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步行四千公里赴麦加朝觐

步行四千公里赴麦加朝觐

Rate this post

来源:伊光编译  伊斯兰人文学术  2006-12-13

  一位现代的伊本·白图泰式旅行家﹐从自己的家乡步行四千公里在朝觐前夕到达沙特阿拉伯﹐旅途行走将近两个月。  他是一位阿赛拜疆穆斯林﹐名字沙希德·古尔巴诺夫﹐今年三十九岁﹐从他的家乡迈出第一步﹐举意走到麦加去朝觐﹐路过伊朗﹑科威特和沙特阿拉伯﹐越过沙特边境日期离正式朝觐开始还有两个星期。  他在两个月的徒步旅行中﹐遭到过许多次危险﹐例如恶劣的天气﹑交通事故﹑荒野地区的野兽袭击和土匪劫道。

  当他来到沙特阿拉伯边境时﹐向边防卫士述说旅行的目的和经历﹐深得听者感动和同情﹐把他留宿在边防站﹐等候上级特殊批示。不久﹐上级下达特许证﹐成为沙特阿拉伯国王的客人﹐迎接到首都利雅得贵宾接待站。

  《阿拉伯新闻》记者在阿赛拜疆驻沙特大使馆见到这位传奇的旅行家﹐询问他的这次冒险经历。  古尔巴诺夫说﹕“这是一个长途跋涉旅行﹐我终算是活到了现在。  我决心为这次朝觐﹐接受坚忍的考验。”  他离开家乡时﹐没有办完朝觐签证手续﹐只因他的诚意和决心﹐沙特边防站接待了这位不速之客﹐因此﹐他必须在首都补办各种手续﹐然后准予他为特例去麦加朝觐。万里迢迢奔赴麦加去朝觐﹐是真主在《古兰经》启示中肯定的优美行为和忠于真主的功修﹐因为经历艰险的旅行﹐是对敬畏和信仰的考验。 《古兰经》说﹕“你(先知易卜拉欣)应当在众人中宣告朝觐﹐他们就从远道或徒步或乘着瘦骆驼﹐到你这里来。”(22﹕27) 

  记者问他﹐在一路上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他说﹕“在这短短的两个月中﹐好像经历了九死一生的生命考验。  有一次在伊朗境内﹐路过荒野时﹐背后有一只狼跟踪了我几个小时﹐随时都有可能向我扑过来﹐最后它远远离去了。  还有一次﹐我在公路边躺着休息﹐一辆大卡车出事故﹐车轮飞出了﹐直向我这里砸过来﹐险些被砸死。  不止一次路经山林时﹐同草寇和土匪交涉﹐摆脱他们的劫持。  曾经有一次﹐行走三天三夜﹐忍受着没有食物和水的煎熬﹐想到了旦夕的生死。”    他说﹐最使他难忘的经历﹐是一路上得到无数穆斯林亲人的支持和援助﹐从离开家开始﹐在伊朗﹑科威特和沙特阿拉伯境内﹐到处都有穆斯林兄弟姐妹向他伸出热情友好的手﹐帮助他。  想到这些﹐那些艰难险阻和危险都算不得什么了。 这正是《古兰经》启示说的﹕奔赴朝觐的人﹐“以便见证他们所有的许多利益。”(22﹕28)

  他现在正等待着沙特朝觐当局的正式签证手续﹐一旦手续成功﹐他决心继续徒步走向麦加圣城。  他说﹕“我决心徒步走向这神圣的目标﹐以每天50公里的路程﹐一旦举步踏上奔向麦加的大道﹐不会再有多大困难了。”   记者问他﹐为什么有这个念头﹐要徒步朝觐﹖  他说﹐因为他读过许多朝觐的书﹐要学习古代阿拉伯旅行家伊本·白图泰的榜样。  他的第一次旅行﹐也是从摩洛哥走向麦加的﹐然后才成为旅行家﹐走遍了世界各地。  从旅途中﹐深深感受到穆斯林国土的亲切﹐伊斯兰文明的光辉伟大﹐使他更加珍惜各国人民之间的和平与友好关系。他回去之后将写一本书﹐记述他的旅行的深刻感受。

  古尔巴诺夫说﹐他离开阿赛拜疆首都巴库的那一天是9月1日﹐身背十六公斤的行装﹐都是他路途上的个人用品和一面阿赛拜疆国旗。  他没有详细的地图﹐但是有明确的方向﹐顺着历史的道路前进﹐从伊朗走到科威特﹐到达沙特阿拉伯边境的那一天是11月25日。

  他的家乡是巴库附近的一个小镇苏姆盖特﹐他曾经参过军﹐同入侵的阿美尼亚人作战﹐2000年退伍﹐然后﹐从事复兴伊斯兰的社会工作。

  他说﹐伊斯兰在阿赛拜疆有悠久的历史﹐早在伊斯兰历的第一世纪﹐阿赛拜疆民族就归信了伊斯兰﹐成为小亚细亚最早的穆斯林民族。  阿赛拜疆在苏联统治时期遭受过无神论的清洗﹐但没有任何成效﹐人民心中的深刻伊玛尼信仰没有受到损伤﹐所以﹐在苏联解体之后﹐阿赛拜疆宣布独立﹐加入了世界伊斯兰国家组织。  现在﹐阿赛拜疆每年有四千多人到麦加完成朝觐的功修。

http://zhongguoysl.bokee.com/59522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