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渔夫和国王的故事【一千零一夜故事全集】

渔夫和国王的故事【一千零一夜故事全集】

Rate this post

 当时,在巴格达城中有一个很出名的大富商名叫格尔诺肃,他是专门做珠宝生意的,同时他也是国王在生意场上的代理人。市场中不论大小生意,都必须经过他才能成交。

  一天,格尔诺肃正在铺中忙碌着,一个年纪较大的经纪人带着一位貌若天仙的女子突然闯进了来。这位女子不但长相很美,而且知书达礼,能歌善舞,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格尔诺肃见这位女子才貌出众,便以五千金币的高价把她买了下来,又花一千金币为美女买了几套华丽的服装,将她打扮得花枝招展,然后将她送进宫去。国王和美女谈天说地,从谈话中得知,美女名叫古鲁彼,国王还专门提一些深奥的问题来考美女,美女句句对答如流。国王非常欣赏她的才貌,决定纳她为妃。

  第二天上午,国王派人到市场中去请格尔诺肃,让他进宫来接受奖赏。国王非常喜欢古鲁彼,为了感谢格尔诺肃,国王拿出一万金币赏给他。

  从此,国王把全部精力都放在古鲁彼的身上,冷落了过去最宠爱的祖白玉黛王后和其他嫔妃。他整天守在古鲁彼的身边,除了每周礼拜五去清真寺作礼拜外,其余的时间都和古鲁彼呆在一起,朝中不论大事、小事一概不过问。

  朝臣们见到这种情景,个个忧虑万分,生怕自己的国家被毁在一个女人的手里。于是,他们纷纷去找宰相贾法尔,让他去说服国王。贾法尔身负重任,耐心地等到礼拜五,趁国王参加聚礼之机,诚恳地劝谏他,让他不要贪图一时的享乐而误了国家大事,劝他重新振作起来,把精力放在治理国家的大事上来。

  “贾法尔,你所说的我都明白,可我深深地爱着古鲁彼,无法抑制自己的感情,你说这该怎么办呢?”国王十分为难地说。

  “陛下,古鲁彼现在已是你的妃子,她已经是你的人了,始终属于你,你又何必要终日守在她的身边呢?自古以来,公子王孙们都喜欢打猎,国王不如也去打猎吧,这样既可以观赏一下自然风景,又可以散散心,把那个古鲁彼慢慢地忘掉。”

  “好吧,我们马上就去打猎。”

  聚礼一结束,国王便回到王宫,准备好骡子和路上必备的东西,一支浩浩荡荡的打猎队伍出发了,到了中午,他们正好来到山上。此时,烈日像火一样,把人们都快要烤熟了。

  国王想喝水,便对贾法尔说:“贾法尔,我快要渴死了,我们到哪里找些水喝呢?”

  正说着,他看见山顶上有个人影在晃动,高兴地叫道:“你看,山顶上有个人影,你看见了吗?”

  “看见了,那可能是看护园林的人,我们去向他要点水喝吧!”

  “还是我亲自去吧,我的骡子跑得快,马上就能返回来。你带领人马在这里等候我。”

  国王骑着骡子飞速向山顶奔去,只看见渔夫哈里法一个人呆呆地坐在那里,好像要自杀似的。国王仔细地打量着哈里法,见他全身上下一件衣服也没穿,只围了一张破鱼网,两只眼睛直视着前方,令人恐怖。国王口渴难忍,便走上前去彬彬有礼地问道:“老人家,这附近有水吗?”

  渔夫本来就一肚子火气,这下正好找到了发泄的机会,冲着国王吼道:“难道你没长眼睛吗?你看看山背后是什么东西!”国王没有生气,向渔夫道过谢后,就绕到山后,摆在他面前的正是底格里斯河。国王走到河边喝了许多水,又把骡子喂饱,才返回山上。

  这时,他看到渔夫哈里法仍然坐在那里,便问:“老人家,你为什么不回家呀?你是干什么的?”

  渔夫没好气地说:“你这人真是麻烦,你没看见我身上围着什么东西吗?”

  “噢,我明白了,你是打鱼的,对吗?”

  “你还比较聪明。”

  “那你的长袍、腰带和衣服都哪里去了呢?”

  国王这么一说,倒提醒了渔夫,他想:“我的衣服一定是被这个家伙偷走了。”

  于是他猛地站起身来,抓住骡子的缰绳,指着国王骂道:“你这个该死的东西,快还我的衣服,河边没有别人,一定是你把我的衣服偷走了,又返回来捉弄我的。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家伙,快把我的衣服交出来!”

  “老人家,您息怒,我从没到过这里,更没见过您的衣服,请您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别再装聋作哑了,快把衣服还给我,否则,我就对你不客气!”

  国王想为自己辩解,但一看到渔夫手中的拐杖,不觉有些害怕,于是脱下身上象征着权力的绣花袍递给渔夫,说道:“老人家,你拿去吧,这件绣花袍足以抵得上你那件长袍了。”

  渔夫接过绣花袍,仔细端详了一番后,难过地说:“我那件长袍是件无价之宝,任何衣服都比不上它。”

  “老人家,你先穿上这件衣服吧。等我帮你找回你的衣服后,咱们再来交换,好吗?”

  渔夫看着自己赤裸裸的身子,只好点头同意了,他将国王的绣花袍披在身上。绣花袍很长,渔夫随手抽出系在篮子上的短刀,一下将长袍割去了一截,瞬间绣花袍就变成了绣花斗篷。渔夫穿着绣花斗篷,得意地望着国王,问道:“年轻人,你是以吹鼓手为生的吧?那你每月能挣多钱呢?”

