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流浪烟花

流浪烟花

Rate this post

嘴里吐出的烟雾
吸进的是寂寞蹉陀
浮华后的淡漠
你在等候温柔里一个人的快活
黎明前的破晓
光茫刺伤了迷乱的眼
挣扎后的醒悟
心像是石头般坚硬
若有所思的说
若有所明的悟
斑驳的心
一次次在自给自的独留地放纵
城市高歌落泪
颤抖的双手无法握住那仅有的流沙
幸福是开始过后的一次华丽蜕变
迷乱的步伐留下不曾离开的青春年华
放下
伟大的你
堪破
卑微的我
原谅所有你愿不承认的错
悲伤的离开
欢喜的结束
总欲朝花夕拾
到最后太零乱
只有学别人葬花
连同自己的悲伤
南方的夏天,道路两旁的乔木依然像炫耀般地斑驳着影子,折射在皮肤上成了一场无涯的摧残,炙热难挨。偶尔会有微凉的风从脸上轻轻跳跃,簌簌地从耳边吹过,似乎可以听到从土壤里连根拔起的水份正一点点渗入到有点干燥的空气里,豪无依附,连呼吸都只能听到回音,视线里是一片没有边迹的空白。难有的平静,像白云擦过的天空般明净,没有想什么,却依然感觉不快乐,只是微微地听着风轻轻吹过,吹出头顶上一片斑驳而惨淡的妆容。于是抬起头微笑。我看到他们说,即使绝望也要微笑,这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将所有至于一笑之下。尤如自己一直想写明媚的文字,温暖那些和自己同样在黑暗中赶路的孩子,然而始终流淌游若细丝的漠然,我已经不喜欢用绝望这个字眼,安说在生活里我们什么也不能带走,包括快乐与痛苦,幸福与悲伤。我也知道,我扭转不了自己的心,哪怕再怎么努力故做明媚的样子。即使强颜欢笑,强颜迎合,心里还是有阵阵疼痛,厌恶不停滑落,于是干脆躲起来,就误会好了。
在某个惆怅的黄昏下,随声听悠悠晃晃拉长的尾声下,合上那本《追忆似水年华》,便结束了时间里的那个空洞,换取另一个更深更暗的洞穴。那些已经消逝了的岁月,沾染了一些泛黄的草芥,如同积聚太厚的琉璃,怎么也回不去当初的纯明,看不到,抓不住。当初的纯明不再,我还在念念不忘唱着佘辉搁浅徘徊,时间不会等我,是我忘了跟着走,于是如小四所说,左手是过目不忘的萤火,右手是十年一个漫长的打座。我承认我一直在怀念过去的一切,即使我知道我所怀念的昨天都是曾经如现在一样一尘不变的某一个今天,只是依然在留恋,企图有足够的魄力冲破那块积聚太厚的琉璃,回到某个消逝的黄昏下,让落日佘辉的光线烙上悲怆的纹理。时间是一件很难掌控的事情,短暂时仓促地连回味的佘地都没有,甚至无法诉说。回望起来依然是烟迷草堆,愁无数。而我们一直在追,我的或是你的,似水流年。
一个人的寂寞,没有拥抱,没有温暖,没有地方靠岸,总是很容易找到哭泣的理由。这个盛夏,进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空乏,却依然无从说起。于是我开始写日志,三言两语的笔录,在花花绿绿漂亮的信笺上,折成漂亮的五角星,用线串在一起,抛向懒散绵延的水流里,于是情绪也跟着旋转。
指间微凉,不知道用什么言语来表达,内心淡漠的人总是难以诉说,我在痛楚就像暴雨弥漫的季节过后亲眼目睹存放言笑宴宴被大水淹没的小小村落,不知道应该去哪里寻找迷失的远方某个角落的待装远行。因为喜欢微凉的意境,所以想和它不离不弃,因为内心一直处于这种微凉的心悸,所以无时无刻想要逃离,在三千繁华三千落漠的荒漠之地结束幻想,寻找皈依。生存和毁灭是哈姆雷特需要思考的问题,而我的问题只在于坚持还是放弃。总欲朝花夕拾,到最后,太零乱,只有学别人葬花,连同自己的悲伤。
都曾是一样的人,在彼岸观望来路,烟花逝去的瞬间,能够让温暖在头顶停留一刻。也只是那一刻,可以抛开流离失所的梦境,爱情与旅行、幻觉与死亡、温暖与游离,都可以放下。去相信永远,相信期望,相信诺言,相信一切不是太糟糕的事情,然后像海子一样,喂马,劈柴,周游世界。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就是我们每天要面对的世界,要随时随地,无时无刻接受它制造的恐惧。这也许是一个颓废主义者的心态,清醒而又回避,如同没入黑暗的孤独感,它是一种慢性自杀,分泌出的疼痛可以抗拒虚无,某一时刻,你会发现,欲罢不能。因为那是多么美妙的一种幻觉,如同烟花坠灭。所以我说,我只愿是一场流浪的烟花。抬头望向星空,如果你用心,你便会看见,有一场烟花正在雾霭的苍穹下等在坠毁的巅峰。
我追逐什么?我需要什么?真的要这样下去吗?一种自欺欺人的安慰,还沉溺其中不愿醒来,撷取某人身上的安慰来寻求内心空乏的依赖。而我亦明白,空洞的内心,不可能也不会相信这种依赖会永远存在,必须是自己,教会自己相信身边的人,必须依靠自己走出黑暗潮湿的无泪之城,而不应该是此刻依靠阴暗缺氧洞穴中生命之灯般的一抹明亮来寻求希望。又开始陷入一场无涯的沉寂之中。如朱自清所说,邂逅那么一片美妙的荷塘月色,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其实沉寂也是好的,至少可以冷静下来,冷暖自知。有时人需要这样一种情绪,可以冷静下来思考过错和得失。如若可以这样流淌,情绪可以这样冷静的延续,那么即使是承载悲伤也不至于绝望,就算无法摆脱与生俱来的刻骨悲哀。我说,我只愿是一场流浪的烟花,仅仅是一场流浪在告别边缘的烟花而已。   

http://www.51yl.com/html/2012/sanwen_1226/118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