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盖头﹕我的骄傲与自豪

盖头﹕我的骄傲与自豪

Rate this post

一个国家是否有真正信仰自由﹐就看穆斯林妇女是否许可戴盖头﹐因为盖头是测量民主与自由的尺度。 欧洲国家穆斯林人口暴增﹐妇女们不像在许多伊斯兰国家有守锅台的传统﹐而是享有男女平等的权利﹐她们上学﹑工作﹑参政或经营商贸。 她们坚持出门戴盖头﹐只不过是表示个人信仰的道德观﹐丝毫没有伤害他人的意思﹐但是被西方人理解为对他们文化不满﹐表露反社会情绪。 穆斯林女人身上穿戴的一块简单的布片﹐本来毋须大惊小怪﹐但却变成了不同文明的冲突象征。 英国《先驱报》记者在格拉斯哥采访许多不同阶层和年龄的穆斯林妇女﹐问她们为什么非戴盖头不可﹐内心里是怎么想的。 格拉斯哥是苏格兰历史名城﹐全英国第三大港口﹐是苏格兰穆斯林人口最集中的城市﹐以下是被采访的几个典型。

艾戴特‧卡迪克是一个单身母亲。 她经历了生活的许多折磨之后﹐尝试了各种生活方式﹐曾经在放荡的生活之中醉生梦死﹐最后被伊斯兰所吸引﹐皈信伊斯兰成为穆斯林。 她现在每天坚持学习《古兰经》﹐因此觉得戴盖头是她必须遵循的生活规则。 她说﹕“我已把全部身心奉献给真主﹐没有人逼迫我这样做﹐这是一种最有尊严的活法﹐使我的信仰更加完美。”

塔熹尔与萨米雅是姊妹俩﹐生活在虔诚信仰的穆斯林家庭﹐从小就受家庭伊斯兰教育。 她们最敬佩的人是她们的母亲﹐人品端正﹐道德高尚﹐任劳任怨﹐一生都戴盖头。 她们愿以敬爱的母亲为楷模﹐出门必须戴盖头。 塔熹尔说﹕“这是家庭传统﹐也是文化﹐我们是其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在英国)不论别人怎么看待我们﹐我们觉得很自然﹐毫无内心冲突的感觉。”

莉法特‧爱哈塔是一位中年妇女﹐出生在穆斯林家庭﹐曾经欣赏西方的自由生活﹐年轻时候一直不听父母的话﹐认为他们太保守。 但在这个国家居住了几十年﹐到25岁时﹐决定选择“保守”的生活方式﹐自动戴起来盖头来。 她说﹕“西方人看待戴盖头的穆斯林妇女﹐是受到约束﹐受到精神压迫。 反观西方的女子﹐她们每天花费许多时间﹐用许多钱﹐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活得很累﹐这才是受社会约束﹐精神受压迫。 西方女子化装打扮没有满足的时候﹐打扮到了极至﹐还是觉得不完美。 自从我戴上了盖头﹐我从这种压迫下解脱了出来。”

塔希拉‧撒塔尔出生在穆斯林家庭﹐父母对她戴盖头没有强行要求。 她觉得伊斯兰知识太少﹐同穆斯林姊妹们在一起不自在﹐因此业余参加了一个伊斯兰知识学习班。 学习到接近期末时﹐对伊斯兰理解得多了﹐觉得女子戴盖头很有必要。 她说﹐从她家庭得到的教育﹐对任何人都尊重信仰的自由选择﹐“我从来不说﹐不戴盖头的女子﹐不能成为合格的穆斯林。 她们可以我行我素﹐直到自己意识到戴盖头的必要性。 信仰有多种表现方式﹐不戴盖头不能断定信仰不虔诚﹐对于我而言﹐戴盖头是最完美的表现﹐代表了我对伊斯兰的理解。 穆斯林女子戴盖头﹐表明了她社会地位和社会关系﹐她是穆斯林社会的一个成员。” 内心里承认是穆斯林﹐没有必要伪装成不信仰﹐讨好西方人﹐愿与社会同流合污。