  国王装出很可怜的样子,答道:“老人家,不瞒您说,我每月只能从师傅那里领到十个金币的工钱。”

  “哦!看来你比我更可怜,说实话,你一个月的收入有时还抵不上我一天的收入呢。吹鼓手,你干脆做我的仆人吧,跟我到河里打鱼,我保证让你每天至少能赚到五个金币。要是你师傅来让你回去,我就用拐杖把他赶走。”

  “那真是太好了,我愿意拜你为师。”国王装出十分高兴的样子说。

  “那你快下来,把骡子拴好,过一会儿好用你的骡子驮鱼。我们现在就到河边去,我教你如何打鱼。”

  国王立即从骡背上跳下来,把骡子拴好,然后跟着渔夫来到河边。渔夫一边撒网一边对国王说:“吹鼓手,你仔细看着,就这样先把鱼网搭在手臂上,然后使劲向河里一撒,就可以了。”

  渔夫像个学问高深的老师一样,指指划划地向国王讲述着。

  国王按照渔夫的指点,使尽全身力气,十分笨拙地把网撒在河中心,耐心等了一会儿后,便开始收网,可他怎么也拉不动,好像网里的东西很沉,渔夫急忙来帮忙,可还是拉不动,这下渔夫急了,翻脸不认人,破口大骂道:“你这个没用的东西,连我的鱼网也丢进河里了,如果今天拉不上鱼网,我就让你拿骡子赔。”

  国王装出十分可怜的样子,恳求道:“我们还是来收网吧。”

  于是他们又使劲地往上拉网,好不容易才把网给拉了上来。结果一看,全都是些非常珍贵的鱼儿,这些鱼都是渔夫从没见过的,他高兴得都快要跳起来了,大声叫道:“吹鼓手,你还真行,一下打到了这么多鱼。我看你很适合做这项工作,只要好好地跟我学,一定能成为大富翁。现在,我守在这里看鱼,你赶快骑着骡子到市场上买一个大篮子回来盛鱼,然后把这些鱼驮到市场上去卖。到时候由你掌秤收钱,这些鱼可以卖二十个金币。你快去吧,我等着你。”

  “我这就去。”

 国王说着,就转身向拴骡子的地方走去,他骑上骡子直奔贾法尔他们所在的地方。一路上,国王回想着和渔夫在一起打鱼的那段经历,禁不住大笑起来。他这么想着,不知不觉就来到了贾法尔面前。贾法尔见国王安全归来,一颗悬着的心才终于掉进了肚子里,他风趣地说:“陛下,你怎么去了这么久?是不是在山顶上发现了一座花园,独自欣赏美景去了呢?”

  国王望着贾法尔,一言未发,只是不住地笑。侍从们看到国王如此高兴,都感到莫名其妙,好奇地问:“国王,你本来是去喝水,回来后却像换了个人似的,途中一定遇上什么高兴的事了吧?快说出来听听,好让我们也高兴高兴。”

  “你们说对了,我刚才确实遇到一件很有趣的事。”

  于是,国王把与渔夫哈里法交往的一段经历,详详细细地对侍从们讲了一遍。

  贾法尔听罢,说道:“我早就喜欢上你那个绣花袍了,现在我就去找那个渔夫,出高价把那件绣花袍买来。您看如何?”

  “哎,你快别去了,那件绣花袍已被渔夫弄得不成样了。对了,渔夫还在山顶上等着我买篮子回去呢。”

  “陛下,你已经累了,休息一会儿吧,我马上派人到你师傅那里买鱼去。”

  “你告诉他们,如果谁去渔夫那里买鱼,国王将赏他一个金币。”

  贾法尔立即将国王的命令传达给大家,侍从们领命纷纷涌向底格里斯河边,把哈里法的鱼一抢而光。渔夫见大事不好,抓起两条鱼就往河里跑,嘴里还祈祷道:“主啊!快让我那个新收的小徒弟回来吧,不然的话,让我怎么向他交待呢?”

  正在这时,来了一个官员,本来那官员的骡子跑得最快,可他的骡子在中途撒尿拖延了时间,因此晚来了一步。官员一看自己一条鱼也没抢到,心里想:“这怎么能领到赏钱呢?”他发现渔夫提着两条鱼站在河里,便计上心来。

  他温和地对渔夫说:“老人家,你快上来吧,我是不会伤害你的。”

  “你不要骗我了,你们都是强盗。”

  “我要买你的鱼,我不会少给你一分钱的。”

  “这两条鱼是我留给我那个小徒弟的,不能再卖了。”

  官员有些生气,随手操起一根木棒往水里走,渔夫怕他用木棒打人,连忙说道:“我今天真是倒霉,你不要下来了,我这就上去。”

  于是,他心惊胆战地提着鱼走上岸来,然后把鱼扔给官员。那官员拿着鱼,心里十分高兴,并把手伸进口袋里摸来摸去,可是连半分钱也没摸到,感到十分没面子。

  “老渔夫,真是不好意思,今天我身上没带钱,明天你到王宫里来吧,让门官带着你去找宦官沙德礼,我一定会加倍付给你鱼钱的。”官员和蔼地说道。

  “看来今天是个好日子,我又要发财了。”渔夫想着,便背起网,向家里走去。

  当他走到巴格达城时,街上的行人看见他穿着国王哈里发的官服,下面却少了一截,都觉得十分奇怪。当他路过一家裁缝铺时,这家裁缝铺的主人经常为哈里发缝制宫服,一眼便认出了那件绣花袍,问道:“哈里法,你这件绣花斗篷是从那里来的?”

