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犯罪和忏悔

犯罪和忏悔

Rate this post

 

只要是人,一生之中不可能完全避免犯罪。因为,人性既高尚、纯洁,又低级、卑劣,既有向善之心,又有作恶倾向。安拉恩赐了人以理智和自由,人的行善和作恶往往系于一念之间。伊玛目安萨里认为,即使有人在某些情况下未犯肢体的罪恶,他也无法避免心灵对罪恶的向往,即使有时避免了这种邪恶的向往,他也很难摆脱来自恶魔的使人忘记安拉的种种欲念。这就是人性固有的缺陷。他说:“人类彻底摆脱这种缺陷是无法想象的。人类只不过在缺陷的程度上各有差异,但在本质上,无法彻底摆脱这种缺陷。”

伊斯兰教法和伦理所说的罪恶,指一切冒犯安拉意旨,违背安拉命禁的行为。罪恶按其直接伤害的对象分为三类:一是人直接对安拉所犯的罪,其中凡不属给安拉树配神也就是伴主性质的罪行,可指望最终得到主的赦宥。二是人对人所犯的罪,包括危害他人乃至整个人类的罪行。三是人对安拉其他被造物所犯的罪,如残害动物、污染环境等。

罪的轻重等级,教法学家们说法不一。可以肯定的是,罪恶确实有大小之分。安拉说:“远离大罪和丑事,但犯小罪者,你的主确是宽宥的。”(53:32)先知说,大罪就是“给安拉树配神,忤逆双亲,杀害无辜、作伪证、吃重利和临阵逃跑”。

对罪恶程度的划分之所以意见不一,原因在于:“大罪”之“大”,无论从词源或教法上讲都没有固定内容,因为大或小都是相对而言的。一种罪恶相对于比它小的,是大罪,相对于比它大的,则是小罪。伊本·阿巴斯说:“伊斯兰教并无大罪与小罪之分。犯罪后求饶悔改,便非大罪;犯罪而坚持不改,便非小罪。大罪因求饶忏悔而被勾销,小罪因坚持不改而成大罪。”

罪行可由小变大。其原因,一是有罪不改,少量罪恶的不断积累使心灵渐趋黑暗。二是轻视罪恶,当一个人将一件罪恶看得很小时,这件罪恶在安拉跟前就变得严重。哈里发阿里说:“最严重的罪恶是犯罪者轻视其罪恶。”三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这种人所犯小罪也属大罪。四是执迷不悟,安拉一再遮盖某些人的错误,以至不在今世惩罚他们,但这些人却执迷不悟,窃以为这是安拉对他们行为的认可。五是张扬罪行,有些人惟恐别人不知道自己的乖张本性而将自己的丑行公诸于世,或者在众目睽睽之下作恶。六是误导他人,有些人身为受人效法的学者、师长,却屡屡犯罪,以致误导他人。

安拉说:“如果你们远离你们所受禁的一切大罪,我就赦宥你们的一切罪过,并使你们得入一个尊贵的境地。”(4:31)先知说:“安拉要以五番拜功和一个个主麻拜,罚赎人们在这些拜功之间所犯的过失,如果他们未有意犯大罪的话。”显然,小罪能得到安拉的随时宽恕,而且并不影响穆斯林信仰的性质,这是毫无疑义的。

但是,一个穆斯林如果犯了大罪,那么这种罪恶对其信仰肯定有不同程度的伤害,甚至有可能导致信仰的丧失。当然,逊尼派学者认为,犯大罪者只要没有明确否认自己的信仰,那么其纵然是罪人,也是穆斯林。大伊麻目艾卜·哈尼发说:“我们不能随意断定一位穆斯林为不信道者,尽管他犯有大罪。但如果他认为自己的罪恶合法的话,断然的证据肯定他是不信道者。我们在他身上不剥夺‘伊玛尼’的名称。”

伊玛目安萨里认为,信仰有意念、意念加口舌证实和意念、口舌证实加身体力行三种含义。完全具备这三种含义的人,属于全美的信仰者,在今世人们都承认其是穆斯林,在后世其归宿是乐园;有意念,也以口舌证实,并且又部分身体力行,但同时犯有大罪的人,属于犯罪的信仰者,死后在火狱经过一段时间的惩罚后,仍可进入乐园;只有意念和口舌证实,而没有身体力行的人,在今世学者们认识不一,后世的归属唯有安拉至知;仅仅口诵清真言,内心没有诚信的人,在后世无疑是不归信者,但这等人今世依然归入穆斯林之列,因为我们无法洞见一个人的心灵。

许多穆斯林犯罪并不是因为完全丧失了信仰,而只是因为信仰过于薄弱。犯罪最直接的原因,则不外乎急功近利和顺从私欲。人往往只顾眼前的利益,后世的惩罚在他们看来极其遥远,即使对他们行为有约束作用,那也是非常微弱的。人也容易被长期娇惯的私欲所控制,欲望着实欺人,它同惩罚的迟迟不兑现一道构成了有信仰的人们松懈、麻痹的两个要素。尊大的安拉说:“真的,你们喜爱现世的生活,而不顾后世的生活。”(75:20)因此他应该常常提醒自己:自己在生活中的大部分劳顿,其实是在为将来做准备,他长途跋涉,不畏艰险地去赢利,实际上是考虑到他在经济情况不佳时用得着钱。他应该用同一种认识去妥善处理眼前的利益,他应该对自己说:‘既然我不愿意舍弃短暂今世的利益,又为什么要放弃永恒后世的利益呢?’”

