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白德尔战争

白德尔战争

Rate this post
一,公元624年九月,麦加人组织了一个规模比较庞大的商队前往叙利亚进行贸易。这次出发他们的资本雄厚,货物充足,人员配备也很整齐,由古来什头人阿卜·苏福扬亲自带队。他们出发时为了躲避美地那的穆斯林中途拦截,秘密从红海沿岸绕道前往。等麦地那的穆斯林知道后,他们早已走过去了。 于是穆圣和众人商议,决定等他们回来时再进行拦截。在进行准备工作时,只是半公开地宣传了一下,为的是防止泄漏消息。9月3日,穆圣安排留下马克吐木领导一部分干部在美地那城内代行首领职务,然后亲率300多人前往,其中大部分是美地那城内的辅士,也有一小部分是由麦加城迁采的迁士。 队伍从美地那城出发,到离南北商路不远的地方驻扎,等候麦加的商队从叙利亚归来时,就近拦截。 穆圣曾在驻地左右巡视,并和一些战士们谈话,了解战士们的思想情况。见到战士们都在磨拳擦掌地准备和麦加商队交锋。他们一方面是为了打击麦加古来什顽固派,一方面是为了缴获一些战利品。尤其是一些原住美地那城的辅士,更是表示了英勇作战的决心。奥斯族的首领赛义德说:“我们早在阿克白盟约中,就相信你是圣人,我们信仰你所倡导的伊斯兰教,我们遵守伊斯兰教的教规,直到现在我们仍然是拥护你和辅助你。你就遵照真主的意旨行事吧!你现在领导我们与敌人做战,我们是坚决而有勇气地托靠安拉。你就领着我们前进吧!     穆圣对于战士们的决心和勇气非常满意,当即下令所有人员一齐向白德尔地方进军。     阿文中“白德尔”一词,原是“水井”的意思。因为在沙漠地带能够有一口水井,就是一个很出名的地方了。所以人们把这带地方都叫做“白德尔”,它成了一个地方的专用名称了。     二, 阿卜·苏福扬率领的商队在叙利亚一带销售和收购了大量货物。正准备返回麦加的时候,就收到从美地那送来的密信说:穆罕默德率领美地那城的战士准备在半途中拦截你们的商队,你们要事先做好准备。阿卜·苏福扬当即写信派人骑上快马走僻静的道路通知麦加城的头人阿卜·来亥布,叫他们准备人马前来迎接和保卫自己的商队,免受美地那人的拦截。     麦加城内的古来什族人得信后,当即召集各氏族负责人共同商讨如何组织人员去迎接商队归来。最后决定,由头领阿卜·哲赫利领队,选择了900多人,100匹马,700峰骆驼,组成了一支队伍,由麦加城出发。队伍中有些人对于美地那的穆斯林有些恐惧思想。他们觉得穆罕默德在麦加城的时候,虽然势力单薄,可是就已经团结了很多有勇力、有决心、有智慧的人士,他们都抱成了一个团儿。如今他们都迁移到美地那去,再加上那里早已皈顺伊斯兰教的人们,他们更是如虎添翼了。     现在他们在已经巩固的基础上,发动了人马出来拦截我们的商队,这说明他们的力量是不可战胜的。我们虽然也组织了比较强大的队伍前去迎敌,恐怕打不过他们吧!这种怯阵的思想不但在下层人中存有,而且在中上层的头领中也有。因此,在备战过程中,就出现了疲踏磨蹭的现象。来亥布和哲赫利发现了这种情况,认为这是出师不利的预兆,于是就分别动员和严厉训斥,在头人的威迫下,这一次貌似强大的军事行动,在刚刚开始时,就已经成了外强中干、军心涣散,战斗力非常低下的一种冒险行动了。     