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极端和无知将一个穆斯林推向了基督教的圈子

极端和无知将一个穆斯林推向了基督教的圈子

Rate this post

小杨和我是大学里的好友并且是最好的兄弟,热心于阿语班和各种各样的伊斯兰的聚会里,当时在大学里他除了学习很好外是所有穆斯林学子的榜样和教门的带头人,坚守五时的礼拜,被穆斯林学子称为阿訇,并在宿舍里任伊玛目,他古兰经念得特别好,悠扬动情,并且背会了很多的章节,学业和信仰在这个大学里,在他的身上完美的结合,展示给人的是伊斯兰的善美和无比的优越,他在阿语班上的演讲令很多人受益,并立起了拜功,他是我们所有人的楷模,也从那时起我们成为了信仰的知己和伙伴,无所不谈形影不离,回忆那时的岁月,依旧觉得无比的快乐幸福,这种美好的时光转瞬即逝,很快我们毕业了,阿语班的结业典礼上是小杨念的古兰经,那种凄美和缓的音调令全场落泪,并做了一生坚守信仰的演讲在泪水和穆斯林的拿手拥抱中结束了我们在大学的信仰之路,小杨也为了信仰毕业后选择了中国小麦加的一所中学当物理老师,一开始他的人格和魅力都被老师们所欣赏,他的学生物理取得了年级第一,他的坚守礼拜和物理原理与造物主结合的授课深受小麦加学生的喜爱,他是与学生走得最近最受欢迎的老师。上完课他还去当地的接待点讲安拉的大能,由于他丰富的知识与物理老师的精彩演讲接待点因他的到来人员爆满,他也在无形中成为了那里最受欢迎的人,被顾德马们捧在手里,成为了涉海,可安拉的考验也在这时候悄然降临,他由于一场感冒得了一种大病,肾炎,他一边服药,一边在上课之余还为主道演讲和工作,可身体和脸色日益苍白和虚弱,直到他全身浮肿无力,在接待点,无力讲大能了,他远离家乡和亲人,他只有小麦加的穆斯林兄弟,接待点是他常来常往的家,原本吃香的他由于疾病失却了原来的英姿,最后被接待点的人赶出了接待点,事后他们说万一点上无常哈是要人哩。那是一个严寒的冬天,刺骨的寒冷,一个浮肿身上有二十多斤腹水的重病人被推到了大街上,当时他的肾炎已经很是严重了,自己已经无法照顾自己,后一个在寺里教经的新穆斯林老师帮他到医院检查并带到他的出租屋里照顾他,而就在这个时候,基督教回宣汤来接待点了解到这一情况后,寻访到了小杨,在出租屋里汤抱着小杨哭的泣不成声,并且开始了他的照顾与关爱,陪他治疗,守候他,并与他在出租屋里度过小麦加的寒冷之夜,人在绝境处有奶便是娘,汤的照顾与关爱使处在绝境里的他有了一丝依靠,而原来小杨的接待点的兄弟们忙于专访和普防,彻底忘记了这个和他们讲过安拉的大能和善待的人,让他在绝望里苦苦的挣扎,最后汤把他带到了兰州,寻找中医治疗,小杨的浮肿慢慢消失,汤陪他散步并开始了基督教的渗透和传播,每天汤给他做不同的饭菜,改善他的营养,帮助治疗,并且每晚给他洗脚,同时告诉他耶稣在最后的夜晚,为他的门徒洗脚并说过我爱世人你们应该像我一样的侍奉世人,小杨彻底的陶醉在这一种爱中,最后慢慢的迷失了自己,他走的越来越远,当接待点的人知道小杨住在了一个基督教的家里,于是一个个被吓傻了眼,大街上苦苦挣扎时他们正在专访认识这一项工作的人,重复他们每天的路线,而此时他们结对跑到兰州跑到汤的家里大闹,并当着汤的面说有伊玛尼的人怎能吃卡费日的饭,四十天的乃麻子不成玲,还责骂当时还在坚守礼拜的他,说他已经判教了,并且回到小麦加后到处宣传小杨判教了,为了宣传回宣的厉害与无孔不入就拿还在做礼拜还在给汤讲伊斯兰的他说成了叛教徒,逼迫他离开了伊斯兰的圈子,当他在病重的时候没有一个人去关心一下或者告诉他的家人他的处境,而此时顾德马们费劲心思找到了他的老家,告诉他的善良虔诚的父亲他的儿子判教了成为了也猴急,父亲祖祖辈辈坚守着伊玛尼,给小杨起了一个杨文回的名字意思是长大后做一个有文化的回族,足见族教的热诚,老父连夜赶扑兰州城,追到汤的家里没问青红皂白,将重病在身的小杨几个耳光,嘴角里渗出了血丝,当场拉出了汤家,并扬言回家后以判教罪处置,小杨像一个被抓的小鸡,病痛和刺激已经消磨了他原本的清晰和伶俐,变成了一个随风漂浮的墙头草,而无知和狭隘正摧残着他的人格和毅力,叛教徒的声誉使他无法在伊斯兰的圈子里继续,而圈子里的达瓦还继续,,,,,,,,后面的事更加的令人心痛未完待续

