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為愛思考的兒童說故事

為愛思考的兒童說故事

Rate this post

法鲁格(Faruq)和白蟻

這是一個明朗的星期天。法鲁格與他的老師和同學們一起到樹林野餐。

法鲁格 和他的同學開始玩捉迷藏。

突然,法鲁格聽見叫喊的聲音,「小心啊!」法鲁格向右左兩邊看看,不能肯定聲音是從那裏來的。但是那兒沒有人。

其後,他又再次聽見了同樣的聲音。這次,那個聲音這樣說:「我在這下面啊!」

在他的腳邊,法鲁格 看見了一隻看起來非常像螞蟻的昆蟲。

「您是誰?」 他問。

「我是一隻白蟻。」小生物回答說。

「我從未聽說過有這種叫白蟻的生物,」法鲁格沉思了一會說:「您是獨自居住的嗎?」

「不,」昆蟲回答說: 「我們群居在巢穴裏。如果您喜歡的話,我可以帶您去看看。」

法鲁格 同意了,他們便一起前往。當他們到達了目的地,白蟻向法鲁格展示了一個高高的,有窗戶的建築物。

“這是甚麼?” 法鲁格 想知道。

「這就是我們的家,」白蟻解釋說「是我們自己建造的房子。」

「但是您是這麼的細小,」法鲁格有點懷疑說 。「如果您的朋友也像是您這樣細小,您們怎麼可能建成這樣巨大的建築物?」

白蟻微笑說:「法鲁格,難怪您覺得驚奇的。像我們這樣小的生物能建成這樣的地方,的確是一件非常驚奇的事。但不要忘記,這對於安拉是很容易的事,是祂創造了我們。」

「還有,除了非常高外,我們的家還有它們其他特殊的性能。例如,我們有特別幼兒房間、種植蘑菇的地方,和女王所居住的房間。並且,我們沒有忘記,為我們的家,做了一個通風系統。這樣,我們便能平衡內部的濕氣和溫度。並且,法鲁格,在我忘記之前,讓我告訴您其他我們看不見的東西!」

法鲁格感到驚奇:「雖然您是很細小,小得幾乎看不見,您仍然能建造房子,像人們所建造的高樓大廈一般。您怎麼能做得到的?」

白蟻再微笑說:「正如我先前說過,這些非凡的天分,是安拉給予我們的。祂就是這樣地創造了我們,使我們能做所有這些事。但是,法鲁格,現在我必須回去幫助我的同伴了。」

法鲁格明白了:「好了,我想回去告訴我的老師和同學們,我所知道關於您們的事。」”

「好主意! 法鲁格。” 小白蟻揮手說:”多多保重! 希望能再遇見您。」

阿薩德(Asad)和五彩繽紛的蝴蝶

在週末,阿薩德 去探望他的祖父。兩天的假期轉眼間便過去了,並且,在阿薩德覺察到之前,他的爸爸已來到接他返家了。阿薩德 對祖父說了再見後,便上了汽車。在等待爸爸收拾他的東西時,他望著窗外的景色。一隻蝴蝶從一個短距離的一朵花振翼飛來,並停留在車窗上。

 

「您要回家了,是不是,阿薩德?」蝴蝶以微小的聲音問。

「您怎麼認識我?」阿薩德吃驚地說。

「我當然知道啦!」蝴蝶微笑說。「我聽見您的祖父告訴鄰居關於您的事情。」

「以前怎麼不見您來跟我聊天?」阿薩德問。

「在此之前,我不能前來, 因為在那個時候,我仍然是在庭院裡的一棵樹上的一個繭。」蝴蝶解釋說。

「一個繭?那是甚麼?」阿薩德問, 他是一個好奇男孩子。

「讓我從開始解釋吧!」, 蝴蝶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說。我們蝴蝶從卵孵化成細小的幼蟲。我們以啃葉子來餵養自己。之後,我們使用從我們體內分泌的絲狀液體,來包裹著自己。我們所編織成的包裏叫做繭。我們逗留在這個包裏一段時間,繼續生長。當我們醒來後,破繭而出,我們已長成色彩繽紛的翅膀了。我們以後的生活,便靠在花叢間飛來飛去,找尋食物了。」