虽然我们不剥夺犯大罪者的信仰,但我们完全可以说,犯大罪的穆斯林是信仰淡化或薄弱的穆斯林,大伊麻目艾布·哈尼发说“也可以称他是一个坏信士”。人每犯一次罪恶,其心灵便蒙上一重黑暗。当罪恶的黑暗层层重叠时,便成为一种锈垢,象层层雾气般遮蔽心灵的明净。安拉说:“绝不然,但他们所犯的罪恶,已像锈一样蒙敝他们的心。”(83:14)当着罪恶完全蒙蔽犯罪者之心后,其信仰也就荡然无存了。

由于犯罪损害信仰,伊斯兰教法将及时忏悔和改正错误视为信仰必然的内涵。忏悔及其派生词在《古兰经》中至少出现50多次,《古兰经》第九章标题就是“忏悔”,由此可见忏悔的重要性。《古兰经》说:“安拉只赦宥无知而作恶,不久就悔罪的人;这等人,安拉将赦宥他们。安拉是全知的,是明智的。终身作恶,临死才说:‘现在我确已悔罪’的人,不蒙赦宥;临死还不归信的人,也不蒙赦宥。这等人,我已为他们预备了痛苦的刑罚。”(4:17-18)

迷途知返是人之本分,弃恶从善系人性之一个方面。仁慈的安拉洞悉人的禀性,给予人悔过自新的机会。每个人不分高低贵贱,随时随地都可以向安拉忏悔。《古兰经》多次鼓励并号召犯罪穆民多做忏悔。只要诚心向安拉忏悔,就有希望得到安拉的宽恕。安拉说:“信士们啊!你们当向安拉忏悔,你们的主或许免除你们的罪过,并且使你们入下临诸河的乐园。”(66:8)又说:“归信的人们啊!你们当全体向安拉悔罪,以便你们成功。”(24:31)先知曾号召穆斯林:“人们啊!你们向安拉悔罪求饶吧,的确,我每天向安拉求饶一百次。”

哈里发阿里说:‘大地上有两个免于你们受安拉惩罚的保障,其中一个安拉已经收去,另一个在你们面前,你们应当抓住它。安拉已收去的保障是他的使者,而现存的保障是向安拉求恕、悔罪。因为安拉说:‘你在他们中间的时候,安拉是不会惩治他们的,他们求饶的时候,安拉也不致于惩治他们’(8:33)。”

能忏悔的人,是能够保持道德整体完美的人,他不但将获得后世和今世安拉所许诺的赏赐,实现人生的最高目的,而且在现实的生活中,忏悔的信士能获得心灵的愉快,心胸坦荡,精神饱满。即使在物质缺乏的生活条件中,他仍旧是精神的富翁,享受社会和家庭的无穷乐趣和尊敬,在精神上克服困窘取得胜利,充满了对生活的美好希望。

当然,忏悔者还需时时祈求安拉的佑助。因为,倘若安拉不给人以忏悔、醒悟之性灵,不以大仁大慈的属性原谅被造物的忤逆之罪孽,人或者很难产生忏悔之欲求,或者产生了也很可能不是发自内心深处,或者就是作了真诚的忏悔,也可能得不到安拉的准承。

先知说:“穆斯林就是让其他穆斯林从自己的语言和行为上得到安宁的人。真正的信士就是从不触犯安拉的禁令的人。”

的确,穆斯林应该是具备良好道德品质,有利于他人和社会的信士。不仅自己不能作恶犯罪,而且还要勇敢积极地同一切罪恶行为作斗争,正如先知所说:“你们谁要是看见罪恶行为,就应用手去制止它;如果不可能,就应用言语制止它;如果再不可能,就应用心憎恨它,但这是最薄弱的信仰。”既然如此,每一个敬畏安拉,遵从先知道路的穆斯林,都应该远离教法明确的各种犯罪,不仅如此,还要理直气壮地同这些犯罪行为作坚决斗争,以维护伊斯兰的纯正信仰,维护穆斯林的整体形象,维护大众权益和社会安宁。

http://user.qzone.qq.com/1260680090/blog/1331915677#!app=2&via=QZ.HashRefresh&pos=13319156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