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正统哈里发时期

正统哈里发时期

Rate this post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众世界的养主。愿主赐福和平安于我的领袖——最后的先知——穆罕默德,以及他的家属和全体弟子们。
穆圣归真后的那一短暂时期被称为正统哈里发时期,在不到30年的时间里,有四位哈里发相继执政。他们之所以被称为正统哈里发,是因为他们沿着穆圣的足迹,走在了真主喜悦的正道上,所以我们也可以说这个时期就是穆圣治理时期的延续。
在光辉的麦地那所建立的伊斯兰政权是伊斯兰式治理的真正体现。它开端于穆圣从麦加迁徙到麦地那之初,而终结于阿里·本·艾布·塔里布的被害,仅仅只延续了40年。在此之后,这种治理国家的方式在世界的任何地方和任何时期都没有再完整的重现过。当然,在历史长河中,这种现象也曾数次闪现过,但那只是某个区域在极短的时间里出现的个别情况,如欧麦尔·本·阿本杜勒·阿齐兹执政时期。再有就是某些具有改革雄心的执政者在各自时代采取了部分伊斯兰政权的治理方式。
伊斯兰式的治理萌发了伊斯兰的文明,这种文明在穆圣和正统哈里发时期达到了顶峰。我们这里所说的伊斯兰文明决不是所谓的“东方学者”所谈论的那种肤浅的东西,而是指给穆斯林带来信仰,并使人类真正幸福的生活方式。纯粹的物质追求导致人类崇拜金钱,私欲膨胀,由而促使人们之间相互争斗,继而造成腐败泛滥,罪恶漫延。在这种社会里统治者独断专行,有钱人为富不仁。这种“物质文明”无视社会大众的普遍需求,仅仅只满足了少数统治阶层的个人享受。
伊斯兰给人类带来了真正的生活方式,他让人类清楚地明白自己并不是这个宇宙中最主要的被造物,他不能凭借真主所赋予他的优势而盛气凌人,肆意欺辱他人。同样,任何民族都不是最尊贵的,他们不能随意地统治和压迫其他民族。同时,人类也绝不是没有价值的卑贱的被造物,就像古往今来的有些人所体现出来的那样,他们愚味地崇拜太阳,月亮,星星和树木等被造物,而忘记了真主交给人类的使命。在这个星球上,只有人类是受优待的被造物,他们被赋予了管理世界的重任。这个重任绝不是人类在地球上为所欲为的权利,而只是一种受造物主委托的管理权。真主为我们制定了生活方式,我们所做的任何事情,以及由此而产生的后果都是要受责问的。如果谁干的好,那他就会得到真主的奖赏,反之,则会根据他做恶的程度而实施一定惩罚。
四大哈里发时期之所以达到了伊斯兰文明的顶峰,还和执政者所具有的个人美德息息相关,四大哈里发都是平易近人,谦躬亲民的典范。艾布·伯克尔在任哈里发之前住在麦地那郊区名为苏奴侯的地方,他经常帮助当地人挤羊奶。当他被推选为哈里发后,当地的一个小女孩说:“他现在再也不会帮我们挤羊奶了!”艾布·伯克尔听到这句话后说:“不,指主发誓,我一定会继续给你们挤羊奶的,我绝不希望任哈里发这件事改变我的行为。”此后,他依然坚持为当地人挤奶,直到6个月之后他搬到麦地那去为止。
有一次,艾布·伯克尔所骑骆驼的缰绳掉了,他亲自下驼去拾。有人对他说:“如果你命令我们,我们一定会替你拾起来的。”艾布·伯克尔说:“穆圣教导我们不要随便使唤人。”
这种谦躬亲民的作风在此后的统治者中非常少见。很多人一旦掌握了权力就会高高在上,不与人民接触,他们居住在由众多卫兵守护高墙深院之内。
我们再来看看哈里发们所具有的另一种美德:为体察民情而在夜间巡视。他们白天巡视市场,询问人们的情况:夜间他们依然到处巡察,以了解民众的情况和需求。有一天夜晚,欧麦尔·本·罕塔布正在麦地那巡察,他看见一个妇女扛着一个水皮囊在走,他走过去询问她的情况,这个妇女说;她有很多家人,但却没有佣人,因为她不喜欢白天出门抛头露面,所以就只能在夜间出来打水。听完她的诉说后,欧麦尔扛起水皮囊把她送回家,临走时欧麦尔对她说:“你明天一早去找欧麦尔,他会给你一个佣人的。”这名妇女说:“我见不着他。”欧麦尔说:“如果真主意欲,你一定会见着他的。”第二天早晨,这个妇女去找欧麦尔,当她发现哈里发就是昨晚替自己扛水的人后扭头就走,欧麦尔命人追上她,并送给她一个佣人和一些生活用品。
