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格尔达威的开罗演讲令西方担忧

格尔达威的开罗演讲令西方担忧

Rate this post

世界穆学联主席,优素福·格尔达威博士在开罗解放广场,面对近三百万埃及示威民众发表的主麻演讲,令西方倍感担忧,并妄称这是试图“接收”埃及民众革命。在西方看来,格尔达威博士在埃及国内是很有影响的宗教人士之一,而且也是支持巴勒斯坦,反对以色列的强硬人物;支持伊拉克抵抗美军侵略的尖锐批评者。而这恰恰是西方所不愿意看到的,西方把所有持有这一立场的人士都划归为极端阵营中。

同样,有个别埃及人也对格尔达威出现在解放广场也提出批评,据这些人称:这是在“出卖革命”,是来窃取埃及民众革命的胜利果实。而绝大多数的埃及民众则认为,西方这种担忧毫无理由,也不符合逻辑。

2011年2月18日,星期五,格尔达威长老首次在开罗解放广场发表主麻演讲。而在此前,格尔达威长老因为曾经是穆兄会成员,而被埃及政府严加限制和迫害,被迫离开埃及,定居卡塔尔近40年之久。

美国《纽约时报》在2011年2月18日刊登的文章中说:“现在,就在推翻穆巴拉克总统的埃及革命后,格尔达威作为现今开罗富有影响力,且声音强硬的人物之一出现在埃及。”

《纽约时报》的文章还把在推翻穆巴拉克总统的埃及革命后,返回埃及的格尔达威长老同30年前,在伊朗推翻巴列维政权的伊朗革命后,从巴黎返回伊朗的阿亚图拉·霍梅尼相提并论,加以比较。

《纽约时报》认为:“现在,格尔达威在埃及非常有影响力,是对西方的一个潜在威胁” ,尽管格尔达威长老对攻击美国世贸大楼的9-11事件严词谴责,但是,文章认为,格尔达威长老视美国在伊拉克;以色列在巴勒斯坦所遭受的攻击为来自当地民众的“抵抗运动” 。

与美国的这一逻辑完全相反的是,在埃及民众看来,西方对格尔达威长老在埃及民众革命中所扮演的精神领袖的角色,不过是西方在反伊斯兰旗帜下产生的一种自我幻觉和精神的困扰。

对此,埃及作家,萨米尔·法里德在2011年2月19日,星期六发行的《今日埃及》日报头版——“图像与声音”专栏中,对《纽约时报》把“在推翻穆巴拉克总统的埃及革命后,返回埃及的格尔达威同在推翻巴列维政权的伊朗伊斯兰革命后,返回伊朗的霍梅尼”相提并论,加以比较的论调提出批评。

法里德在文中写道:“霍梅尼返回伊朗是为了执政和筹建一个宗教国家,但是,格尔达威长老返回埃及不过是为了表达埃及民众革命呼声,无论是来自穆斯林还是基督徒都要求建立一个民权国家。”

格尔达威长老在演讲中呼吁埃及政府开放埃及与加沙边境线上的拉法哈关卡,要求埃及军方组建新政府、新的执政委员会、释放所有政治犯。格尔达威长老还呼吁埃及的青年和民众维护国家的统一和团结,捍卫推翻了穆巴拉克总统的埃及革命成果。

格尔达威长老在演讲伊始便呼吁说:“埃及人啊!无论是穆斯林还是科普特人,今天是全体埃及人的节日,今天是你们的节日,我的演讲面向你们所有人。1月25日是你们的革命日。” 以这样的言辞开头的主麻演讲并非常见,因为一般来说,主麻讲演所针对的都是穆斯林。

值得一提的是:伊朗前总统,拉夫桑贾尼曾经在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报的访谈节目中,坦率说道:“埃及的示威活动需要伊玛目霍梅尼” ,美国和以色列“害怕在埃及出现像伊朗那样的伊斯兰革命。”

对此,埃及众多思想家和作家撰文反对拉夫桑贾尼的这一说辞,称:“埃及的民众革命发端于互联网,由埃及政治活跃人士发起,是一场呼吁反对穆巴拉克政权的示威和抗议,但是这些活跃人士在现实生活中并没有影响力。所以在埃及民众革命初期,是埃及青年人发起的示威和抗议活动,随后,很快就有来自埃及社会各个阶层,数百万人自发地参与到这场没有任何政治和宗教领导的民众革命中来。这场埃及民众推翻穆巴拉克政权的示威运动,与伊朗在霍梅尼引导下,由霍梅尼流放地传送演讲磁带而演进的伊朗革命,完全是不同的两种模式。”

祝愿这场让埃及穆斯林和基督徒团结一心,摒弃种族纠纷的埃及革命万古长青!

(侯赛因编译自在线伊斯兰网站)

http://www.norislam.com/?action-viewnews-itemid-139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