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格尔达威:赶紧做“讨白”吧

格尔达威:赶紧做“讨白”吧

Rate this post

穆斯林兄弟姐妹们啊!
我们已经在第一讲中谈到人类在宇宙中的重要性。安拉造化人类,以便人类认识主宰与崇拜主宰:
“我创造了精灵与人类,以便他们崇拜我。”——[播种者章第56节]
我们必须讲人的重要性和人的目的。同时,还要讲人最容易疏忽的一种“尔巴代”(功修),而功修又分内外两种。
外在的“尔巴代”(功修)如礼拜、斋戒、天课与朝觐,此为伊斯兰行为方面的几大支柱。但这里还有另外的一些功修,它同等重要与必须,因为外在功修的成与坏,全凭内在功修的支撑,内在功修的基础是人的心,心乃人之本:
“注意,人身体上有一块肉,当这块肉好了,那全身皆好;当这块肉坏了,那全身皆坏,须知,它就是人的心。”①
“安拉不会观看你们的身体,以及你们的形象,但安拉要看你们的心。”②
人的心是安拉观看的位置,在复生日,心若得救,就必须提供证据。所以,心是你的依靠,它将证明你是否清白,并肯定你的信仰是否正确,正如安拉所讲:
“在那财产和子孙都无稗益的那一天,惟带着一颗纯洁的心采见安拉的人[得其裨益]。”——[众诗人章第88-89节]
“这是你们所被应许的,这是赏赐每个归依的守礼者的。秘密敬畏至仁主,且带着归依的心而来的人。”——[嘎弗章第32-33节]
纯洁的心和归依的心是宗教信仰的真正基础。心是你所有外在工作的支柱,如果你的心充满欺诈,或有沽名钓誉之嫌,不是纯粹为主,那么,你的工作绝不被接纳,安拉说:
“他们只奉命崇拜安拉,虔诚敬意,恪守正教。”——[明证章第4节]
如主意欲,我们今后将专题论述意念与虔诚之实质,意念与虔诚同样是一切工作被接纳的基础。
但是,今天我们主要讲述心之功修的重要性,它是迈向安拉的第一步,这一步被称之谓“讨白”(忏悔)。
当你的身上背着沉重的负担,已经不能向前迈进时,你的心怎能回归清高的安拉呢?这时,你必须减负,要放下你肩上的罪恶。如何减轻罪恶?只有走“讨白”之路。何谓“讨白”?这个单词派生于动词“塔拜”,阿拉伯语“塔拜”具有“返回”或“回归”等含义。其根本的含义是永远与安拉在一起,不分不离。你怎样能够分离他呢?你的存在依靠着他的存在,你的生命、给养、得道以及你所有的善皆是来自安拉,他说:
“你们的一切恩典皆是来自安拉…。”——[蜜蜂章第53节]
假若没有安拉,你又在哪里?人啊!你左右摇摆,你在大地上狂妄地行走,不理不睬,呲牙咧嘴;假若没有安拉,你到底是什么?安拉创造了你,使你健全,并把他的精神注入你的体内。他赐你力量,为你制服宇宙万物;赋予你理性,教你知识,引你走正道,你怎能悖逆你的主呢?
