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瑞典一位心向伊斯兰的乐师

瑞典一位心向伊斯兰的乐师

Rate this post

在北欧瑞典的穆斯林社会中﹐传颂着一位当地新穆斯林兄弟﹐家喻户晓﹐只知他的名字叫马尔科姆。 他在最近访问贝鲁特时接受记者采访时﹐讲述了他皈信伊斯兰的心历﹐堪称一篇现代欧洲人的传奇故事。

他今年34岁﹐在一所音乐学校担任乐师﹐他描述他皈信伊斯兰那天﹐是他精神追求达到了高峰的日子。 他说﹕“我一直认为心中存着一种特殊的信仰感受﹐难以言表。 我在现实生活中上下求索﹐希望找到同我心中对应的那个信仰。 因为概念太清楚了﹐我毫不怀疑自己的精神状态。” 当他在生活中接触到穆斯林的时候﹐感到震惊﹐心中久存的概念复活了﹐“感觉到﹐像他那样就会特别舒服。 我们人类都是社会动物﹐心中自然就有天性的所属感﹐我肯定自己属于这个社会。 这就好像一个部落﹐一种宗族﹐同国籍和足球队不一样﹐我属于某个特定的社会。”

他出生在一个基督新教的家庭﹐周围的人也都是同一种信仰﹐但感觉到他不属于这里。 从小就想﹐当我长大成人一定会发生变化。 在接触到穆斯林之后﹐这个决心更加清晰了﹐后来看到伊斯兰的文字介绍和阅读经典﹐处处都同一生的感觉吻合。 但是他认识到﹐如果真正接受这个信仰﹐必须有一个脱胎换骨的改造﹐要经历许多生活习惯的折磨和痛苦。 在阅读《古兰经》的时候﹐理解到﹐对伊斯兰的信仰不是感情一时激动﹐而是刻苦改变过去思维和生活方式﹐成为完美的穆斯林﹐通过孜孜不倦地学习﹐理解领悟真主的万能和仁慈。

从那以后﹐每天数小时守在计算机前通过互联网查看伊斯兰的知识﹐如饥似渴﹐废寝忘食﹐求知欲很强﹐兴趣盎然﹐他能跟随计算机的指导学会背诵《古兰经》的篇章。 后来发现﹐他们家族的亲人﹐不止他一个人喜好伊斯兰﹐他的哥哥早捷足先登已经皈信了伊斯兰﹐是他们家人中第一位穆斯林。

他同穆斯林的接触越来越多﹐在那瓜熟蒂落的一天﹐他同意清真寺伊玛目为他确定的方式﹐宣誓“作证言”归依伊斯兰。 那是永生难忘的一天。 地点在斯特哥尔摩大清真寺﹐正是一个主麻聚礼日﹐伊玛目讲完卧尔兹﹐要求他走上大殿的前方﹐面向礼拜的数千名穆斯林弟兄。 伊玛目对着麦克风说﹕“今天﹐我们有一位新弟兄﹐他将在大家面前宣读作证言。”

数千对眼睛望着他从后排走上前去﹐看着他的褐色头发﹐蓝色眼睛﹐白皙的皮肤﹐显然是本地的居民﹐将成为他们的穆斯林弟兄﹐无不惊奇。 他站立在伊玛目身旁﹐跟随着伊玛目的声音﹐用阿拉伯语诵读了作证言﹐宣誓称为皈信真主﹐正式成为穆斯林。 这时他的妻子﹐正在楼上女子礼拜殿观看着他。 他说﹕“当时我感觉到﹐身形异常高大。”

走回他原来的位置时﹐许多人上前同他们拥抱﹐有一位摩洛哥的兄弟送给他一件阿拉伯人的白色礼拜长衫。 从那天开始﹐当时已是34岁的年龄﹐彻底改变了饮食习惯﹐吃清真饭菜﹐不再饮酒﹐周末不再赌牌﹐严格遵从伊斯兰的生活规则。 这些年来﹐每年莱麦丹月都尽力守斋戒﹐从来不误主麻聚礼﹐生活逐渐习惯了。 他见到他的哥哥﹐佩服他的哥哥对伊斯兰理解超过自己﹐而且行为自觉全面伊斯兰化。

在政治上﹐马尔科姆属于瑞典的左派﹐反对资本主义剥削与惟利是图﹐主张社会公正和平等。 他说﹕“通过学习伊斯兰﹐理解伊斯兰的社会学恰恰如此﹐伊斯兰最适合于我对社会的认识和理想。” 当前伊斯兰在欧洲正处于不利的形势中﹐许多国家的极右势力煽动反伊斯兰浪潮﹐如法国向穆斯林女子的盖头发出禁令﹐瑞士国会讨论不许可建造清真寺宣礼塔﹐还有许多欧洲国家对外来移民加以种种限制﹐尤其对穆斯林表示不欢迎。 瑞典的右派势力在媒体上宣传﹐伊斯兰“属于非瑞典”的异类文化﹐建议政府对穆斯林采取“胡萝卜加大棒”政策鼓励穆斯林“归化”欧洲生活方式﹐放弃伊斯兰信仰。 在如此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客观气氛中﹐今有马尔科姆向瑞典社会表示﹐他从内心里早已归属于伊斯兰﹐只有伊斯兰最适合于他对世界的认识和希望﹐因此决心皈信伊斯兰﹐因此他的故事具有令人惊讶的传奇性。《古兰经》说﹐真主只引导他所意欲的人﹐皈信正道。

 

http://www.norislam.com/?viewnews-138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