  “裁缝呀,你有所不知,这本来是件绣花长袍,是一个跟我学打鱼的徒弟赔给我的,他偷了我的衣服,只好用这个长袍来赔偿,我嫌长袍太长,就用刀把下边割去三分之一,所以成了现在的这个模样。”

  听渔夫这么一说,裁缝已猜测个差不多了,知道是哈里发拿他开心,并给这个可怜的穷光蛋开辟一条新的生活之路,因此就再没多问,随他向前走去。

  再说后宫里的女人们。往日最受国王宠爱的王后祖白玉黛,看到国王整天呆在古鲁彼的房里,心里十分妒嫉,早就想寻找机会除掉她。这天,她得知国王和宰相出外打猎,便计划着实施她的阴谋诡计。她先让仆人们把宫室内外洗刷一新,然后又备好一桌丰盛的宴席,准备邀请古鲁彼到她这里来做客,阴险的王后亲手在甜食里放了烈性麻醉剂。一切都安排妥当之后,才命人去请古鲁彼。

  仆人明白王后的心思,她来到古鲁彼的房间里,对她说:“王后祖白玉黛今天生病身体不舒服,她听说你唱的歌很好听,便让我来请你去唱几曲,以减轻病痛的折磨。”

  “承蒙王后看得起,我这就去为她唱歌。”

  善良的古鲁彼根本不知道王后的阴险计谋,她带着乐器随仆人来到王后所在的宫殿里。她一见到王后,就毕恭毕敬地向她行礼,替她祈祷、祝福。

  之后,古鲁彼就站在奴婢们的行列中,听从王后的吩咐。王后十分放肆,简直是目空一切,她大胆地直视着古鲁彼,见她确实俊俏美丽,是一个出类拨萃的女子,心中的妒火燃烧得更旺了,可表面仍装出十分亲切的样子,说道:“小妹妹,欢迎你,你真是太漂亮了,你的美丽连我都自叹不如,国王能够拥有你真是他的福气呀!听说你的歌声很美,唱几曲让我听听吧!”

  “遵命,王后。”

  说着,古鲁彼就坐下来,拿起小鼓,边敲边唱。歌声抑扬顿挫,令人心旷神怡,就连树上的鸟儿都停下来静静地听她唱歌。古鲁彼唱过几曲,又放下小鼓,再拿起横笛,吹奏了几曲。在场的人都被这美妙的音乐陶醉了。接着,古鲁彼又翩翩起舞,她的舞姿十分优美,好像是仙女下凡一般。王后感到十分惭愧,心里想:“她确实比我强,我不应该嫉妒她。”

  古鲁彼跳完舞后,又跪在王后面前,恭恭敬敬地向她行礼之后又回到奴婢的队列中。婢仆们端出早已准备好的丰盛菜肴,王后和古鲁彼就坐在桌旁吃喝起来,吃喝完毕,仆人又端来带有烈性麻醉剂的甜食,古鲁彼吃后,立即昏倒过去。王后见状,狂笑不止,说道:“我看你再怎么勾引国王。”随即她又让女仆把古鲁彼拖到暗室,等一会儿处理。

  稍微稳定了一下情绪后,她又命人拿来一个木箱子,把古鲁彼装进去,然后又连人带箱都埋入一座假坟里。接着狠毒的王后又命自己的贴身仆人把所有知道古鲁彼事情的人立即处死,还在宫里到处传播古鲁彼死亡的消息。

  等哈里发打猎回来,祖白玉黛王后已经把丧事办理完毕,古鲁彼早已被埋入地下了。

  国王一进宫,便向人打听古鲁彼的情况,这时,王后派人向国王报告说:“陛下,你外出打猎时,宫中发生了一件很倒霉的事情。”说着,那个仆人就哭了起来。

  “狗奴才,快说是什么事?”国王大声怒斥道。

  “您的爱妃古鲁彼不幸离开人世了。”国王一听,像当头挨了一棒,立即昏倒过去。

  宰相和其他的大臣急忙将他扶到龙床上,慢慢地把他救醒,国王苏醒之后,哭着喊道:“不,她没有死,她还在等着我呢。”

  可是所有的人都对他说:“陛下,古鲁彼确实已经死了,您要面对现实,不必太悲伤了。”

  国王悲痛欲绝,痛哭流涕,所有在场的人都跟着哭了起来。哭着哭着,他忽然想起应该到古鲁彼的坟前看看她,便对那个仆人说:“快带我到古鲁彼的坟前看看吧!”

  众人搀扶着国王跟随着仆人来到那座假坟前,国王一见坟墓,便扑了上去,趴在那里痛哭不已。他边哭边叹道:“主啊!你为什么如此不公平?你怎么忍心让这么美丽的姑娘,小小年纪就离开了人世呢?我想不明白,难道世上最美好的东西也会消失吗?”

  国王在坟前哭了半天才起身回去。祖白玉黛王后见自己的阴谋得逞,心里暗暗高兴,她又派人趁深夜将那个木箱子从坟里挖出来,然后拿到市场上去拍卖。她一再叮嘱那个仆人:“你一定要告诉买主,让他千万不要打开箱子。另外卖箱子的钱都用来接济穷人。”

  仆人心里明白,这件事万一被国王知道,那将必死无疑,但他又不敢违抗王后的命令,只好不情愿地抬着箱子来到市场上。

  渔夫哈里法那天打鱼回来,疲倦不堪,倒在床上就睡着了,直到第二天太阳出来才醒来。他洗漱完毕,自言自语道:“今天要到王宫里找沙德礼要鱼钱去!”