安拉赐予你一切恩典,没有安拉,你微不足道,不值一提。因此,人应该经常与安拉在一起,与安拉保持联系。如果某人因犯罪或疏忽大意,而远离了他的主,那他必须回家,回到他真正的老家——“讨白”。
“讨白”使人回归安拉,回到根本。安拉把“讨白”的权利赏赐给我们,所有阿丹的子民都会犯错,最好的犯错者是做“讨白”的人和求得安拉饶恕的人。
阿丹的子民犯罪并不奇怪,这是人之本性。因为人是混合型的被造物,他有泥土的成分,也有精神的注入。泥土使之堕落至低谷,精神带他升至天堂;有时候,人完全显示出泥土的本性,然后,他便堕落至牲畜一样,甚至比牲畜更加迷误;有时候,人之本性上升到最高处,然后,他就像天仙一样,甚至到达更高的品级。有时候,泥土的(本性)强过精神的(本性),或大地的元素胜过天上的元素,或兽性的元素高过天启的人性,这样一来,罪恶的产生就毫不奇怪了。
错误的产生不足为奇,人类的始祖阿丹确是犯了错,是人类所犯的第一件错。恶魔怂恿了他,使他陷入迷途,而恶魔以欺诈的手段引诱了阿丹,恶魔还向阿丹的妻子发誓:
“我确是忠于你俩的。”—— [高处章第21节]
又说:“恶魔引诱他说:,阿丹啊!我指示你长生树和不朽园好吗?”——[塔哈章第120节]
恶魔不断地教唆着阿丹,阿丹也就相信了他,吃了禁果,安拉说:
“阿丹违背了他的主,因而迷误了。而后,他的主挑选了他,饶恕了他,引导了他。”——[塔哈章第121节]
这就是伊斯兰与基督教之间的一大区别。基督教认为亚当(阿丹)的错牵连着所有人的错,所以,这些人背负着他们没有干的过,也没有看见过的罪而生活,况且,这些罪不是他们的,也不是他们的父辈、祖辈的祖辈犯下的罪。与此同时,《古兰经》与穆萨的经典都体现着主的公道:
“和履行诫命伊布拉欣的经典中所记载的事情吗?一个负罪者,不负别人的罪。”——[星宿章第37-38节]
一个人怎么能承担别人的罪呢?阿丹的错误以“讨白”宣告结束,安拉选拔了他,准承了他的“讨白”,给他指明了道路,此时的阿丹意识到恶魔的欺骗,即使他陷入犯错的困境之中,但是阿丹内心那天然的本性马上警觉,它就是安拉为人注入的精神:
“当我把他塑成,而且把我的精神吹入他的塑像的时候……。”——[石谷章第29节]
天启的元素占了上风,他迅速地归向他的主,叩响了“讨白”之门,并向他的主求饶,阿丹和他的妻子说:
“他俩说:“我们的主啊!我们已自欺了,如果你不赦宥我们,不慈悯我们,我们必定变成亏折者。”——[高处章第23节]
“然后,阿丹奉到从主降示的几件诫命,主就恕宥了他,主确是至宥的,确是至慈的。”—— [黄牛章第37节]
阿丹的罪以“讨白”而宣告终结,而阿丹子孙犯的罪也应该宣告结束。
人类犯错并非奇怪之事,因为他的祖先——阿丹曾经也犯过错。但是,令人费解的是那些坚持干罪,死不悔改的人,他忘记了安拉,忘记向主悔罪(讨白)。然后,他的罪恶堆积如山,不断积累,继而使他的心变黑,(求主庇护),这太严重了!
更为严重的是,人没有及时地向安拉做“讨白”。先知(愿主福安之)说:③“某人如果犯了错,他心中就会被涂上一个黑点,然后,他戒除与求饶,他的心就被擦亮了。”即:抹掉、擦亮与清除罪恶的痕迹,心就变得如同明镜一样亮。(“如果他重新再犯,他的心就生锈了。”)即:如果他变本加历,重复犯罪,那么,他心中的黑点就越来越多,以至于蒙蔽了他们的心,因此,安拉在《古兰经》中提到了心中的锈:
“绝不然!但他们所犯的罪,已象锈一样蒙蔽了他们的心。”——[称量不公章第14节]
伊玛目苏尤退在“贾米尔·甩诶勒”中传述了该段圣训,并使之成为“确凿圣训”。这段圣训的原文是:“如果某人做错了一件事,那么,他的心就被涂上一个黑点;如果他戒除,求饶或忏悔,那么,他的心就会被擦亮;如果他重新再犯,并变本加历,那么,他的心就是《古兰经》所提到的“锈”。
人类疏忽了“讨白”,走上了恶魔的道路,而他自己并不感觉这是犯错与罪恶,这太危险了!