阿卜·苏福扬在发出给麦加城的求援信后,恐怕麦加人一时组织不起来强大的队伍,不能很快地前来迎接,就改变了策略,把整个商队分成几个小分队,轻装简骑,尽量采取隐蔽的方式,陆续绕道红海沿岸,回到麦加城。这时,阿卜·哲赫利率领的迎接队伍正好从麦加城出发,阿卜·苏福扬当即往见阿卜·哲赫利,提出现在商队已经安全地回到麦加城,就此收兵吧!可是阿卜·哲赫利不同意这种意见。他说:现在我们已然出兵,岂能轻易退回。你们虽然平安回来了,可是我还想要,大张旗鼓地进军到美地那去,玄耀一下咱们的武力,一来吓一吓美地那的那伙“歹徒”,二来也叫全阿拉伯的人知道知道咱们的厉害,不但使美地那的“歹徒”们此后不敢再出来拦截咱们的商队,也使别的部族的人不敢接近穆罕默德这一帮人。这才是我的心愿呢!     阿卜·苏福扬见规劝无效,也就不管他了,只把自己的商队整理起来,回麦加城去。阿卜·哲赫利带领的古来什队伍,进军到美地那城附近的“白德尔”盆地中一个比较潮湿的地带。     由穆圣率领的美地那军队,原本打算是出来拦截阿卜·苏福扬的商队。在行军途中,探知麦加的商队已经分批地绕红海沿岸回麦加城去了,于是就准备撤回美地那城。但是又得到情报说麦加城的阿卜·哲赫利率领大队人马前来攻打美地那的拦截队伍,已经进驻到“白德尔”附近的地方了。因此,穆圣就和几位“苏哈白”(亲密的追随者)商议,决定也率领军队前往“白德尔”地方去迎战麦加的队伍。在行军中,穆圣派阿里和宰拜嘞二人去侦察敌情。他们抓住了两名麦加军队中运水的人,来见穆圣。穆圣当时正在礼拜。阿里就先审问这两位俘虏。他们供说是麦加军队中运水的人,阿里不信,怀疑他俩是阿卜·苏福扬商队中留下和麦加军队取得联系的间谍。他俩矢口否认。阿里正要对他们动刑时,穆圣正好礼拜完毕,他先把阿里和宰拜嘞二人叫过来,问他俩为什么要对俘虏动刑。阿里说:他俩不说实话。穆圣说:不能这样做,因为咱们了解到阿卜·苏福扬的商队已经绕道回麦加城去了,他怎能又留下人来搞间谍活动?再说我命你二人前往“白德尔”,是为了侦察敌人的情况,我们好做战争的准备。现在他俩既然说是麦加队伍中送水的人,我们不是正好能从他俩的口中了解对方的情况吗?阿里和宰拜嘞也承认自己做事有些莽撞。穆圣命令把两个俘虏隔离开,穆圣审一个,艾卜·白克嘞审一个。结果,两个俘虏说的完全一样,穆圣当即肯定他俩所说的是真实情况。     根据俘虏所谈,穆圣分析麦加队伍现在驻扎在“白德尔”附近一个小沙包的后面。从他们每天宰食骆驼的数目,估计他们约有九百到一千人的样子。从另一方面来说,他们的领队是阿卜·哲赫利,他是穆斯林的死敌。这样,就断定这次麦加人是要和美地那的穆斯林决一死战的。     穆圣重新把自己的队伍整编了一番,并对大家做了战前的动员。穆圣说:“在战斗中坚强不屈的人,真主安拉会使他免除愁苦”。接着,就按辅士胡巴卜的建议,把队伍进驻到“白德尔”附近一个水源比较充足的地方,挖掘了一个蓄水池,储存下足够的用水。然后把附近几个水井全填死了,使麦加的队伍找不到水源,他们就不战自乱了。     另外,穆圣采纳了奥斯部族首领赛义德的建议,在一个比较高的地方搭了一个小棚子,在这里指挥战斗。战前,穆圣带领全体战士,一齐向真主祈祷,说:“真主啊!这些骄傲自大的麦加拜像集团,一贯反对认主独一,并且造谣说我是骗子。请你按着你的诺言襄助我们吧!”     