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正邪分明,信仰自由

正邪分明,信仰自由

Rate this post

强制信仰宗教违背伊斯兰的精神。依此类推,强制人们接受一种思想、一种生活方式、一种社会制度,这些都属于同样性质,也都违背伊斯兰的精神。因为真主赋予了每个人自由思维的天性,思想认识和宗教信仰的问题必须是个人的自由选择,不许可实行强迫和霸道。

伊斯兰国家遵循真主的启示,从来没有动摇过,因此,在伊斯兰的历史上和现代,没有发生过强迫非穆斯林接受伊斯兰的事例。在任何古老的伊斯兰国土上,人们都能看到那里生活着古老的非穆斯林民族,例如在巴勒斯坦,那些古老的基督教和犹太教的圣地和教堂一千多年来原封不动地竖立在原地,受到当地信徒以及穆斯林的保护。伊斯兰的基本理念和教义是和平、自由、尊重人性﹔允许每个人自由思考、自由信仰和自由生活﹔禁止一切精神压迫,背后诽谤,互相争斗。对于人类思想和认识问题的定理,【古兰经】中的启示非常明确,不容误解,例如﹕“宗教绝无强迫,正邪确已分明。”(2﹕256)“你当教诲,你只是教诲,你绝不是监察他们的。”(88﹕21-22)
首先,伊斯兰肯定自己的正确,是唯一的正道,这也是不容误解的事实,因此,穆斯林有天赋的使命传播伊斯兰和真主的启示【古兰经】,但这个立场与信仰自由没有矛盾。真主启示先知穆罕默德(祈主福安之)只是“教诲”者而已,不是“监察”者,他无权强迫任何人接受伊斯兰正道,因此,所有穆斯林都只是有责任宣告伊斯兰,劝说伊斯兰的道德,替圣传道,而无权强迫任何人信仰伊斯兰。【古兰经】说﹕“你应凭智慧和善言而劝人遵循主道,你应当以最优的态度与人辩论。”(16﹔125)“引导他们,不是你的责任,但真主引导他所意欲的人。”(2﹕272)这是穆斯林劝导正道的方法和态度。

穆斯林必须遵循真主的教诲和命令,绝不允许把自己认为正确的思想强加于人,这种强加的手段不论是武力的、物质的或者行政的,都不合法。尤其那些有权有势的人,他们企图利用他们掌管的政治和物财富大权,以物质引诱和名誉地位的手段,诱骗或迫使人们接受某种意识形态的信仰,这是变相的强制。如果遵从真主在【古兰经】中的启示,穆斯林社会对待公开表示不信仰伊斯兰的人,应当说﹕“我不崇拜你们所崇拜的,你们也不崇拜我所崇拜的﹔我不会崇拜你们所崇拜的,你们也不会崇拜我所崇拜的﹔你们有你们的报应,我也有我的报应。”(109﹕2-6)

人类自古以来就存在不同信仰,今日世界上的多种信仰和多元文化,都是真主意欲的正常现像。穆斯林必须与其它信仰的信徒和民族共同生活在一起,求同存异,互相尊重与合作。穆斯林只有坚持自己的善行和功修,以优秀的道德品性向人们示范伊斯兰是高尚的文明,信与不信是他的自由,而不是以霸权或势利压迫别人。对待不同信仰和认识的人,必须宽容和公正,对其他民族和个人的尊严就象希望别人对待自己一样给予尊重和礼貌。人们有多种信仰,许多人不同意接受真主的宗教,这确实是真主的智慧和意欲,我们无法改变,例如【古兰经】说﹕“如果你的主意欲,大地上所有的人,必定都信道了。难道你要强迫强迫众人都做信士吗﹖”(10﹕99)“我全知他们所说的谰言,你不能强制他们,故你应当以【古兰经】教诲畏惧我的警告的人们。”(50﹕45)

在现代社会,强迫人们信仰某种宗教、西方享乐主义、共产主义、世界霸权主义,都属于侵犯人权,剥夺人民的自由意志,必将落到适得其反的后果,引起人们的厌恶、仇恨和抵抗。这是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失败教训,他们曾经利用夺取的政权,制造一种全社会的信仰和对领袖的个人崇拜,最后遭到人民普遍的厌恶和唾弃。伊斯兰的信仰是发自内心的敬畏和自由思考,以取悦欲真主为生活的目的,遵循真主的正道为自己选择的生活方式。

在伊斯兰的历史上,历代政权都以【古兰经】和圣训为政治的基本准则,他们把经训关于信仰自由的教诲转化为具体法律和政策,成为社会生活的一部分内容。在穆斯林多数的国家,那里的穆斯林经历长期教育和伊斯兰思想的熏陶,都懂得对非穆斯林尊重的基本常识,那已经成为约定俗成的习惯。先知穆圣时代创立的信仰和思想自由的社会风尚一直维持到现代而不衰,穆斯林民众与其它宗教和民族的人群长期共存,相安无事﹔穆斯林曾经在历史上曾多次建立过跨欧亚非三洲的大帝国,而那里没有发生过种族隔离或种族绝灭大屠杀的悲惨事件。

很不幸的是,当人类进入了20世纪以来的现代,由欧洲人创立的殖民主义和共产主义运动却给地球上带来了强制信仰和种族绝灭的污点。前苏联曾经仇视伊斯兰,千方百计把莫斯科统治下的穆斯林地区进行反伊斯兰清洗,公开实行俄罗斯同化政策﹔在受苏联指挥的东欧所有“社会主义”国家,一律不容当地的传统穆斯林民族,实行同化,消灭伊斯兰,如保加利亚和南斯拉夫。

伊斯兰的和平与宽容代表了人类的进步文明,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是西方现代工业化以后的新思潮,疯狂地推行非人性的信仰镇压和种族压迫。西方的文明使历史倒退到了远古的野蛮和洪荒时代。历史学家们说,那个时候,因为食物缺乏,排斥外族是生存的需要,看来这样的解释很不可靠。现代社会,仍旧有强制信仰和种族迫害,恐怕不是因为食物短缺的问题,而是西方社会的本性仍旧是野蛮和蒙昧,他们的文明和人性不像物质建设表现得那么进步。现代世界上的霸权主义、殖民主义、国家恐怖主义和独裁极权主义,愈演愈烈﹔希特勒、斯大林、布什和沙隆都是这个蒙昧时代的代表。他们看到自己科学和技术的领先而得意忘形,思想和认识却保留在固执、偏狭、蒙昧的阶段,如今的世界,大多数人都堕落在西方社会学的迷茫中,他们等待着正道文明的解放和引导。他们将觉悟,伊斯兰是因为真主怜悯世人而颁降人间,真主的意欲将使更多的人获得伊斯兰真理的信息。伊斯兰是解救世界的最后出路,伊斯兰将使世人享有充份的自由和尊严。

 

http://www.kyaz.com/readarticle/htm/108/2003_5_2_12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