这种危险来源于人的妄想,而妄想的真正意图是不想死亡,但他万万没有想到死亡就在面前,死亡并不遥远,寿限所剩无几。二十岁的人说,我三十岁再做“讨白”;三十岁的人说,我四十岁再做“讨白”;四十岁的人说,我五十岁再做“讨白”;五十岁的人说,我六十岁再做“讨白”;六十岁的人说,我八十岁再做“讨白”,这就是人们的真实情况。④
人类就这样不断地延长自己的妄想,但他不知道死亡对一个人来说只是一瞬间的事,因为死亡近在咫尺,它犹如一个人的鞋带一样。当你在早晨的时候,你是否知道死亡将在晚上降临呢?圣训讲:“如果你在早上,你就不要谈论你的晚上;如果你在晚上,你就不要谈论你的早上。”
当你睡觉的时候,你是否知道自己能再次醒来呢?当你穿衣的时候,你是否知道自己能否将它脱下吗?是你的手还是洗亡人的手,帮你脱下的呢?
当你从家出去的时候,你是否知道,你的下一步将迈向哪里?是在路上继续行走,还是迈向坟墓呢?难道你没有看见那些心跳突然停止而死亡的人吗?难道你没有看见那些猝死的人吗?
在这个时代,人们因突发事件而死亡的事屡见不鲜,甚至有的死亡与突发事件毫无任何关系,但他却因此而丧命。比如你在路上行走,飞速而来的汽车将你撞死;那天上的飞机正好坠毁在你的乡村,而村民们并不是飞机上的乘客,死亡就是这样降临的。难道你们没有听见吗?死亡降临了!死亡降临了!拷问啊!归宿的拷问!要么,归向天堂;要么,被扔进火狱。金银财宝统统无用(祈求安拉庇护),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我们如何面对?
火狱中大多数是那些爱拖延时间的人。你们是否知道什么叫拖延时间的人?即那些人,他们经常爱说:“我将要做讨白,我将要行善,我将要回归(正道),我将要…。”
“赛乃弗”人说:“将要…”,是伊布利斯(恶魔)军队中的一支军队,因为你不能保证自己能否活到明天,你不能为自己的寿命保证一个小时。当取命天仙来取人之寿命时,他还能希望延缓吗?哪怕是很短的时间,如一周,或一天,或半天,或一小时或一分钟……,这真是痴人做梦啊!安拉说:
“有信仰的人们啊!你们的财产和子女,不要使你们忽略了记念主。谁那么做,谁是亏折的,在死亡降临之前,你们当分舍我赐予你们的,否则,将来人人说:我的主啊!你为何不让我延迟到一个临近的定期,以便我有所施舍,而成为善人呢?”——[伪信者章第9-10节]
即:你为何不把我们推迟到一个临近的期限,再宽限几分钟,以便能够施舍一部分钱财,做一些善事,帮助被亏之人,以德抱怨等,他想要几分钟来做这些事。
你面前有几分钟,有几小时,有几天,有几周,有几月或几年,这些时间都不够,现在你说:
“主啊!你为何不把我延迟到一个临近的期限,以便我有所施舍,而成为善人。”——[伪信者章第10节]
这里,安拉马上反驳了他们这种无理请求,安拉说:
“当寿限一到,安拉决不让任何人延迟,安拉是彻知你们的行为的。”——[伪信者章第11节]
奢望与不知道死亡是人的最大危害,他延迟与推拖做“讨白”的时间,有一天,死亡突然造访他,他却不知所措,也没有为后世准备礼物。赶紧吧!在罪恶变得严重之前,赶紧吧!
