的训斥还是常有的事,比如上中学后,学习稍微不注意或是放假期间在家干活偷懒。第一个教师节后,父亲加了工资,家里买了一台14寸西湖牌黑白电视机,这在全村是大喜事,每天晚上都有隔壁邻居的大人和小孩过来看电视,在信息匮乏的乡村,看电视成了当时农村人的一大乐趣。可唯有我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因为面临中考,父亲不允许我看电视,双休日他自己也不回家,逮着我留在学校继续学习。
我家在农村,母亲是家中唯一的劳动力,每天要参加生产队的劳动,而且工分不高,因此每年都需要父亲的工资补凑进去才勉强不超支,父母还要供养我们三姐弟读书,生活过得相当拮据。八十年代初,农村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后,父亲教学之余,同其他老师一样,每周都要回家帮助家里干农活,农忙时候一周要回家两三次,当然,家里的那几亩水田都是母亲耕种的,父亲只是打打下手而已,这是农村教师的真实写照。
八八年夏天,我没有征得父母的同意,偷偷地向朋友借了五千元,承包了城区某个路段一家商场的几节柜台的经营权,做起了百货零售生意,聘用了一个营业员,工作之余,我除了到市场上配货,还要在营业员下班后去顶班,自己既当“老板”又当伙计,干得是特别的辛苦。不久,父亲知道了这件事,那年正好父亲退休在家,他二话没说,便一个人来到了城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辞退了营业员,从此60岁的父亲开始为我“打工”。
“这里是五千块钱,你拿去当资金。”来城里的那天晚上,父亲从他的皮包里取出用手帕包好的一沓钱提给我,“这原本是家里建新房买砖块的钱,都已经定好砖块里,知道你借了钱做生意,决定暂时不建新房了,先垫你做资金吧!”
接过钱的那一刻,我的心“咯噔”一下,我知道这钱来得不容易,那是父亲从并不高的工资里节省存下来的。记得当时父亲还转达了母亲的一句话:“别人家有两碗米,不小心倒翻了一碗还有一碗,可我们家就一碗米,倒翻了可就没有了,你好自为之吧!”
每天早上八点,父亲便匆匆赶去商场,一直守候在柜台前。我下班后过去,让父亲早点回家休息,可父亲总是轻声地对我说:“我回你的宿舍还不是一个人呆着,不如我们两个一起站柜台。”到晚上九点,父亲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和我一起回到住处。
也许我根本就不是经商的料,一年下来,不但没有盈利,反而还亏了近万元,八十年代末,一万元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无奈之下,父亲回到了老家,我也辞了工作,悄悄地去了外地,在一个小镇上开了一个小店铺,一边经营,一边还债。春节期间也一样守着店铺,只想多赚点,于是那年的除夕没有回家。
从城里回老家后,父亲并没有闲下来,在村里搞起了幼儿园,教孩子们唱歌画画;春节前夕,父亲到附近的集市上写春联、卖春联;平时喜欢钓鱼的父亲把钓来的鱼拿到集市上卖,舍不得自己吃……这些都是后来母亲告诉我的,真没想到,退休的父亲一直在为我“打工”还债。
“那年除夕夜你没有回家,家里比往年冷清了许多,一家人都没有好心情,尤其是你父亲,面容憔悴,静坐在厨房锅灶烧火的小凳子上一言不发,那是他在等你回家。”母亲至今还记得二十多年前的那个除夕,“你父亲一生很节俭,可对你却一点都不吝啬,为了替你还债,他是拼了命都高兴啊!”
十年前,父亲在我生活条件开始好转的时候却离开了我,我真的很愧疚,没能让他过上好日子。在阴雨霏霏的清明时节,我只能写一些文字以表达我的缅怀之情,面对天空,我想对父亲说:“来生还做您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