  说着,他穿好衣服径直来到王宫门前,看到有许多士兵在宫门前转来转去。他仔细观察这群士兵,终于找到了向他买鱼的那个宦官,宦官的周围有许多仆人正忙前忙后。这时候,一个小奴仆突然发现了哈里法,问道:“你在这里干什么呢?”

  小奴仆这么一叫,惊动了所有的士兵,他们都看见了渔夫,那个宦官也认出了渔夫,两人互相打过招呼,渔夫说道:“官员啊,你是个守信誉的人,我还以为再也找不到你了呢。”

  官员正要伸手掏钱,突然听到后面传来了吵闹声,他回头一看,见宰相贾法尔正退朝出来,便停止掏钱,迎上前去和宰相谈话了。渔夫站在一边等了好长时间也不见那个宦官给他掏钱,便不耐烦地说:“大人哟,我已经在这里等了好久了,你快把钱给我,让我走吧。”

  宦官只顾着和宰相说话,仍然没有搭理他,渔夫气得火冒三丈,大声骂道:“你这个卑鄙的家伙,买了别人的东西不付钱,难道你就不怕主惩罚你吗?”

  宰相见渔夫在一旁指手划脚地叫嚷着,可又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因此心里很不高兴,说道:“沙德礼,那个乞丐在叫什么,快让人把他赶走算了。”

  “宰相大人,你难道不认识那个人吗?”

  “我从来没见过他,怎么能认识他呢?”

“他就是收国王做徒弟的那个渔夫。昨天,你让我们到底格里斯河边买鱼,可我的骡子中途出了毛病,没有及时赶到,等我到了之后,那些鱼已被士兵们抢了个精光,我见渔夫一手提着一条鱼正站在水中祈祷,便高兴地对他说:‘老人家,你快上来,我要买你的鱼,我会给你很高的价钱。’渔夫把鱼给了我,可我一摸口袋,一分钱也没带,只好对他说:‘你明天到宫里来,我一定会加倍付给你鱼钱的。’今天他来了,问我要鱼钱,我正准备给他掏钱时,看见宰相您退朝出来,就迎上来服侍您,而把他冷落在一边了。他可能觉得有些不耐烦了,就在那里叫嚷起来。”

  “沙德礼,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拿了渔夫的鱼,应该把钱尽早给他才是,为何要拖延这么久呢?”

  “是的,是我不好,我应该早点把钱给他。”沙德礼不好意思地说。

  “你知道吗?这个渔夫是国王昨天拜认的师傅,他教国王打鱼,给国王带来无穷的乐趣。国王刚才还为古鲁彼妃子去逝的事而伤心欲绝呢,说不定这个渔夫能够使他从悲伤中解脱出来。你去把渔夫缠住,不要让他离开这里。我现在就去禀告国王,如果国王能够接见他,说不定伟大的主会因渔夫的光临而使国王高兴呢!如果真能这样的话,那你的功劳也不小啊。”

  “宰相大人,你快进宫去见国王吧。愿伟大的真主保佑国王永远快乐,保佑我们的国家蒸蒸日上,保佑宰相永远都是国家的顶梁柱。”

  说完,宰相和沙德礼便分道而行,各干各的事情去了。宰相贾法尔返回王宫去禀告国王,而宦官沙德礼则吩咐仆人看守渔夫,千万不要把他放走。渔夫气得暴跳如雷,大声吼道:“你们这些不讲理的家伙,拿了我的鱼不但不给钱,还不让我走,天下还有比你们更不讲理的人吗?”

  贾法尔呢,他急匆匆地赶回到王宫中,见国王仍然闷闷不乐,呆呆地坐在宝座上泪流不止,他轻轻地走到国王面前,向国王祝福一番,然后说:“国王陛下,我刚才退朝回家时,看到您昨天拜认的师傅了,他站在宫门前直发牢骚:‘我的那个徒弟真不守信用,我让他到市场上去买篮子,他却一去不返,害得我的鱼也被官兵抢走了。哎!这样的朋友真是不可交。’陛下,你认为该怎么办呢?我们是不是应该去阻止他呢?”

  国王想起昨天和渔夫在一起的情景,禁不住大笑起来,问道:“贾法尔,那个渔夫真的在宫门前吗?”

  “陛下,我哪敢欺骗您呢?”贾法尔见国王脸上露出了笑容,也暗暗地高兴起来。

  “贾法尔,那个渔夫很有意思,我很喜欢他,我们现在做一个测试,看看主是否愿意让我帮助他。”说着,他把一张白纸递给宰相,并且吩咐道:“你把这张白纸分成四十小块,然后制定出二十种奖励级别和二十种惩处级别,奖励级别从一枚金币到一国之君,惩处级别从最轻的革职到最重的处死,把这四十种奖惩办法分别写在四十张小白纸上,然后让渔夫抽取纸片,不论渔夫抽到什么,都要按纸上所写的去执行。”

  “遵命。”

  宰相按照国王的吩咐很快就做完了这项工作。他见一切都安排妥当,便自言自语地说:“可怜的渔夫呀,一切都靠伟大的主来拯救你了,如果你运气不好,抽到一张惩处条例,那也别怪我心狠手辣,只能怪你自己倒霉;如果你抽到了奖励条例,那就应该感谢主的恩赐。可怜的渔夫啊,一切都听主的安排吧!”