有些病,如果起初治疗,那么,它就比较容易。如果你弃置不顾,它就会越来越重,变得不好治疗。罪也如此,每当他犯罪,他应悔罪,应赶紧做“讨白”,否则的话,他变得不义,正如安拉所说:“没有悔罪的人,这等人是不义之人。”——[寝室章第11节]
“讨白”是对全人类的要求,安拉说:
“众信士啊!你们当全体向安拉悔罪,以便你们成功。”——[光明章第31节]
“信士们啊!你们当向安拉诚意悔罪。”——[禁戒章第8节]
信士也要做“讨白”,任何人都不敢说:“我没有罪,或为什么要悔罪?我是白纸一张,是完人。”这是一种狂妄的话,信士不应该说这样的话,信士永远要认识到自己对安拉义务的欠缺与不足。他务必要多多行善,务必要担心自己的行为没有被安拉接纳。至于伪信士,他胡作非为,作恶多端,而他还希望安拉的饶恕!这是信士与非信士之间的区别,信士经常感觉到自己的不足与怠慢安拉的命令,而且,信士的一切行为皆是为了寻求安拉的喜悦与恩泽。“讨白”的分类:
有从“什勒克”(以物配主)方面做“讨白”的人,安拉说:
“你告诉不信道的人,如果他们停止战争,那么,他们以往的罪恶将蒙赦宥;——[战利品章第38节]
有从“尼法格”(伪信)方面做“讨白”的人,正如安拉讲到一伙伪信士时说:
“如果他们悔过,那对他们是更有益的;如果他们背弃,安拉就要在今世和后世使他们遭受痛苦的刑罚,他们在大地上没有任何的保护者,也没有任何援助者。”——[忏悔章第74节]
有从大罪上做“讨白”的人,⑤如饮酒、奸淫、吸毒、利息、侵吞孤儿的钱财、伪证、忤逆父母、断绝近亲骨肉,以及圣训提到的所有大罪。消除大罪的惟一方法就是“讨白”,而那些小罪则可以用善功来加以清除,如每天五次礼拜、每周主麻,每年斋月等。这些功修皆能清除之间所犯的错误,其条件是远离大罪,⑥而大罪只有“讨白”才能将其清除。
有从大罪上做“讨白”的,也有从小罪上做“讨白”的。非法就是非法,尽管它小也罢!有“赛乃弗”前辈曾说:“你不要把罪看成是小的,但是,你看看你违抗的对象(指安拉)的伟大。”
如果你以某句话伤害了你的同学,这句话看似简单,如果你用同样的话去伤害你的父亲,或你的长辈,这就是妄自尊大,目中无人,毫无礼貌。
同样,我们看见某一件事情变得严重了,这是对人而言;如果你伤害到伟大的安拉,(那情况又是如何呢?)布哈里传自伊本·买斯欧德:“信士看见他的罪,就好像他坐在山脚之下,他害怕山上的石头砸到他;犯罪的人视己之罪,如同苍蝇飞过他的鼻子。
此为信士的情形,他们不会轻视任何一件罪,而且他们加倍提防那些小错误的发生,并对罪恶嗤之以鼻。
有“赛乃弗”曾说:“害怕自己的罪不被饶恕,而那些犯罪的人还说:我犯的罪乃微不足道。这是一种错误的说法。”
有廉洁之士去探望他们的一位兄弟,他们发现这位兄弟生病了,并且,他痛哭流涕。他们对他说:“你为什么这么伤心啊?我们没有看见你干过什么大罪,你也没有丢撇(安拉)的主命啊。”他说:“以安拉发誓,我不是为此而伤心的,我害怕我曾经犯下的罪,我自认为微不足道,而它可能在安拉面前是巨大的。”
《古兰经》曾谈到那些冤枉圣妻阿依莎(愿安拉喜悦她)的人,这些人想当然地背谈圣妻阿依莎,但是,安拉洗掉了圣妻的清白:“当时,你们道听途说,无知而妄言,你们以为这是一件小事;在安拉看来,确是一件大事。”——[光明章第15节]