至于那个时代之后的统治者们则寸步不敢离开自己的官邸,甚至不能亲自探望自己的家人和亲属。如果他们必须出门,则会坐在特制的车里,在众多卫兵的层层保护下飞驰而过。
金钱是人类生活的轴心,它可以导人向善,也能把人引向罪恶的深渊,所以统治者对待金钱的态度,往往关乎一个国家的命运。让我们看看正统哈里发们是如何看待钱财的。
艾布·伯克尔在任哈里发之前是个商人,他每天早晨都要去市场进行交易。在他当上哈里发后,他依然如此。有一天早晨,他扛着几匹布去市场卖,正好遇上了欧麦尔和艾布·欧拜德,他俩说:“哈里发啊!你要到哪儿去?”他说:“去市场。”他俩说:“你掌管着穆斯林大众的事务,怎么还去市场做生意?”他说:“我的家人靠什么生活?”他俩说“你跟我们走,我们给你解决这件事。”然后他就跟他俩一起回去,他们规定每天供给他半只羊。
另一传述说;当时艾布·伯克尔的年俸是250个金币与每天半只羊。但是这远远不能满足他和家人的生活开支,所以他就将家里所有的金币和银币都放在国库里,然后去“白格尔”市场做生意。不久欧麦尔来找他,发现门口坐了一群女人,便问她们;“你们有什么事?”她们说:“我们要见哈里发。”然后欧麦尔就去找艾布·伯克尔,最后在市场里找到了他,欧麦尔抓住他的手说:“跟我走!”他说:“你们解决不了我的需求,你们给我的俸禄不能满足我和家人的生活开支。”欧麦尔说:“你需要多少,我们给你增加,”艾布·伯克尔说:“每年300个金币和每天一只整羊。”欧麦尔说:“这没问题。”后来穆斯林们一致同意了这个方式,艾布·伯克尔放弃了去市场做生意。
当时欧麦尔·本·罕塔布也是一个做生意的商人,当他接任哈里发后,因为忙于处理群众的事情而耽误了生意,所以他感到生活有些窘迫了。他决定派人去和圣门弟子们商量,他说:“我本是个商人,但我现在忙于处理你们事情,你们觉得我怎样用国库的钱物才算合适?”奥斯曼说:“你吃好,你也供你的家人吃好。”大多数人都赞成这一意见,只有阿里沉默不语,欧麦尔便问他:“你是怎样看待这个问题的?”阿里说:“你合理地用国库的钱财供你和家人享用,但除此之外不能多拿。”欧麦尔说:“按阿里所说的执行。”
奥斯曼是以慷慨大方而闻名于世的人,如果有人领取的军饷不够生活开支的话,他就会用自己的钱财帮助他们。阿里的情况和欧麦尔一样。
让我们再来看看正统哈里发时期公正性的具体表现。阿里执政时期,一位妇女和她的女奴来找阿里乞讨,阿里命人给她们每人一份椰枣和40个银币,那个女奴拿起枣和钱走了,她的主人则对阿里说:“信士的长官啊!你怎么给我们俩一样的东西啊?我是阿拉伯人,而她是一个女奴呀!”阿里对她说:“我在真主的经典里没有发现有关伊斯玛仪的后代优越于伊斯哈格后代的经文。”
毫无疑问,是伊斯兰培养了这些哈里发,并使他们成为领导人。同样,伊斯兰也培养了一批敬畏真主的人,他们是优秀的民众,是真主特选的民众,他们命人行善,止人作恶,并归信真主,当时,每个人都可以向哈里发提建议,而哈里发则会欣然接受;当哈里发以真理命令他们时,他们也会积极响应。有一次欧麦尔·本·罕塔布在讲台上演讲时说:“穆斯林大众啊!如果我倾向于今世的浮华,你们会怎么说?”这时一个人站起来说:“我们会用剑来说话。”(说话的同时他用手做了一个砍杀的姿势)欧麦尔说:“你的话是对我说的吗?”此人答道:“是的,我的话是对你说的。”欧麦尔说:“愿真主慈悯你,感赞真主,他让我有如此好的一个属下。”当时的妇女们也是敬畏真主的楷模。当她们的丈夫出外工作时,她们就会要求他们敬畏真主,要用合法所得供给她们衣食,因为她们可以忍受饥饿,但绝不能忍受非法的食物。转载于伊斯兰之星

http://www.2muslim.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43897&extra=page%3D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