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格尔达威:伊斯兰民族的复兴与阻碍

格尔达威:伊斯兰民族的复兴与阻碍

Rate this post

奉真主之名,一切赞颂全归真主,祈愿真主赐予他的使者慈悯和平安!

是的,伊斯兰民族落后了。但是,关键的是:这是永远的落后呢还是一个过程?是否是因为我们注定成为落后者而落后呢?

绝不是这样的!证据就是我们曾经是进步的;曾是世界的主人;曾是各民族的引领者;曾是文明的执牛耳者。在近一千年间,伊斯兰文明曾经一直是主导全球的首要文明。伊斯兰书籍和学术文献资料曾经是包括欧洲学者在内的全球必读文本。穆斯林学者的大名在当时享誉全球,名声远播。阿拉伯语曾是学术语言,用于撰写医学、解剖学、天文学、化学、物理学,以及所有地质和地理学的学术著作。遗憾的是,到了现今,我们发现众多大学都转向于教学其他语言。

所以说,我们面临的这种落后,并非我们命中注定的落后,更不是永恒不变的落后。我们应当制定计划,摆脱落后的处境;应当意识到,我们落后的首要原因是:我们阿拉伯-伊斯兰国家随处可见的文盲。这与我们作为拥有《古兰经》民族来说,是完全不相符,也不相配的。我们的经典中首先降示的第一节经文就是:“你应当奉你的创造主的名义而宣读。”(血块章:1)并重复了两次——“你应当宣读,你的主是最尊严的。”(血块章:3)

阅读是知识的钥匙,“他曾教人用笔写字。”(血块章:4)笔是传承知识的工具,由此及彼;由一个民族传承给另一个民族;由这一代传承给下一代。所以,古兰经以笔盟誓说:“努奈。以笔和他们所写的盟誓,”(笔章:1)

因此,我们务必制定计划,让伊斯兰民族以笔学习,阅读和书写。穆圣先知是文盲,从未读过一本书,也从未动过笔,这是真主赋予他的奇迹。但是,他却第一个倡导扫盲。众所周知,在白德尔战役中,先知穆圣对那些会读会写的战俘说:我们不要你们的钱,你们中只要有人教会十个穆斯林孩子会写字就可以获释。事实的确如此,以至于圣门弟子裁德·本·萨比特说:我就是在这些人手下学会写字的。

伊斯兰民族必须制定计划:当你说:我们有50%的人不会读,也不会写时,那你就务必制定计划扫除文盲。例如,制定十年扫盲计划、十年高中计划、十年大学计划。我个人将奖赏制定这些计划之人,让我们的读者也知道伊斯兰民族所面临的普遍文盲的问题。

至于上文中所提及那段圣训,则是由伊玛目布哈里在《布哈里圣训实录》中传述的,是一段传述线索健全的圣训,但是对这段圣训的理解有违真主的常道,或者说有违客观事实和现实依据。而伊斯兰教所传达的真理绝不与客观事实与现实想违背。因为,伊斯兰是真教,这些事实也是真的:真理不与真理相违背。问题要么出在对这些事情的解释并非如其所表现的那样;要么是经训明文的并非如其字面解释的那样。

关于“菲特奈(الفتنة)”(动乱)的多条圣训,已经涉及末尾时光,或者说末日来临前的征兆的圣训,常常被人误解。因此,应当对这些圣训的意思深思熟虑,认真考量,以免被人利用这些圣训来践踏每一叶萌生希望的嫩芽;来埋葬每一次改良与变革的尝试。

上文中所述的圣训可以说是这类圣训中的代表,伊玛目布哈里根据源自祖拜尔·本·欧岱的传述线索传述说:我们到艾乃斯·本·马立克那儿,向他诉苦说哈贾基所带给我们的灾祸。他于是说:“你们当忍耐,每一个降临你们时代,都将比前一个时代更恶劣,直到你们归真。这是我从你们的先知那儿听到的。”

有些人以这段圣训为借口,放弃工作;放弃改良的尝试;放弃对现状的拯救,并妄言这段圣训证明了:事物总是趋于恶化,人性总是不断堕落,迈向深渊,步入走向深渊的最底层。时代的更迭不过是导向更加恶化的境地,直到末日来临,恶人猖獗,世人回归他们的养主。

另外还有些人,则对这段圣训不置可否,或许在他们中间,还有一些人草率地给予否认,因为在这些人看来,这段圣训:

第一:有悲观和失望的色彩。

第二:对偏离了正道的统治者中的暴君消极地对待。

第三:与大自然和生活规律所仰赖的“进步与发展”的思想相冲突。

第四:与穆斯林的历史事实相违背。

第五:与其它关于公正的哈里发(即马赫迪)出现并让大地充满正义,以及麦尔彦之子尔萨降世,并建立伊斯兰国家,在世界各地高扬伊斯兰旗帜的圣训相冲突。

我们可以说:我们之前的学者们,他们的确对这段圣训反复考量,深思熟虑。从圣训字面来理解的话,那每一个时代都要比前一个时代更为糟糕。尽管事实上,有一些时代要比前一个时代要好的多。在第五位哈里发欧麦尔·阿卜杜·阿齐兹时代,就要比他之前的时代好的多,甚至可以说:在他所统治的时代,因为他对恶行的抵制,世人路不拾遗。而他在之前,则是恶行猖獗的时代。

对此,我们之前的学者们给予了如下几个回答:

伊玛目哈桑·巴士里认为这段圣训指的是大多数情况下。因此,当有人对哈桑·巴士里说,在哈贾基之后有欧麦尔·本·阿卜杜·阿齐兹时代时,哈桑·巴士里说:世人中必定要有好与更好的区别。

据传述自伊本·麦斯欧迪的话说:每一个降临你们时代,都将比前一个时代更恶劣。我并非说某个艾米尔要优于某位艾米尔;也并非说某年优于某年,但是,我们的学者和法学家们将逐个离开了我们,随后,你们找不到有人继承了他们的学识,这时就有人就以学者们的主张和观点来挑拨是非,制造混乱。伊本·麦斯欧迪还亲口说:“这些人,他们一边以伊斯兰来标榜自身,一边却在毁灭伊斯兰。”

哈菲兹在《法塔赫(الفتح)》一书中,采用了上文中伊本·麦斯欧迪对善恶的解释,并说:这是最应当遵循的主张。

但是,这种说法难以从根本上消除人们依据圣训明而产生的疑问,因为圣训明文说明:在未来还将有高擎伊斯兰旗帜,高扬其言辞的伊斯兰强盛时期。否则,只需在末尾时光,有马赫迪和麦西哈的时代就足够了。历史也证实:伊斯兰世界在经历了停滞和僵化期后,随之而来就是伊斯兰的运动与维新时代。对此,我们只需举一个例子就足以说明问题。

伊历八世纪时,在巴格达的伊斯兰哈里发被推翻后,伊斯兰世界涌现了一大批学者。在伊历七世纪时,伊斯兰世界局势混乱时也涌现了类似伊本·泰米叶和他在沙姆地区的学生,以及在安达卢西亚的夏推比、摩洛哥的伊本·赫尔顿等著名学者,这些学者在伊本·哈杰尔的《秘藏的珍珠》中都有介绍。

在这之后的时代中,我们发现还涌现了类似伊本·哈杰尔、埃及的苏尤推、也门的伊本·维吉尔、印度的达赫拉威、肖伍坎尼和也门的萨那阿尼、纳季德人伊本·阿卜杜·瓦哈布等著名的学者和倡导革新的伊玛目。

正因为如此,伊玛目伊本·哈班尼才在其辑录的健全圣训集中认为:艾乃斯所传述的圣训并非针对普遍而言,并引证其它关于马赫迪的圣训说,马赫迪将在暴虐横行、恶行流布后,将让正义充满大地。(参阅《布哈里圣训实录精注》第16册,228页,哈勒颇版)

因此,我认为,对这段圣训的最稳妥的解释,正是在前文提及的哈菲兹在《法塔赫(الفتح)》的主张。他说:“这段圣训的含义有可能指的是圣训所说的圣门弟子时期,其依据是:这段圣训就是针对当时的圣门弟子而言的。圣训所特指的是他们所处的时代。至于在他们之后的时代,则不属于圣训所指的范围。但是圣门弟子们把这段圣训理解成泛指所有的时代。也因此,艾乃斯才会要求那些抱怨哈贾基暴行的人们忍耐,而他们中大部分是再传弟子。”

按照这种解释,伊本·麦斯欧迪也才有上文的主张。他将圣训明文中的时代限定在艾乃斯传述圣训所针对的对象——圣门弟子和再传弟子的时代。而艾乃斯正在奥斯曼时代去世的。

对于有些人声称这段圣训还隐含了对压迫的沉默和对强权的忍耐;对恶习和腐败的容忍,以及对世间付诸强权的暴君消极应对的说法,可以从以下方面给予反驳。

第一:说“你们当忍耐”这话的人是艾乃斯。因此这段话并非是可追溯至穆圣的圣训原话,而是艾乃斯个人的推断。那么,除了受真主护佑的穆圣的话外,其他人的话都可采纳或放弃。

第二:艾乃斯并没有命令圣门弟子和再传弟子们默许压迫和腐败,而是要求他们忍耐。这二者间有着天壤之别。对不信的默认本身就是不信,对恶习的默许本身就是件恶习。而忍耐则是无人可以排除的。一个人对某事忍耐的同时,而他可以在内心加以憎恨,并可以试图去改变。

第三:凡是没有能力抵制压迫和强权者,只能紧握忍耐的绳索,积极努力和准备,采取各种措施,团结一切反对压迫的力量,利用一切机会以真理的力量来应对邪恶的势力;以正义的援助者和真主的军队来战胜不义的帮凶和暴君的爪牙。

的确,先知穆圣对麦加的偶像和偶像崇拜忍耐了十三年。他在禁寺内礼拜,围绕着摆放了近三百六十尊偶像的天房巡游,甚至在迁徙后的第七年,他和圣门弟子们在一起巡游天房,还补副朝时,穆圣看到了这些偶像,但没有对这些偶像动手,直到光复麦加,时机成熟后,穆圣才砸碎了这些偶像。

因此,我们的学者们决议:当阻止恶行会导致更大的恶时,则当以沉默视之,直至情况发生变化。

基于此,不应当把要求忍耐的劝告,理解为对压迫、不义和暴虐的投降,而是应当视为等待和观望,直至真主的判决来临。真主是最优的裁决者。

第四:假若不是出于对自身性命、家人及亲人的担忧和责任的话,忍耐并不意味着不讲真理之言;不敢在骄狂的暴君面前劝善诫恶,对此,还有圣训说:“为主道奋斗就是在暴君面前讲真话。”

真主至知!

 

http://www.norislam.com/?viewnews-14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