有时候,人们总是无意地说出某句话,但是,圣训严厉警告我们。穆圣说:“(这一句话)使他坠入火狱七十年。”⑦究其原因,就是因为他那一句无意之言。
有人传自阿依莎(愿安拉喜悦她),她曾在先知面前谈论先知的某位妻子,她说:“是什么原因使你羡慕她,而她……。”(阿依莎用手比划了一下,其意思是说,该女人的个子矮小),她的话并没有讲完,这个句子也不完整,但是,先知说:“假若我用你这句话与海水搅拌在一起的话,⑧那么,这句话足已使海水变味与变臭。”有人从有嫌疑的事物上做“讨白”,因为嫌疑可导致非法,穆圣(愿主福安之)讲:“谁陷入嫌疑,就会陷人非法。这就好比牧羊人在禁区周边放牧,他几乎要闯入禁区…。”⑨
有人从“可憎的事物”方面向安拉做“讨白”;甚至有一些无法避免的“可憎之事”。
有人从一些“许可的事物”方面向安拉做“讨白”;这是因为人有许多层次,即善人的善,以及那些被眷顾者的错。⑩
有人从疏忽记念安拉方面做“讨白”,他们认为,在生命中的某个时间段内,他们有可能忘记安拉,然后,他们因此向安拉做“讨白”和求饶恕。这种方式也是先知告诉我们的,他说:“众人啊!你们当向安拉做讨白,我每天向安拉做“讨白”一百次。”
无论一早一晚,或一动一静,或白天与晚上,或独处与当众,我们的先知都要向他的主检查,他从不疏忽记念安拉,哪怕是一瞬间也罢!你看他的眼睛在睡觉,而他的心却是醒的,尽管如此,他还说:“你们向安拉做“讨白”吧!我每天向安拉做“讨白”一百次。”有一部分圣门弟子曾讲到:我们在一个地方曾统计过先知的一句话,这一句话曾达到七十次,或一百次之多,它就是:主啊!你饶恕我,你接纳我的“讨白”,你是接纳“讨白”的主,是多恕的主。”有人传述,求饶的最佳时期是早晚,或在黎明与叩头的时候,先知就是如此而做的。
他说,求饶词之首是:主啊!你是我的养主,除你之外,没有任何主宰,你创造了我,我是你的仆人,我竭尽全力地履行约言⑩,我求你保护我曾犯下的错,凭你对我的恩泽,我带着罪回归你,求你恕饶我吧!除你之外,没人能恕饶罪。
这是最佳的求恕之形式与内容。⑾
穆圣(愿主福安之)的祈祷与求恕词是:
主啊!求你饶恕我的过错,我的无知,我对事情的漫不经心,你深知我的一切;
主啊!求你饶恕我的极端,我的玩笑,以及我有意和无意的过错;
主啊!求你饶恕我以前的和以后的,明显的和隐微的错;你深知我的一切,你是前无始,后无终的主,你确是能于万事。”
这就意识到了安拉的伟大与尊严。人应该多多地向安拉祈祷,尤其是我们享受着安拉无以计数的恩泽。穆圣(愿主福安之)是我们最好的典范,连他自己都意识到对安拉命令的欠缺,更何况我们呢?
“讨白”分几个层次。《古兰经》提到驻“阿拉法特”山的人,以及朝觐的人,在驻“阿拉法特”这个伟大的地方之后,安拉命令他们向他求饶,信士在做完功修之后,总是要向安拉求饶,你们看一下这段《古兰经》:
“你们从阿拉法特结对而行的时候,当在禁标附近记念安拉,你们当记念他,因为他曾教导你们,从前你们确实迷误的。然后,你们从众人结对而行的地方结对而行,你们当向安拉求饶,安拉确是至赦的,确是至慈的。”——[黄牛章第198-199节]
在驻“阿拉法特”山与在这个伟大的禁标之后,安拉要求他们向安拉求饶。同样,安拉在《古兰经》中描述了行善且又敬畏的信士:
“他们在夜间只稍微睡一下,他们在黎明时向主求饶。”——[播种者章第17-18节]哈桑·巴士拉说:“他们把拜功延迟到黎明时,然后,他们坐下来向伟大的安拉求饶”!