三,麦加的侵略队伍,在行军途中就已经发生了不团结的现象。在阿卜·哲赫利的威迫下才勉强进军到“白德尔”附近,他们本想玄耀一下武力,震一震美地那的穆斯林,在这里玩耍两天就回麦加城去。不料想,刚刚到达“白德尔”地方,就被美地那的穆斯林把水源给断了。又听到穆斯林已经组织了战斗的队伍,准备和他们大战一场。他们更是人心混乱,准备逃回了。再加上和他们一同前来的盟友一贝尼祝赫拉家族和艾德家族的人士,都对阿卜·哲赫利的专横武断非常不满。于是这两族的人就都不辞而别。退回本地区去了。这就使麦加古来什顽固派的战斗力减弱了很多。在这种情况下,顽固派内部就有人向阿卜·哲赫利提出退兵的建议,结果被阿卜·哲赫利斥为胆小鬼。哲赫利并扬言:不战胜穆罕默德决不收兵。可是他们也考虑到目前他们急需的是水。他们看到穆斯林队伍挖的蓄水池,非常眼红。有一个名叫艾斯韦德的人大嚷。我一定要喝到他们蓄水池里的水,并且还把他们的水运到我们这里来。他边嚷边跑,一直朝蓄水池这里冲来。穆斯林这边岂肯容他破坏蓄水池呢,哈木宰急忙迎上前去,用刀砍断了艾斯韦德的一条腿,把他摔倒在地上。艾斯韦德不顾断腿的疼痛,在地面上连滚带爬,继续向蓄水池移动,哈木宰上前又一刀,结果了他的性命。战争从此开始。     麦加队伍一看艾斯韦德被杀,当时噪乱起来。有的说穆斯林先杀了我们的人,咱们跟他拼了;有的说艾斯韦德私自去夺水,是自取灭亡;有的说穆斯林队伍中的哈木宰是一位英勇善战的人,咱们怕要吃他亏。众说纷纭,队伍大乱。阿卜·哲赫利勉强压住阵脚,命令欧太卜、谢白和瓦立德3人向穆斯林叫阵,说是要为艾斯韦德报仇。当时穆斯林队伍中出来3位辅士上前应战。麦加队的3个人说:我们不和你们打,我要从麦加逃出去的古来什人出来对阵,于是穆圣就命令阿拜德、哈木宰和阿里3人出阵迎敌。杀了几个回合,哈木宰和阿里手起刀落把谢白和瓦立德杀死。只有阿拜德和欧太卜二人打了个平手。欧太卜一见自己两个战友被杀,一时情急,趁阿拜德稍一疏忽,就用刀砍在他的.腿上。阿拜德受伤倒地,欧太·卜正要向前杀他的时候,哈木宰和阿里赶过来r杀死了欧太卜,救起了阿拜德,并把他抬到穆圣的指,挥棚中。见他一条腿受重伤,穆圣叫他枕在自己的腿上,命人给他包扎、医治,阿拜德在伤痛难忍时说:他记得小时候他父亲教他念的两句诗:     我们用生命和鲜。血捍卫穆罕默德!     为了;他我们甘愿舍弃子女和财物 !并说指真主发誓,现在我最有资格吟诵这两句诗了。不久,阿拜德因为伤重救治无效,以身殉教,成为圣战中第一个“舍牺代”(烈士)。 在麦加队伍中,当他们看到自己这方面的3个人都先后被穆斯林杀死,觉得大势已去必败无疑。不等阿卜·哲赫利下命令,就开始溃退。本来就是军心涣散的队伍,这一溃退,队伍大乱,争相逃跑。穆圣抓住这个有利的时机,发动穆斯林队伍,冲杀过去。杀死和俘虏了很多敌人,缴获了无数的战利品。在穆斯林取得决定性胜利的时候,穆圣下令,穷寇勿追,即时收兵。那些没有被杀死或被俘获的麦加顽固派多神教徒,借着这个机会,都如丧家之犬一般地逃回麦加城去了。     这次战争,据统计共杀死麦加古来什族中著名的顽固派、多神教徒共五六十人。麦加队伍的残暴统帅、古来什族中最凶恶的顽固派头领、穆圣的族叔阿卜·哲赫利也在战争中被杀死了,连阿卜·苏福扬的儿子罕泽赖也被穆斯林杀死,结束了他们丑恶的一生。