  他装出很凶的样子,走到宫门前,抓住渔夫就往里拖。可怜的渔夫仍然被蒙在鼓里,他气急败坏可又无可奈何,只得随着宰相往宫里走。

  在场的卫士都觉得奇怪,纷纷围上来观看,渔夫气得浑身发抖,大声叫道:“你们太不讲理了,不但要拘禁我,还派卫士把我围个水泄不通,生怕我逃跑似的。”

  贾法尔拉着渔夫一直穿过七道走廊,这才开口说话:“可怜的渔夫,你不要再大声叫嚷了,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是哈里发王宫呀!”

  他们边说边走,不觉已经到了国王的面前,看见国王正坐在宝座上,周围有许多官员和侍从。渔夫一下就认出自己的小徒弟,他说道:“我叫你到市场上去买篮子,你怎么一去不返呢?我一个人守在河边,结果鱼也被一群官兵抢光了,都怪你说话不算数,没能及时带篮子回来。如果你能及时赶到的话,说不定现在我们已经发大财了。你看看,现在钱没捞到,反而被他们扣押起来,你呢,为什么也被他们拘禁起来了?”

  这时,国王哈里发开口了:“我昨天说我是吹鼓手,是说着玩儿的,其实,我是一个算命先生。现在,我要给你算一下将来的命运如何,所以,请你从那四十张小纸条中,抽出一张来吧。”

  渔夫越来越糊涂了,惊奇地说:“你到底搞什么名堂,昨天说你是吹鼓手,可今天又成了算命先生?你要知道,一个人不论学什么,只要精通一样即可。你今天学这,明天学那,到最后还是一场空,什么也学不到。”

  贾法尔不耐烦地说:“少说废话,快过来抽纸条吧!”

  渔夫摇头叹息,一边抽纸条一边自言自语地说:“哎!现在的人啊!真是捉摸不透。昨天说要拜我为师,跟我学打鱼,今天就反悔了。”

  他随便拿了一张纸条递给国王,并对他说:“吹鼓手,看在我们师徒的情份上,请你如实告诉我,纸条上到底写了些什么东西?”

  国王接过纸条,看都没看一眼,就把它递给宰相贾法尔,说道:“你给渔夫念一下吧!”

  “可怜的渔夫呀!但愿伟大的主能够让你交好运。”贾法尔一边打开纸条一边叹道。

  “上面写的是什么?快念出来让大家听听。”国王急切地说。

  “陛下,上面写的是:‘重打一百大板。’”

  哈里发难过的说:“老渔夫,这不能怪我手狠,只能怪你运气不佳。”

 接着他命侍从重打渔夫一百大板。侍从们领命,七手八脚地就把渔夫按倒在地,重打一百大板。

  渔夫白白挨了一百大板,气得暴跳如雷,指着宰相骂道:“你这个不讲理的老胖子,无缘无故就拘禁我,毒打我,这样做难道不怕主惩罚你吗?”

  “陛下,这个渔夫确实好可怜,我们还是再给他一次机会吧。希望主开恩,不要让他空手回去。”

  “贾法尔,这样做不大合适吧,你本来是同情他,想让他抽取一张写有奖励条例的纸条,那万一抽到写有处死条例的纸条该怎么办呢?到时我也只好按纸条上写的去执行,那你不就成了杀人凶手了?”

  “如果他真的抽到写着处死条例的纸条,那也是主事先安排好的,我们也无能为力。”

  善良的渔夫没想到会遭遇到如此荒唐的事情。他战战兢兢地伸出那只擅抖的手摸了一张纸条递给贾法尔。贾法尔接过纸条一看,毫无反应。

  国王着急地说:“你快说呀,纸条上到底写了什么?”

  “回陛下,纸条上写的是:‘什么也不给渔夫。’”

  “看来,主不愿意帮他,你还是让他到别的地方想办法去吧。”

  “陛下,恳求你允许他再抽一张吧,说不定这次他能够抽到什么奖赐呢。”

  于是,渔夫又胆战心惊地抽了一张纸条递给贾法尔。贾法尔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奖赏渔夫一枚金币,他对渔夫说:“这回你终于可以得到一点奖赏了,伟大的主只让你得到一枚金币,我已为你争取几次机会了,你就认命吧!”

  渔夫听了十分生气,指着宰相叫道:“我不明不白地挨了一百大板,到最后只换来一枚金币,这简直太不公平了,公正的主是不会让你这个大肚子好活的!”

  国王听了这话,狂笑不止。贾法尔气得拉着渔夫就往外走,刚到宫门口,正在门前等着领功的沙德礼忙迎上去,问他:“老渔夫,国王给你什么赏赐了?快拿出来咱们一块分享吧!”

  “我进王宫后不明不白地挨了一百大板,最后他们扔给我一枚金币,就把我拖出宫来了。”

  渔夫说着气狠狠地将那枚金币扔给沙德礼,说道:“都给你吧,不用分了。”然后哭着跑了。

  宦官沙德礼一看渔夫说的果然是真话,对他顿生怜悯之心,忙追上去,从衣袋里取出一百枚金币,一边递给他,一边说:“这是我付给你的鱼钱,你拿着回家去吧。”

  渔夫一见沙德礼如此慷慨,顿时喜上眉梢,满心欢喜地带着一百零一个金币往家里走去。

  事也凑巧,在回家的路上,正好碰到王后派出的老太监在奴隶市场中拍卖那个木箱子。周围围满了人,渔夫也好奇地走过去看热闹,只听老太监大声叫道:“商界的朋友们,我身后的这个大箱子是从王后祖白玉黛那里抬出来的,里面装有许多值钱的东西,哪位想买就出个价吧,但愿各位都能够交好运。”

  这时,在场的人纷纷议论道:“不打开箱子看看里面的货物,怎样拍卖呢?”