这等人在夜间醒来,他们只稍稍一睡,然后向安拉求饶,他们堪称人中精英,但是,他们依然感到自己的不足,以及对安拉命令的欠缺或怠慢。
“讨白”分几个层次,每一个人根据自己的层次来向安拉忏悔。至于我们,则应从各方面来做“讨白”,尤其是大罪或小罪,或从怠慢安拉的主命与人的权利方面做“讨白”。
我们永远不要延缓做“讨白”的时间,因为我们不知道,伟大的安拉在明天为我们安排的是什么?安拉说:
“而任何人都不知道自己明日将要做什么事,任何人都不知道自己将死在什么地方。”——[鲁格曼章第34节]
赶紧吧!赶紧吧!在死亡降临我们之前,赶紧做“讨白”吧!想拖延,绝不要拖延:想怠慢,绝不要怠慢!安拉说:
“安拉的定期一旦来临的时候,是绝不延迟的,假若你们知道。”——[努哈章第4节]
我以上所述,我祈求安拉饶恕我和你们,你们向他祈求饶恕吧!他确是宽恕的与仁慈的主;你们向他祈求吧!他会应答你们的。
——————————————————
注释:
注①:此段圣训是努尔曼·本·拜西尔圣训中的一部分,它是布、穆圣训共同辑录的。圣训的前半部是:“合法”(事物)是明显的,非法(事物)也是明显的。”它是脑威四十段圣训中的第六段。参阅《知识与哲理集粹》一书,谢赫·格尔塔达所著《台勒恩布·台勒嘿布》文摘一书,第二册,第506页,第966段圣训。
注②:穆斯林传自艾布,胡莱勒的圣训,摘自(台勒恩布·台勒嘿布)文摘,第一册,第103-104页,第七段圣训。
注③:铁米济传自艾布·胡莱勒的圣训,他说:“此段圣训是‘独立可行的’,又是‘确凿圣训”’。奈萨伊·伊本,马哲·伊本,哈巴奈在其“确凿圣训”中传述,哈肯说:“确凿圣训是按照穆斯林圣训的条件而确定的。”宰亥比赞同此观点。《台勒恩布·台勒黑布》之文摘,第一册,第470页,第908段圣训。
注④:伊玛目安萨里在《圣学复苏》一书中,对此问题有详论。他说:“人是在痴迷虚假的妄想之中,他永远希望符合自己的意图。他不断地幻想,构想自己的未来,及所需之物,如钱财、妻室、住宅、朋友、车马和今世的各种因素。然后,他的心思就在这一方面,最终,他疏忽了死亡的来临。他没有估计到死亡是如此的临近,他只是偶尔想起死亡,也想做一些准备。但是,他总是拖延,并对自己承诺说:“有的是时间,到岁数大一点再做‘讨白”;当他年龄大一点的时候,他说:“到老的时候再说吧!”;当他到老的时候,他说:“等把房子修好,庄园打理好,或旅行归来,或把儿女的事安排好,如修房置物,或把曾经伤害过他的人制服等。”他就这样不断地拖延时间,忙碌工作,他日复一日地重复着他的工作,直到在他意识不到的时间里,死亡突然降临。(《圣训复苏》第四册,第406-407页)——贝鲁特达鲁·麦尔勒非印刷。
注⑤:关于确定大罪的范围,在(学者)们之间产生了很大的分歧,最为侧重的主张是:凡是安拉在今世中所规定的非法界限,或者在后世能引发强烈的警告,都被列为大罪的范围。请参阅谢赫的《台勒恩布·台勒黑布》文摘一书,第358段圣训。
注⑥:穆斯林及其它人由艾布·胡莱勒传述了此段圣训,安拉的使者曾说:“五番拜,一个主麻到一个主麻,一个斋月到下一个斋月,是清除它们之间的错误,其条件是远离大罪。”