还有一个名叫武麦叶·本·海赖卜的人,他原来是迁士毕俩采的主人。过去在麦加城时曾对毕俩采进行过种种非人道的残害。这次也在战争中被杀死了。另外,在麦加城曾多次讽刺和欺凌穆圣的歹徒乌格巴和奈子尔二人是在战争中被穆圣亲手杀死的。俘虏的数目是70多人。     战争结束后,穆圣领导众穆斯林掩埋双方遗下的尸体,打扫战场。同时命人分两路回美地那城报捷,宣布胜利的消息的原来,在穆圣率领众穆斯林从美地那出发前去拦截阿卜·苏福扬的商队的时候。城内的犹太人和伪信者就散布流言,说穆罕默德这次出发就回不来了。他一定会被商队的人杀死。如果商队没把他杀死而是他打败了商队,那他就会抢掠了商队的资财货物撇下你们,回麦加过好日子去。这样毫无根据的流言,并没有人相信。因为留在美地那城里的穆斯林,对于穆圣和他领导下的各位“苏合白”是非常信任、尊敬的。那些恶毒的流言是打不动他们的。何况,穆圣在出发前,就安排好了代行他的职务的可靠人士马克吐木。他就像穆圣在城内一样的办理应办的事情,城内的穆斯林人人都有主心骨,决不轻易为流言所动。     那些犹太人和伪信者见散布流言没有打动城内穆斯林的信心。于是又想再抓机会进行扰乱。可巧这时传来了麦加城的古来什人发兵进攻“白德尔”的消息。这就使他们有了可乘之机。他们大肆宣扬,说什么麦加古来什军队势力雄厚,美地那的人是绝对打不过他们的。后来又说:双方交战后,麦加人得胜,美地那人都失败了,穆罕默德也下落不明,准是被他们打死了等等。说得有鼻子有眼,使人听了不得不动摇。又加以那时通讯设备不发达,穆圣的队伍在城外忙于作战,无暇往城内送信,所以犹太人和伪信者这次的谣言,闹得美地那城内人心惶惶。负责代理穆圣职务的马克吐木因为没有得到确实的消息,所以在僻谣方面也做得很无力。     正当他们六神无主的时候,穆圣派回报捷的人来了,一位往东城,一位往西城,大声宣传穆斯林得胜的消息6当时留在城内的众穆斯林和代理穆圣职务的马克吐木等人一齐欢腾起来。大家不停地感赞真主,赞美穆圣和跟随他的人。大家都盼望穆圣早点凯旋,共庆胜利。而那些造谣的犹太人和伪信者都成了泄了气的皮球,同时也成了众矢之的,受到了众穆斯林的斥责。 过了几天,穆圣率领全部人马得胜回城。麦地那城内的穆斯林在马克吐木的领导下一齐出城迎接。当时人们唱着一首充满热情的赞诗。内容是:     穆罕默德圣人从主的天房麦加城,来到了我们的家乡!     他像皎洁的圆月把我们照亮!     感赞安拉,是我们的天职,     我们愿作人间的穆斯林,     圣人给我们带来了伊斯兰教,     我们都皈依了这美妙的正道!      四, 穆圣从“白德尔”得胜回城后,就着手解决两个问题:一个是怎么分配战利晶;一个是如何处理战俘。     对于分配战利品的问题,穆斯林中产生了不同的意见。有一部分人认为战利品应分给跟随出征的人所有。有的人主张留在城内工作的人也应该分到一份。还有人认为一些年老的人虽然没有跟随出征,在城内也没有分担工作,可是他们对于伊斯兰教,对于穆圣也都曾经出过很多力量,战利品也应该有他们的一份。大家思想彳艮不统一。这种分歧如果不能很好解决,势必造成隔阂,产生成见,破坏团结,削弱力量。在这种情况下,穆圣口诵真主的启示。内容是:他们问你战利品(应该归谁)你说:战利品应归真主和他的使者,你们应该敬畏真主,应该调停你们的纷争,应该服从真主和他的使者。