回到老家后,家人和父亲没有关心和询问小杨差点重病而亡的疾病,摧残和辱骂,父亲的拳脚相加,对着这个弱不经风的书生,他在绝境里呼喊,阿达,我是穆民,我乃麻子没有撇呀,在离开你们和穆斯林的时间里,可阿达被穆斯林内部的言语失去了判断力,他说你拜的胡大还是耶稣阿一个知道哩,老父亲怎么也不理解一个祖祖辈辈是穆民的家里出来了也后继,将小杨关在家里面壁思过,小杨的生母自小就归真了,现在的继母,从小不疼爱小杨,小杨在大学里一直给我倾诉他悲惨的童年,自小饱尝了人间的苦楚,他说过大学的日子是他的生命里最好的时光,继母在父亲前的唠叨和不满加重了父亲对小杨的冷眼和管制,这也是小杨在重病时没有回家和投靠接待点的原因,小杨说他在家里还是做礼拜还是年古兰经,可是他成了基督徒的消息很快在穆斯林群体里传播,很多穆斯林公开的场合都在讲回旋讲一个穆斯林伊玛目,老师给宣过去了,这一消息同样也传到了他的家乡和父亲的耳朵里,甚至父亲去寺里做礼拜时都有人私下议论他的儿子成了也后继,也后继在普通穆斯林耳中比卡费日还要可怕和惊慌,终于有一天父亲也被这种无形的压力冲昏了头脑,阿訇讲了一个穆斯i林家里出来了明也后继,家长们穆民的骨头里培养了个卡费日,,,,这个言语对一个坚守一辈子礼拜的老人是何等的伤害和羞辱 ,当天回到家时小杨还在被古兰经几六本,老父亲拿起一把菜刀,追到小杨屋里说是与其在自己的骨头里出来个也后继不如杀死进班房房,操着菜刀追进了小杨的房间,幸好有小样的姐姐在场,看那样子是要出人命的,追过去抱住父亲大吼,艾米尼快跑,,小杨猛地回头看到阿达血红的双眼与发着亮光的菜刀,明白过来,合上手中的古兰经冲出了房间,脸上还有父亲打过的斑斑血迹,小杨冲出了家门,消失在茫茫的人海中,流言和蜚语彻底断送了他的前后的道路,到处都是他被人怀疑和怒骂的目光和言语,那时他还在生病,病情只是在汤的帮助下有了一丝缓和,此时穆斯林圈子里没有任何人伸出援手和安慰,都是和也后继划清路线的人,小杨在无路可的时候,汤再次接纳了他并将他转移到了厦门,从此小杨消失在了穆斯林的圈子里,三年多的时间里回旋之害才慢慢的在圈子里消失,让一个穆斯林在流言蜚语中消失后一个个都在做泰格哇的工作,心满意足,小杨的父亲也因为誓死要杀也后继而被传为佳话,获得了哲玛其的接纳和谅解,,,,,,,,,,,,,,,,,,未完待续