注⑦:铁米济与伊本·马哲传述:“一个人说了一句自认为无所谓的话,但这句话却使他坠入火狱七十春秋。”哈肯传来,并使此段圣训成为“确凿型”圣训。参阅(台勒恩布·台勒黑布)文摘,第二册,第749-750,第1734-1736段圣训。
注⑧:艾布·达吾德、铁米济与拜亥吉传述,铁米济说:它是“独立可行”的,也是“确凿的”圣训。《台勒恩布·台勒黑布》文摘,第二册,第742节,第1406段圣训。伊玛目·脑威在“祷词”中也传来,他说:“我搅拌。”既相互参合,因为这句话的臭,海水的滋味与气味都发生了变化。”此段圣训非常严厉地禁止背谈他人,以及背谈的严重性。在我所知道的圣训中,此段圣训谴责背谈他人,已经达到非常严重的地步。安拉说:“他没有以私欲而说话,这只是他所受的启示。”——[星宿章第2-3节]所以,我们要祈求安拉的怜爱与康乐,并使我们免遭各种各样的憎恶之事。
注⑨:布、穆、铁米济、艾布,达吾德、伊本·马哲传自努尔曼·本·拜什尔,这段圣训全文如下:“合法的(事物)是显而易见的,非法的(事物)也是显而易见的,在两者之间有一些嫌疑,许多人不大注意;谁若提防了嫌疑,那么,他的宗教与名誉就是清清白白的;谁若陷入嫌疑,那么,他就会陷入非法之中。这就好比在禁区周边放牧的人,他几乎要闯入禁区;须知,每一个国王都有禁区,而安拉的禁区,就是他的各种禁令;注意啊!人身之中有一块肉,当它好的时候,全身皆好,当它坏的时候,全身皆坏,它就是心。”《台勒恩布·台勒黑布》文摘,第二册,第506页,第966段圣训。它是脑威四十段圣训之一。注⑩:这是艾布·赛义德·黑拉兹的话。伊本,阿斯卡勒在其翻译著作中有此传述,他是“苏非”的领袖人物,殁于伊历二百年。上述那段话被他们认为是圣训,其实并非圣训。《隐微的揭密卜谢赫·伊斯玛仪·阿吉鲁尼著。
注⑩:布达吾德在《拜功》篇,第1516段;伊本·马哲在《礼节》篇,第3814段;铁米济在《宣教》篇,第3430段,他说,圣训是“独立可行”的,又是“确凿”的圣训,艾哈默德在《穆斯乃德》;伊本,哈巴奈在其“正确的善行”篇,第927段中传述,这一切都是伊本·欧麦尔传来的圣训。
注⑾:谢赫,格尔达威在他的著作《文摘》一书中,对此段圣训作了注释,求饶词之首有其深邃的天启内含。它包括调养方面的“讨哈德”(认一论),即:“主啊!你是我的养主。”它包括主宰性方面的“讨哈德”(认一论),即:“你之外,无任何主宰。”;承认安拉的创造性和人的为仆之道,即“你创造了我,我是你的仆人”;它包含与安拉缔结约言,即“我竭尽全力地坚守你的约言”;它包含清清白白做人,并祈求安拉使他免遭罪的(侵袭),即“凭你对我的恩泽,我带着罪回归你”;它包含寻求恕饶,即“除你自外,没人能恕饶罪”;穆斯林最好在晚上诵念此段祷词,在清晨之时,他的祷词将被接纳。

http://www.2muslim.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26102&extra=page%3D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