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格尔达威最新演讲:我只是伊斯兰的一名战士

格尔达威最新演讲:我只是伊斯兰的一名战士

Rate this post

我担心大家的赞美使我失去三分之二的回赐。因为圣训说:为主道出征的战士,只要获得了战利品,就会提前得到后世三分之二的回赐,只剩下三分之一。如果没有获得战利品,在后世则享有完全的回赐。
大家的赞美不会使我忘记自己的本质。因为我比别人更了解自己。我比别人更清楚自己的软弱和缺点。真主用美好的方式庇护了我——真主保护仆人,不让一些罪恶公之于众,这是真主的宏恩。
指主发誓,我不是领袖,也不是依麻木,我只是伊斯兰的一名战士,一名学生,我将永远是一名求知者,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我喜欢和大家以兄弟的身份交流,因为兄弟情谊是穆斯林相互维系的坚固纽带。真主说:“信士都是兄弟”,“你们以他的恩典而成为兄弟”。
真主让我摆脱了偏见,我从不固守任何一个派别或团体。我在艾资哈尔求学期间曾是哈奈菲学派,因为一位老师把我登记在了哈奈菲派的学生中。其实我希望成为沙菲仪学派。现在我成了“混合派”,是四个教法学派的追随者。
我汲取众家之长,采纳各派的优点,从而融会贯通。
我不喜欢将自己局限在某个特定的伊斯兰团体中,我喜欢探究伊斯兰的博大精深。各种团体组织往往使其追随者限定在僵化的体系中,我反对僵化。
我对哈桑.班纳的有些观点并不赞同,如他反对多党制,主张协商对于统治者是自由而非必定。我对茂杜迪的有些观点的也不赞同,如他对我们伊斯兰历史的苛刻。我对赛义德古.图布的很多观点也持保留态度,尽管我对他十分喜爱和敬佩。
真主使我在创制演绎和作出教法判例时,只追求真主的喜悦,不取悦大众和权势。
有些宣教家和学者一味的追求取悦于人,而不顾真主;也有的教法学家作教法判例是为了向权势献媚。
我认为,取悦大众比取悦权势更危险,因为前者很难发现,后者则一目了然。
真主对我的恩典难以计数。
我从不与任何人树敌,包括那些伤害我的人,真主使我避免陷入这一误区。我只与不义者,作恶者为敌,与那些侵犯穆斯林的领土,生命和荣誉的人为敌。
兄弟之间特别是求知者的会面是充满了吉庆。圣训说:“两位信士的兄弟犹如双手,互相清洗”。
我出生在尼罗河三角洲西部省份的一个村庄。我自从出生到现在,生活中享受着不计其数的恩典,即使我日夜叩拜真主,终生斋戒,也难报真主恩典之万一。“如果你们统计真主的恩典,你们无法统计”。
我是一个孤儿,但真主用我叔叔,舅舅对我的爱,弥补了失去的父爱。真主也使我不到十岁就通背《古兰经》,并能流利的诵读。从而赢得了当地人们的尊重。然后真主又使我喜爱求知,不断进取。从进入艾资哈尔直到现在,从未停止。
我过去和现在一直酷爱知识,我从不知道有什么假期。我终生都在不停的阅读,著述,对话,演讲,参加各种学术会议和讲座。
能在此与学生聚会,我感到很幸福。我请求大家原谅我的伤害。我原谅了你们,也希望你们原谅我。因为谅解和宽容是高贵者的品质。
最后,我要求大家为我祈祷,祈求真主让我以烈士的身份归真。

http://www.2muslim.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317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