如果你们是信士。”这段启示,后来编排在《古兰经》第八篇第一节内。大家听了这段启示,统一了思想,一致决定,所有的战利品统一听从穆圣的分配。     穆圣按照步兵、骑兵的不同标准分配给他们各一份战利品。在城内执行穆圣安排的工作的人,分给他们适当的一份。一些老年人,烈士的家属以及孤寡贫穷的人,也都分配给他们各自适当的一份。结果大家非常满意,一齐感赞真主,称赞穆圣。美地那城内的穆斯林,处于一种无比欢腾的景象之中。而一些犹太人和伪信者,他们本想借着分配战利品的机会重新挑起穆斯林内部的纠纷,结果他们的阴谋还是没有得逞,他们的诡计又一次遭到惨重的失败。     第二件事,就是如何处理战俘的问题。穆圣召集一些门弟子和各组负责人开会商议。欧麦嘞说:“真主的使者呀!这些人都是反对认主独一,反对伊斯兰教和打击迫害你的罪犯。他们把我等赶出了家乡;现在又用武力攻打咱们,因此,我认为决不能轻饶了他们。请你把我的那个亲戚,交给我杀掉。把阿拔斯交给他弟弟哈木宰杀掉。把乌开依嘞交给他弟弟阿里杀掉,因为这几个人,都是古来什族中,比较著名的头领,他们都是极端的顽固派和拜像集团的人。我们这样做,是为了使大家都知道,我们对于反对伊斯兰教的人,不论亲朋,都是不讲情面的。”当时有两个人同意欧麦嘞的意见。可是艾卜·白克嘞却提出不同的看法。他说:“这些俘虏都是咱们的同族宗亲,现在真主安拉襄助你,使你战胜了他们,我主张不要杀害他们,叫他们缴纳赎金,就释放他们。这批赎金可以增强我们对付不信主者的力量。真主是要通过你来引导他们的。他们这些人日后也许会变得对咱们有利的。”最后,穆圣对于两方面不同的意见都给以赞扬,因为这两种意见,目的是一致的,都是为了增强伊斯兰教的力量,都是为了打败多神教徒。不过艾卜·白克嘞的主张,还是对今后伊斯兰教的传播有利的。因此,穆圣就决定按照艾卜·白克嘞的意见;宣布战俘可以缴纳赎金,而获得自由。     麦加城的古来什族人,听到穆圣宣布可以用金钱赎回自己被俘的亲人的消息,就都准备前往美地那赎人。当时顽固派的头领虽然禁止他们去美地那赎人。可是有些俘虏的亲属还是暗地里派人去了。有个名叫穆台利卜的人,悄悄来到美地那,用四千银币赎回了他被俘的父亲。大家见到穆圣说的话真的能够兑现。于是就都纷纷到美地那来,用金钱赎回自己被俘的亲人,赎金多少不等。实在无力缴纳赎金,但会读会写的俘虏,只要他们能在短期内教会美地那城的儿童读书识字,他们也可以得到无偿释放。 “白德尔”战争是迁移到美地那城的麦加穆斯林和美地那城的穆斯林在穆圣的统一领导下,第一次战胜了入侵的麦加顽固派军队。这次战役的结果,对交战双方都产生了极为深刻的影响。在战胜的穆斯林一方是巩固了美地那城的阵地,鼓舞了众穆斯林争取进一步追随穆圣扩大传布伊斯兰教的信心,也使美地那城内心怀二意的居民打消了顾虑,一心一意地和穆斯林们团结在一起共同奋斗。同时对于胸怀敌意的犹太人和其它各族人士,也都起到了震慑的作用。伊斯兰教的:政权军权组织在美地那地区更加壮大、发展起来,阿拉伯半岛北半部居民对穆圣传布的伊斯兰教和它的政权组织也更加向往。     在麦加顽固派方面,这次战争既打击了他们侵略的凶焰,同时也激起了他们复仇的烈火。为第二次发动侵略战争做了思想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