  也有的人说:“王宫里的东西都很值钱,我还是出个价把它买下吧。”

  这时,有人开始出价了,一个商人说:“我出二十个金币。”

  另一个商人跟着喊道:“我出五十个金币。”

  商人们争着提价,一直长到一百个金币就没人再说话了,老太监又喊道:“还有人愿意出更高的价钱吗?”

  “我出一百零一个金币。”渔夫哈里法突然叫道。

  就这样,商人们眼睁睁地看着那个木箱子被哈里法买走了。

  老太监走到哈里法面前,对他说:“好心的人啊,愿伟大的主保佑你,让你交好运。”

  哈里法交出身上仅有的一百零一个金币,背着箱子就走了。老太监按照王后的吩咐,把卖箱子的钱全部施舍给在场的穷苦人,然后又回宫向王后汇报了事情的经过。

  哈里法走着走着觉得箱子很沉,他实在背不动了,就干脆顶在头上,他好不容易才回到家门口,再也走不动了,就放下箱子,坐在门口休息。他坐在门口想着奴隶市场所发生的事情,禁不住埋怨起自己来:“我怎么这么糊涂?好不容易才得到一百零一个金币,竟然又全花在这个箱子上了,这里面到底装的什么东西,只有万能的主才能知道,我为什么要去冒这个险呢?”

  哈里法越想越觉得心里不平衡,就决定把箱子打开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可左思右想,始终没有想出一个好办法来打开箱子。最后,他把箱子拖进家准备睡觉,可是那么大的箱子放在那间小小的屋子里,以致于屋里连个睡觉的地方也没有。没有办法,哈里法只好睡在木箱子上。他刚刚进入梦乡,突然被木箱子里发出的声音惊醒。他吓得急忙坐起来,跳到地上观察动静,听到里面发出急促的呼吸声,他想:“这里面一定有妖怪,幸亏我没把箱子打开,不然的话,我现在早已被这些妖怪给整死了。”

  他坐在地上等了一会儿,直到再也听不见里面的声响了,他想:“这下肯定没事了。”于是又爬上箱子准备睡觉。他刚躺下,箱内突然又发出更响的声音。

  哈里法再也按捺不住,他爬起来四处找灯火,可是他家里根本没有闲钱置办灯具,于是他跑出门外,大声叫喊道:“邻居们啊!你们快起来帮帮我吧,我家里有妖怪,折腾得我一夜没睡,你们快借我灯火用用吧,好让我把妖怪驱走。”

  人们互相嘀咕道:“这个哈里法,又在发什么神经。”无奈,只好借给他一盏灯。

  哈里法拿着灯走进屋里,用一块大石头把锁头砸开,令他意想不到的是:里面竟然躺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女郎。原来,古鲁彼在箱子里不停地咳嗽,终于把喉咙里的麻醉剂咳了出来,这才慢慢地苏醒过来,她嫌箱子里太闷,就慢慢地挪动起来。

  哈里法见女郎已经苏醒,忙问:“姑娘,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被锁在箱子里面?”

  那女郎连眼都不睁,大声叫喊道:“快给我叫亚瑟密娜、奈尔芷萨来。”

  “姑娘,你要叫的人我一个都不认识,这里只有渔夫哈里法。”

  那女郎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看见面前站着一个陌生的老头,问道:“你是什么人?我怎么会在这里呢?”

  “姑娘,你别害怕,我是一个渔夫,这里是我的家。”

  “这不可能,我是在哈里发王宫里的,怎么会跑到这么简陋的屋里来呢?”

  “姑娘,你就别再异想天开了,现在你已经是我的丫头了,是我花一百零一个金币把你买来的。”

  “你叫什么名字?”女郎惊奇地问。

  “我叫哈里法,以打鱼为生。”

  女郎好像明白了什么大道理似的,自言自语道:“我早就预料到,人一定不会一直交好运,也许我的好日子已经过完了。哎,不管那么多了,快给我点食物吃吧,我肚子饿极了。”

  “姑娘,不怕你笑话,我自己也两天没吃东西了,家里连一点能吃的食物也没有。”

  “难道你连一个金币都没有吗?”

  “没有,本来我以为这个箱子能够替我发财,就把所有的钱都买了箱子,现在真的是身无分文了。”

  “哈里法,我饿得实在是支持不住了,求你向你的邻居们要些食物吧。”

  于是哈里法再次走到街上,大声叫道:“街坊邻居们,快起来帮个忙吧。”

  邻居们又一次被哈里法惊醒,大家纷纷叫苦连天:“哈里法,你到底想干什么?你还让我们休息不?”

  “好心的邻居们,我饿得难以忍受,求你们给我些食物吃吧!”

  人们看他可怜,就从家里拿出一些食物给他。

  哈里法高高兴兴地拿着食物回去,对女郎说:“快吃吧,他们给了我好多食物呢!”

  “这怎么吃呢?难道你想把我活活地噎死?”

  “我再去给你要一坛子水吧。”哈里法无可奈何地说。

  于是他拿着坛子又走到街头,大声喊道:“街坊邻居们,你们快起来。”

  “哈里法哟,今天晚上你是怎么了,难道你真的不让我们睡觉了吗?”邻居们对哈里法的所作所为有些反感地说。

  “邻居们,谢谢你们送给我丰盛的食物,现在我已填饱了肚子,可又很想喝水,求你们给我些水喝吧!”