艾戴特说﹐男人的眼光看女人﹐先从女人的衣着打扮开始﹐发现一个戴着盖头的姑娘﹐态度立即就不一样﹐“他们知道﹐戴盖头的女孩﹐是不喜欢胡闹的。 这对我太合适了。” 她说﹕“我过去找工作的时候﹐千方百计打扮自己﹐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各种样子﹐结果都不好﹐容易被人看穿。 现在﹐我在工作岗位上﹐不希望别人从我的衣着上对我判断。 我就是我﹐凭着我的知识和经验﹐把工作做到了家﹐别人无可挑剔﹐感觉更好了。”

撒米雅是格拉斯哥大学的大学生﹐她说大学生活丰富多采﹐可以任意选择﹐有些活动我不喜欢。 我是戴盖头的女生﹐那些在俱乐部里疯狂的活动没有人邀请我去﹐正中我的本意﹐我可以参加许多其他活动。

根据莉法特的观察﹐西方女子经常闷闷不乐﹐生怕打扮不入时﹐被人嘲笑﹐在社交场中受到冷淡。 她说﹕“我们戴盖头的女士﹐没有这种忧虑﹐而且明确表明我们的信仰和个性﹐身上有防线﹐使好色之徒不存幻想﹐省了我们许多麻烦。 ”

塔希拉说﹕“当我走在大街上﹐偶尔也有人问我﹐为什么把头蒙起来。 我很愿意向他们解释﹐我有信仰。 同时﹐我可以根据我的心情﹐或参加活动的场所﹐改变我盖头的式样和颜色﹐代表了我内心里的美。 我无意向世界表明什么。” 她结婚不久﹐婚前没有进行马拉松式的恋爱﹐是她父母介绍的一位门当户对的穆斯林男士。 相亲之后﹐她就同意了﹐婚后很幸福。 感谢父母为她选择的好丈夫﹐因为有共同的信仰﹐家庭十分和谐﹐彼此容易理解。

莉法特说﹐戴盖头﹐是向社会宣告自己所属的圈子﹐容易遇到志同道合男朋女友﹐在穆斯林的范围内扩大交际。 她说﹕“戴上盖头﹐是一个特殊的信号﹐可以在千百人群中看到亲切的眼光﹐好像打开了世界的一扇窗子。 我决没有看不起其他女人的意思﹐各行其是﹐互相尊重。 我只是说﹐从戴盖头的经验﹐有新的体会﹐同大家交流。 我确是感觉到﹐人是在生活实践中不断成熟﹐对生命的意义有所新的发现﹐有真正得解放的感觉。”

当记者问她们怎样看待伊斯兰国家的妇女﹖ 她们说﹐各国有自己历史形成的国情﹐在许多地方根据当地的社会传统﹐女子都戴盖头﹐如沙特阿拉伯和伊朗﹐成为社会规范﹐并没有谁压迫她们。 这只是文化现象﹐不是宗教或政治。 在大部份伊斯兰国家﹐历来都是自我选择﹐就像在英国一样﹐是否愿意出门戴盖头﹐完全是个人自由。 这样更好﹐代表穆斯林妇女对生活的理解和心愿。 其实﹐戴盖头是强迫不成的﹐父母也好﹑丈夫也好﹑政府也罢﹐都不可能完全采用强迫所手段迫使穆斯林女子戴盖头。 西方人主观认为﹐凡是戴盖头的穆斯林女子都是受到精神压迫﹐这是对文明心理的无知表现。

我在格拉斯哥穆斯林女子之中到处采访﹐希望写一篇专题报道。 这里的穆斯林女子﹐没有一个人哭诉“万恶的旧社会”﹐不论是否戴盖头或不戴盖头﹐都不是因为压力﹐而是自愿选择。 戴盖头的女子比过去任何时候都多﹐代表了穆斯林社会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她们愿意这样进入新的世纪。

http://www.norislam.com/?viewnews-5884