我是小杨唯一最好的朋友,小杨消失后一度时间小麦加的人给我家乡捎话说是将我也防着点,我也有变的迹象,甚至有的曾经和我很好的人见了面都不和我说话,我是深深体会了小杨面对整个群体攻击的创伤,难道我们的伊斯俩目就这样不堪一击吗,难道光辉的古兰经不是我们的明证吗,其实回宣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势不可挡,这是我们内部互相攻击的一种心态的再现。小杨对两个思想阵营里的人进行了比较,绝境里的帮助与爱使他对汤产生了深深的感激,一次次的伤害使他产生了对这一族群的绝望和遥远的离去,汤让他在厦门住在在了基督徒的接待点上,两个接待点给与小杨的是截然相反的思想和处事方式,因为来了一个穆斯林,那个接待点的锅碗瓢盆都全换了,并且从那一天开始所有的东西都买清真的,甚至不让其他人在他的面前说到猪等字样,用来尊重他的习惯和宗教,小杨说他是想过回来过,可想到一幕幕伤心的往事他就这样在迷失,并且他们还给他买了唐瓶和拜毡,没有一个人要求他放弃拜功,他依旧从古兰经第六本开始每天背诵古兰经,三年中他又背会了五本古兰经,也让他给他们上关于古兰经的内容,虽然他们也上圣经,但认真听他的讲课,三年中他也系统的学了基督教教义,但三位一体,尔萨是主的儿子为人类赎罪而钉在十字架上,是人类的救主,人只能靠耶稣才能得救等教义使他与培训牧师一直没有达成共识,三年的培训只有他没有被牧师安立和差派,一般三年培训结束意味着可以单独去传基督教,意味着完全的接受基督教义,而小杨说那三年我时时想你们,一个穆斯林在哪里的孤独与情感隔膜无法言喻,他说他偷偷的去过清真寺,见到白号帽和清真寺的那个亲切让他兴奋了许久,他们再好也觉得自己不属于这里,由于他的坚持,培训结束时唯独他没有被按立,也就是牧师将手按在头上意思是去差派传讲福音,牧师对他说,可惜你依旧是一个穆斯林,因为你不承认他是救主,也不承认他是赎罪祭,小杨在牧师的惋惜中离开了培训了三年的厦门,他心中的古兰经依旧发着灿烂的光辉,尔萨只是安拉的一个使者,这是他在三年中和他们辩论了三年的主题,后面的内容是后来小杨告诉我的,尊敬的读者我是安拉的班代穆圣的温买 ,你们再不要因我的叙述而产生疑问,我有必要告诉你们小杨在那个群体里获得的信息,以免我们如何更好地去捍卫我们的教门,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盲人摸象的猜疑只能是鼠目寸光的内耗和争斗。这是活跃在中国的一支面对中国回族宣传基督教的小团契,他们的目的是给中国的回族穆斯林宣传基督教,方法是回宣们熟读古兰经和六大部圣训,熟知伊斯兰的四大教派三大门宦,熟知伊斯兰世界的所有思想和状况,采用骆驼法和渐隐法,这一方法在孟加拉取得了很大的成就,让穆斯林改变成了基督徒,他们引用古兰经中关于尔萨的经文来解释基督教义中的尔萨,以此来混淆视听,最后完全接受基督教,他们的这种方法对伊斯兰不太熟知的穆斯林会造成极大的危害,,,,,,,,其实小杨在哪里还是在为伊斯兰担忧,想着他的兄弟们,他孤独一人面对强大的基督教团契,还在引证古兰经,尔萨只是安拉的一个使者,他的状况和阿丹是一样的。最后牧师感叹在所有人的宣教中唯独穆斯林是最难改变的,眼中充满了无数的无奈与悲伤,直到依依不舍的将小杨送上了开往兰州的列车,在他上车的一瞬间牧师泪流满面,哽咽着说,我们彼此祝福,观点的不同没有抹煞他们深厚的友谊,不管你还去当阿訇别忘了告诉我们你的消息,我们会一直记忆你讲过的古兰经,车启动了牧师在车窗外挥动的手在小杨的泪眼中变成了一块爱的瀑布,但最终还是没有挽留住这个被古兰经熏陶过的人,,,,,,,,,,,,,,,,,,,未完待续