  邻居们看他可怜,就你一杯,他一壶地将水倒进了哈里法的坛子里,一直把坛子灌满。

 哈里法把一坛子水搬回家里,放在女郎面前,对她说:“这回你该满意了吧?邻居们都讨厌我了。”

  “你不要生气了,保证再也不让你向邻居们要东西了。”

  “现在你该告诉我你的身世了吧?”

  “你这有眼无珠的家伙,竟连我都不认识,告诉你吧,我是国王最宠爱的妃子,名叫古鲁彼,国王待我很好,因此王后祖白玉黛十分嫉妒我,她把我骗进她的住所,又趁机在食物里放了麻醉剂,我吃了带有麻醉剂的食物后当场昏倒,她又让仆人把我装进这个木箱里,然后把我卖掉。赞美伟大的主,偏偏让你买到这个箱子,你一定会从国王哈里发那里得到很多的赏赐,到时你就成了天下最富有的人了。”

  “就是拘禁我,并让人打了我一百大板的那个人吗?”

  “是的,就是他。”

  “指主起誓,那个三心二意、心狠手辣的吹鼓手一定是世上最吝啬的人,我好心好意收他为徒,认真教他打鱼,他却恩将仇报,不但欺骗我,还让人打我,最后只扔给我一枚金币,你说世上还有他这种没良心的人吗?”

  “你别那么小心眼了,眼光放远点,他是一国之主,今后你见到他的时候,要对他礼貌些,这样国王一定会重赏你的。”

  憨厚老实的哈里法这才有些醒悟,他终于明白:伟大的主正在为他的美好未来创造条件呢。

  他激动地对古鲁彼说:“姑娘,你真聪明,难怪哈里发那么喜欢你,我今后一定按你的吩咐去做。天已经不早了,我们赶快睡觉吧。”

  古鲁彼和衣睡在木箱里,而老渔夫哈里法则远远地睡在地上,两人都十分疲倦,直到天亮才醒来。古鲁彼一醒来就向渔夫哈里法要来笔和纸,写信给国王在商界的朋友,信中叙述了自己遭王后祖白玉黛的毒害以及被卖到渔夫哈里法家的经过,她希望能够得到商界朋友的援助。

  古鲁彼写好后,把信交给哈里法,并嘱咐他说:“你带着这封信到珠宝市场去,把他交给一个叫格尔诺肃的珠宝商人,记住,一定把信交给他本人。”

  “知道了,我这就去。”

  哈里法带着信,快速赶到珠宝市场,向人们打听格尔诺肃的铺子。不一会儿,他就按照人们的指点找到了,他很有礼貌地向店铺老板行礼,对他十分尊敬。格尔诺肃见渔夫穿得破破烂烂,不像个买珠宝的人,便十分冷淡地问:“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哈里法没有回答,而是毕恭毕敬地把古鲁彼的信递给他。格尔诺肃以为哈里法是来乞讨的,因而没有立即把信拆开,而是命仆人拿来一枚金币给他。

  “不,老板,我不是来乞讨的,请您先拆开信看看再说吧。”哈里法着急地说。

  格尔诺肃马上拆开信,看完后,立刻变得温和了,他十分亲切地对哈里法说:“老兄,你家住在哪里?”

  “你问这个干什么?难道你想把那个姑娘抢走吗?”

  “老兄,你不要胡思乱想了,我只是想买些食物给她,让你们一块儿慢慢地享用。”

  珠宝商嘴里这么说,可心里早已打上鬼主意了。老实巴交的哈里法信以为真,就把自己的住址如实地告诉了格尔诺肃。格尔诺肃狠狠地说:“倒霉鬼,公正的主不会放过你的。”

  说罢,他就吩咐两个仆人带着哈里法到钱商沐候辛奴的铺中支取一千个金币。

  两个仆人奉命带着哈里法来到沐候辛奴的店铺中,对店铺老板说:“我们的主人让我们到这里来支取一千个金币。”

  老板二话没说,立即拿出一千个金币递给哈里法。哈里法拿着一千个金币随着仆人返回格尔诺肃的店铺中,只见老板正骑在一匹价值连城的斑花大骡子上,在他的周围有许多仆人服侍着,在他的身旁还有一匹骡子,这是专门给哈里法准备的。

  格尔诺肃一见哈里法,就亲切地对他说:“老兄,快骑上这匹骡子吧!”

  哈里法连忙推辞说:“不,我可不敢骑这东西,弄不好会摔下来的。”

  “快骑着走吧,不会有事的。”格尔诺肃严肃地说。

  无奈,哈里法只好骑在骡子背上,吓得全身直打哆嗦,手里紧紧地攥着骡子的鬃毛。骡子刚一起步,他就大声叫起来,骡子闻声受惊,猛地向上一跳,把哈里法摔了个大跟头,众人哄堂大笑。

  哈里法爬起来,一边拍打身上的土,一边埋怨道:“我说过不敢骑这东西,你偏让我骑,害得我差点摔死。”

  格尔诺肃顾不得管他,骑着骡子带领仆人们径直向王宫走去,向国王报告了这个重大的消息后,又返回到渔夫的家中,把古鲁彼接走了。

  哈里法拖着疼痛的身子跌跌绊绊地往家走,准备赶快回来服侍古鲁彼,可是刚到巷口,就看见同巷的人都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地聚在一起议论着什么,见他走过来,人们都指指点点地压低了声音。

  他凑上前去侧耳细听,不禁大吃一惊,只听他的一个邻居说:“哈里法最近不知在搞什么鬼,夜里不睡觉还闹得我们睡不好,如今又不知从哪里弄来一个这么漂亮的姑娘。”

  还有一个街坊说:“这家伙肯定是见那姑娘醉倒在路旁,便偷偷地把她抱回家中,现在事情已经败露,这回他可完了。”

  哈里法不想再听这些风言风语,急忙往家里跑,一位好心的邻居叫住他,对他说:“哈里法,你这几天究竟在干什么?你知道刚才发生的事情吗?”