阿薩德若有所思地點頭說:「您的這意思是說,所有的蝴蝶在未長有色彩繽紛的翅膀之前,都是毛蟲嗎?」

「您看見在樹枝上綠色的毛蟲嗎?」蝴蝶問。

「我看見,牠們正飢餓地啃著葉子。」

「牠是我的小弟弟,」蝴蝶微笑說:「遲些時,牠會織繭來包裹著自己,並且,有一天,牠會像我,變成一隻蝴蝶。」

阿薩德 有許多問題要問他的新朋友。「您怎樣計劃這個變化過程? 我的意思是說,當您從卵子孵化以後,要多久您才能變成幼蟲,還有,您是怎樣編織您的繭的呢?」

「我根本從來沒有任何計劃,」蝴蝶耐心地解釋說。「安拉已教導了我們需要做些甚麼事情,及何時我們需要做這些事情,我們只是依照祂的意旨而行事。」

阿薩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您翅膀上的圖案實在是太美麗了。還有不同的蝴蝶,有不同的圖案,是不是?牠們真正是五色繽紛和美麗奪目!」

天地萬物,都讚頌真主超絕萬物… (57 1)

難道你還不知道嗎?真主從雲中降下雨水,然後借雨水而生產各種果實。山上有白的、紅的、各色的條紋,和漆黑的岩石。人類,野獸和牲畜中,也同樣地有不同的種類。真主的僕人中,只有學者敬畏他。真主確是萬能的,確是至赦的。(創造者3527-28)

「那是安拉無與倫比的藝術造藝的證明。祂以盡善盡美的方式把我們逐個創造出來。」他的朋友解釋說。

阿薩德 熱烈地贊同說:「我們不可能沒有見過安拉所創造的美麗事物。在我們的身邊,有千百個例子!」

蝴蝶同意地說:「阿薩德 ,您說得對。我們應該感謝安拉給我們的所有恩賜。」

 

阿薩德從他的肩膀回望:「我的爸爸來了。我們快要起程回去了。真是高興能遇見您。下星期來時,我們再談吧?」

「好極了!」蝴蝶點了頭:「一路順風啊!」

啄木鳥和伊爾凡(Irfan)

那個星期天,伊爾凡和他的爸爸在樹林中散步。當他散步時,他感到樹木和大自然是多麼的美麗。恰巧,他的爸爸碰到了一位朋友,當兩位成年人在聊天時,伊爾凡 聽見了一些聲音:

拍,拍,拍,拍,拍,拍…

聲音來自一棵樹。伊爾凡 走近了那隻發出聲音的鳥兒,並問道:

「為甚麼您用您的嘴,這樣地啄著這棵樹?」

鳥兒停頓了下來,並轉身望著伊爾凡 。「我是一隻啄木鳥,」牠回答說:「我們在樹幹上挖洞造巢。有時,我們把食物存放在這些樹孔裡。這是第一個我造的巢。我將會造近百個或更多像這樣的樹孔。」伊爾凡
仔細地觀察了樹孔說:「但是,您怎樣把食物存放在這樣小的一個地方呢?」他想知道。

「啄木鳥主要吃橡子,橡子是相當細小的。」 啄木鳥解釋說。「在每個我造的樹孔裏,我都會放入一顆橡子。那樣,我就能為自己存放足夠的食物了。」

伊爾凡有點困惑了:「但是,要造這樣多的小孔,」他說:「倒不如造一個較大的,把您所有的食物都存放在那裏,就更方便了。」

啄木鳥微笑說:「如果我這樣做,其他的鳥兒便會發現我的食物,並且會來竊取我的橡子了。但我所造的樹孔,是大小不同的。當我存放我尋找到的橡子入這些樹孔時,我是根據它們的大小而存放的。樹孔的大小要和橡子的大小要互相配合。橡子就緊貼地藏在樹孔裏。由於安拉創造了我的嘴,以便我們能容易地從樹孔中取回橡子,因此,我從樹孔取回橡子是不成問題的。但是,其它的鳥類卻不能這樣做,因此,我的食物便安全了。當然,我不會用腦子仔細地思考這些問題。我只是一隻啄木鳥。安拉使我能做這些事情。這是安拉教導我怎麼收藏我的食物,並且,創造我的嘴,使它適合做這項工作。事實上,不單只是我,所有的生物能做到牠們所需的事情,都是由於安拉教導了牠們怎樣做。」

伊爾凡 同意地說:「您說得對。謝謝您告訴我的一切… 您提醒了我關於安拉的大能。」

伊爾凡和他的小朋友說了再見,便回到爸爸那處。他感到非常愉快,因為無論在那裏,他都能看見另一個安拉的奇蹟。

 