三年后的回来依旧没有逃过他们的群追不舍,没有包容,没有大爱,没有原谅,没有对不同意见的倾听和思考,不了解这个世界和别人的思想,他如同是小麦加的现代版祥林嫂,即使捐了门槛,依旧是你放着我来拿,让他在邦克声中自生自灭,他的遭遇和命运,是穆斯林族群的一个缩影,这样的版本不只是一个,我的家乡有一家色来非也,全村的人不和他来往,短路断电,家里亡了一三岁的小女孩,不让埋在众人的坟墓中,后来没办法,人已死了,就埋在自家的自留地里,后来全村人追到他的家里,说是万哈宾也不能埋在咋们的坪上,往山沟沟里埋去,后来宗教局出面,局长十分的气愤,说是坪上的汉人都可以埋在坪上,为何回回不可,断水断电,日本人干过,可现在是新中国,是文明社会,说的个个灰溜溜的窜了,一次我去他家,坪上所有人的地里种的是玉米,而他一家种的是菜籽,当时是菜籽成熟的季节,成群的鸟往这一个地里飞来,吃他的菜籽,老人对我说我哈排害是不怪,你看一家种哈菜籽是麻雀吃上里,老人说这话时,我怔怔的站在那里,那雪白的仿效先知的白发和雪白的胡须映衬着他长期做夜间拜的那张俊美的苏热体,一个群体的压制与伤害,给他的参悟如此的深沉和无尽震撼,我们怎么了,我们有那样大的差距足以如此吗,,,那一段古兰经是如此教导我们如此的行了,那一张张口口声声我们是哎哈利宋乃的人,那些个追求先知行为的人,那些个以正统而自居的人,,,,你们如何让我继续写完那些不愿面对的事实的,,,,,,,,,未完待续

三年后小杨刚刚回到兰州,一些好心的兄弟接纳了他,并给与了很好的帮助,让他住在哪个善良的哈只家里,可是小杨去寺里被部分穆斯林看到了,哪个成了也后继的杨回来了,这一消息炸开了锅,很快引来了跃跃欲试的宣教者,给他纠正错误的人开始纷纷找上门了,无休止的辩论开始了,一个人的思想不是靠一两场辩论就可以解决的,要不伊斯兰内部就不会有这样多的分歧,,,,,,,,,用嘴上的功夫要改变世界的思想何等的愚不可及,他们没有听哪个哈只的劝解,把小杨带到了接待点,他们请来了涉海,开始与他辩论,轮番的上阵,小杨也争锋相对的指出和批判内部的不足与别人的优点,直至一个很出名的涉海在圈子里,无法忍受对一项圣神工作的指责,跳起来大吼,也后继,真真的也后继。圈子散了,人走了,努力失败了。小杨理想化的想给与好的建议更好的发展教门的美好想法也就到此结束了,,,,

那个好心的哈只,再不让小杨去公共的场合,暂住在自己家里一段时间,可如此也不是长久之地,他让小杨去恢复工作,可小杨对那一片土地彻底的绝望和不愿再次面对争吵和不必要的麻烦,哈只也听到我们的边边里绕着再试一哈,肚子倒哈给哩。害怕自己的执意而为会给小杨带来再次的伤害就此作罢,如果小杨迷失了自己,唯有这个哈只给予的是关爱与包容,他又与自己的一个在广河办学的好友联系,让小杨在那所学校里当老师再不要理会所有的是是非非,沉淀自己的思想,找到错误的原因,小杨也很高兴的去了广河的那所学校里,他如同是南归的大雁,再一次找到了自己栖息的土地,可还是有哪些要捣毁窝的人,小鸟没有孵出就过早的将鸟蛋打碎了。小杨去广河的事在一个月内很快传遍了河湟大地,小杨还高兴的投入在新的工作中,那些和自己有着同样的民族的孩子使他再一次焕发了生机,物理课上他讲的依旧那样精彩和入神,可是那些爱教心切的人再一次的出现在了广河,他们找到了校长,也就是世纪兴提到的那个情景,他们给校长说,把他留在学校里,会把尕娃们的伊玛尼坏哈给哩,将来你的学校里出来一群也后继,责任你负,万一如此你的学校会被家长踏平,说的校长有点胆怯和害怕,将那些骨子里都流着也给你的,阿爷劝走了,再后来他们发动圈子里的与校长有关系的人,劝他赶快走人,在一再的电话与天天的基督徒来渗透的谣言中,他所面对的是他的学校里容留了一个也后继,这对学校也是十分不利的宣传,他知道小杨善良而诚实的工作,最后不得已将小杨叫道办公室里,告诉了他的无奈也告诉了他的帮助的有限让他出去再谋出路,,,,,小杨提着哈只刚刚卖给的包,还有刚在昨天从广河买的用品,离开了他爱的讲台和刚刚建立了友谊的学子,在他出门时有那样多的学生出来送他,杨老师安色俩目阿来库目,甚至有学生抓住他的手,哭出了声,,,,,,,,,,,小杨被再次的被伤害和抛弃,,,,,,,,未完待续,,,,

 

 

 

http://www.2muslim.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545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