  “我刚从外边回来,什么也不知道。”

  “哎,刚才来了一群仆人,把你偷来的那个姑娘抢走了。他们还到处找你呢,幸亏你出去了,要不就没命了。”

  “他们为什么这么不讲理,竟然趁我不在的时候抢走我的丫头?我要找他们评理去。”

  哈里法连家也没回,拔腿就往珠宝市场跑,只听背后有人喊道:“哈里法,你快别去了,去了也是送死。”

  哈里法根本不听这些,一口气跑到珠宝市场,只见格尔诺肃仍然高高地骑在骡子上,还没有下来呢。他跑过去,指着格尔诺肃说道:“你这个不守信用的家伙,竟然敢施计耍我,暗中派人把姑娘抢走,你这样做也太无理了!”

  “你这个傻瓜,快跟我走吧!”

 格尔诺肃带着渔夫来到一处富丽堂皇的住所,里面的陈设十分讲究,哈里法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他走进一间胜似宫殿的大房子里,见古鲁彼正坐在一张金光闪闪的金质床上,周围有十个如花似玉的姑娘服侍着,格尔诺肃走到古鲁彼面前,毕恭毕敬地向她行礼。

  古鲁彼说:“这位好心的渔夫为买下那只盛我的木箱,几乎是倾家荡产了,他是个穷苦人,你拿些钱给他吧!”

  “请妃子放心,我会处理好这件事的。”接着,他又把哈里法前来给他送信,以及以后的事情详详细细地对古鲁彼讲了一遍。

  “他是个粗人,不懂得礼节,你就原谅他吧。这里有一千个金币,就作为我对他的赏赐吧。如果公正的主愿意帮他的话,他一定能从国王那里得到更优厚的赏赐。”

  正在这时,国王的侍从赶到了,他是奉国王之命前来接古鲁彼妃子回宫的。原来,国王得知宠妃古鲁彼未死的消息后,欣喜若狂,立即派人来迎接她。

  古鲁彼带着渔夫随同侍从一起回到宫中。一见国王,她就跪在地上向他行礼,眼泪像泉水一样涌了上来。国王见古鲁彼安然无恙,高兴极了,急忙起身扶起她,亲切地安慰她,并且向她表示歉意。

  接着他问古鲁彼:“买你的那个人在哪里?我要好好地谢谢他。”

  古鲁彼拭去眼泪,对国王说:“就是曾经教你打鱼的那个人,现在他还在宫门前等着呢。他说那天打鱼的钱你们还没算清呢。”

  “他真的还在宫门外等着吗?”

  “对,是我把他带来的。”

  国王立即派人把渔夫哈里法请进宫,渔夫一见国王,急忙跪在他面前,毕恭毕敬地向他行礼,并替他祝福一番。国王见哈里法一反常态,对他如此尊重,感到十分奇怪,便追问道:“哈里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是,哈里法从最初打捞到珍贵的鱼开始,到后来买箱子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向国王说了一遍。

  渔夫讲得绘声绘色,国王听了忍不住大笑起来,顿时,觉得心情更加舒畅。

  “你是个正直善良的人,我很钦佩你,我一定要让你过上富裕的生活。”

  说罢,国王命仆人拿来五万金币和一套高级官服赏给他,还赏给他一匹高级骑骡和许多仆人,并且规定每月发给他五十个金币。渔夫对国王丰富的赏赐和优厚的待遇感激万分,他长跪在国王面前,又祝愿一番后,才起身告辞。

  哈里法高昂着头,精神抖搂地走出王宫,宦官沙德礼正好站在宫门前,见渔夫满载而归,便问:“渔夫,你一下子就变得这么富有,一定是国王重赏你了吧?”

  哈里法又把自己的经历对宦官讲了一遍。宦官也觉得这事很出奇,他明白是自己使渔夫变成富翁的,所以心中十分高兴,他开玩笑说:“渔夫,都是因为我那一百个金币,你才买到了木箱子,难道你就不肯分给我一点吗?”

  渔夫从衣袋里掏出一千个金币递给宦官。宦官急忙推辞说:“我是和你开玩笑的,快收回你的钱吧。”

  他说着把钱还给渔夫,并祝贺了他一番。渔夫非常钦佩宦官的高贵品质,他德才兼备,待人慷慨大方。当时,渔夫就对宦官表示了无限的敬意,并亲热地向他道别。从此以后,哈里法一跃成为巴格达城的第一大富翁,经常出入王宫,许多人都对他羡慕不巳。人们见他一下就变得如此富裕,纷纷向他询问其中的秘诀,他就把自己的经历详细地告诉他们。

  哈里法有了钱,就在巴格达城中买了一幢豪华的住所,他又不惜巨款,找能工巧匠精心装修一番,这样,本来就十分美丽的房屋更加金碧辉煌,简直可以和哈里发王宫媲美了。哈里法定居其中,生活得非常舒适,还娶有名绅士之女为妻,由许多美女服侍着,享尽了人间的荣华富贵。哈里法对自己的美满生活十分满意,他每天都要拜谢主,真心感谢主的恩赐。

  哈里发国王经常邀他进宫作客,像好朋友一样待他。哈里法在真主的帮助下,终于成了巴格达城中的上层人物,过着舒适安逸的生活。

http://mali.5068.com/gs/yqlyy/100553_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