賈拉勒(Jalal)和海鷗

當賈拉勒在炎熱的天氣裡乘坐渡輪時,他最喜歡坐在外面的艙板上。這樣他就可以更近距離地觀看四周的海景。有一天,賈拉勒 和他的媽媽在渡輪上。他急不及待地走到艙板去坐下來。一群海鷗跟隨著渡輪,好像要和渡輪競賽似的。海鷗在展示牠們美妙的姿態,在空中翱翔,並爭相奪取乘客投擲給牠們吃的麵包。其中的一隻海鷗慢慢地滑動下來,並著陸在賈拉勒旁邊的坐位上。

「您覺得我們的飛行表演做得怎樣?」牠問:「我注意到,您在非常仔細地觀看著看們。您叫甚麼名字呀?」

「我的名字叫賈拉勒 。是的,我真正享受觀看您們的飛行表演。我看見您根本不需要拍動您的翅膀,便能停留在空氣中。您怎麼能做得到的?」

海鷗點了點說:「我們海鷗根據風向給自己定位。既使只有很少的風,上升的氣流已經能乘托起我們的身體。我們利用這個氣流的力量,便不需拍動我們的翅膀,也能飛行很遠的距離。」

「我們從海上升起的大量空氣裡前後地轉動著,」 牠繼續說:「我們的翼下,時常有空流在乘托著,這樣,我們便不需費太多的能量,便能停留在空氣中。」

賈拉勒 仍然不能肯定他是否明白,說:「我看見您在空中那兒,動也不動您的翅膀,您好像是懸掛在那裏似的。您能夠這樣做是根據風向而行動的? 我能明白這一點,但是您是怎樣計算風力和它來自的方向的呢?」

「要我們靠自己的知識來做到這樣,是不可能的事,」海鷗開始說:「當安拉創造我們時,祂教導我們怎樣飛行,和怎麼不費氣力地懸在空中。這些例子使我們能體會安拉的存在,以便我們能瞭解祂的大能。」

賈拉勒想到另一個問題:「是的, 您停留在空氣中。好像您是被一條繩子懸掛在那裏… 能做到這樣,您需要精通算術,並能做詳細的計算,但您從第一次飛行便沒有問題地做到了,是不是?」

「絶對正確,」海鷗同意地說:「我們的真主,給予每個生物牠生存所需的旨引。我們全部都是依照吩咐去做。不要忘記,安拉掌管一切,和保持一切在祂的控制之下。祂是萬物的主宰。您可在《古蘭經》找到很多有關的章節。輪渡現已駛近岸邊,我要飛回去和我的朋友會合了。再見…」賈拉勒
觀看著他的新朋友飛走,消失在遠處。

當他回到家裏,賈拉勒 在《古蘭經》尋找到關於一切是在安拉的控制之下的章節。他是在呼德章裏找到的,他立即把它背熟了:

「我的確信托真主——我的主和你們的主,沒有一種動物不歸他管轄。我的主確是在正路上的。」(呼德章1156)

難道他們沒有看見在空中被制服的群鳥嗎?只有真主維持他們;對於信道的民眾,此中確有許多跡象。(蜜蜂(奈哈勒)章1679)

親愛的孩子,您曾否聽說過有一種叫做營塚鳥的鳥兒嗎? 當這些鳥要繁殖下一代時,是雄鳥負責照顧的工作的。首先雌鳥掘開一個大洞來產卵。產卵之後,雄鳥必須把鳥巢的溫度保持在92華氏 (33度攝氏)。

為了量度巢中的溫度,雄鳥把牠的嘴埋在沙堆裏,把牠的嘴作為溫度計使用。雄鳥多次重覆這個動作。如果巢中的溫度上升,牠立刻打開氣孔令溫度下降。並且,雄鳥的嘴是這樣一個靈敏的溫度計,如果某人加添一些泥土在巢上,即使溫度有極微小的上升,雄鳥都可能覺察得到。這樣的測量我們只可能使用溫度計才做得到,但是,多個世紀以來,營塚鳥已能這樣做了,並且從未犯過最輕微的錯誤。

這是因為安拉教導了牠們一切,並且,這是全能的祂創造了像溫度計一樣靈敏的嘴。

 

 

http://210.0.141.99/kids/thinking2_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