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水泥路,泥水路

水泥路,泥水路

Rate this post
中国的西南,锦屏清水江畔,沿着平略镇上的岔路口一直走,到平略坳向右行驶,经过地芽寨再翻十山八岭就可以到皎洞村。  如今,从皎洞村先后又开通至八腊通往启蒙,至八佰通往钟灵,至云照通往八克,至偶里…
  中国的西南,锦屏清水江畔,沿着平略镇上的岔路口一直走,到平略坳向右行驶,经过地芽寨再翻十山八岭就可以到皎洞村。
如今,从皎洞村先后又开通至八腊通往启蒙,至八佰通往钟灵,至云照通往八克,至偶里通往锦屏四条公路,可谓四通八达,条条大路通皎洞。一个村通五条通村公路,在锦屏乃至在整个云贵高原,实在很少。而从平略至皎洞修的公路,可以追溯到上世纪七十年代。
据资料记载,1979年由县林业部门投资修通了由平略至皎洞的林区公路,可以想象当初修这条公路是林区公路,目的是为了方便运输皎洞村林区的木材,在我们小的时候,还能看见皎洞的木材被一大车一大车的运出山外,组成清水江木商文化的重要部分,当时因为路况不好,一年至少也有一次拉运木材的“东风牌”翻下坎去的现象,虽然不会出现车毁人亡,但是车上的木材一轱辘全翻进溪里横七竖八的躺着,也会引起很多小孩子甚至是大人的围观,接下来的日子就是等待着把货车从溪水里拉上来,那时候货车的确是拉上来的,没有吊车只有靠人力。
当林区的木材已经砍完伐尽,修下来的路自然而然成为了乡民走出大山的路。也有人说,1953年在现皎洞村设皎云乡,公路是为乡公社修的,不管怎么说,究竟是出了一条公路。“东风牌”时常还到皎洞村来拉木材,“嘣嘣车”和乡村公交车也拉着乡民去平略集镇上赶集,每逢赶集的日子,天还没有亮,村民们总起得很早,要么步行,要么搭车,迈着轻松的步伐或者带着自家的农产品,小时候爷爷去赶集总会带上我,每次都把我塞进“司机台(驾驶室)”,爷爷就在车上站着,路边的野草疯长,几乎把公路两旁都遮挡住了,弯弯曲曲的公路上摇摇晃晃的一车人,颠簸着晃动着来到集市口,下车收钱后,各自忙活去了。长大一些后,我还从家里背着几十个鸭蛋跟着母亲步行去集市,变卖了鸭蛋,就到商店里换些日用品。
在90年代,平略街上卖的米粉可以说的整个锦屏县最好吃的。只走到市场口,远远就能闻到米粉的飘香。赶集的人们也习惯了去赶集时吃上一碗粉,逢人必问“你吃粉了没有?”,有人便答“在河边那一家吃的”。吃完粉,去路边摊买几个油炸粑,买好要买的东西,人们又沿着通往村里的公路转去,无论雨天泥泞,还是晴日扬尘,路上,总有走过去和回来的人。在后来的日子里,我听到很多人说:皎洞村的路修好了,皎洞也要做成集市,定时赶集,可这个说法至今还是没有实现。
路还是那条路,去县城办事的人们一直都走皎洞通往平略那条路。虽然走偶里可到达县城,走八佰可以到达县城,走云照下八克也可以到达县城,人们还是一如既往的走平略,沿着清水江而下到锦屏县城。有人说走偶里,车太费油,走八佰路太遥远,所以赶去锦屏的人们都走平略。这一条公路,一走就是三十年。
在还没有通公路的时候,沿着公路的上方,有一条驿道,因二十几年没有人走了,种上去的树木早已成林。如今已经看不到那条驿道,似乎人们已经忘记了他的历史和曾经承载的汗水。在村中,还可以看到旧时古驿道的迹象,那是一条纯青石铺成的石板路,石板阶,尽管年代久远,这种青石板也不会长青苔,它们还在岁月的冲蚀中失去的棱角,在人们的鞋子底下,越磨越光亮。
回到现在,平略到皎洞的路依然坑坑洼洼,坐在车上有时也是一种享受,如同儿时的摇篮。车上的人们很快就能安睡,而我不能睡,我喜欢看风景,过了地芽上寨,过了小田坝,就是十二盘封山育林区,郁郁葱葱的山林就映入眼前,山上全是树,有杉树,有松树,有栗子树,有我说不上名字来的树,总之就是树的海洋,小汽车就穿行的葱茏的绿树当中。
许多年前,很多人说,皎洞村要修水泥路啦。人们一直盼望着盼望着……
许多年后,很多人又说,皎洞村要修柏油路啦。人们都嗤之以鼻,那只是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